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中宫令GL > 81|004

81|004

作者:请叫我低调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连几天,宫内都毫无异样,而静妃知道,这只是山雨欲来前的宁静。不过令她庆幸地是,锦绣没有回来。静妃说不出心里是松了口气,还是止不住黯然。她给锦绣的银票连同一纸信笺装在一起,锦绣醒来发现异常就能看到。天没亮时西长房的人把锦绣带出去,天亮回来时,锦绣并没有回来。西长房的人看在一百两银子的份儿上还特地过来相告,说已经把那宫女送到白云观。来人还一脸疑虑,毕竟将锦绣叫醒送下去时,锦绣稀里糊涂地都没明白怎么回事。

    已经三天过去,锦绣都没有回来。静妃满心复杂,她能做到只有这些了,“锦绣……你好好的……”说完,静妃垂下眸子,终究只是轻叹一声。

    快马加鞭送信过去,不过两日功夫。静妃知道此事绝难善了,她只是静观其变。果然又过了四五天,太后、皇后都回宫来了。然而静妃娘娘已经心无牵挂,自然无惧无忧。

    太后勃然大怒,回来就立刻召见恪妃述事,恪妃没想到还招来了太后,一时也是无比忐忑。皇后就在太后下位坐着,恪妃不敢有丝毫隐瞒,忙传唤证人。

    景阳宫的小宫女和永寿宫的守门太监哪里见过这阵势!这会儿吓得直哆嗦,话都说不利索了。

    “如实招来。”

    两个奴才不敢隐瞒,遂将当日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讲来。小太监又道,“奴才听得清清楚楚,那声音就是锦绣姑姑。”

    太后脸都绿了,苏麻喇姑面无异色连忙安抚她,“太后息怒,息怒!”转头喝道,“你这奴才,想清楚再说话!”

    小太监早就吓得六神无主,只想证明自己没说谎话,又道,“奴才不敢撒谎!静妃娘娘平日里和锦绣姑姑就不分彼此,奴才守着永寿宫的大门,早先见过好几次,还只道是静妃娘娘待下人好。可静妃娘娘待锦绣姑姑实在太好,一直都是锦绣姑姑守夜,还陪同静妃娘娘一起用膳。”

    一旁沉默许久的皇后娘娘,眸子幽幽深深,忽然开口道,“本宫待下人也是这般,太后娘娘待苏麻姑姑亦是如此,按你的说法,本宫和太后都是hui乱宫闱了?”

    不轻不重的几句话吓得小太监浑身发抖,猛磕头,“奴才不敢!奴才只是……只是如实禀报。那晚……那晚确实听见……”

    “听见什么?”皇后又道,“你一个守门的太监,知道男女之事吗?你又没有亲眼看见,只是凭空听了一耳朵,就敢胡编乱造,如今还捕风捉影,怎么,主子待下人好,反倒是错了?”皇后冷下脸来,“本宫怎么觉得,是你这太监嫉恨静妃待你不好才无中生有,恶意中伤呢。”

    “皇后娘娘明察!”小太监吓得尿裤子,磕头磕得额上鲜血直流,“奴才句句属实,没有一点谎话!不信,不信您问景阳宫的宫女——”

    可景阳宫的宫女见此情景,哪里还敢多说半个字,只道,“奴婢……奴婢那晚被他吓到,也不知道听见了些什么……”

    小太监大惊失色,“你!你胡说!你明明听见——”

    “住口!”苏麻喇姑厉声道,“单凭你一个奴才信口雌黄,就想诬陷一宫后妃,痴人说梦!来人哪,把他拖出去,杖责一百,以儆效尤!看谁还敢背后嚼舌,胡乱造谣。”

    不顾那小太监大喊冤枉,外面惨叫连连。哪里用一百棍,五十棍下去,小太监已经一命归西了。

    慈宁宫里众人听着外面小太监的惨叫声渐渐变弱,半柱香过去,施刑的人过来禀报小太监死讯,太后没说话,皇后也面无表情地没说话,只有苏麻喇姑冷声道,“死了就葬吧,还禀报什么。”

    恪妃面色发白地看着慈宁宫里发生的一切,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在这个案子里多说一个字。从太后和皇后回来,一个时辰不到,涉案的小太监就已经死于非命。而景阳宫的小宫女呢?恪妃双手有些发颤,连忙跪倒在地,“是臣妾管教无方,臣妾失职才让永寿宫蒙冤,求太后、皇后娘娘恕罪!”

    太后阴沉着脸,只问,“还有谁参与?”

    “……还……还有臣妾的教养嬷嬷,”恪妃手足发抖,忙叩首道,“臣妾回去一定严加管教,绝不让永寿宫名声有半点不是!”说着话,恪妃眼神恳求地望着皇后,希望皇后千万救她一次。

    皇后眼神微动,看向太后道,“母后,此事恪妃虽有失职,但处理得当,也算功过相抵。何况这些日子以来,恪妃在后宫主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望母后体察。”

    太后长叹一声,“罢了,也为难恪妃了。苏麻,上月番邦进贡的那个什么绸缎,赏给恪妃吧。”

    恪妃连忙叩首,“臣妾谢太后恩赐!”

    可没等恪妃松一口气,太后突然道,“这后宫啊如今是皇后主事,你呀,也不要承哀家的情,哀家老了,没那个精神头管你们。”又道,“皇后,你看着办。这一路舟车劳顿,哀家累了。”

    皇后神色一僵,看向太后时,太后已经被苏麻喇姑扶着往里间去了。皇后和恪妃连忙行礼,“恭送太后!”

    直到慈宁宫里只剩下恪妃和皇后时,恪妃总算彻彻底底松口气。永寿宫这烫手山芋总算扔出去了!恪妃不愿意多耽搁,连忙向皇后告辞,“皇后娘娘舟车劳顿,定然十分疲累,臣妾就不叨扰了,告辞。”只是她回去第一件事就是要将这个倒霉的小宫女打发到辛者库去,皇家秘事,谁碰上谁倒霉!毕竟事关皇室颜面,所谓的皇族尊严岂能不粉饰太平?哪怕那太平之下血债累累。

    皇后哪能不知道恪妃的心思?何况也没必要留她,只微笑道,“这些日子辛苦恪妃了,回去好好休息。”

    “臣妾不敢,谢皇后娘娘关心。”恪妃恨不能立刻从慈宁宫消失。然而她还没刚走两步,皇后却突然叫住她,“恪妃!”

    “臣妾……在!”恪妃心里咯噔一下,唯恐皇后又找自己做什么事,皇后见她面色已然猜出她心里所想,不由暗叹一声,却问道,“静妃的事……”

    “臣妾失职!”不等皇后把话说完,恪妃就脸色发白的要跪下。皇后连忙虚扶住她,“算了,你退下吧。”

    看这样子,也问不出什么事来。略作沉吟,皇后干脆直接去了永寿宫。

    静妃早已候她多时,“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顿了顿,扶住她,“姑姑,这里并没有旁人。”

    “呵,”静妃看向她的眼睛,“这里,到处都是人。”

    皇后久不能说话。静妃拉着她进了房间,却笑道,“本宫第一次见你时,你才这么高。”她抬抬手,比划着小女孩的高度,“如今,你都这样大了。”

    “姑姑——”素勒扫一眼静妃身旁,并没有看见锦绣,“锦绣呢?”

    静妃漫不经心道,“本宫嫌她聒噪,将人打发了。”

    “锦绣是你的贴身侍女,从科尔沁草原带来的,是要陪你见长生天的奴婢。”素勒望着静妃的眼睛,平静地说着话。言下之意,静妃的理由太蹩脚了。

    静妃勾唇,无谓一笑,却忽然道,“你知道桑枝快死了吗?”

    素勒心口一窒,脸色僵住,“什么?”

    “我觉得很奇怪,一直都很奇怪,”静妃似笑非笑地看向素勒,“她一个奴才,承乾宫的当红丫头,何以几次三番敢为你以身犯险?我怀疑过她的动机,实在不能理解她何以对你如此忠诚。我总觉得她是承乾宫派来的细作,可是当初你被皇上禁闭险些要废了你的时候,她顶着一身血肉淋漓的伤跑到永寿宫来求我,啧,”静妃眯起眼睛,“换衣服的时候啊,那一背的血肉模糊,真是让人不忍心看。噢,那身鞭伤好像还是在坤宁宫挨的。那时我就觉得有趣,在坤宁宫里挨过那么重的鞭打,在永寿宫还险些丧命,可她竟然还是为了你敢到永寿宫来求我,”静妃嫣然一笑,“我对她非常感兴趣,就故意带她去见你,还故意跟她说让她去想办法见太后,虽然我知道,只要你想,太后无论如何都能知道坤宁宫的事情。可我就是想知道她能为你做到什么地步。”

    “她一个身份卑贱的丫头,我原以为纵然她想破脑袋也是见不到太后的,但令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大胆到敢利用皇上达到目的,还在慈宁宫闹了一场。”静妃笑道,“有意思,真有意思。”

    “我原来也是不明白的,就问锦绣,锦绣愣了愣竟跟我说,如果是我陷入你那样的绝境,她也会。锦绣说,为了我,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我很惊讶,锦绣从来不会说这种话,我从没见过她那样坚定的模样。那天我看着锦绣的眼睛,也不知道怎么就忍不住轻薄了她。”静妃唇角溢出笑意,“她那会儿都吓傻了。而我也终于明白,你的那个桑枝哪里是忠诚,根本就是色/胆包天。”静妃轻叹一声,“不过话说回来,要是锦绣也有这色/胆,我们也不至于荒废那么多年。”

    素勒心神大震,一张脸憋得通红,慌乱地大惊失色,“你胡说什么!桑枝不是!”她颤声转而喝道,“你身为后妃,是皇上的女人,你心里只能有皇上,你怎么能——”然而胸腔中那颗心却噗通噗通狂跳,前尘过往铺天盖地的涌过来,一切好像都能说得通了!桑枝……桑枝她……皇后咬紧牙关,却觉得鼻尖一阵泛酸,眼眶直发热险些红了。怎么会呢?怎么能呢?桑枝……桑枝怎么可能呢!可是,心底却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冒出头说,原来如此!皇后神情惶然,指责的话变得如此无力。

    “凭什么我心里只能有他!”静妃冷下脸,打断素勒的话,“他能有后宫三千,凭什么我要为他守身如玉?!在他眼里,我算什么?想要我的时候就来,不想要的时候还要狠狠踩上一脚,我孟古青在他眼里算什么东西?!帝王恩宠,哈哈,傻子才会信!就是如今正当宠的董鄂妃又算个什么东西?女人,对皇上来说,不过是个玩物罢了。今日兴致好,玩玩这个,明日兴致不好,就玩玩那个。他真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吗?”静妃面露疯狂之色,“皇后,我告诉你,跟锦绣好了之后,我才知道什么叫女人。皇上从来不会怜惜女人,他只会发泄自己的兽性,何曾顾忌过女人怎么想的?他也永远不会知道爱惜女人,因为他是皇帝,他有大把大把的女人等着他去宠幸。你以为董鄂妃就真的那么令人羡慕吗?我告诉你,皇上和我最好的时候也还是什么都不会,他根本不会取悦女人。他只会掠夺、侵略,他只会享用女人,他以为这样就是男人的雄风,可他不知道女人到底喜不喜欢,而宫里的女人,谁敢说半个不字?喜不喜欢都要装作很喜欢,很受用。呵呵,没有对比,她们当然不知道皇上是个什么货色。”

    这话虽然不露骨,但意思已然十分放肆了。素勒被她的口出狂言惊得面如土色,“你疯了吗?”

    “我受够了。”静妃声音缓下来,却仍然像压着无尽的暴风雨,“凭什么,凭什么我就要处处被欺压?凭什么我不能和我的心上人好好生活?皇后,你不会懂的。也许桑枝能懂,可惜她已经快死了。”静妃神情逐渐温柔下来,眼中泛着泪光,“皇后,像我这样的人,像桑枝这样的人,在这宫里是活不下去的。你知道吗?我们这种人,要么行尸走肉的活着,要么尽情尽兴地死去。”

    “你疯了。”皇后失神地喃喃,“你疯了。”却自语道,“桑枝不会死的,有我在,我不会让她死的。”

    静妃哈哈大笑,“你?你有什么用?你今天来难道不是奉太后旨意?难道中宫权柄在你手里?我的皇后娘娘啊,你明知道太后是在试探你,可你还是得按着太后的旨意来。桑枝不在你手里,她会不会被折磨死,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就算在你手里,你难道就有办法了吗?比如我,看起来太后是把我交到你手里了,可是你比我更清楚,你不过是替太后跑腿,就算我不死,也得把锦绣灭口。如今锦绣不在,又怎么能容得下我?”静妃怜悯地看她一眼,“你我都不过是太后的傀儡罢了,顺她者生,逆她者亡。这整个后宫哪里不是太后的天下?连皇上对太后都要忌惮三分,何况你我。”

    皇后心中百味陈杂,沉默半晌终于抬起头,望着静妃的眼睛,轻声却坚定地道,“我才是中宫的主人。”她握紧双拳声音低沉,“我要桑枝不死,谁也不能让她死。皇上不能,太后,也不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中宫令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请叫我低调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请叫我低调君并收藏中宫令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