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中宫令GL > 67|0.0

67|0.0

作者:请叫我低调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若是放在今天之前,桑枝一定会焦急的去找回来。可在经历了昨晚温泉事件后,现在桑枝对失去安魂符只是愣了愣,苦笑道,“还真是应景。我想走的时候,你就丢了。丢就丢罢,能让我离开这里最好。”她望着铜镜中的自己,默默想,又怎样呢?并没有什么大不了。说出个大天去,也不过就是失恋而已,不,根本谈不上恋,只是一厢情愿的奢望落了空而已。但是,那又怎样呢?从一开始她不就知道自己所求是个空想吗?如今不过是彻底打碎了那最后一丝不肯熄灭的妄想而已。

    不管感情怎样颠簸,日子总归还是要过下去的,毕竟不能那么怂包的去死。她早已经不是为爱情要死要活的年纪了,而且爱情并非只有得到这一种方式,不是吗?

    她洗漱完毕,狠狠灌了自己一大碗茶水,仿佛吞下了所有不合时宜的心绪。桑枝面无异色地去找皇后,一如往常。

    皇后娘娘早已起身,毕竟身边多躺了个皇帝,皇后怎么可能睡得安稳。而且皇上要早朝,素勒便更不敢懈怠。所以桑枝过来的时候,皇后娘娘已经在衣冠齐整地翻书品茗。

    “素勒。”桑枝面上带着微笑,一如往常地朝她走过去,好像昨晚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似的。

    素勒眼皮一跳,抬头看向她时竟有几分不知所措。

    “你今日起得早,”桑枝走到她身边,淡笑道,“事情可还顺利?”

    素勒捏紧手中书页,勉强笑道,“嗯。”

    桑枝扫一眼她的手,眸子暗了暗,却只是一闪即过,再抬眼已经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那就好。”顿了顿,“昨晚——”

    “桑枝!”素勒显然对“昨晚”这两个字极为敏感,犹如惊弓之鸟,生怕桑枝提起,她道,“桑枝……本宫确实很……欣赏你,你是本宫这么久以来唯一一个敢真心相待的朋友,可是——”

    “可是什么?”见她说不出接下来的话,桑枝不顾心上被她一字一句砸下的冰雹,笑道,“你想说什么?”

    素勒皱眉,难以启齿,“不要做傻事。”

    “你在想什么?”桑枝望着她的眼睛,看素勒眸中满是愁绪和挣扎,桑枝移开目光轻声道,“看来昨晚吓到你了。”

    一句毕,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许久,桑枝才道,“可是,那并没有什么啊。”她故作无所谓地说,“想来是风俗不同,在我的故乡,女人和女人之间的亲密是寻常事。唉,”她长长叹气,做出无奈的样子来,“我只是想让你适应罢了,忘记考虑你的接受程度,看来是吓到你了。”

    素勒惊讶地睁大眼睛,“……你的家乡?”可实际上她和董鄂妃一样,对桑枝知根知底。桑枝这么异常,祖宗十八代都已经被东西两宫翻了个底朝天,然而她们都没有发现任何端倪。因而桑枝用的这个借口,实在太蹩脚了。

    桑枝转过头去,轻声道,“是你那时太动人,便连我一个女人都忍不住放肆。惊吓到你,实在……抱歉。”这才望向素勒,“对不起。”

    又是一阵难言的静默。

    素勒抬眼望进桑枝眸子里,耳中听她这番话,心里终于松口气。只是那一丝丝难以理解的失落冒出头,让素勒心烦意乱,皱眉道,“你到底是太放肆了些。”

    桑枝沉默一会儿,唇角勾起若有若无自嘲的笑来,“是,奴婢知错。”

    刚刚桑枝说了那么多话,素勒除了紧张以为别无其他情绪,可桑枝淡淡的“奴婢”二字出口,却让素勒心上一抽,竟莫名一阵心疼。于是也顾不得烦躁的情绪了,只认真道,“桑枝,你不是奴婢,你是我的朋友。”

    桑枝怔一下,眼中掠过一层薄雾,掩饰住哽咽低声道,“好,”她望着素勒,“谢谢你,素勒。”

    素勒拉住她的手,“我们还会和从前一样。”

    桑枝低头,任由她握着,低声应了下。

    到底还是有什么不同了。素勒望着第一次避开她的眼睛低下头去的桑枝,心里又是一紧,终于放下伪装,用力握住桑枝的手低声道,“桑枝……我不想失去你……我们,还和以前一样好不好?”

    素勒声音压得很低,又带着几分哀求,桑枝听得泛起一阵心疼,忍了又忍,偷偷眨去眼中雾气,抬头吐出一口气,对素勒露出笑容来,“本来就是这样啊,你的小脑袋在胡思乱想什么呢。”她亲昵地捏住素勒鼻尖,一如往常的模样。然而心里已然灰蒙蒙一片,没有半点光明。她想,不然还能怎样呢?本来……这就该是最好的结局。

    素勒才真真松口气,被这样一问,反倒有些脸红,“还不都是你昨天——”她戛然而止,“不说这个,我有别的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桑枝温婉的笑,心里却一阵紧张,只希望皇后千万不要跟她说侍寝的事情。可皇后偏偏不如她所愿,显得有些兴奋地对桑枝说,“是昨晚侍寝——”

    桑枝心里一突,猛地握紧双拳,不受控制地绷紧了神经。只听素勒欣喜道,“我昨晚没有侍寝!”

    “很好。”刚说完,桑枝就睁大了眼睛,“什么?”她原是强撑着自己肯定素勒,无论素勒说什么,所以那两个字脱口而出,谁知道素勒说的竟然是没有侍寝!桑枝心里就跟过山车似的,“为什么?你拒绝了他?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别急别急,”素勒安抚下她,“我跟皇上说我在斋戒,要清修九九八十一天。”皇后眨眼笑笑,“真是跟你待一起久了,要不是你上次说国师送你一个要佩戴九九八十天的锦囊,我都想不起来。”

    桑枝心里百味陈杂,没话找话,“我……我的锦囊好像丢了。”

    “什么?!”素勒大惊,“国师送的东西,你竟然弄丢了?什么时候不见的,还记得最后一次在哪儿看到的吗?”

    桑枝咬唇,“大概就是……昨晚吧。”

    提起“昨晚”素勒就有些不自在,微微避开眼神问,“你去找了吗?”

    桑枝摇头,“除了你,那里谁也进不去啊。”

    “我带你去。”素勒就要起身,桑枝拦住她,“算了,丢就丢了。丢了说明我跟它无缘。”

    素勒不同意,“那怎么行!锦囊里面是什么?你也没告诉过我。”

    “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过是个平安符罢了。有机会再去白云观求一个便是!”

    “你自己求一个,和国师亲手送的怎么一样,不行,你跟我一起去找回来。”

    桑枝连忙拉住她,“别去了,我估计就算找回来也没法用。”

    “为什么?”

    “大约是掉在水里了。”桑枝下水的时候只是脱了外衫,锦囊一直挂在脖子里的。很有可能是被素勒搂住脖颈的时候无意中蹭开的,本来桑枝就系的活结,后来还被素勒打了一巴掌。仔细回想一下昨晚的事情,桑枝大约猜出来就是那个时候掉的。不管具体怎么掉的,掉在水里总归是捞上来没用的。

    听桑枝这样说,素勒顿时想到昨晚的场景,不由得脸上有些发烫。她移开目光,轻声道,“那也要找找看,说不定掉岸上了呢。”

    “其实丢了也好。”桑枝沉吟下,才道,“以前是想留着,现在……丢了更好。”

    她语焉不详,然而素勒却敏锐的捕捉到桑枝情绪,隐约觉得这番话跟自己有关。可见桑枝执意不愿意去找,她也不好强扭。只是心下打定主意,要自己去找一找试试看。

    那晚的事情就这样被揭过去,再不被提起。好像她们之间的默契,同时当做那晚不存在。两人依旧一如往常,桑枝经过此事之后,算是彻底打消了念头。她本来就知道那是奢望,素勒那么紧张的拒绝也不过是打破她一个奢望而已。但是,桑枝心里又有些奇怪,她原本以为素勒是看透了她的心思,可慢慢地发现,素勒或许并不很清楚,也许只是看明白桑枝想要的更多而已。

    但是,素勒到底清不清楚,对桑枝来说,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小心翼翼控制好自己的感情不要外露。

    不管怎样,蔡婉芸的提醒是对的。桑枝的心思要是被外人看出来,足以将皇后陷入死局。因为桑枝几乎可以断定,皇后不会眼睁睁看着她去死。但桑枝对皇后抱有这样的心思,倘若皇后还对她施以援手,那么皇后绝对也会背上这本不该背负的罪名,并且很可能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桑枝不愿意害了她。

    收藏好自己那不能见光的爱意,她和素勒的日子仍旧是现世安稳。皇上倒也经常来,只是知道皇后在斋戒,故而并不留宿,只是和皇后一起吃吃饭聊聊天。

    皇后本就是个出类拔萃的人,皇帝原来对她有偏见,故而根本不了解她。这段日子以来屡次三番的前来,愈发让皇帝对她改观。尤其皇后来自善于骑射的科尔沁家族,少年天子又是个中好手,两人聊起马术和草原来时常很尽兴。这便是皇后和董鄂妃的不同,董鄂妃纵然善解人意温柔体贴,是个会讨男人欢心的淑女,可对马术骑射却知之甚少,就算知道也没有实践经验。可皇后不同,皇后自己的出身和经历让她对这些东西十分熟稔,和皇帝经常聊得很投机。这些东西,桑枝也是不大懂的。术业有专攻,这是董鄂妃的短板,也是桑枝的短板,而长于此的皇帝和皇后却聊得兴起。

    皇后终于不再那么惧怕皇帝,皇帝也终于更加欣赏皇后。他们相同的出身和故地,让他们看起来越发情投意合。只是就如同董鄂妃无法代替皇后在这方面和皇帝的共同话题,皇后也根本无法取代董鄂妃在皇帝心里的地位。相比一个能聊骑射马术的皇后,皇帝的心头肉始终都是承乾宫的董鄂妃。但皇帝不必纠结于选择哪一个,因为——她们都是他的。

    终于,九九八十一天的斋戒日结束了。被桑枝半强半哄着改掉只吃荤不吃素的皇后娘娘,终于熬过了素斋的日子。时间已经来到八月,距离这一年的千秋令节,也就是皇后十八岁的生辰只有两个月不到,这天皇帝又来看皇后,聊了会儿走的时候对皇后说,“往年千秋令节朕都没给皇后好好过,今年,朕会给皇后一份大礼。”

    宫里为千秋令节忙了起来,而桑枝看着皇帝说那句话的神情,心里却是一阵颤抖。或许素勒不懂,但是桑枝明白,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越是得不到才越是想要。尤其皇帝这种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自大狂,连朝政上都是乾纲独断,很难听得进任何意见,大权集于一身,好胜心征服欲不是一般男人可以匹敌的。他对皇后动了心,却因为斋戒日而至今未动她分毫,有朝一日反扑过来,势必无人可以阻拦。

    可是,还有必要阻拦吗?桑枝心想,就算以前有必要,现在——以现在皇帝和皇后的和谐程度,只怕那正是皇后想要的。

    本就天经地义理所应当你情我愿的事情,何必再自作多情庸人自扰枉做无用功呢?毕竟,自己只是皇后的“朋友”而已。

    好朋友,就该为朋友的幸福而开心。

    桑枝默不作声,敛去全部张牙舞爪的情绪,只安安静静地为皇后准备生日礼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中宫令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请叫我低调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请叫我低调君并收藏中宫令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