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中宫令GL > 122|圈套

122|圈套

作者:请叫我低调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正文在上面,从这开始是防盗章↓↓↓↓↓作者对盗文以及盗文读者都深恶痛绝,很多经常留言的正版读者id作者都会眼熟的。盗文读者还不快快【改邪归正】来晋、、江支持正版!不要偷盗的那么心安理得好嘛!没有君子不养艺人,一杯奶茶就够看大半本书了,能尊重下作者的心血不贪这点小便宜吗?如果觉得不值得花钱,那劳驾移开尊眼别看,一边看盗文一边给自己找理由,真的好吗================

    桑枝一路惴惴不安。及至快到永寿宫门口,远远看见那两个守门的小太监,她不禁左右环顾,似是盼着见到素勒。

    不为别的,桑枝觉得自己欠了她一句谢谢。到底,素勒于自己算是有救命之恩。然而看了一圈,也没看到除她自己之外有旁人。桑枝心里有些失落。她敛去情绪,壮着胆子走上前去。两个小太监已经认得她了,连忙笑道,“桑枝姑娘。”

    “两位公公好。”桑枝握紧手里的炭筐,笑道,“不知道两位公公能不能帮个小忙?”

    那两个小太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意味深长得笑笑,“桑枝姑娘请说。”

    桑枝如何看不懂他们的眼神,便不着痕迹地朝两人手里各塞了几两碎银,“麻烦你们抽个身,帮我把这筐炭块送到宫里。”

    “嗯……”两个小太监分别掂了掂银子,有些不满。

    桑枝连忙说,“两位公公见谅,我刚去承乾宫不久,一个月月钱只有五两银子,着实……”她讪讪的,“捉襟见肘。”

    那两个公公却忽然警醒的看向她,“捉什么见肘子?”

    桑枝愣了愣,试探地说,“捉襟见肘?”见两个太监仍然茫然的神色,桑枝心里一咯噔。糟糕!她忘记了,宫里的太监宫女多半是不识字的。太监还有可能蒙主子恩赐,跟着学认几个字,可宫女是决不许识字的。除非是秀女出身,本就能识文断字。但通常秀女不会成为宫女,即便转为宫女也很快就会擢升为女官。

    但她积年积累的习惯,岂是说改就改的?桑枝额上沁出冷汗来,连忙笑道,“我是说,没几个钱,全捉来攒在一起都买不了肘子。”

    说完就觉得牙疼。还没等小太监回应,桑枝就听到身后扑哧一声笑,她转头一看,“素勒!”

    不知道素勒从哪儿跑出来的。桑枝又惊又喜,然而素勒却眸光闪动,打量着她。桑枝脸色僵了僵,她不知道刚刚那些话素勒听去了多少。

    两个小太监这才说,“在宫里哪用你买肘子,吃食都是御膳房定的。”

    “是是是,公公说的是。”桑枝十分尴尬,却要作出不在意的模样来,“还请两位公公帮个忙。”

    素勒按住她的手,“公公岂可擅离职守,你既来了,又何须劳烦旁人?难不成日后你每次来,都要托他们不成?”不容桑枝反驳,素勒就拉着她的手径直走了进去。

    踏进门槛的时候,桑枝就身子一抖。素勒扫她一眼,桑枝连忙拉住她,“素勒!我可不敢再去了。”

    素勒顿了顿,“那就放这儿吧。”她夺过桑枝手中的炭筐,“陪我说说话。”桑枝便被她拉着到了院落东南的井亭,八角顶覆黄琉璃瓦,是现代常见的仿造亭子样式。永寿宫是“日”字形二进院,前院常常是空着的,静妃和宫人都住在后院,所以她有些不放心刚刚被素勒随意扔在前院台阶上的炭筐。

    桑枝不时回头看炭筐,素勒忍俊不禁,“不放心你就拿过来好了。”桑枝犹豫了下,真要去拿时,素勒又拉住了她,“这里没人,你还真去啊。”

    “……”桑枝无奈,“素勒,我只是送炭的。”

    素勒神情淡了淡,“捉襟见肘。”

    桑枝心头一紧,打哈哈道,“哈哈主要是这井亭太冷了。”她偷偷打量素勒表情,却见素勒勾唇,饶有趣味地盯着她,“你识字?”

    桑枝连忙摇头。

    素勒也不再多问,只自顾说,“永寿宫冷清虽冷清,但也清净。”

    桑枝拿不准她的意图,不敢接话。素勒看她一眼,“桑枝,你今日倒是安分。那次见我,还让我称你声姐姐呢。”

    “这……”桑枝咬唇,低声道,“你看起来就比我小,按我家乡的规矩,是该称一声姐姐。”

    素勒很感兴趣,“你的家乡?在哪儿?都有什么规矩?”

    “我的家乡啊,”桑枝不由得望向了天空,“我的家乡离这儿很远,规矩都是好规矩。只是,再也回不去了。”

    素勒沉默了下,“你还可以等宫女放出宫,有个盼头。”

    桑枝不置可否,轻声说,“一看肠一断,好去莫回头。”何况,恐怕再也回不去了。素勒抬头看她,“桑枝,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我是独女。”桑枝有些倦意,见到素勒的时候她总觉得有些疲于伪装。兴许是知道素勒自己也带着伪装,她们都有各自的秘密。她转头看素勒,“你呢?你家在哪儿?”

    “我?”素勒愣了愣,竟然露出了略显兴奋的笑容,“我家在科……在草原上。草原,你知道吗?”

    桑枝见她神情愉悦,也跟着轻快了些,“知道啊。我以前也去过呢。”

    素勒就露出留恋的神色来,“在草原上,我的马术可是数得上的!”

    “真的?”桑枝惊讶地打量她,“真看不出来,你这么小小的还会骑马?”

    素勒不悦,“当然!”

    “你什么时候进宫的啊?”

    “十三岁那年。嗯,我在宫里,三年了。你呢?”

    “我啊,我……嘿嘿,”桑枝对她眨眨眼,“我说了你敢信。”

    素勒惊奇,“你说说看。”

    “据说我应该进宫两年了,好像是十七岁那年赶上最后一批。但不巧的是,我前阵子生病,把脑袋烧坏了,所以只记得这半年的事情。”

    素勒果然嫌弃起来,“把脑袋烧坏了?”

    桑枝点头。

    “你家里有人教你读书吗?”

    桑枝没想到她还是绕到这个问题上,想了想才说,“我跟着别人学了点,勉强认得几个字。”桑枝问,“你十三岁就进宫了,那你难道十三岁以前就会骑马吗?”

    素勒有些得意之色,“我家的人,自出生就会骑马!”

    “真厉害。”桑枝由衷感叹。

    素勒就开心地笑了起来。她眉眼弯弯,原本端庄之色竟被这少女笑靥掩盖了去,显出几分俏皮得意来。

    桑枝被她感染,叹一声,“你今年才十六岁啊,我都……十九了。”素勒不端架子时,着实明媚可人,有几分稚气未脱的模样,桑枝心生怜惜便伸手搂住了她,笑道,“合该叫我声姐姐。”

    素勒身子一僵,但看桑枝眼神带着揶揄,她哼了声,却也没挣脱开来。

    两人就在这空无一人的永寿宫前院闲聊着,不知不觉日头落山,桑枝叹气,“时间过得真快,我该回去了。”

    素勒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下去,“承乾宫啊……”

    “素勒,笑一笑嘛!”桑枝捧着她的脸,“你笑起来特别好看。”

    素勒微微翘了唇角,“桑枝,你真不像宫女。”

    桑枝顿了顿,“你也不像。”

    她们相视一笑,都没有再多说。这宫殿里有太多的身份和伪装,她们不必深究。至少,眼下两人心无芥蒂。她们能给彼此带来欢乐,在这看不见希望的深宫里,能有一个人让自己不必有太多伪装,已是大幸。

    没有身份之别,地位之差,素勒是桑枝这一刻唯一的朋友。

    可对于博尔济吉特·素勒来说,桑枝于她,是否称得上“朋友”二字呢?她只是……太寂寞了。

    蔡宛芸漠然看一眼昏倒在地的桑枝,“既然如此不中用,那就好好在掖庭待着学规矩吧。”就自行带了其他人离开。

    桑枝无论如何没想到,自己竟然因祸得福,这顿闷棍吃的亏是不亏?她口中腥甜,醒来时才发现自己冷冷清清一个人。便不由一声轻叹,要是绿莺在就好了。修养了几日,待身上好些能走动时,便又有堆积如山的杂活要做。宜春和其他宫女还是不大愿意靠近她,觉得她晦气。她也无所谓,本来跟这些少女也没有什么话可说,无非听她们聊些八卦。

    “桑枝,掌事找你。”周成一脸不耐,传话时眼神却不似以往那样厌恶,竟有几分闪躲。桑枝不明所以。宜春在一旁看着,小声说了句,“怕不是又犯了什么忌讳。”自从桑枝要去坤宁宫之后,她身上就被宫女们贴了一个大写的“衰”字,好像她做什么事都不好似的。

    可桑枝看着周成神色,却觉得事情可能并没有那么简单。周成最是势利眼,却不敢那么明目张胆的厌恶自己……桑枝觉得,这次兴许是好事。虽然这样想,可心里还是忐忑。

    到了李应荣房间,桑枝不敢妄动,“见过掌事。”

    “嗯。”李应荣淡淡扫她一眼,“知道上次,我为什么要重责你吗?”

    “回掌事,是桑枝不守规矩,犯了忌讳。”桑枝眼观鼻鼻观心,一副规矩的模样。

    李应荣细细打量她,“我本来觉得,你这半年长进不小,谁知道你是块扶不上墙的烂泥。你当自己是谁家养的贵族小姐,膝盖上藏了黄金跪不下去?”李应荣厉声道,“学了这两年的规矩,还敢胡乱看人眼睛,要不是绿莺百般恳求,我早将你打发了。”她们相视一笑,都没有再多说。这宫殿里有太多的身份和伪装,她们不必深究。至少,眼下两人心无芥蒂。她们能给彼此带来欢乐,在这看不见希望的深宫里,能有一个人让自己不必有太多伪装,已是大幸。

    没有身份之别,地位之差,素勒是桑枝这一刻唯一的朋友。

    可对于博尔济吉特·素勒来说,桑枝于她,是否称得上“朋友”二字呢?她只是……太寂寞了。

    蔡宛芸漠然看一眼昏倒在地的桑枝,“既然如此不中用,那就好好在掖庭待着学规矩吧。”就自行带了其他人离开。

    桑枝无论如何没想到,自己竟然因祸得福,这顿闷棍吃的亏是不亏?她口中腥甜,醒来时才发现自己冷冷清清一个人。便不由一声轻叹,要是绿莺在就好了。修养了几日,待身上好些能走动时,便又有堆积如山的杂活要做。宜春和其他宫女还是不大愿意靠近她,觉得她晦气。她也无所谓,本来跟这些少女也没有什么话可说,无非听她们聊些八卦。

    ==================================讨厌盗文网站也讨厌盗文读者,觉得盗文好恶心。看见盗文就不开心。写文的乐趣以及和正版读者玩耍的乐趣,都被盗文扫兴了。喂,看盗文的你们,知道你们在被讨厌吗?小可怜们,都不想让你们做这篇文的读者。==============

    ==================================讨厌盗文网站也讨厌盗文读者,觉得盗文好恶心。看见盗文就不开心。写文的乐趣以及和正版读者玩耍的乐趣,都被盗文扫兴了。喂,看盗文的你们,知道你们在被讨厌吗?小可怜们,都不想让你们做这篇文的读者。==============

    盗文读者闭嘴,看见就烦。盗文读者闭嘴,看见就烦。盗文读者闭嘴,看见就烦。盗文读者闭嘴,看见就烦。盗文读者闭嘴,看见就烦。盗文读者闭嘴,看见就烦。盗文读者闭嘴,看见就烦。盗文读者闭嘴,看见就烦。盗文读者闭嘴,看见就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中宫令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请叫我低调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请叫我低调君并收藏中宫令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