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中宫令GL > 第009章

第009章

作者:请叫我低调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董鄂妃目露寒光,轻声自语,“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听着这话,贞妃抬头看向她,董鄂妃却只昂首望着坤宁宫的方向。桑枝站在她们侧后方,既看不清贞妃的表情,也看不清董鄂妃的神色。然而耳中听到的话,却让桑枝心中惴惴不安。看来董鄂妃确实来者不善,然而这样狠绝的董鄂妃该如何劝止?

    桑枝一时间心乱如麻,明知道这次请安难以善了,素勒恐要遭难,可她竟然无计可施!该怎么办?桑枝急的冒冷汗,自己只是一介微不足道的小宫女,人微言轻。何况现在董鄂妃很明显十分怀疑她,虽然桑枝不知道董鄂妃的怀疑从何而来,但她知道至少眼下董鄂妃只怕是听不进任何话的。

    就像皇帝固执的像头牛,根本听不进任何谏言一样。可皇帝那里至少有满朝文武大臣跟他打拉锯战,董鄂妃这里又有谁能制止呢?

    皇太后?桑枝刚想到这里,就暗自摇头。且不说皇太后尚且在病中,就是皇太后出面又能说什么呢?现在后宫里最大的受害者是董鄂妃,而且董鄂妃什么都没做——就算董鄂妃做了什么,难道还能光明正大的做?摆不到明面上的事,任谁出面也无法解决。便是皇太后,对于一个决绝的女人也无计可施。就像当初的博尔济吉特·孟古青,皇太后一开始难道没有想着要保住她的皇后之位吗?不过是孟古青性子太烈,实在不受控制,皇太后对她无能为力。

    而今的董鄂妃比当初的博尔济吉特·孟古青,只怕有过之而不及。再怎么说,孟古青不过是和皇帝撕破了脸,可董鄂妃却是失去心头肉。失去丈夫固然悲痛,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种痛远比不上失去孩子来的猛烈彻底。所以除非能从根上打消董鄂妃的念头,否则,小皇后这一遭绝难得了好。

    不管心念怎样转,桑枝还是亦步亦趋紧跟在董鄂妃身后。眼见着董鄂妃施施然踏进坤宁宫,正看到皇后刚从内殿出来。桑枝一颗心都提了起来,时时刻刻盯着董鄂妃,唯恐她做出什么事情来。不料董鄂妃足尖落地那一刻,面上已然换成一派温和,像是惯性地戴上了和善的面具,对皇后作揖道,“臣妾给皇后请安。”

    皇后连忙迎上来,“姐姐快请起。正是寒冷的时候,姐姐身子不大好,怎么过来了!”

    “应当的。”董鄂妃道,“况臣妾身子也不碍事。”

    皇后却扶着她站起来,微微提高声音道,“还不快给皇贵妃娘娘赐座!”一旁的宫女应声“是”连忙手脚麻利地送上椅子来,皇后扫了一眼,“这么冷的天,那椅子冷硬怎么坐人!做些事一点不利索。”倒像是个任性的少女在抱怨似的,便拉着董鄂妃的手道,“姐姐莫怪,本宫这里竟是些粗笨的丫头,倒惹姐姐笑话。”就拉着董鄂妃往坐榻走去,“姐姐可与我同坐。”

    董鄂妃打眼一扫,自然不敢坐下,“娘娘厚爱,臣妾愧不敢当。”与皇后平起平坐,她又不是傻。

    皇后笑道,“无碍的,这里又没有旁人。”说着扫了一眼一旁的贞妃,“贞妃娘娘是姐姐的族妹,大家都是一家人,不需这些虚礼。”实际上,皇后被软禁的这些日子,后宫诸妃根本不必来请安。

    贞妃请安毕,就一直在一旁安静地站着,看着倒乖顺。这会儿听见皇后说话,忙应声道,“皇后娘娘说的是。”

    董鄂妃眸子里闪过冷光,坚决推辞道,“原本姐妹间不该这些虚礼,只是皇后娘娘您这里与众不同,尊卑之礼万不可废。”说着余光看向桑枝问道,“桑枝,你说是不是?”

    “……”桑枝一进来就跟看戏似的看傻了。这会儿的素勒她可从未见过,举止有度,温善大方,端地是一国之母的风度!可素勒那张藏不住青涩的鲜嫩脸庞上露出的标准笑容,和口中说出的话却让桑枝犹如吞了黄连似的,满嘴苦涩难言。

    “敦厚木讷,不尽知礼”在此时的素勒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可素勒真的是这样的吗?桑枝望着她端出来的皇后模样,心里却觉得好像被什么扎了一下似的疼。

    然而桑枝清楚,这宫里,没有人不戴着面具度日。皇后是,董鄂妃是,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只是尽管所有人都掩藏着真实的自己,桑枝却只会为素勒心疼。大约是因为她见过素勒剥去伪装后那快乐轻松的模样吧!所以眼前的皇后娘娘才让她这么明显地觉察到对比,感到疼惜。

    听董鄂妃这么问,桑枝低下头去,“奴婢惶恐,主子们的事哪轮得到奴婢说话的份儿。”

    董鄂妃就笑了笑,对皇后道,“皇后娘娘有所不知,桑枝是个极有趣的宫女,本宫甚爱之。”偏在这时眼神扫过桑枝,不轻不重地说,“做个宫女却是可惜了。本宫兄长常年征战在外,身边正少个可心的女子,本宫想说个媒,让桑枝给本宫的兄长做个妾。兄长身居将位,想来也不屈了她。”

    这话一出,不仅皇后愣住了,就连桑枝也震惊的无以复加,当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颤声道,“娘娘!娘娘,奴婢……奴婢何德何能,惟愿在娘娘身边伺候左右,不敢有妄想!”

    董鄂妃猛地转身,声音陡然变冷,“怎么,你是嫌弃本宫的兄长,还是觉得本宫眼瞎?本宫说你堪当,你就堪当。”接着脸色一变,又笑容满面对皇后说,“皇后娘娘,您看如何?”

    按规矩讲,宫女不到年龄放还出宫,不管是以什么缘由都是要得到皇后首肯的。所以董鄂妃拿这事儿来问皇后,于情于理都挑不出刺儿来。但实际上,后宫的大权明明都握在皇贵妃董鄂氏手中,她如今既然跟皇后这样说,而且桑枝又是承乾宫的人,皇后无论以什么立场都是不能否决的。更何况,以桑枝的身份能赐给一个将军为妾,确实已经是天大的荣耀。皇后愣了愣,下意识地望向桑枝。桑枝一脸惊惶,却见皇后望着自己怔怔道,“……姐姐宫人的事……自然由姐姐做主。”

    桑枝陡然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素勒——不,不不不!眼前的这个女人,根本不是她认识的那个素勒。怎么可能会是素勒呢?桑枝一颗心如坠冰窟,失魂落魄。嫁人?做妾?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她唯一的希望就是素勒,只有素勒。多么渴望素勒能帮助她,阻止董鄂妃。可是她却听到了那样的话。难道素勒看不到自己祈求的眼神吗?

    没有比此刻更绝望的了。桑枝望向素勒,终于明白,眼前这个女人不止是素勒,更是……皇后。

    她才因见到素勒不同以往的一面而动心,如今却又因为这不同以往的一面而心灰意冷。桑枝心里灰扑扑一片,嘲笑自己太天真。她是因为皇后而动心,却忘了皇后根本不是她能动心的人。她一直惦记的那个素勒,其实……根本不存在吧。

    桑枝眼神暗下去,阵脚大乱。她从没有这么深刻地感受到身为奴婢的悲哀,连婚姻嫁娶都不过是旁人一句话——不,甚至谈不上婚姻嫁娶,只不过是赐给董鄂妃的兄长做个小妾而已。什么是小妾,就是可以随意处置的玩物而已。她不知道该怎样抵抗,因为她是一个奴隶,是婢女,根本不可能反抗主人的决定。

    一抬眼,看到董鄂妃扫过来的嘲讽眼神,仿佛在说,桑枝你可看清楚该忠于谁了?

    她僵住了。

    皇后余光始终注意着捕捉桑枝的神情,她还从未见过桑枝如此仓皇无措之色,顿时心里猛地一跳,蹿出一阵疼来。小皇后有些控制不住地轻声开口,“不过……不过眼下正是荣亲王丧期,举国哀痛,实在不宜此等事宜。”

    然而,她话音刚落,董鄂妃就眼神一厉。虽然转瞬即逝,但是从桑枝的角度看过去,却让人心底都冒寒气。她刚因为皇后的话而兴起的欣喜迅速消散殆尽——皇后这话可谓实打实地戳到董鄂妃痛处了!

    果然,董鄂妃声音平平道,“正是如此,承乾宫里才要冲冲喜。如果皇后娘娘肯应允,臣妾这就让下人着手去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中宫令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请叫我低调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请叫我低调君并收藏中宫令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