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中宫令GL > 82|001

82|001

作者:请叫我低调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语毕,两人陷入沉寂。静妃定定地望着皇后半晌,忽然唇角绽出笑意,竟有几分神采飞扬的一字一顿道,“我相信你。”静妃仰头深呼吸,“我相信你。我做不到,但是你能。”她说,“因为,你就是为这座紫禁城而生的。”

    皇后听罢,双唇微动却只是道,“你好好在永寿宫待着。”

    “你不必考虑我,”静妃微笑道,“我只求你一件事,”她望着皇后,“只望帮我安顿好锦绣,我死而无憾。”

    皇后一顿,却没有答话。锦绣是静妃的人,却不是皇后的人,皇后对锦绣并没有多深的感情。奴才就是奴才,在皇后心里等级尊卑是很分明的,她可以因为怜悯而饶人,却不会把别人当成与她同等的人。桑枝对皇后来说不一样,是因为桑枝从始至终都没有奴颜婢膝,都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奴性,桑枝不自觉的自尊自重让皇后也下意识的尊重她。而锦绣不同,锦绣从始至终都只是奴才的姿态,皇后对锦绣也就只是对一个奴才的感情罢了。何况现在锦绣已然被送出宫去,以皇后现在的势力,把手伸到宫外还是有不少风险的。许久,皇后才开口,“为了一个奴才,值得吗?”

    静妃一愣,“奴才?”她不由得苦笑,“锦绣对我来说,就像桑枝于你。我从没把她当奴才,难道你把桑枝当奴才?”静妃确信的反问,“你待桑枝的种种,难道是身为皇后对奴才的态度?”

    “锦绣和桑枝怎么一样,”皇后皱眉,“桑枝跟所有人都不一样。”

    静妃无奈轻笑,“有什么不一样,都一样。皇后,你贵为一国之母,母仪天下——哧,”说着静妃自己笑出声来,“多么冠冕堂皇的说辞啊,一国之母,母仪天下,可笑。”她摇摇头,“算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其实我自己心里也不是很明白。自从被废住到永寿宫来,身边就只有锦绣和另外两个宫女。因为对锦绣不同,我渐渐觉得自己和宫女没有什么不同,就像一家人。谁不是有父有母爹生娘养的?怎么她们就只能是奴才,我们是主子呢?我也想不通,大概是命吧。”

    “姑姑是魔障了。我们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是天命所归,血统高贵,自然就跟她们不一样。”

    静妃笑两声,“血统高贵?她们的血难道跟我们不一样?难道不红不腥?唉,罢了罢了,我自己也不清楚,也许就是天命吧。”顿了顿,接着道,“我知道锦绣的事情是为难你,不求你出手助她,只希望你帮我查下她的消息,让我知道她平安。”

    这个难度不大,皇后自然应下。虽然过去和静妃往来并不多,但皇后心知在后宫里,静妃算为数不多真心待她的人了。不管静妃怎么视死如归,她已经暗下决心要保住静妃。但以皇后对静妃的了解,就凭静妃的烈性子,明知道如今东窗事发怎样都捂不住,孟古青必然是毫不遮掩的,尤其是面对太后时,只怕更刚烈。必须给现在的静妃一个羁绊,才或可稍微约束下她的纵性。略作沉吟,皇后道,“姑姑,孤掌难鸣,我在后宫势单力薄,要想在太后手下站稳脚跟,必然要有帮手。相信以姑姑的智谋,若肯与我参谋一二,我必如虎添翼。”又道,“他日若我执掌后宫,定然将锦绣安顿妥当,就留在永寿宫好好陪伴姑姑也未尝不可。”

    孟古青何等聪明通透的人!岂不知皇后说这话的真实目的何在?便笑道,“臣妾承情。”看小皇后眼神还是有些担忧,静妃轻叹一声,“至少,没有锦绣的消息之前,我不会有失分寸。”

    皇后这才松了口气。

    静妃又道,“你若当真有心,此事绝非一日之功,须得徐徐图之。”

    “姑姑所言甚是,”皇后微笑道,“但请放心,本宫断不会鲁莽行事。”

    倒让静妃一声笑叹,“便是要你鲁莽,只怕你也鲁莽不来。”孟古青心道,皇后娘娘年纪不大,心性却极为坚忍,入宫以来在皇上和太后之间左右为难,默默无闻地承受着这些,却还能以一己之力和承乾宫平分秋色,既不夺去承乾宫的风头招来打击,也不堕了坤宁宫的威望。孟古青自问自己绝对做不到。这种人要么不动作,但凡真有心动起来,大约悄无声息地就换了天日。就像深海下的汹涌,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可一旦掀起来就是滔天巨浪,一切已经势不可挡了。想了想又道,“桑枝或可成为你最大的助力。”

    皇后顿住,转过脸去轻声说,“人,我会救。但是……倘若她当真抱了别的心思,只怕坤宁宫不能留她。”

    看着皇后严肃认真的神色,静妃却意味深长的笑笑,说着看似不相关的话,“人生在世,真心最难得。尤其在宫中,倘若有人肯待以真心,那定是上辈子烧高香了。”她看着皇后,“对你来说,有些人,留之,幸;不留,也未必不幸。而对我来说,留不得,毋宁死。”心里却暗叹,倘若皇后真能做到不留人,只怕到时候又是另一个太后。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不过并不重要,孟古青可不管这些,她只要她和锦绣能安度此劫。

    皇后并不愿意在桑枝的事情上多言。“桑枝”两个字成了她心底不可与人言的秘密,不管内心怎么想,她都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异样来,她始终谨记着自己的身份——大清皇后,一国之母。哪怕在静妃面前,她也不能流露出半点不该有的情绪来。可实际上,皇后心里很乱。话说的斩钉截铁,可实际上自己心里清楚那更像是欲盖弥彰自欺欺人,静妃那意味深长的笑容更是让皇后心乱如麻。她并不知道该拿桑枝怎么办,不过现在还考虑不到那么远,当务之急是怎么把桑枝从慈宁宫里捞出来。遂起身告辞,到门口却停住脚步,轻声道,“没有谁天生适合皇宫,我倒是羡慕你那么大胆放肆。”说完,径自离去。

    静妃望着她的背影,自顾道,“不一样。我但凡有你一分的忍性,也不能落得如今的下场。何况,你还这么年轻。”

    皇后心里压着一座座山,步履沉重。救桑枝的事情绝不能太明显,不然只怕惹太后不快,反倒给桑枝带去祸端。她必须忍,至少现在,一定要忍。即便心里已经无比焦灼,但皇后的功力就在于不管心底再怎样波折,面上却不能露出半点。

    刚出永寿宫就遇到迎面过来的蔡婉芸。蔡嬷嬷一听说皇后回来,早就在坤宁宫里准备迎驾了。可久等不至,便自己出来迎接。

    永寿宫的事情被悄无声息地压下去,没人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曲折。只是永寿宫突然换了守卫,私下静妃被禁足,太后还特地给静妃换了个侍女代替锦绣。这些事情无波无澜的进行着,几乎没有人在意,毕竟永寿宫这里向来就堪比冷宫。只有皇后和静妃心里清楚,名义上是太后派来的侍女,实际上不过是太后耳目。只不过这个侍女日子也并不好过,左右静妃可不是个任人拿捏的主。约莫三五日,太后就又气又无奈地将侍女撤走,只下令静妃静思己过。

    皇后一直很顺从的模样。既然奉命处理静妃一案,自然就少不得要查探锦绣的下落。但是已经五六天过去,皇后只查到锦绣去了白云观,自此就失去踪迹,这让皇后心里咯噔一下,心生不祥的预感。此外,冬猎回来已经进入十二月,就快过年,宫里各项事宜都紧锣密鼓的准备起来,皇后忙得不可开交。锦绣的下落,救桑枝的契机,过年的准备,再加上本就乱成一团的心事——所有的事情都堆积起来,皇后娘娘心力憔悴,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反倒是桑枝,相比皇后娘娘,日子过得竟勉强算尚可。外院无非做苦力,工作强度大却吃得糟糕睡的少,环境还整个就是脏乱差,已然食不能果腹,虽非衣衫褴褛但粗布麻衣只能蔽体却不能御寒,尤其天气越来越冷,日子当然不好过。但好在这里的人都朴实,没什么坏心眼,各自做各自的活计,不会勾心斗角。还有诸如三姑之类的从宫外雇来的临时工,到底少些宫里的沉闷规矩,还会说些家长里短的闲话。

    桑枝这一个多月过去,整个人都糙了不少。双手就不用说了,一层薄茧早就爬出来,粗糙刺人。脸色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虽不至于面如菜色,但到底也是黑瘦了不少。她唯一能做的也不过就是尽力把自己的床铺和衣物打理干净,可惜几乎每天都要搬炭,衣服每天脏得看不出颜色来,但桑枝始终坚持洗干净衣物。如果不坚持保持整个人干干净净,她怕长此以往下去,自己也会变成如三姑这样的人,只求温饱别的全不顾,她心里绷了根弦,怕自己会被环境同化。

    外院的人都直说她奇怪,还劝她何必白白浪费力气。这里的人就没人衣服是干净的,只有桑枝每天穿的干干净净,尽管这干净也只不过是早晨起来那一会儿。她们当然不能明白,干净整洁对桑枝来说是最后的坚守。不像其他人那样头发又脏又枯,油腻腻的黏成一团胡乱蜷缩在脖子里,桑枝逮着机会就去老宫女那里蹭洗澡,她把头发盘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看起来干练舒服。

    虽然和所有人一样衣物一样干活,但她是不同的,她有条不紊,她面带微笑。她看天是辽阔的,她看云是飘逸的,她一无所有跌落谷底时,依然可以享受天地赋予每个人同等的景致。她和她们是不同的,总是不同的。

    当然每天都很累,几乎精疲力尽。天冷了,晨起第一件活就是搬炭。桑枝看着运炭车过来的太监,发现他们站姿都如此统一,好像内八字,不由好奇道,“你们站着的姿势怎么都一模一样?”

    一个小太监得意道,“这可是白云观的道长教我们的!”

    “教你们……这样站?”桑枝不理解,“这是什么名头?”

    “道长说,我们要是每天都这样站着,时间久了就不怕累。”小太监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只道,“就这样。”他还特地站给桑枝看,“原来也没觉得,后来站久了,发现还真不觉得累了。”

    见小太监双手虚抱、双足脚尖内扣,曲体微下蹲,桑枝仔细打量一会儿,心中一惊,蓦地恍然,“这是站桩!”

    “站桩?”小太监不是很明白,“那是什么?道长没告诉我们这是什么,只跟我们说,这样站时间久了就不累。”

    桑枝惊喜不已又啧啧称奇,“这是武术的基本功,站桩。要是长此以往坚持下去,自然受益匪浅。我往日只是有所耳闻,并未亲眼得见,没料到这外院里都是会站桩的人!”

    站桩一功,之所以叫基本功,就是因为人人皆可练习。难就难在能不能坚持下去,若是坚持不懈,强身健体自不必说。桑枝忙道,“不知道可否教我?”

    “这不行,”小太监摆摆手,“女人这样站,成什么样子,不行不行!”

    桑枝怎样央求,小太监们都不肯。倒是三姑后来看不过去,过来道,“我教你。”

    “三姑?”桑枝大吃一惊,“你也会?”

    三姑道,“可不是。我常来宫里做活,也常去白云观上香,有个老道姑看我身子不好教我的。我一个乡下粗人,可没那么多规矩,就跟着人家学了阵,你看现在我身子骨多壮!来,我教你。”于是拉着桑枝摆开了架势。

    桑枝目瞪口呆。没想到外院里竟有这些能人!心中哭笑不得,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高手在民间?只不过可惜,“高手”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高手。不过其实也算不得什么“高手”,只是这些底层老百姓,跟道观接触多,修道之士有悲悯之心,便亲授了他们一些强身健体的法子。

    不过这对桑枝来说,绝对是意外的惊喜。无论怎样,身体总是第一位的。而且桑枝模模糊糊觉得,自从自己安下心来之后,连记性都渐渐好起来,也很少生病。她想,难道是心定所以神安,心神安宁,故而身体渐稳?因而更热衷于每天跟三姑学站桩。

    只是在外院待得越久,桑枝瘦的越厉害,几乎快骨瘦如柴了。她想,不能再坐以待毙,要想办法把自己从这里弄出去。这天,桑枝还正寻思该怎样自救时,三姑忽然一脸惊慌的过来,神神秘秘地把她拉到角落里,小声说,“桑枝,我有事儿要跟你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中宫令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请叫我低调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请叫我低调君并收藏中宫令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