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中宫令GL > 113|送别

113|送别

作者:请叫我低调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再回承乾宫就有点尴尬了。    但是,人到了一定阶段后,脸皮这个东西的厚度也是跟着一块成长的。比如现在的桑枝。    大年初二,天色刚明。    不比以往,如今坤宁宫势头渐渐起来,宫妃们请安也就越来越殷勤,就连董鄂妃也都拖着病体过来了。    皇后一见到董鄂妃就亲自上前搀扶着,赶紧令人赐座。董鄂妃受宠若惊,连称不敢。    皇后忙道,“姐姐哪里话c姐身子不好,本宫身为皇后理当多为姐姐着想,近日因公务繁忙未能前去探望,心里已经很不安。如今还劳烦姐姐一大早来请安,就更心疼姐姐了。”她说,“虽然规矩不能废,但人情总在的。姐姐以往对本宫的照拂,本宫都谨记在心。”    她这番话本是好意,然而落在其他妃子耳中,只觉得她绵里藏针故意刺激董鄂妃。在她们看来,现在掌权的是皇后,做出这种姿态来说话怎么都是一个胜利者的姿态,令她们心里发憷。然而皇后却是真真为董鄂妃好,她虽然不喜欢董鄂妃,但也不厌恶。毕竟她跟董鄂妃之间,最大的矛盾在于皇帝的宠爱。可皇后娘娘以往不在乎,现在就更不在乎了。如果放在以前,因为两宫争斗,所以皇后娘娘会对董鄂妃有些敌对,然而现在,一来,董鄂妃偃旗息鼓,自顾不暇。二来,皇后娘娘的心不在皇帝身上,于是瞧着董鄂妃也没有过去那么不顺眼了。    董鄂妃见她这样,心情有点复杂。她向来是做两手准备的聪明人,一方面认为皇后对她的亲近是出于善良,另一方面却也在心里打了个问号留着警惕。然而饶是如此,她也不免暗想,自己对皇后曾有什么照拂呢?两宫相争,必有一敗。承乾宫因着皇上的盛宠,向来立于不败之地,盛宠之极远远盖过了坤宁宫的风头,甚至都把坤宁宫架空了。哪怕过去自己曾为惺后叹息过,但到底出手从未留情,这样的“照拂”是照拂吗?又或者是说皇上为了承乾宫千方百计找茬儿为难皇后的“照拂”?    董鄂妃不由心里打了个突,想起这些,又想起眼前的形势,不由得心更灰下去几分。争来争去,到最后争出个什么来了?遍体鳞伤,一无所有。孩子没了,兄长没了,她家本就门庭单薄,如今更是只剩她孤身一人,独木难支,唯一可依附的那人——她的丈夫,却又是最最不能依附的人,只因为他是天子,不是她一人的福临。董鄂妃心中悲怆无人能理解,她情绪低落至极,面上却并没有显露太多,只是一如往常的恭顺,推辞一番后谢过皇后娘娘坐下。    桑枝早就在屏风后面站着了,这会儿见着董鄂妃了无生机的模样,心中百味陈杂。皇后刚刚扶着董鄂妃坐好,桑枝按照计划出来给董鄂妃斟茶水。董鄂妃抬眼看她,只是眼波微动却未置一词。    偏在这时,回到主位的皇后道,“这桑枝原就是承乾宫的,以往本宫念着承乾宫里的人手脚麻利,这才要来使唤。如今姐姐身子不大好,本宫也无暇多去看望,便把这奴才还给承乾宫吧,望姐姐万勿推辞。”    承乾宫本来私下就受了苏麻喇姑指点,要把桑枝带回承乾宫,只是上次开口,皇后尚且不肯给,如今竟然主动送人回来——董鄂妃就是不用想,也知道其中必有猫腻。然而她不怕,她纵无争斗心,却也无惧怕心,皇后想做什么就让皇后来,她董鄂妃能凭一己之力做到后宫第一人的位子上,绝不是浪得虚名。何况苏麻喇姑的指点,董鄂妃不敢不听。谁都知道苏麻喇姑的身份,就算不是代表太后的旨意,只怕也差不远了。董鄂妃不能再得罪太后,就算她不在乎自己,她也不能不在乎福临,她不能再让福临为了自己与太后为难。她只剩下福临了……不,不止。    董鄂妃暗自沉沉叹气,再次起身谢过皇后,桑枝就站在了她的身边,而且没觉得有半点不妥。    她都没有意识到,这两年多以来,她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宫女们来来往往,都是习以为常。因而众人也就无非说些场面话奉承一番。至于私底下怎样议论皇贵妃失势就是另一回事儿了,比如桑枝自己就听过一种说法——那个桑枝啊,原来应该就是承乾宫安插过去的钉子,现在坤宁宫得势,皇后娘娘就特地把这个钉子当着董鄂妃的面□□扔回去,这就等于当众给了皇贵妃一巴掌,还是响亮的一巴掌呢。看来咱们的皇后娘娘也不是好相与的,咱们以后可得悠着点。    一万种猜测之中,唯有这一种是皇后和桑枝猜到的。桑枝问她,“现在回承乾宫,不知道别人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无非觉得我在打承乾宫的脸罢了。”皇后娘娘躺在床榻上,脑袋枕着桑枝双腿,却玩着桑枝的手指,“说不定能嚼出成千上百的舌根来,由她们去。宫里本来就是是非之地。”    桑枝心里却清楚,这种流传最广泛的猜测恰恰却是最荒谬可笑的。因为现在,她和皇后都要按兵不动,自然不能这样明目张胆的与承乾宫为难,这不是自己找不痛快惹皇上发作么?再者说,承乾宫和她们已经失去了敌对的资格,皇后现在根本不把承乾宫当敌人。甚至,从一开始皇后就知道,真正决定她和承乾宫敌对的力量根本不是承乾宫和坤宁宫的较量,而是皇贵妃惹恼了太后。她虽然身为中宫之主,但向来是太后一党,自然要跟着和承乾宫不动声色地明争暗斗。    桑枝却担心,“你说,皇上会不会来找你麻烦?”    皇后顿了顿,往她怀里靠了靠,“应该不会。皇上不太懂得后宫这些门道,他只知道后宫争宠,但对女人之间那些小动作是不屑一顾的,皇上的心里装的是天下。再者说,我把你送回去,面上来讲,于情于理都没有不合适的地方。也就只有女人聚集的后宫里,才会嚼烂舌根。”说着抱住了桑枝的腰,“我还不愿意呢。”    桑枝心中一软,疼惜不已,“我争取每天跟着皇贵妃来请安。”    皇后瓮声瓮气,“想的倒好,承乾宫有特权,想不来就不来。我要见不到你了。”    “都在宫里,怎么会见不到呢?”桑枝心里也不舍得,可终归还是要先安抚皇后娘娘。拒桑枝心里清楚,皇后娘娘不过就是花式任性撒娇,道理利害都一清二楚,但是架不资后娘娘就是要赖着闹别扭,桑枝也只好哄着。想来,总要有个人闹一闹,桑枝抿唇笑笑,要不是素勒先闹,只怕她自己也会抱着皇后娘娘大哭一顿,说皇后娘娘不要她了。    不过这种事也就是想想,桑枝做不出来。而且她清楚,这种情绪的发泄无非是不能合适的表达眷恋不舍之情而无理取闹。她倒是乐得安抚皇后娘娘,只有这样的皇后娘娘才让桑枝更加真切的感受到她们之间非同寻常的关系。    许久,皇后长叹一声,紧紧搂着桑枝的腰说,“你不许喜欢承乾宫。”    “不喜欢。”    “不许对董鄂妃好。”    “不对她好。”    “要时时想我。”    “现在就想了。”    惹得皇后娘娘噗哧一笑,却又叹气,“我也是。你还没走呢。”    桑枝抚摸着她的头发,低头亲吻她,“素勒……”多余的话也说不出来。桑枝心想,热恋期啊,刚确定关系啊,正该是头脑发热的时候啊,偏偏却要在这个时候分开,也必须分开——对这个时期的恋人来说,分开是多么残酷的事情。可她们别无选择,偷偷摸摸的感情见不得天日,为防露出端倪只好冷却处理。    简直没有比这更憋屈的事情。    然而到底还是去了承乾宫。    一路跟着皇贵妃走,桑枝甚至恨不能一步三回头。明知道身后那座宫殿里住着自己的爱人,她却不仅不能靠近,反而还要远离,让她如何不心头愤懑!可她不能回头,一次也不能。    待众人散去后,皇后娘娘独自坐在主位上,眼睁睁看着桑枝跟着董鄂妃离开,心里像被小刀细细的割着一样疼。她不愿意,根本不想让桑枝走。但是,却一句话挽留的话都不能说。    曲终人散,坤宁宫恢复了安静。皇后眼眶微红,低下头去,却一句心里话都没说,一点心事都没往外露。    蔡婉芸远远看着,却没看出丝毫端倪来。以为皇后只是累了,所以才低头喝茶。蔡嬷嬷心里想的却是,可把桑枝送走了,这算是新的一年里,对蔡嬷嬷来说最好的事情。蔡婉芸顿时心头明朗多了,觉得身上压着的那座大山,瞬间没了影子。    皇后默默饮茶,压住情绪后,轻声唤了句,“蔡嬷嬷。”    蔡嬷嬷赶紧上前,“皇后娘娘,老奴在。”    却没听到皇后娘娘说话,只见皇后娘娘面无表情地掀着杯盖,慢条斯理地问,“你来坤宁宫多久了?”    蔡婉芸不明所以,回答道,“回皇后娘娘,自从您进宫来,老奴就跟着您了,如今粗粗算来,也有五年了。”    “五年,”皇后娘娘缓缓抬起头,“这五年来,你对本宫的忠心,本宫倒是看得见。”    蔡婉芸心中一喜,忙道,“这都是老奴分内的事。”    话是这样说,皇后娘娘还是差遣宫女呈上了一袋银锭,“过年了,蔡嬷嬷你拿下去给大家分吧。”    至于怎么分,那就是蔡嬷嬷的事情了。蔡婉芸喜不自胜,就在这时,耳边却听到皇后娘娘不冷不热的说,“既然是坤宁宫的奴才,做好分内的事情自然有赏,不然——”    皇后娘娘没说完,蔡婉芸一僵,吓得浑身一抖,慌忙跪下表忠心。皇后娘娘却只是面无表情地听着,最后疲累的打发掉众人,独自百无聊赖地望着承乾宫的方向——    桑枝该到承乾宫了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中宫令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请叫我低调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请叫我低调君并收藏中宫令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