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中宫令GL > 119|春生

119|春生

作者:请叫我低调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正文在上面,从这开始是防盗章↓↓↓↓↓作者对盗文以及盗文读者都深恶痛绝,很多经常留言的正版读者id作者都会眼熟的。盗文读者还不快快【改邪归正】来晋、、江支持正版!不要偷盗的那么心安理得好嘛!没有君子不养艺人,一杯奶茶就够看大半本书了,能尊重下作者的心血不贪这点小便宜吗?如果觉得不值得花钱,那劳驾移开尊眼别看,一边看盗文一边给自己找理由,真的好吗================

    除夕一大早,她们先去检查张挂的春联有没有问题。蓝边镶红条的白绢上写的全是满文,乍一看倒像是做白事。桑枝暗自想,满人风俗还真是迥异。除夕前后,宫中规矩虽紧,但对宫女们大有赏赐。也由着她们乐呵乐呵,所以三三两两一同做事的免不了兴奋地多说几句闲话。

    承乾宫的皇贵妃娘娘,一大早就去给皇后娘娘请安。除夕夜是一年中唯一一次宫中帝后妃嫔团聚的日子,皇帝与皇太后、皇后、妃嫔们在太和殿共进早膳,因为不是正式的除夕大宴,所以早膳花样只有十品到二十品。除夕团圆年饭要于申正举行,实际上,在中午十二点就开始摆桌布菜了。晚宴则摆在乾清宫,据说要上齐108样菜式,表示来年吉祥如意。家宴结束后,就到了清廷贵族观看满族传统节庆节目跳莽势。

    这时锣鼓喧天,热闹非凡,已到酉时。

    桑枝到底被节日氛围感染,心里畅快许多。宫女们基本年纪不大,多是十三四岁的年纪,本该是无忧无虑的少女天真,然而在此宫中却让她们个个早失本性。也唯有过年这时候稍得放松,有些少女模样。

    眼见着夜幕来临,宫里仍是一片通火通明热火朝天。除夕夜也许是一年到头唯一一次宵禁很松的日子,人人都怀着对来年的美好期待,整个宫殿都变得温馨起来。桑枝没想到自己一下也会收到不少礼物,她怔了怔,顿时心生窘迫。这个除夕,她一共只备了两件礼物,一个给素勒,另一个给绿莺,别的人都没在她的预算里。想来想去,她急中生智也只好临时抱佛脚,给每个人拿红绳串了一枚铜钱,美其名曰“钱串子”,祝宫女们财源滚滚来。宫女们没听过,一时都大感新鲜,竟当成什么好东西对桑枝十分感激。桑枝心里直冒冷汗,越发不好意思。

    桐儿道,“桑枝,我们去看莽式舞吧!还能看到许多达官贵人呢!皇上,皇太后,皇后和皇贵妃都在,以往可是见不着的。”

    九折十八式的莽势舞正如火如荼,桑枝听着热闹的声音,并没有要去围观的意思,“我们又进不去,外面这么冷,不如在储秀宫待着。”

    桐儿可不干,“在这里待着有什么意思!”她见桑枝确实没有动身的意思,便邀了别的小宫女一块偷偷溜出去。没想到莽式舞对她们的吸引力这么大,转眼的功夫,储秀宫就剩下桑枝一个人。桑枝哭笑不得,自己待在炭火不足的储秀宫也很冷好吗!不得已,她起身跺跺脚,暖和身子。然而储秀宫实在太大了,她自己一个人总觉得冷清,天寒地冻的,倒不如出去走走,就当赏景好了。

    耳边仍旧是若隐若现的歌舞乐声,桑枝漫无目的地走,不知不觉竟然朝着永寿宫方向而去。储秀宫距离永寿宫只隔着一个翊坤宫,旁边就是居于整座故宫正中的坤宁宫、交泰殿和乾清宫,只不过桑枝等人平日里待在储秀宫的时间不多,每日天没亮便要起身赶到承乾宫,晚上再回来就寝。而且紫禁城中轴线上的这些个宫殿,一般都严禁宫人轻易出入,桑枝她们对这三座宫殿都极为陌生,只知道那是皇上和皇后宫里的人才能进出的。

    夜色愈发深沉,冬日寒风冷冽,桑枝虽然走动出了些微汗,但刺骨的寒风一吹,让她冷热交加十分不适。已是戌时三刻,舞乐声渐渐弱下去。桑枝才想起,亥时就要宵禁。她急急移步往回走,还没到隆福门,忽然看到前方銮驾,唬地桑枝连忙躲了起来——

    随即又哭笑不得。正常宫女见到銮驾只要低头跪下,等銮驾过去就可以了。可她自己倒好,第一念头竟然是躲起来!她完全没有立刻跪下的意识,一时没缓过神就躲在隆福门旁边的石狮子后面。得亏是夜里,看不甚分明,她自己又身形纤瘦,不然被人发现治她个大不敬之罪都是轻的,只怕要把她当成心怀不轨的刺客当场赐死。

    眼见着銮驾越来越近,桑枝心里暗骂自己糊涂,直接跪下不就好了!她大气不敢出,不知道这銮驾是永寿宫的还是坤宁宫的。正想着,銮驾在隆福门停下了。

    桑枝顿时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不会这么倒霉吧!”好死不死来的是皇后?要是永寿宫的,等过去后她就算躲过一劫。可换成坤宁宫的,就会在隆福门停銮驾,从此门步入坤宁宫。桑枝哭死的心都有了,除非皇后身边的人都是瞎子,不然怎么才能不发现自己啊!她提心吊胆,还是默默伏跪在石狮子一侧,悄悄往外挪点位置,假装不是躲起来的样子,头也不敢抬。

    果然,余光瞥见銮驾刚停稳,蔡宛芸就质问道,“哪宫的?”

    “回姑姑,奴婢……承乾宫。”

    蔡宛芸皱眉,“承乾宫的,到隆福门干什么?”

    “回姑姑,”桑枝浑身冒冷汗,“夜深,看不清路,奴婢摸错了方向。”

    这倒是没错,紫禁城太大了,迷路是很常见的。尤其是承乾宫几乎正对着坤宁宫,和隆福门相对的景和门就是皇帝常去承乾宫经过的地方。只不过,景和门和隆福门一左一右,承乾宫也和翊坤宫之间隔着紫禁城里最威严的三座宫殿——坤宁宫、交泰殿和乾清宫。

    “迷路?”蔡宛芸声音发冷,“抬起头来。”

    桑枝欲哭无泪,却不敢不照做。

    蔡宛芸一看,“原来是你。”眼神里满是不屑。

    桑枝咬唇,“见过姑姑。”

    蔡宛芸冷哼一声,转而对銮驾里的皇后道,“启禀皇后娘娘,这个小宫女我见过,原来在辛者库的时候就很迷糊,后来分去了承乾宫。惊扰凤驾罪不容恕,奴婢这就好好责罚她。”

    桑枝心里一抖,叫苦不迭。向来永寿宫和坤宁宫的宫人都和承乾宫看不对眼,这下自己落到蔡宛芸手里,只怕不死也得掉层皮。

    她正心惊肉跳,冷汗直流,忽然见被遮挡在銮驾里的皇后娘娘伸出手,招过旁边的小宫女,低声嘱咐着什么,便听小宫女道,“姑姑,皇后娘娘口谕,不知者无罪,况今夜是除夕,不宜动干戈。”

    蔡宛芸愣了愣,动动唇,却也没敢反驳,“是。”便高声道,“恭迎皇后娘娘回宫!”

    桑枝伏跪在地,不敢再有丝毫动作,余光便看见蔡宛芸扶着皇后娘娘进了隆福门。从她的角度,不过只看见盛装华服的下摆而已,眼前是一堆宫人花盆底旗鞋不急不缓地踩过去。

    从承乾宫到坤宁宫的路变得又长又短。桑枝揣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被兰秀钳制着双手押到坤宁宫门外,绿莺赶紧进去通报。不一会儿出来低声道,“秀姑姑,把人带到院子里。”

    大雪纷纷。桑枝刚在坤宁宫正殿前站定,就被兰秀一脚踹在膝关节,霎时“扑通”一声重重跪在地上,哪怕地面上已经铺了一层薄雪,桑枝也明显感觉到膝盖重创地面撞到骨头的疼痛。

    以她的地位根本不配进坤宁宫正殿,跪在院子里时,兰秀从绿莺手里接过鞭子来,“刷”一声抽在桑枝身上。那刺拉拉抽破皮肉的痛让桑枝没防备痛呼出声,“啊!”

    然而就在此时,兰秀的第二鞭又下来了。

    刷——

    刷——

    一鞭又一鞭,鞭鞭抽进皮肉里,桑枝后背像是被鞭子撕裂一样,火辣辣疼。又有雪花落在血染的衣衫上,融化进伤口里,桑枝却觉得那冰寒好似渗进骨子里,让她不寒而栗,甚至压不住痛苦地闷哼。她吃痛得紧,一时完全忘记找素勒的事情。甚至,一鞭一鞭下来,桑枝终于忍不住哀求,“别打了……”即使她明明知道,这种时候最好的选择是闭上嘴。可理智终究没能抵过皮肉之苦,明知道求也无用,她到底还是开口请求。

    果然兰秀视若罔闻,鞭子下得越发狠了。桑枝额上青筋直跳,背上好像渐渐变得没有太大感觉,身子似乎不再是自己的。她只觉得浑身泛冷,冷地昏昏欲睡,精疲力尽地几乎失去意识。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那个牵念许久的声音,确实桑枝从未听过的冰冷,“住手。”

    不急不燥,缓缓地吐出这两个字,出现在坤宁宫正殿门口的皇后娘娘才轻描淡写地扫了双膝跪地,大半个身子都伏在雪地里的桑枝。

    桑枝双眼朦胧,快要昏迷之际终于看到了她,却觉得眼眶一热,“真的是你……”喃喃的声音,没有任何人听到。实际上,她已经没有力气发出声音了。

    那一眼,似是释然又似是痛惜,却没有惊讶。素勒却不敢看这人。倒在雪地里,青丝凌乱血肉模糊的桑枝,让她心上猛地一抽。可她神情却没有半点异样,只极其平淡地道,“姐姐这是做什么,大年初一就在坤宁宫将人打成这样,意思是要让坤宁宫见血吗?”

    董鄂氏心头一紧,连忙道,“臣妾不敢!既然是臣妾宫里的人没规矩,臣妾理当请罪。”

    素勒冷淡道,“姐姐哪里话。原也没冲撞到,本宫的人只是随口一说,姐姐如今这样劳师动众,大过年的惊动整个后宫,不知道是为哪般。”

    “皇后娘娘身为一国之母,威仪岂能有损。娘娘的事情便没有小事,坤宁宫的威严,承乾宫不敢冒犯。”董鄂氏欠身行礼,处处周到,倒无可挑剔。

    只是,她这番举动虽然将承乾宫的名声保住了,却连累了皇后。

    不知道哪个眼尖好奉承的宫人,见坤宁宫里闹出事儿来,就一溜小跑去跟皇帝打小报告去了。

    所以听到外面传来“皇上驾到”的声音时,素勒并无惊讶。甚至看到皇帝阴沉着脸以及一脸嫌恶地恨不能将她立刻逐出宫去的表情,素勒也毫无意外。自打皇贵妃跪在她面前起,她就知道,皇帝一定又会来找茬。

    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顺治帝加快步子,几步走到董鄂氏身边把人拢入怀中,责怪道,“天寒气冷,你向来身子弱,还跑出来干什么。让你好好养着,你把朕的话当耳旁风?”

    董鄂氏稍微挣了挣没有挣开,还被顺治帝瞪了一眼,只是眼中并无怪意,她顿时心里又暖又无奈,只好低声恳求道,“皇上……”

    顺治帝反倒紧了紧搂着人的右手,“不听话,朕可得罚你。”

    董鄂氏心知不能当面违逆皇帝的话,霎时薄面红了个透,垂首轻声道,“臣妾知罪,听凭皇上责罚。”

    “朕罚你禁足三月。”

    “皇上!”董鄂氏很惊讶,抬头看顺治帝时却看到皇帝眼中恶作剧的笑意,“朕罚你,三月之内,雪天不许出门,雨天不许出门,大风天不许出门。爱妃,你可认罚?”

    “……”董鄂氏哑口无言,又岂不知皇帝明罚暗宠,心里也是又甜又苦,却哪还能说旁的话,只得应道,“臣妾遵命。”

    顺治帝这才高兴了,却似乎已经忘了这是在坤宁宫,就要拉着董鄂氏进内殿。亏得董鄂妃极为尴尬地拉住他衣袖,“皇上,皇后娘娘……”

    顺治帝这才目光不耐烦地掠过素勒,瞬间换了声音,冷冷道,“皇后这里出什么事了?”

    素勒早已经低眉顺眼地守在一旁,听皇帝这样问,愈发恭谨道,“回皇上,有些小事。”

    “小事就自己处理,”顺治帝提高声音,斥责道,“不要什么事情都找皇贵妃。好歹你也是皇后,后宫大事让皇贵妃劳心劳力帮你打理就算了,一点点小事还要找皇贵妃,那朕要你这个皇后何用!”

    这话说的可不是一般的重,整个坤宁宫听到这话的人顿时吓得战战兢兢面色灰白。唯有素勒面无异色,安静地跪了下去,“是臣妾办事不利。”

    董鄂氏听见这话心里一抖,急忙跪倒在地,“皇上,是臣妾管教无方,承乾宫的宫女冲撞了皇后娘娘,臣妾这才带人来向皇后请罪。”

    她话还没说完,顺治帝已经顺手捞住她不让下跪,“说话就说话,下跪做什么!”

    可旁边,坤宁宫的皇后娘娘已经默默跪着了。

    董鄂氏不顾顺治的劝阻,固执地跪下,“皇后娘娘尚且跪着,岂有中宫下跪,臣妾不跪的道理!”

    顺治有点生气,“皇后是皇后,你是你。朕不让你跪!”

    董鄂氏低着头,只作听不见。

    顺治道,“起来。”

    “皇后娘娘不起,臣妾于情于理,都不该也不敢起。”董鄂氏抿紧薄唇,仍是垂首跪着。

    “你!”顺治生了恼意,又见董鄂氏单薄的身子有些发抖,顿时心里一软,对素勒没好气地呵斥道,“还跪着干什么!朕让你跪了吗!”

    素勒暗自握了握拳,咬紧牙关敛去情绪,眉目却越发温顺,又静静地在宫女扶持下站了起来。

    顺治这才缓缓声音,对董鄂氏道,“还不起来?”

    董鄂氏这才起身,第一时间就去看素勒,“皇后娘娘可安好?”

    “你先关心你自己!”顺治一把拉过她,“真拿你没办法。”

    董鄂妃不由地心内暗叹,既无奈又尴尬。

    素勒的目光却看向昏倒在院落雪地里的桑枝,她终于压着有些哑的声音道,“那宫女的事情,姐姐不要放在心上。”

    顺治顺眼一扫,“承乾宫的?”

    董鄂氏道,“是,是臣妾管教无方。”

    “冲撞到皇后了?朕看皇后不好好的?”顺治皱眉,不耐烦道,“别动不动就动刑,大过年的把人打得见血,皇后你就是这样管理后宫的?”

    素勒动动唇,还没说话,董鄂氏急忙道,“是臣妾下得令。”顿了顿,缓声道,“承乾宫蒙皇上恩宠,规矩半点不能错,何况重装皇后。”

    “也是。”哪料顺治立刻就改口,“规矩不能不立,赏罚分明才是用人之道。爱妃做的对!”

    一语毕,董鄂氏动动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整个坤宁宫的人虽然早就知道皇上独宠承乾宫,但绝没想到会这么宠。这一样事两样办,真是千古没见着这样随意的帝王了。

    素勒眸子低垂,悄无声息地在一旁站着,不言不语。

    顺治又道,“这么冷的天,爱妃还是早些回宫的好。”就拉着董鄂氏往外走,董鄂氏连忙给素勒施礼告辞,素勒还礼罢,便看着顺治把自己身上的大氅披到董鄂氏身上,路过院中时说,“把这小宫女也带回去。冲撞皇后又不是什么大事,承乾宫里的冲撞了朕都不要紧,爱妃还特地大冷天地来请罪。”那荣宠不言而喻,两人銮驾断断续续离开坤宁宫。

    雪渐渐停了。院子里的桑枝身上已经覆盖了些雪花,素勒望着她被人拖起来,背后一片血迹,一时怔怔的。

    直到院子里只剩下坤宁宫的人,素勒才松开紧握着的手心,那里面已经被她自己掐的痕迹斑斑。

    惨淡的日头高挂在半空,素勒单薄的身子站在门口,望着这巍峨的宫殿出神。

    宫殿呵,一座套一座,呈重重合围之势,就像一座巨大的牢笼。素勒娇小的身形在这巍峨之中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一旁蔡宛芸心内叹息,取过大氅走到她身边,轻声道,“娘娘,外面冷。”

    素勒扫一眼她手中金丝穿线绫罗织就的华丽宫衣,轻轻地抚摸上去。那丝滑沁凉的金线熨帖在她指尖,好似一根根锋利的针刺进她心口。那工艺精湛的华服好像变成一张大网,要把她吞噬捆缚。她指尖一抖,猛地推开蔡宛芸,“不要!”

    “娘娘!”蔡宛芸吓了一跳,就看见小皇后步履有些乱的急急奔往寝殿,像一只无路可走惊惶逃窜的幼鸟。蔡宛芸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不知道皇后娘娘出了什么事,也不敢声张,只得快步跟上去。

    可素勒刚到寝宫内间就停了下来,稳稳地站定不动,平淡地道,“下去吧。”

    “娘娘……”蔡宛芸还放心不下,素勒淡淡道,“本宫没事,只是有点累。晚膳还要去给太后请安,本宫要休息会儿。”她顿了顿,“你们都下去,任何人都不准进来。”

    蔡宛芸欲言又止,可主子的话她也不敢反驳,只得咽下心头不安,低头道,“是,奴婢遵命。”

    很快,偌大的坤宁宫只剩下素勒一个人。空旷的,了无生气的,繁华的宫殿里,只有她孤独的身影,小小的,那么不堪一击的倒了下去。

    她颓然坐在地上,茫然地望着这一切,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坚持什么。她稀罕这个皇后之位吗?不!她更想在草原上骑马,在一望无际的穹天绿野里纵横。她想念科尔沁草原,更想念在额吉身边的日子。她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开怀大笑过了。当初在草原上欢快明丽的小女孩真的是她吗?素勒觉得,那个放肆欢笑的小姑娘好像一场不真实的梦。她已经忘记了快乐和放肆的滋味。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困在这个冷冰冰的地方,欺辱、责难、冰冷,没有人真心对她笑,没有人真心跟她说说话。这是不是很可怕?

    不,素勒闭上眼睛,逼回眼眶里绝望的泪水,惨然一笑。那可怕吗?不。比那更可怕的是,她不知道这种日子何时是尽头。

    如果要废后,那就拿出皇帝的气魄来,斩钉截铁地得废除她这个并不想在后位上苟延残喘的皇后啊!素勒喉间微动,吞下哽咽,眸子却是一片死寂。可偏偏他又不敢,不敢跟太后撕破脸。可是,谁敢呢?素勒自嘲地笑笑,皇上不敢,难道她自己就敢了吗?太皇太后气势慑人,一句话便能决定整个家族的生死荣辱,素勒对老人家除了顺从,还是顺从。顺从皇帝,顺从太后,顺从整个科尔沁家族对她的期许,顺从这大清天下对她的瞩目与束缚。皇帝没有选择,不敢反抗,她自己又何尝不是?

    只是这日子实在……了无生趣。

    素勒神情一片漠然,目光不经意一扫,却发现被她放在枕边的那匹小马玩偶。做工粗糙又廉价的小玩意儿,却让素勒眼神一顿,眸中渐渐多出些温度。

    “桑枝。”素勒心里软软的,唇角不经意露出些笑意。然而片刻功夫眉头却又拢起来,不由得心里一紧,“她知道了。”知道自己是什么人的桑枝,桑枝还能像以前那样待自己吗?

    毕竟——素勒抿紧薄唇,心里一片苦涩,毕竟尊卑有别,而坤宁宫又那么不受待见。她想,桑枝说得对,人人都想留在承乾宫。谁会愿意待在这个坤宁宫呢?便是素勒自己,也宁可经常跑去清净的永寿宫,陪陪废后。至少永寿宫没有那么多龃龉龌龊和人情冷暖,永寿宫里常年不会有人去,毕竟静妃是被皇上厌弃的人,谁愿意跟她沾上关系呢。素勒觉得自己比不上静妃,静妃是个多么纵性的人,哪怕跟皇上也是三言两语不和就直接吵起来,就连太皇太后也拿她没办法。所以当初皇上废后的时候,太皇太后见他态度坚决也就没有十分执意的阻止,因为连太后也不是很能降服住烈性又倔强的静妃。这宫里容不下静妃那种嫉恶如仇不肯弯腰的人。可现在换成了一个好拿捏的自己,反倒两头都要委曲求全。

    可是,素勒到底不是静妃。她做不到静妃那么性烈如火爱憎分明。她委曲一次,便会委曲第二次第三次。不是人人都有静妃那样的勇气,也不是人人都能有静妃那样的运气,即便皇帝废了孟古青的后位,但是在皇帝心里,只怕属于孟古青的位子连董鄂妃都无法动摇。因为静妃是那样鲜明的一个人儿啊,时刻都有为爱赴死的决绝。可她,博尔济吉特·素勒,甚至连爱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更别提赴死了。她心性向来恬淡,便做不得第二个孟古青。何况,她也没办法像静妃那样决然自私,只顾自己全不管身后的家族。

    一切的路,都是命中注定没有选择。素勒垂眸,起身走向凤榻,握住那匹小马躺下来。也许,在梦里,她还能在月光下,在草原里,纵马扬鞭自由驰骋。

    &

    桑枝回到储秀宫就一直发烧,背上鞭伤难愈,又在雪地里受寒,她虽然没彻底昏过去,但一直迷迷糊糊神志不清。过了五六天才渐渐醒转,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守在她床边的绿莺。

    可她脑子里有一瞬的空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怔怔的望着绿莺半晌,桑枝才彻底找回神智。

    噢,还是在这里。并不是一场梦。

    目光转到绿莺身上,桑枝心里一暖,十分感激。便在这时绿莺睁开眼睛,“桑枝!你醒啦!”.

    “嗯。”桑枝面带笑意,“这些天一直是你在照顾我?”

    绿莺叹道,“是啊,除了我还能有谁啊。”

    桑枝忍着痛意调笑道,“让娘娘身边的绿莺姑娘守着照顾这么些天,只怕我已经声名远播了吧。”

    “你倒真是声名远播,不过不是因为我。”绿莺摇摇头,“这几天,宫里快闹翻天了。”

    桑枝听着奇怪,“发生什么事情?”

    绿莺看她一眼,“天冷寒气重,太皇太后凤体抱恙,皇贵妃娘娘日夜侍奉,倒让我们这些宫人得了闲。”

    “这不是好事吗?”桑枝不解道,“皇贵妃娘娘伺候太后,你们也好歇口气。”

    绿莺摇摇头,“要只是这样倒好了,只是呀,闹得不是承乾宫,而是坤宁宫。”

    桑枝心里猛地一跳,“坤宁宫?!”

    “对,”绿莺放低声音,“看样子这次,皇上是下定决心要废后了!”又道,“今儿早朝皇上刚刚下的旨意,停中宫笺表,皇后娘娘现在一点权力都没啦。”中宫笺表,如同皇帝诏书,是皇后统摄六宫特有的权利,由皇后口述,代诏女官笔录,加皇后宝册凤印,是一项极大的权利。笺表一出,虽圣旨也不可以轻易反驳,可以制约妃嫔皇子们。皇帝停止中宫笺表,就等于中止皇后职权。“对,”绿莺放低声音,“看样子这次,皇上是下定决心要废后了!”又道,“今儿早朝皇上刚刚下的旨意,停中宫笺表,皇后娘娘现在一点权力都没啦。”中宫笺表,如同皇帝诏书,是皇后统摄六宫特有的权利,由皇后口述,代诏女官笔录,加皇后宝册凤印,是一项极大的权利。笺表一出,虽圣旨也不可以轻易反驳,可以制约妃嫔皇子们。皇帝停止中宫笺表,就等于中止皇后职权。

    “什么!”桑枝猛地起身,“为什么!”

    “圣旨上的意思是,因为皇后娘娘品德有失,伺候太皇太后不如咱们皇贵妃娘娘尽心。”绿莺轻描淡写,语气平平。

    桑枝却恨的咬碎后牙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太后是皇后在后宫最大的靠山,就算皇上不尽心,皇后也不可能不尽心。皇上就连这个废后的借口都这么敷衍!她徒有一腔愤懑,却无可奈何,只忧心忡忡,“那皇后呢?”

    “被软禁在坤宁宫了。”对皇后的软禁,才是真软禁。

    桑枝心绪难平,遥望着坤宁宫的方向,暗自焦急。“素勒……”她心里默默念着这个名字,“等我。”

    ==================================讨厌盗文网站也讨厌盗文读者,觉得盗文好恶心。看见盗文就不开心。写文的乐趣以及和正版读者玩耍的乐趣,都被盗文扫兴了。喂,看盗文的你们,知道你们在被讨厌吗?小可怜们,都不想让你们做这篇文的读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中宫令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请叫我低调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请叫我低调君并收藏中宫令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