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中宫令GL > 第008章

第008章

作者:请叫我低调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然而桑枝却为此感到喜悦。且不论素勒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对她生气,但至少素勒为她动了神——或者更确切地说,素勒对她有占有欲。

    占有欲这个东西,人人都有,女人可能尤甚。哪怕是友情,过于亲密的友情只怕也是难以容下三人行的。不过这些并不是让桑枝暗喜的原因,她是因着素勒这种态度仿佛将她看做自己的一样才欣喜。她和素勒好像又近了一步。

    但桑枝更清楚,这个更近的一步只要稍有不慎恐怕就会被远远推开了。她隐住喜悦,十分严肃地正色道,“我确实不是白来的。”

    素勒脸色一僵,状似若无其事地瞥她一眼,“哦?”然而那突然握紧的双手却出卖了她的心绪。

    桑枝余光瞥见素勒双手,唇角一抹了然的笑意闪过,她放缓声音道,“你知道,董鄂妃并非善男信女。她既然把我安排到你身边来,又岂能让我白来?”

    素勒抬头看她,眸子里一片静默,却是欲说还休的神情。

    “我便顺水推舟。”桑枝接着道,“她是被荣亲王的夭折刺激,怀疑有人暗中动了手脚。”言尽于此,她不能说更多了。

    素勒眉头一皱,“她怀疑我?”

    桑枝心里一咯噔,这话她可不敢乱接。然而素勒眼神直直地望向桑枝,“你也怀疑我?”

    素勒问的快,桑枝其实本身对她也确有几分……怀疑,毕竟后宫这个地方,发生什么事都不足为奇,何况素勒身为皇后,能在董鄂妃如此盛宠之下稳坐中宫,不可能是个庸庸之辈。然而就是这一迟疑,素勒已经变了脸色,冷声道,“你回去吧,这里查不到你要查的东西。”

    皇后娘娘原是知道桑枝在查案的。整个后宫都在她眼皮子底下,只要她想,多半没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我只想留在你身边。”桑枝沉默半晌,终于挤出一句话。

    素勒听罢,眼神微微一动。桑枝目光深深地望着她,直看得素勒不自在的扭过头去,良久却叹气道,“你有什么把柄握在董鄂妃手里?”

    这种语气这种话让桑枝松一口气。看样子,素勒是不责怪她了。

    “欺君罔上。”桑枝不甚在意的吐出四个字,素勒浑身一震,“什么?”

    桑枝不情愿地吐出这种她觉得荒谬的罪名,可却让从来就生活在这种环境里的素勒吓出一身冷汗,“你怎么欺君罔上了?”没等桑枝说话,素勒皱皱眉,恍然道,“你识字。”她顿了顿,望向桑枝道,“只怕还不仅仅是识字而已。”

    问题大发了。宫女尤其贴身宫女是不许识字的,品级越高的妃嫔身边越不能留识文断字的,免生事端。不过这些都只是惯例,约等于潜/规则,不是明文规定。可有时候,潜/规则要比明文规定更可怕。

    桑枝面上一抽,不知该作何回答。一个人长年累月积攒出来的行为谈吐,又岂是朝夕就能轻易改变的?她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情况。就像苏麻喇姑,地位在后宫可谓尊贵,然而却不识得几个字。且不说宫女奴才,便是正经主子,大清奉行女子无才便是德啊,顶多也不过是读个《烈女传》,念念她们自己也稀里糊涂的佛经。

    谁料素勒忽然眼睛一亮,唇角噙了笑意对桑枝道,“要说这个把柄,本宫可比董鄂妃了解的更清楚呀。”眸子里一片狡黠的笑意,她眨了眨眼睛,“那你要听谁的才好呢?”

    “……”桑枝目瞪口呆。

    素勒来了兴致,站起身道,“桑枝,你的这个秘密如今本宫和皇贵妃都知道,你说说,你该怎么办?”

    桑枝不由得咽口水。在她心里,从没觉得被素勒知道是个危险,所以才会只因为董鄂妃的胁迫而忧虑。如今看素勒面上带着兴致勃勃的促狭,她咬唇道,“反正,我从来就是向着你的。”

    素勒刚好走到她身边,听到这话一顿,随即脸上洋溢出大大的笑容来,“不许哄我。”遂牵住桑枝的手往里走,“你别怕,有我在。”

    桑枝心里一阵激暖。

    素勒拉着她坐下,轻声道,“荣亲王的事情跟我无关。虽然本宫一向不主动与承乾宫为难,但坤宁宫也不是那么容易垮的。桑枝,你放心,只要我在坤宁宫一日,我便保你一日平安。”

    说完这话,素勒却蹙眉问,“桑枝,你为什么一心要跟着我?”她望着桑枝的眼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跟在承乾宫,你前途无可限量。皇贵妃能给你更多。”这话倒是不假,素勒虽然是皇后,可没实权。而且她不受宠,手里能握住的东西其实不多。可董鄂妃不同,董鄂妃有皇帝,就等于有了大半个天下。

    桑枝又岂会不知道这些个利弊?不说别的,就是奴籍一事,要是放在皇后这里,想脱奴籍可谓困难无比。皇后做事必须按照宫规来,除非桑枝有极大的功劳,否则很难摆脱奴籍。但若在董鄂妃手里,只要董鄂妃一句话,通过皇帝的恩赐摆脱奴籍,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

    这么明显的好坏对比,瞎子都能看出来,也难怪素勒几次三番会问桑枝。桑枝却并不能回答,不是不知,而是不能。她笑笑,“你不也对我很好?”

    素勒愣了下,沉吟道,“我对你好,是因为你忠于我。”她道,“我对每一个忠于我的人都好,我不会让任何一个忠心耿耿的人寒心。”

    话一出,桑枝心里就凉了几分。她怔了怔,随即喃喃道,“也许,这可能是你最终能胜过董鄂妃的原因。”董鄂妃广施仁义,对每个人都仁慈,整个后宫都受益都念着她的好,但全部的好就等于无差别的好。众人虽然会喜欢她,但她却难有一心为她的死士。相反,皇后严守宫规,对所有人一视同仁,不偏不倚,但会尽力善待那些忠心为己的人,所以皇后在整个后宫里名望远远不如董鄂妃,但要论能一心为皇后做事的人,却要远胜于董鄂妃。

    可是,谁又能博得天下每个人欢心呢?董鄂妃已经做到极致了。只可惜,众人对她的爱戴不足以让大家甘愿为她丧命。

    桑枝心里凉凉的,却忽然一下通透了。她突然发现自己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环——到底,谁才是董鄂妃手里真正重用的人!阎王好处,小鬼难缠。只靠董鄂妃一人,绝对不足以成就任何事。

    “什么?”桑枝正想着,素勒出声打断她的思路,“你刚刚说什么?”她没有听清桑枝的话。

    桑枝回神,勉强一笑,“没什么。我只是说,荣亲王的事情,我虽然有查,但并没有查出什么来。因病夭折还能有什么。”

    素勒眼神顿住,“那就不要再查。”

    桑枝看着她眼神中的坚定之色,心里猛地一跳——素勒这表现,明摆着是说她知道这件事!那也就是说,荣亲王一事,确实很有可能是有人做了手脚!

    许是桑枝露出了太过震惊的神情,素勒移开目光,“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留在坤宁宫就好。”又补充道,“也不用担心董鄂妃,我能应付。”

    桑枝张张口,却没发出声音,许久,轻声道,“好。”董鄂妃不是善男信女,皇后也不是,难道桑枝就是了吗?

    不。宫里的善男信女,早就轮回转世离开这个人间地狱了。

    “噢,对了,前阵子有个叫宜春的宫女四处打探你。”素勒道,“昨儿查了下,已经被分到钟粹宫去。”

    “宜春?”桑枝倒没想到,“钟粹宫不是贞妃的住处吗?”

    宜春正是被分到贞妃宫中去了,除了承乾宫,贞妃所在的钟粹宫可以说没人能出其右。

    三月已到。

    初一这天,桑枝去了钟粹宫。一是为了宜春,另一方面则是想见见贞妃。她心中对贞妃存了一丝好奇,总觉得贞妃这个人绝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恭顺。

    孰料贞妃并不在钟粹宫,竟一直在承乾宫伺候。按理说,也无可厚非。毕竟宫里只有两个董鄂氏。她正要走时,却忽然听到宜春的声音,“桑枝姐姐!”

    宜春如今尚在钟粹宫殿外伺候。

    桑枝犹豫了一下,站定不动微笑以对。

    宜春得意地扫一眼其余洒扫的宫女,极其亲热的奔向桑枝,“桑枝姐姐,你可是来找我的?”她有意炫耀,好让宫女们嫉妒害怕她。钟粹宫外的宫女亦果然如此。

    眼前的场景是多么熟悉——桑枝冷眼看着,心里喟叹一声。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宫里千百年,都是一样的,人不同罢了。从离开辛者库到承乾宫,再到坤宁宫,去年年初到如今三月,也不过一年多的功夫,已经是物是人非。新一批的宫女分配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争斗也开始上演。有什么不同呢?毫无二致。

    一年多而已,已经恍如隔世。

    桑枝笑道,“听说你前阵子找我。”

    “是啊!”宜春故意大声说,“原来咱们就是一处的,如今我也出来了,万分思念姐姐,所以才想着见姐姐一面。不料姐姐贵人事忙,竟没找到。今日劳烦姐姐大驾,特来找我,妹妹实在开心。”

    这番话同样是说给其他宫女听的。桑枝沉默一会儿,看一眼宜春,宜春眼中就露出了怯意。桑枝却默然,笑而不语,算是默认她这番话。宜春顿时面露喜色,得意极了。却不知桑枝心中早已是另一番天地,这些宫女们的勾心斗角,桑枝早已不放在眼里。她不过是宽容地容忍这种可悲行径罢了。

    钟粹宫的宫女们给桑枝问好,又一个个做自己的事情去了。桑枝也都笑着应对,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她忽然想到了绿莺——当初绿莺岂不也是这模样?

    想当初,她和绿莺多么亲近!至而今,却形同陌路。桑枝心里很不是滋味。

    “桑枝姐姐,你的钱袋是我找到的!”宜春邀功地说,“打扫的时候发现漏在床板缝隙里,多亏我认识!”

    桑枝皱眉,“什么钱袋?”

    “哎——”宜春奇道,“就是你原来弄丢的那个钱袋啊!我找到后就赶紧给你送过来,可我那时进不去承乾宫,碰巧遇到桐儿姑娘,就托她给你——”宜春说着急的顿足,“她不会没给你吧?哎呀,我就说该亲手给你的!”

    桑枝一震,“你说谁?”她惊讶道,“你是说,你找到我的钱袋,托桐儿给我?”

    宜春慌不迭点头。

    “你在哪儿遇到的桐儿?”

    “储秀宫门口了。”宜春说,“桐姑娘常常奉命给翊坤宫送东西,碰巧让我见着。”

    “翊坤宫?”桑枝脑海里渐渐浮出完整的事件来,“你是说,桐儿常去翊坤宫送东西?”

    宜春道,“是啊,桐姑娘还说,翊坤宫有位小主,人可好,每次去都会赏她好些个东西,有吃的有首饰。她手腕上戴着的就是翊坤宫的小主赏赐的。对了,我还见着绿莺姑娘呢!”

    如果桑枝没见过博尔济吉特·泰兰,或许会以为泰兰别有意图。可见过之后,桑枝几乎敢断定,以泰兰那种大咧咧豪爽的性子,赏给桐儿什么东西都不稀奇。那也就是说,桐儿跑去承乾宫内殿找她,极大可能只是为了还她的钱袋。而且就以桐儿那胆小懦弱的性子,绝不可能动什么手脚,何况桐儿还没刚进去就被弄出来了。

    换句话说,荣亲王的事情虽然可能确实有人动了手脚,但绝不会是桐儿。可不是桐儿会是谁呢?内殿里除了一个嬷嬷和兰秀外,能自由进出的就只有董鄂妃自己……

    桑枝陡然睁大眼睛——绿莺!

    只有绿莺是贴身跟着董鄂妃的!桑枝连忙摇头,不可能!绿莺是董鄂妃的贴身侍女,很受重用,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她目光一厉,刺向宜春,“你在哪儿见到的绿莺?”

    宜春吓了一跳,结巴道,“在……在隆福门……”

    “隆福门?”那是通往坤宁宫的地方。桑枝心里砰砰乱跳,却忽然想到皇后病中第二日,是绿莺一大早就跑来问情况。后来董鄂妃来时,根本不知道绿莺来过……这说明什么?

    绿莺为什么那么关心皇后?

    桑枝脑子里乱成一锅粥,她想,可素勒明明说荣亲王的事情跟她没关系!这话……到底可不可信?

    三月刚开头,这一年才过了两个月,董鄂妃先丧子,后丧兄,董鄂家族失去了最大的两个筹码——一个极可能被立为太子的荣亲王,一个手握重兵的董鄂将军。现在董鄂家只剩下一个子嗣,也就是刚被皇帝提拔上来的董鄂妃幼弟费扬古。

    董鄂妃其实已经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中宫令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请叫我低调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请叫我低调君并收藏中宫令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