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中宫令GL > 130|种花

130|种花

作者:请叫我低调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永寿宫这阵子都很忙。初春时节,正是耕作的好时机。

    静妃娘娘最近对种花抱有很大热忱,尤其身边有个会种花的四喜陪着,静妃娘娘才发现,原来种花还有这么多门道。她想,过去的日子啊,确实是太无所事事了。身为主子,不管是曾经的皇后,还是身处现如今的静妃之位,都像宫里几乎所有妃子一样,除了讨好皇帝之外别无他事。她什么都不需要做,也什么都不愿意去愁,日子变得像蚕蛹,一天接一天的裹起来,裹得密不透风,让她终于被作茧自缚被困在狭隘的深宫内苑里。她的人生百无聊赖,幸好身边有个锦绣忠心相伴。她唯一的乐趣就寄托在了锦绣身上,仿佛是种惯性,她让锦绣代替原来的皇帝成为她的全部。

    她不知道如果不把全部的感情寄托在一个人身上,还能有什么可做。她不热衷于权势,聊以打发时日的只有喜欢那些金碧辉煌的新奇玩意。可偏偏皇帝素来厌恶奢华,她便连喜欢奢侈的机会都没有。而今跟着四喜一起种花,竟然让静妃惊奇地发现,原来沉迷一件事也如此令人欣喜。她本就是个纵性尽情的人,容易投入更容易喜爱,但凡有点热衷的事做,都不至于一无是处。

    永寿宫就静妃和四喜两个人。这会儿,一主一仆都是两手泥巴,四喜在教静妃弄花圃。

    可惜静妃玩不好土,到现在才发现自己手拙,四喜的花垄都笔直一条线,孟古青的却不是歪了就是斜了,一条花垄弄下来,人家四喜的整整齐齐,她的就像歪瓜裂枣。做起这些来,静妃没什么架子,和四喜一样亲自动手。四喜毕竟小,有时候转头看到一旁的静妃,就莫名觉得静妃好像也没有那么高不可攀。这不,主子还跟她一起弄花垄呢,也是满手满脸的泥。

    她们院子里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花卉,月季,雏菊,天竺葵等等。

    四喜正在弄新的花垄,回头一看,静妃手里的花垄又一次歪了,她不由急道,“娘娘!您又弄斜了!”

    “……”静妃僵住,起身看了看,嗯,果然又斜了。然而这让静妃娘娘脸上过不去,就挑眉看了四喜一眼,“斜了吗?本宫怎么没觉得。”

    四喜抬起衣袖摸了摸额头上的汗,重重点头,“斜了!”

    “……”静妃嘴角一抽,暗道,气人。这小丫头这么没眼色,皇后怎么会挑她来!

    可其实,四喜只是没见过跟奴才一起动手干活的主子,静妃不端架子,让她心里愈发愿意亲近。这会儿累得满头大汗,一时也没想那么多,就没去琢磨主子的心思,十分耿直的回答。

    静妃还待冷脸,却见四喜从泥堆里走过来,到她这边的花垄里来,低头弄着她的花垄认真说,“娘娘,奴婢小时候刚开始做的时候也总斜,做得时候以为是直的,可是起来一看就是斜的。为这儿挨过不少骂呢。”

    听到这话,静妃原本的情绪被打散,于是蹲在四喜身边问,“你小时候就做这些了?”

    “嗯,”四喜瞄着花垄,认真的用手测量着,边回答,“奴婢是穷苦人家出身,虽然是包衣奴才,但做的却是种花放牧的活,这样的活计最吃力不讨好,万一把花种死了,或者有时候牲畜吃撑了生病,都是轻则受罚重则丧命的。”

    静妃听着,心里有些感慨。四喜说的这些情况,静妃不是毫不知情。她出身蒙古贵族,自然知道有的人家对奴才不怎么好,多多少少也听过打死奴才的事情。只不过那时候,静妃听到的是抱怨奴才不经打,没“碰”两下就死了,还要买新的奴隶。眼下,看着小脸紧绷神情严肃的四喜,静妃叹气,问她,“你才十四岁呢。”

    “娘娘您不知道,我们做奴才的,打出生起就是做苦力的命。奴婢刚会走路,就被额娘带着做活儿了。”四喜给静妃修整着花垄,慢慢挪成直线,这才喜道,“好了!”

    四喜一脸满意的笑容,十分灿烂。看得静妃怔了怔,不由得也跟着笑了笑。她想,这孩子真是容易满足,一点点小事就能高兴成这样。四喜脸上也溅了泥巴,这会儿额头的汗珠冒出来,快要滑下打湿眼睛了,她眨眨眼对主子笑,下意识地不能在主子面前擦汗。

    静妃却见不得,于是也没甚在意,抬手就用干净白皙的手腕给四喜擦了擦额头。她这动作也是惯了的,以往锦绣做活儿忙的时候,静妃偶尔也会顺手给锦绣擦汗。

    却没想到四喜一下僵住,整个人愣在原地。

    静妃擦完才发现四喜惊恐地瞪大眼睛,不禁奇怪道,“怎么了?”

    “娘娘!”四喜霎时间热泪盈眶,小脸涨得通红,满含泪水地望着静妃,眼泪吧嗒吧嗒直落。

    “哎——”静妃吃了一惊,“你哭什么!汗珠掉到眼睛里了?”

    四喜却眼泪越落越厉害,眼巴巴地望着静妃,抽噎道,“娘娘,您对奴婢太好了!奴婢……奴婢愿意一辈子侍奉娘娘!”哪有主子给奴才擦汗的,何况还是向来没什么表情的静妃。四喜自幼也没被什么人好好疼爱过,她这样穷苦人家的女孩儿生来就会被嫌弃,被当做换钱的物什随便养着,自然也难以优待了她去。入宫后就更别提了,亲生父母都不待她好,何况是负责调/教的嬷嬷们。

    这些世代包衣奴才出身的女孩儿,大多养出很好的察言观色的本领,四喜也不例外。只不过她年纪太小了些,一般进宫都要好好教养两年,多半会在十五或者十六岁送到各宫去,不然太小的话做事容易不利索。四喜进宫没多久,堪堪一年多,就这么巧被皇后的人选中,送到永寿宫来,身上到底还残留着不少宫外的野气。

    静妃听她这话,哭笑不得,“不就是给你擦个汗么。”

    “从来没有人给奴婢擦过汗,”四喜抽噎着执拗地说,“何况,娘娘您还是主子。”

    静妃扶额,又叹一声,不由放柔声音道,“好了,别哭了。待会儿还要给你擦眼泪吗?”

    “奴婢不敢!”四喜连忙抬手,自己拿手背擦眼睛。然而她手小,手背上也沾了泥巴,不擦还好,这一擦眼泪是没了,倒擦一脸的泥。又哭得眼睛通红,小脸还紧绷着,看得静妃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四喜一脸茫然,“娘娘,怎么了?”

    “你……”静妃忍着笑,刚想给她擦擦,又顾忌着她刚刚哭泣的模样,手就没抬起来,只是笑着说,“你这小丫头啊。”在静妃眼里,四喜就是个孩子。

    四喜不明所以,也不敢再问,因为脸上本来就有泥巴紧绷绷的,这会儿也没意识到自己脸上又添了泥。只是指着花垄说,“娘娘,就像这样就行了。实在不行的话,您可以先画一条直线,画好了,再沿着线堆土,就不会斜了。”

    “这倒是个不错的法子。”静妃点点头,看看自己那条被四喜修整过的花垄,赞叹道,“做的不错嘛!”她都忘记刚刚还因为被四喜直白地指出来而不好意思了。

    四喜看着花垄,想了想,“娘娘,奴婢先给您画一条线吧。”四喜早就想这么做了,不过一直以来静妃什么事都要自己亲手做,不让四喜插手,四喜也就不敢违背。这会儿趁机说,“下次,您就可以自己画了。”

    “好。”静妃应下,四喜高兴地起身,拿起一旁的铁锹沿着静妃的花垄划出两条平行的直线。静妃站起来看看,问她,“你怎么能画这么直的?”

    “奴婢小时候就是这样画的。”四喜画完一条,正在画另一条,忽然静妃叫住她,“本宫来试试。”

    四喜不敢怠慢,停下来交给孟古青。孟古青拿着小铁锹,想学着四喜半躬身划线时,又觉得撅着屁股的这个形态极为不雅。她犹豫了下,到底是蹲下去,一点点画。可一蹲下去,铁锹划破泥土,就在她脸上溅了些泥。

    直到静妃画完长长吐出一口气,“好累。”

    四喜跟在她身边看着,小心翼翼地看着静妃,下意识地想去给静妃擦脸——于她而言,这并没有什么不妥。本来全方位伺候主子就是她做奴才的本分。可她忘了手上有泥,手抬起来快放到静妃脸上时才僵住。于是又缩回来,涨红着脸,“娘娘……您脸上有泥……”

    静妃又用手腕擦了擦。

    四喜看着静妃脏掉的手腕,心疼不已,“娘娘,您手腕也脏了。”那么白皙鲜嫩的手腕,这会儿却沾满泥巴。四喜看着,只觉得不忍心。小姑娘还不太会遮掩情绪,眸子里的怜惜落在静妃眼里,让静妃怔住。

    那个眼神……那个眼神太像锦绣了!

    过去锦绣就经常有这种眼神,尤其是当静妃磕磕绊绊不舒坦的时候,锦绣但凡看到静妃受一丁点委屈,就会流露出那种眼神。静妃顿时面色煞白,怔怔的望着四喜,突然就心里猛地多出个窟窿,汩汩地流血。一时间好似浑身都没了力气。

    缓了缓,静妃才哑声说,“无碍。”她低下头,继续捣鼓她的花垄。她不能让自己想起这些,一想起来,便觉得天地都灰茫茫一片。她想,锦绣到底在哪里等着自己呢,锦绣过得好不好?

    她隐约有些不好的感觉,却绝不会去细究。

    四喜到底不是蠢物,觉察到静妃情绪变化,也不敢再造次,只是默默继续做手里的活。

    两人安静地在花圃里忙活,忽然宫门来报,“启禀静妃娘娘,慈宁宫派人来问话,问您绛雪轩的案子查的怎么样了?有什么进展,查问了些什么人?”

    静妃听到这话,头都没抬,只说,“正在查,午膳过罢再审。”

    来人报说,“启禀娘娘,太后还说了,估计永寿宫人手不够,所以太后帮您要审讯的奴才都叫来了,就在宫外候着。”

    “那就让她们候着。”静妃答得不冷不热,她知道太后不会善罢甘休,但也打定主意糊弄过去。审是一定要审的,但怎么审,怎么报上去,那就是孟古青自己的事情了。虽然不好办,可静妃也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后宫博弈这种事,鲜少有一局定胜负的。这个案子的目标在皇后,就算太后要责怪静妃,也顶多挂个办事不利的罪名,反正她现在罪名不少,再多一条也无关紧要。

    四喜偷偷看了一眼冷冷的静妃,暗自紧张地咽了口水。可她这个动作又因为离静妃太近,正好被静妃抓了个正着。静妃唇角浅浅地勾了勾,也没说话。

    案子,得慢慢来。静妃主意已定,既然皇后是真心对她好,静妃自然也不会辜负她这番情意。这么想着,又看一眼四喜。静妃心想,这宫里只怕没有桑枝那样的奴才了。

    远在坤宁宫的桑枝莫名打了个喷嚏,被正在玩刺绣的皇后娘娘听见,问她,“不舒服?”

    “许是花粉过敏。”桑枝揉了揉鼻子,“春天的时候,我容易花粉过敏。”

    “过敏?”皇后皱眉,“那是什么意思?哎呀——”戳错针眼了。皇后娘娘打算给太后和皇上亲手绣件衣裳,免得落人口舌。这本就是她该做的,不过一直没上心。

    桑枝急忙上前,“扎到手了?”

    “没有,”皇后娘娘笑哼一声,“本宫有那么笨嘛!女红是基本的,宫里的女人都会。”说着,意味深长地看看桑枝,“是不是,桑枝?”

    桑枝就老脸一红,针线活这事儿她一向做不好。太细致琐碎,她倒是能做,但做不出花样来。这些日子被皇后勒令在坤宁宫养脚踝,桑枝就看见皇后一双手,即使不能说巧夺天地,至少也是一双巧手,做起针线活来有模有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中宫令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请叫我低调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请叫我低调君并收藏中宫令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