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中宫令GL > 第001章

第001章

作者:请叫我低调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相比早些日子承乾宫里御医进进出出的景象,坤宁宫这里就冷清多了。

    桑枝跟着董鄂妃进去,发现皇后身边只有一位老态龙钟的御医在把脉,乍一看还有些面熟,才想起来上次在承乾宫时这位老御医也在其列,好像是太医院的院使,首席御医。清初太医院院使一般为官居一品的太医,其次有二品御医,三品医士,四品医生。日前在承乾宫,去得都是二品以上的御医,掌管太医院的太医院使自然也得亲往。

    “臣妾见过皇后。”董鄂妃连忙行礼,桑枝本该跪下,可她心中焦急,竟匆匆跟着董鄂妃福了一礼,就直直地望向皇后。

    皇后眉头紧皱,面色显然是不正常的发红,安静地躺在床上。听见董鄂妃的声音看向她们,一眼就看到失礼的桑枝,一时间唇角不经意地勾出了然的笑意,虽然转瞬即逝,却也被董鄂妃捕捉到眼睛里去了。然而皇后却道,“姐姐怎么来了,不过是发烧罢了,不碍事的。姐姐身子不好,快请坐。”

    她虽然是看着董鄂妃说这话的,可桑枝总觉得她好像在跟自己说话一样。

    董鄂妃道,“皇后抱恙,臣妾心中忧虑,实在不放心。”就问一旁眉头紧皱的老人家,“冯太医,皇后娘娘的病情如何?”

    太医院使却犹豫片刻,看得桑枝紧张地恨不能去揪他胡子让他快说,就听老人家道,“皇后娘娘……是发烧。”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董鄂妃加重了声音,“冯院使掌管太医院,这都分不清吗?”

    冯太医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他当然想得到不久前太医院众多二品以上御医在承乾宫,因为没能救荣亲王而丧命的事情,如今对董鄂妃老太医心底发憷,赶紧跪倒在地,“回娘娘,确是发烧。”

    董鄂妃道,“知道是什么病症就好,皇后的病,你们可不敢有半点怠慢。”

    这话里有话的让冯太医一身老骨头都快吓瘫了,老人家官居一品,家大业大,在宫中谋事虽然荣华富贵至极,但稍有不慎只怕连累全家老小。冯太医越老越谨小慎微,不敢妄言,忙道,“老臣身为太医,对任何病人都不敢有丝毫慢待。”明里暗里地辩解他并非没有尽心救治荣亲王。

    董鄂妃扯动嘴角笑笑,“那最好不过。”又问,“皇后现在烧退了吗?”

    “一时半会儿……还不见得。”冯太医哆嗦道,“稍等片刻,想必就该退了。”

    董鄂妃坐在皇后身旁,放轻了声音,“那本宫就等着。”

    桑枝站在董鄂妃身侧,望着皇后烫红的脸颊,心急如焚。皇后面上竟露出浅笑来,轻声道,“不必担心。”她没带称谓,看似是对董鄂妃说话,可桑枝这会儿确信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顿时心中百感交集,想说话却又知道不太合适,只得咬唇默默等着。

    董鄂妃岂会不知道皇后用意!心里蓦地涌上一股怪异感,莫名觉得有哪里不对,但她一时也想不清楚,却不得不接着皇后话茬道,“皇后退热了,臣妾才放心。”

    皇后点点头,伺候在旁的蔡宛芸不住给皇后换帕子敷额头。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等了大约半个钟头,皇后脸色反而越发红了,而且情况看起来越发不好,初时还能清醒地说些话,现在已经闭口不言双目紧闭。

    董鄂妃第一个站起来,“太医!”

    她高喝一声,冯太医吓得腿一软,连忙到床边来,“贵妃娘娘!”

    “皇后的病再治不好,你就等着诛九族吧。”皇贵妃撂下这句话,冯太医顿时两腿一哆嗦,跪倒在地,“老臣……老臣一定竭尽所能!”

    偏这时,董鄂妃一阵头晕目眩,桑枝和绿莺连忙一左一右扶住她,桑枝道,“娘娘,您已经接连好几天没好好休息了,不如先回去吧?”

    绿莺也道,“是啊娘娘,您本来就未痊愈,这阵子又一直睡不好,便是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啊。”

    董鄂妃扶额望一眼皇后,却突然悲从中来。病中的皇后让董鄂妃物伤其类的同时,心里却略过一个让她惊惧的念头。她神思大伤,只觉得浑身都没力气,更不愿意再待在坤宁宫了。一时间,她十分惧怕太医治不好皇后。因为,如果皇后也治不好的话,那她这些日子以来的一切思虑都证明全是错的!但皇后治好了,她的怀疑难道就完全可信了吗?

    董鄂妃乱了心思,费力抓住冯太医的肩膀,一字一顿道,“必、须、治、好、皇、后!”

    冯太医吓得几乎说不出话,“老臣领旨!”

    话音刚落,外面传来“皇上驾到”的声音,顺治帝竟然来了。

    坤宁宫里顿时跪倒一片。

    皇帝说了声“平身”就去扶董鄂妃,问太医道,“皇后病了?”那语气极淡漠,像是顺口一问。

    冯太医看见皇帝过来,老人家险些没晕过去。前些日子皇帝才因为荣亲王的事情责罚了整个太医院,他身为太医院院使自然罪责更重,如今皇后又病了……所以顺治帝一过来,冯太医几乎想要以死谢罪,颤巍巍道,“回皇上,皇后娘娘有些发烧。”

    皇帝“嗯”了声,“好好治。”又扫他一眼,意味深长地说,“朕的太医院可不养废物。”

    冯太医五体投地叩首,“老臣遵旨!”

    皇帝却握住董鄂妃的手,“回去吧。这里病气重,你自己身子也不好。”

    董鄂妃没有心思说话,依着他就走。绿莺连忙跟上去,桑枝顿了顿,却怎么都抬不起脚。

    刚走了几步的董鄂妃突然停下脚步,也不看桑枝,“你就留下吧。”她由绿莺搀扶着回了承乾宫。

    桑枝心中既感激又不是滋味。

    已是夜半子时。

    皇后的病情却还是没有好转。冯太医给皇后把脉时喃喃道,“奇怪,奇怪,明明就是发烧的脉象,并无不妥,可怎么……”说着手已经开始发颤,他忙招来随从,“再去找两个御医来。”

    不多时又从太医院过来两个御医,轮流给皇后把脉,冯太医一问,大家的结论都是一样的。他更加疑惑不解了。

    可是桑枝快担心死了。

    皇后突然开始呓语,“热……热……”她脸颊上已经布满充血的红,看起来甚是可怕。

    太医院的御医们却只敢用温和中药缓慢去火,这些御医们常年浸淫在后宫中,稍有不慎就要丧命,便都养成了中庸治病的毛病,谁也不敢乱开口,谁也不敢乱用药,只采取最保守的治疗。

    可显然,太医们对皇后的治疗也并未见效。

    蔡宛芸也急的满头大汗,皇后额上的帕子一块接一块地换,额头却越来越烫。

    桑枝大步跨出,走到蔡宛芸身边接替她取帕子,蔡宛芸一看换了人正要说话,桑枝先她一步开口,“现在皇后最重要。”蔡宛芸一愣,遂闭口不言。她虽然对桑枝心中不满,可眼下桑枝是承乾宫的红人,她也不好得罪。而且眼下确实皇后的病情最为要紧。

    桑枝从蔡宛芸手里接过一个手帕,忽然一顿,问道,“你一直用热手帕给她敷?”

    蔡宛芸不咸不淡道,“这是太医的嘱咐。”

    “这有什么用!”桑枝焦心不已,脸色阴沉,“坤宁宫里有酒吗?”

    蔡宛芸很生气,“这种时候要什么酒!”

    “你只说有没有?”

    蔡宛芸很不耐烦,“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桑枝抢过她的帕子,“这样敷根本没用!得用酒精!用酒精擦拭皇后全身,尤其手心、脚心和腋下。”她声音焦急,面色也掩不住担忧。

    蔡宛芸愣了愣,“这是什么法子?”

    桑枝绕过她,看向冯太医,“太医,你说,这法子可行不可行?”

    “这……”太医神色为难,反问桑枝,“姑娘可是学过医术?这法子虽然老臣听说过,但……没有用过。皇后娘娘身份尊贵,怎能……”

    “你就说行不行!”桑枝气恼地打断他的话。这些太医为明哲保身,从不敢采用不“正统”的治疗方法。

    冯太医面色犹豫,不肯开口。

    桑枝急的不再理他,只看蔡宛芸,“我爹是有名的大夫,医术高超,我虽然没有继承家学,但耳濡目染也绝不会出差池,蔡嬷嬷,相信我!”

    蔡宛芸却迟疑了。这个罪责,她也担不起。

    一时间,坤宁宫里没人敢看桑枝。有法子却不敢用,因为没人敢担这个责任。

    夜色越发深沉,桑枝又气又急。直到苏麻喇姑闻讯匆匆赶来看望皇后病情,桑枝才看到了希望。她扑通一声跪在苏麻喇姑面前,“苏麻大姑姑!”又把前面的话说一遍。

    苏麻喇姑问问情况,知道皇后一直高烧不退也拢起眉头,却问桑枝,“你的法子确定有效吗?”

    桑枝顿了下,她并不能确定,但只知道这是降体温的有效办法。

    苏麻喇姑见状,立即变了脸色,“皇后之事岂能儿戏,你若没有把握,怎敢妄言!”

    桑枝急火攻心,“可是如果不试试,难道任由皇后发烧吗?”

    没人敢跟苏麻喇姑顶嘴。桑枝话一出,连蔡宛芸都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深深叩首。

    苏麻喇姑深深地望着桑枝,没待说话,外面传来脚步声,竟是静妃孟古青来了。

    “这是怎么了?”她先给苏麻喇姑打招呼,“苏麻姑姑也在。”

    苏麻喇姑虽然辈分极高,但再怎么说也是个奴才,就给静妃动作极小地福一礼。静妃也没去扶她,一般没人敢让苏麻喇姑行礼,就是皇上见着苏麻喇姑也要礼让几分,偏就静妃因为心里对皇太后有怨,并不遵这个礼。

    静妃径自走到皇后面前,见皇后还在高烧,顿时面色不那么好看了,“皇后还病着,你们在干什么?”

    “回静妃娘娘——”蔡宛芸就把事情说了一遍。

    静妃听罢,看看苏麻喇姑,又看看桑枝,她反倒上前扶起桑枝,对苏麻喇姑说,“既然御医们束手无策,桑枝有办法为什么不用她的?”静妃冷冷地扫一眼跪地的三个御医,“这些御医们什么德行,想必苏麻大姑姑比本宫清楚。”就高声道,“来人哪,把这里所有的酒全都拿过来!”

    静妃的性子是没人敢惹的,便是苏麻喇姑也无可奈何。何况苏麻喇姑也只是对桑枝不放心,她并不知道桑枝几斤几两,但她对皇后的关心确实不假。偏偏静妃是个胆大妄为的,又清楚桑枝对皇后的情谊,再加上实在别无他法,就完全依着桑枝来。

    桑枝这会儿简直要对静妃感激涕零了。

    苏麻喇姑叹气,她只是奉命来看看情况,皇太后那边还走不开呢。况且苏麻喇姑知道,静妃虽然行事果断,但并非没有分寸。于是只待了会儿,便径自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中宫令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请叫我低调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请叫我低调君并收藏中宫令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