69书吧 >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 > 第211 凌四异常

第211 凌四异常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谁也不知道凌四跟男人说了什么,众人只看到男人看向曾经同伴的目光由原先的无可奈何到后来的笃定,而杀意自始至终都停留在男人的眼中。

    凌四离开之前还用一种‘我很看好你’的表情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那男人一改之前对凌四的埋怨,甚至是恨意,满面的感激,他抓着凌四的手,小声说着什么,倒是将凌四说的不好意思地直挠头。

    距离太远,凌家其他人听不到两人的说话声,只除了凌子拓。

    随着男人脸色的变化,凌子桐越发好奇凌四跟人家说了什么,她歪着脑袋,想听清楚,无奈距离太远,以她的耳力,也不过只听到只字片语。

    凌子桐抓着凌子拓的衣袖,踮着脚问:“哥哥,四哥说什么呢。”

    “等会儿让他亲自跟你说。”凌子拓倒是先卖了一个关子。

    转述什么的不如当事人亲口说的更让人感兴趣。

    凌子桐虽然好奇,不过依照凌子拓的性子,他恐怕也学不来凌四的语气跟声音,凌子桐压下心底的好奇,“嗯。”

    依照凌四的性子,凌子桐还真想象不到他能出什么神秘的点子而没有大声宣扬出来。

    凌四并没有立即回来,而是将自己的长刀递给了那男人。

    “哥哥,四哥要做什么?”最终,凌子桐还是没忍住,又问。

    “他教那人一招杀人技巧。”凌子拓解释:“有时候某些异能很像是鸡肋,作用不大,舍弃又是舍不得,尤其是低级异能,等他们用两下,异能消耗完了,这时候的异能者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幸存者都不如。”

    所以,异能者并不如别人想象的那么可怕。

    “哥哥说的不错。”经过两世的观察跟实践,凌子桐对这一点是再赞同不过。

    再看过去时,那男人已经举刀朝另一个人走去。

    在凌四走向男人时,荀三已经有些着急了,只凌四之前那几手,他已经意识到,虽然他们都是火系异能,但两人之间的差别可不是一点半点。

    就拿那火球来说,先不论大小跟强悍程度,就论数量,他不过才扔了两三个就已经觉察出体能急速下降,而凌四扔出的火球不止三四个,这会儿凌四仍旧神采奕奕,恐怕再让他扔出相同数量的都可以。

    对上凌四,他甘拜下风。

    面对被凌四指点了的男人,也是他曾经的伙伴时,荀三觉得自己眼前一片黑暗,他很清楚,等会儿还能活着的可能很小很小。

    荀三悄悄发动了一下体内异能,只能感觉到稍许能量波动,按他的经验,拼尽全力,他也只可能再发出两个火球,而且火球威力更是不如之前。

    他两手空空,四周还有逐渐靠近的丧尸,这种陷入绝境的感觉让他腿软,荀三看着走的更近的男人,想了一会儿说:“赖军,你真的想要杀我?”

    那男人,也被荀三唤作赖军的男人嘴角一咧,森森白牙,反问:“你觉得呢?”

    男人有心想求饶,在念及自己之前的行为以及赖军的性子,他又咽下了到嘴的话,荀三心中着急,脸上却是一脸悔恨:“我知道之前的事是我们不对,可是赖军你想想,如果之前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

    赖军脚步停顿两秒,继续往荀三走去。

    其实赖军心里清楚,如果当时他的位置跟荀三互换,他也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离开,但那些都是如果,事实上,他是受害者,他是那个被抛弃的人,自私是人的本性,赖军只知道自己要报仇。

    荀三见动之以情根本不管用,他更加着急,左右看了看,朝高速路旁边,也是之前那个老头掉下去的方向挪去,一方面,这边的丧尸少,另一方面,那六十多岁的老头掉下去都没死,他如果滚下去,到时肯定能逃跑。

    赖军看出了荀三的意图,他晃着手中的砍刀,对赖三用命令的语气说:“站住,再动一步,别怪我下手狠。”

    一句话,荀三脚步立即顿住。

    能在末世活这么久,荀三自然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相反,事实上,这荀三可是他们四人当中的领头者,他脑子向来灵活,见赖军已经是油盐不进了,荀三只好另寻它法。

    眼睛不停地在附近搜寻,荀三看了那群军装男人,又看了凌家一圈,他很清楚,能救他的只有凌家人。

    不是说那些军装男人会见死不救,主要是他们正跟丧尸殊死搏斗,他们自身都难保,更何况是跑这么远救自己,他可不是之前那老头跟那中年女人,荀三这人早就接受了现实,这会儿根本不是以前,路遇不平会有人拔刀相助,这会儿他想要活下去只有靠自己的手段跟脑子。

    既然赖军是收了凌四的帮助,那么,他想要活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同样跟凌四打交道。

    荀三扬声对跟过来准备看好戏的凌四说道:“这位兄弟,你刚才是好心办个坏事。”

    这是不是就叫狗咬狗?

    “哦?我怎么好心办坏事了?”凌四一边踹开眼前挡路的丧尸,一边气息平稳地问。

    凌四这一脚抬的极高,直接踹向了丧尸的脖子,只听咔嚓声响起,丧尸脖颈断裂,丧尸往旁边斜倒去。

    这一幕被正对着凌四的荀三看在眼里,荀三吞了吞口水,暗想,这人好厉害,一脚竟然能踹死一个丧尸,丧尸有多么经死他很清楚。

    他也曾徒手杀过初级丧尸,可一个丧尸几乎耗尽了他所有力气,荀三再一次意识到他跟凌四的差别,也再次肯定心里的决定。

    荀三说:“兄弟,刚才出卖兄弟的事的确是我们不对,可兄弟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为什么会没经过商量,一致做出出卖赖军的决定?”

    这话引起了凌四的好奇。

    也是,他之前离四人最近,凌四很确定,那三人根本没有提前商量什么。

    “不过是他得罪了我,你们不愿意被牵扯罢了。”若是这么轻易就相信别人的话,那他还不知死多少次了,凌四顿时兴趣缺缺地说。

    “不是你想的那样。”荀三摇头,生怕凌四不想听他解释,他一股脑说:“我也不评价赖军是什么人,我只想跟兄弟你说一件事,等兄弟听完这一件事,如果你还觉得帮助赖军是正确的事,那我无话可说,死就死了。”

    “住口!荀三,为了活着,你倒是能豁出去,会编谎话了是吧?”荀三一副豁出去的表情,赖军心头顿时不妙,他自然不愿自己的过去被挖出来,赤果果地被这些古怪的人听到。

    没错,凌家人在赖军眼中就是古怪的人,说他们是好人,但他们竟然能对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以及中年女人出手,说他们是坏人,又无条件帮助了之前四个人离开。

    这群亦正亦邪的人如果知道他的以前,赖军不能保证凌四会不会临时反悔,掉过头来杀他。

    所以,赖军先发制人地开口,旨在告诉凌四,这荀三的话是诬蔑他的,就是为了逃出生天。

    好歹也做了几个月的兄弟,荀三了解赖军的心思,他突然笑了一下,语气轻松地说:“怎么?赖军,你这是怕了?怕我把你的丑事揭露出来?”

    “我没做过什么丑事,你就是想诬蔑我,想让他们反过来杀我罢了,荀三,我真是没想到啊,你为了活下去,竟然连这么拙劣低借口都想得出来,我倒是要看看,你能编排我些什么恶毒的话。”赖军一脸痛心疾首。

    嘴长在荀三脸上,这会儿他是阻止不了了,赖军想着,他只需要将矛头转移到荀三为了活命这件事上就行,反正现在就剩下他们两人,又没别的证人,至于凌家人会相信谁,那就看谁手段更高。

    “编排你?你没做过我能编排得了?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怕死,这么揭露你的丑事也不过是为了让他们不帮你,不过我敢指天发誓,我们两谁说的话是假的,谁他妈就是孙子,是要遭天打雷劈的。”荀三呸了一口,对赖军说:“你敢不敢发誓?”

    “有什么不敢?”赖军甚至没有任何一丝犹豫,他指着竖着三根手指头,指着老天爷就说:“今天我赖军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如果有哪怕一句是造假的,我愿意遭天打五雷轰。”

    荀三怎么也没想到赖军会这么干脆的发誓,他一时竟然呆愣当场。

    赖军斜看了一眼荀三,心中冷笑,如果发誓真的有用,他不知道要死多少回了。

    被赖军的浑不在意的笑刺激到,荀三再往后退了两步,看穿了赖军的心思,他大声说:“你是不是觉得发誓这种事根本不值得信?”

    “当然不是。”赖军自然是要否认。

    “不管你怎么想的,但是赖军,你要知道,有句话叫人在做,天在看,这人哪,做了错事总要遭到报应的,不管时间早晚。”荀三虽然有些气愤,却仍旧控制了语气,他冷声说。

    赖军冷哼一声,无人知道他这一声哼是什么意思。

    凌四已经杀掉第五个冲上来的丧尸,他已经没了耐性再听这两人瞎扯,凌四朝荀三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否则,你们都得死。”

    丧尸这么连番的过来实在是麻烦,凌四本来看好戏的心情也没了,与其将时间浪费在这里,他还不如回去跟兄弟们并肩作战呢。

    “这位兄弟,你有所不知,这赖军做的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坏事。”荀三快速解释说。

    凌四是他唯一的活命机会,他必须要把握。

    见凌四的注意力终于转了过来,荀三不敢耽误,讲述道:“赖军他,他强——暴过女孩子。”

    凌四看向赖军,上下审视了一圈,有些兴趣缺缺。

    这种事情在末世几乎是天天发生,早就不是新闻了。

    不过对于赖军这样的人,凌四总算是有些厌恶了。

    凌四开始考虑要不要收回自己给赖军的刀了。

    荀三见有戏,立即又说:“这位兄弟,你是有所不知,赖军他强——暴的不止是女孩子。”

    说到这里,荀三还有些难以启齿。

    凌四却误会了,想到韩戚玥的遭遇,他吐掉嘴里的口香糖,对赖军的厌恶更加了一层,凌四想着,该不该将这人交给梁爽,相信梁爽心中早就憋着火呢。

    这决定还没下,荀三之后的话让凌四也变了脸色。

    荀三说:“他强——暴的是个孩子。”

    凌四脸黑了下来。

    “一个才十来岁的女孩子。”荀三自认不是好人,可赖军这行为荀三还是看不上,如果不是赖军对京都熟悉,他们需要靠着赖军才不会走弯路,他们早就半路想法子扔掉赖军了。

    被荀三这么指责,赖军自然不会无动于衷,况且,在看到凌四脸色不对劲的时候,赖军心下有些不好的预感。

    “荀三,你这是栽赃陷害,我没有,我没有做这样的事。”赖军直接反驳,他恶狠狠盯着荀三,见荀三有恃无恐,心虚加上怒火,赖军直接提刀冲了上去。

    荀三往旁边躲,一边冲口大声说:“怎么?现在你害怕了?当时做这事的时候为什么不怕报应?”

    “你他妈再胡说,我宰了你。”赖军已经跑了起来,他生怕荀三再说出什么让凌四改变态度的话。

    与赖军的心思恰好相反,凌四的表情跟周围气息的变化让荀三松口气,他声音越发响亮:“赖军,你要是个男人,就承认自己之前曾做过的事,你强——暴的小女孩可不是一个两个,我们三人甚至怀疑,你是不是有那么癖好。”

    被说中的心事一般,赖军握着刀柄的手紧的发白,他骂道:“你他妈再胡说,我今天不杀了你,我就不性赖。”

    说着,赖军已经来到了荀三面前。

    荀三身后就是斜坡,左右两侧各有几个靠近的丧尸,如果不是万不得已,荀三也不愿跳下斜坡,毕竟翻滚下去之后,谁也不能保证他会不会受伤,万一倒是缺胳膊断腿的,再被丧尸逼近,他还是必死无疑,荀三透过赖军的肩头,望向凌四,见凌四脸色虽然难看,却并没有要阻止赖军的意思。

    难道自己这一步棋走错了?

    正当荀三寻摸着该不该跳的时候,赖军已经到了荀三跟前,赖军同样没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他松口气,挑衅地看着荀三,无声地用嘴型告诉荀三:你去死吧。

    荀三苦笑,眼睛一闭,就准备翻下去。

    却在身体还没跨过栏杆时,一声咚的响声让他睁开了眼,荀三睁开眼就看到凌四那双通红的眼睛,那双眼睛充满了血丝,脸上尽是疯狂。

    虽然赖军被凌四摔倒在地,可荀三却没有任何庆幸的感觉,他感觉到更惊恐了,荀三双手抓着栏杆,准备随时翻过去,不过在那之前,他还得稳住凌四,荀三试图转移凌四的注意力,他问:“兄弟,你,你怎么了?”

    凌四这边的变化同时被另一边的凌子拓看在眼里,凌子拓脸沉了下来,他对凌一说:“去,将老四带过来。”

    凌一立马收回刀,直接转身。

    凌二也难得被那边吸引了注意力,杀掉丧尸至于,他不听地朝凌四的方向瞟去。

    凌家几个男人的不同寻常让凌子桐有些紧张,虽然跟凌家这些人日夜相处了三个月,可事实上,这三个月凌子桐除了完全掌握了他们的性情之外,对他们的过去是一无所知。

    能让火爆的凌四疯狂的,一定是过去不可言说的悲痛。

    凌子桐并没问凌子拓。

    有些事情就是人心上的一道伤疤,不管过了多久,这伤疤始终在,如果揭开,对方会疼的死去活来。

    凌子桐明白,她才安静地呆在凌子拓身边,担心地看着远处的凌四。

    凌四性子最直接,这样的人一般不会记恨一件事情很久,除非这是一件让他无法释怀的伤口,凌四越是这样,就越是说明那伤口之重。

    “哥哥,我想去看看四哥。”凌子桐小声地说。

    “嗯,我跟桐桐一起。”凌子拓牵着自家妹妹的手,先一步往凌四走。

    凌子桐快步跟上。

    路上,凌子拓脚步不停,手捏了捏凌子桐的手指,说:“桐桐,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那都是些龌龊的事,我不想桐桐被污了耳朵,还有老四,如果可能,桐桐逗逗他,别让他尽想那些过去的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耳并收藏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