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中宫令GL > 101|跟我走

101|跟我走

作者:请叫我低调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正文在上面,从这开始是防盗章↓↓↓↓↓,过一阵儿再把位置换回来。为了防盗,本大王决定争取日更或者隔日更。另外,盗文读者还不快快【改邪归正】来晋、、江支持正版!╭(╯^╰)╮盗窃可耻,请尊重本大王的劳动果实================

    素勒神情愕然,神情有一瞬间的呆滞。桑枝看着心里不落忍,拉住她的手问,“素勒,你是不是……也没有朋友?”

    素勒抿抿唇,不管桑枝在说什么只自顾问道,“你要去哪儿?你才进宫两年不到,不可能放出去的。”

    “唉……”桑枝轻叹,“自然不能出去。只是……”她咬咬牙,有些艰难地开口,“我知道你不是宫女。你这样见我,必然是冒了风险的。而且,我自己到这里来,也要冒风险。”桑枝神情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却见素勒眸子深起来,桑枝心里一狠,壮着胆子说,“素勒,你知道我是承乾宫的。东西六宫素来不和,承乾宫的人虽然处处吃香,但唯独永寿宫和坤宁宫得罪不得。你……不知道你明不明白,大约你是明白的,毕竟你也是宫里人——”远在冬猎行宫的皇后,看起来和皇贵妃的相处十分融洽。

    小皇后当年进宫匆忙,之后还没来得及熟悉后宫掌控权柄,备受恩宠的皇贵妃就势不可挡的截断大权。皇太后交给小皇后的中宫权柄,就没在小皇后手里捂热。皇太后恨铁不成钢,偏偏小皇后不上心。不过如今见皇后能和皇贵妃表面上言笑晏晏,到底还是欣慰几分。

    苏麻喇姑道,“皇后娘娘还是有前途的。”

    倒惹得皇太后冷笑,“这点脸面上的功夫都没有,要她何用。”

    苏麻喇姑不敢反驳,只道,“有太后您在,任谁也翻不出花样来。”

    “唉,”太后叹气,“哀家老了,这宫里早晚要交给她们。”太后摇头又叹一声,“当初哀家选她,是觉得这丫头心性仁厚识大体,正配皇上那个躁性的人,是个贤内助。虽然有点过于柔善,但年纪小,□□下也可成大器。可哀家怎么也没料到,这丫头竟一点争斗心也无。苏麻啊,你说,哀家是不是年纪大了老糊涂,看走眼了?”

    “太后英明丝毫不减当年,”苏麻喇姑说的一脸认真,沉吟下才道,“老奴倒觉得,皇后娘娘未来不可限量。”

    太后笑笑,“哦?”

    “人谁能不想好?皇后娘娘不可能没有半点争斗心。”苏麻喇姑缓声道,“只是这些年来,皇上怎么对待皇后的,太后您也看在眼里。咱们的皇后娘娘可不像静妃,什么事都摆在脸上,皇后娘娘对皇上,心里能没有点怨恨?”

    “只怕她不止怨皇上,还怨哀家呢。”太后平平接了一句。

    苏麻喇姑抿唇一笑,“老奴看着也是。”

    “嘿,你——”太后瞪她,“大胆!”

    然而苏麻喇姑仍旧笑眯眯地看着太后,终于太后没忍住笑道,“放肆,要不是看你一大把年纪,哀家定要治你大不敬之罪!”

    “再没有比老奴更冤的了,”苏麻喇姑正色道,“老奴对太后的恭敬要说第二,天底下没人敢自称第一。”

    太后无奈地笑,“你是越老越没规矩。”又道,“怨就怨吧,哀家已经给了她全天下女人最大的权势和荣华富贵,她握不握得住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皇后娘娘可是牢牢握着呢,”苏麻喇姑道,“这些年不管皇上怎么折腾,皇后终究是半点差错也无。这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太后笑而不语。

    苏麻喇姑看着太后神情,心里一惊顿时恍然大悟,苦笑道,“太后您又故意看老奴笑话。老奴能想到的,您老人家只怕早就心里跟明镜似的了。”

    太后笑意加深,却问,“那锦囊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老奴正要说这个呢,”苏麻喇姑给太后捏腿,“出宫前,老奴把那符渣交给钦天殿的道长查看,原没指望能看出什么来,可不巧前几日钦天殿传来消息,说那符乃是出自老神仙之手的安魂符,钦天殿的人都宝贝得紧。”

    “安魂符?”太后皱眉,“皇后怎么有这个?”

    苏麻喇姑迟疑了下,“据留驻钦天殿的老神仙高徒说,那安魂符是……是国师给一个宫女的。”

    太后眸子一顿,唇间吐出两个字,“桑枝。”

    苏麻喇姑抿唇,虽然心里也有猜测,但是不敢乱说。但显然太后对一切都了如指掌。苏麻喇姑心情复杂,轻声道,“太后,坤宁宫的宫女很多呢。”

    太后意味深长地勾唇冷笑,不理苏麻喇姑,只道,“把皇后召来。”

    皇后娘娘没带蔡婉芸,只带着四五个随身侍女伺候,这十多日以来除了陪太后以外,基本都是自己待着。皇上满心牵挂的都是身子弱的皇贵妃,唯恐她不开心,哪里有空来找皇后!更何况皇后还是被太后带来的,皇上心里向来就对太后逆反,因而连带着对皇后都冷淡几分。

    左右无人,闲来无事,皇后独处时几乎不受控制地满脑子都是桑枝。她渐渐冷静下来,隐隐觉得自己好像冤枉了桑枝。但到底冤枉了桑枝什么,皇后娘娘想不通。而且皇后始终能确定,桑枝确实有事瞒着她。等再过两天,皇后就有些忧心忡忡。慈宁宫外院是什么地方?难道皇后不知道吗?那种地方,能把活人变成死人,也能把坏人变成生不如死的人。桑枝被太后送去了那里,会变成什么样?

    皇后越想越心急如焚。可她什么都不能做,已经交到太后手里的人,皇后不能越级处理。如今才真真悔不当初,皇后暗自懊恼,怪自己当初还不如直接把桑枝赶出宫去。

    可是为什么不把桑枝赶出宫去呢?宁可让桑枝去那种如同地狱的地方活受罪,都丝毫没想过把桑枝逐出宫去,皇后很头疼,不明白自己怎么了,怎么偏偏就对桑枝这么狠辣。她原本并不是这么心狠手辣的人,怎么偏偏对桑枝就这么不留余地。

    皇后心想,不管到底是不是董鄂妃的人,一直以来桑枝为自己做的一切难道是假的吗?几次冒着生命危险,以一个卑贱的奴婢的身份屡次冒险,难道是假的?就算往日的温柔相伴是装出来的,可拿命在搏难道是假的吗?桑枝展现给自己的那独有的一面,难道做的了假?皇后心里毫无缘由的确信,在自己面前的桑枝是独一无二的。皇后觉得,如果桑枝在董鄂妃面前也是那般模样,董鄂妃是无论如何不可能舍得把桑枝送到坤宁宫来的。更何况这些天以来,桑枝被慈宁宫带走,皇后早已经私下把消息散到承乾宫,可皇贵妃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皇后心情一天比一天沉重,外院那种地方,进去能活几天都是个问题,就算活下来只怕也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但,董鄂妃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皇后几次见到董鄂妃,都恨不能上前质问,为什么还不想办法把桑枝弄出去?不知道时间越久桑枝的下场就越难以预测吗?难道就因为这样桑枝就成了董鄂妃的弃子吗?

    然而皇后只能想想而已。哪怕她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却还是什么都不能做。尤其现在她就在太后眼皮子底下,周围都是太后的人,她就更不能轻举妄动。如今皇后只盼着冬猎早日结束,能早些回去。她绞尽脑汁想着救桑枝的法子,然而和皇上一样,她也慑于太后的威严,束手无策。甚至,她还不如皇上,她对太后无比敬畏,丝毫不敢反抗。

    日子一天一天的耽搁,皇后一天比一天后悔,她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直接把桑枝逐出宫去。

    为什么呢?夜深人静时,她褪去皇后盛装,和衣而眠时问自己,素勒,你为什么从没想把桑枝逐出宫去?有个答案浮上心头:不要!不舍得。似乎只要桑枝还在宫中,就不算离自己而去似的,皇后娘娘根本没想过让桑枝离开。

    这会儿,皇后娘娘面色沉郁地发呆,忽然太后那边来人传召,皇后娘娘不得不敛去神色,面见太后。

    太后可不与她虚与委蛇,皇后刚行礼罢坐下,太后就让苏麻喇姑拿出那锦囊来,问,“皇后可认得这锦囊?”

    皇后心里一咯噔,随即起身恭敬道,“回母后,这锦囊正是臣妾丢失的。”

    “你丢的?”太后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你从哪儿来的?”

    皇后隐约记得,桑枝好像说过这是国师给她的护身符,便道,“这是臣妾特地从国师那里求来的护身符。”顿了顿,又道,“因着身上没有合适的锦囊,便从奴才手里讨了个,打算回去找个新的再换回来。可没想到弄丢了,便没来得及换。原来被母后捡到,到底是母后您福厚,想是臣妾无福消受。”

    这一番真假掺半的话最是难辨真伪,然而太后心中早已经有了答案,于是又问,“哀家听钦天殿说,这是国师给那个叫做桑枝的宫女的。”

    皇后心里一紧,忙道,“正是臣妾让桑枝去取的。”

    太后就笑了。苏麻喇姑在一旁站着,忍不住暗叹一声。到底小皇后太嫩,这么轻易就被太后把话套出来了!除了皇后,没有人知道这锦囊是桑枝的啊!可是,慑于太后天威,又这么滴水不漏仿若漫不经心的问话,皇后哪里知道自己已经被下套了!

    “既然如此,皇后还是拿去吧。”太后眼神示意苏麻喇姑把锦囊给皇后,眼见着皇后接过,太后却仿若自言自语道,“钦天殿的人倒是说锦囊里装的是安魂符,安人魂魄之用。听起来就不祥,可见那奴才没安好心。”

    “安魂符?”皇后动作一僵,竭力稳住心神道,“是……是臣妾那些日子睡不安寝,经常做噩梦,才求了个安魂符。只是怕母后您责怪,只好妄称护身符。求母后恕罪!”

    “砰——”太后忽然重重砸了下茶盏,吓得皇后连忙深深叩首,惶恐不安。然而太后却只是道,“平身吧。”

    皇后战战兢兢叩谢,“臣妾谢过母后。”她小心翼翼陪侍在太后身旁,苏麻喇姑见皇后神情憔悴,心生不忍,便给皇后斟茶,“皇后娘娘请用茶。”

    “多谢苏麻姑姑。”皇后对苏麻喇姑态度也很敬重。

    太后不咸不淡地问,“这些日子,皇后倒是越发不精神了。却是何故?”

    皇后忙道,“只是这几日有些睡不安稳罢了。”

    她们寒暄着,忽然殿外有太监来报,“宫里恪妃娘娘派人加急给皇后娘娘送信。”

    皇后抬头,看一眼太后,太后却只做看不见,只让苏麻喇姑给她温茶。皇后心知诸事皆不能逃出太后耳目,便道,“呈上来。”她放下茶盏,亲自拆信,那上面赫然有两行字——永寿宫静妃娘娘涉嫌hui乱后宫,请皇后娘娘回宫裁决。

    皇后陡然睁大眼睛,心神剧震。hui乱后宫,其罪当诛!

    一旁的苏麻喇姑见皇后面色大变,给太后递了个眼色,太后扫一眼皇后,慢悠悠道,“出什么事了?”皇后陡然睁大眼睛,心神剧震。hui乱后宫,其罪当诛!

    一旁的苏麻喇姑见皇后面色大变,给太后递了个眼色,太后扫一眼皇后,慢悠悠道,“出什么事了?”

    “太后!”皇后一脸苍白,立刻跪倒在地,却不敢不将信件呈上。

    苏麻喇姑接过一看,顿时也变了脸色。太后原本还不甚在意,待看见连苏麻喇姑都神情一震,这才眼神一厉,那双平日里悠哉闲哉的眸子此刻聚满精光。苏麻喇姑颤抖着手将信件呈给太后,太后只扫了一眼,顿时一脸阴云密布,“回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中宫令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请叫我低调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请叫我低调君并收藏中宫令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