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启镇魂曲 > 第二卷赤鬼王 第五章 六分仪馆

第二卷赤鬼王 第五章 六分仪馆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幢古老破旧的别墅,据说始建于明治时期。这别墅最初的主人,是个地道的英国佬,直到在美国干预下,英日同盟最终破裂,这幢别墅才成为了札幌政府的财产。

    此后由于这幢别墅地处偏僻,札幌政府以极低的价格,对这幢别墅进行了拍卖。然而最终依据是因为地处偏僻,这幢别墅先后再度四易其手,最终辗转落到了如今的主人手里。

    如今的别墅主人,据说是个三流明星,在诸多沙龙和夜总会,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名媛。

    如今的六分仪馆旅店,正是这位名媛的私人会所,这里白天大门紧闭,到了晚上却是人声鼎沸。

    这偏僻寂寥的别墅,一旦到了午夜时分,灯火辉煌的热闹,绝不亚于繁华喧闹的商业中心。

    这幢别墅只有在午夜,才会焕发出生机与活力,所有的人渣和地痞,全都会云集于此。

    秋山直人也没少来过这里,慢慢他所接的案子毫无进展,又或多少可能与札幌有关时,他就会跑到六分仪馆来打听消息,这地方可以不少的万事通,往往能够带给他出乎意料的消息,当然其中绝大说的消息,全都杜撰出来的无稽之谈,不过即便是这些杜撰出来的无稽之谈,往往也能给秋山直人来到不少的灵感和启发。↙,

    双轮马车在六分仪馆前停下,这时候天还远没有黑,看上去就像是空无一人的鬼宅。

    秋山直人付了车钱,并向车夫表示感谢,然后催促着弗兰基米尔赶紧下车。

    其实弗兰基米尔比秋山直人还要急。他迫不及待的想要问问艾琳娜,她为什么会跑到这种鬼地方来。

    这地方实在是太差劲了。放眼所见可说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破败的景象。

    然而这里的破败。又显得异常诡异,像是被人精心雕琢过一番似的,在看似漫不经心之中,却有着井然有序的故意而为之感。

    总之这种刻意的荒芜,让人感觉格外的生硬,绝非是出于自然的手笔。

    别墅的前方是一座古朴的喷泉,喷泉内蹲坐着一只威严的铜制雄狮,在雄狮的下方缠绕着七条狰狞的赤铜巨蟒。

    浑浊的水流从巨蟒口中喷射出来,落入水池中七只栩栩如生的石蟾蜍口内。

    在波光粼粼的污水荡漾下。这七只青黑色的石刻蟾蜍,活灵活现仿佛获得了生命的灵性,污水和蟾蜍同样肮脏不堪。

    别墅大门紧闭,周围看不到一个人,也听到任何声音。

    这里没有飞鸟,也没有蝉鸣,一切仿佛,都在沉睡,又或者已经。彻底死亡。

    别墅的大门朴实无华,与雕刻在墙壁上,喧嚣绚丽的魔鬼很不相衬。

    镀金的门锁异常华丽,上面还雕刻着六分仪的突然。这显然就是六分仪馆的标记。

    “我们应该敲门吗?”弗兰基米尔问道。

    “不用着急,不用着急,我已经听到脚步了。很快就会有人出来的。”秋山直人优哉游哉额说道。

    这时候弗兰基米尔才注意,屋子里的确有脚步声传来。看来这秋山直人洞察力很明锐。

    脚步声很快走门前消失了,紧随而来的是房门被开启时。所发出的金属摩擦声。

    一个体态婀娜的美艳女子,扭动她那让每个男人都垂涎欲滴的蜂腰翘臀,晃动着肥大丰硕比常人脑袋还大的奶子,扭捏作态的从别墅里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

    这女人满头金发,却是个东方女性,她嘴巴很大、眼睛也很大、鼻子高高的、脸蛋红扑扑的宛若斜眼的晚霞。

    她个头蛮高,脖子也很长,最为迷人的是那一双泛起潺潺流水的修长美腿,无疑让她成为了深秋吹来的春风。

    女人内衬一件黑纱罗裙,看得出那是精细货,可惜美中不足的是,这黑纱罗裙自从穿到这女人身上,似乎就从来没有换洗过,看上去脏兮兮的只怕有些念头了。

    黑纱罗裙外裹着深红色的天鹅绒,头上戴着花白狐狸尾高帽,让弗兰几米人怎么看,都觉得这是个来自蒙古草原的女人。

    看到站在门外的群山直人和弗兰基米尔,女人原本兴高采烈的神情,瞬间就变得乌云盖顶,想要立刻转身返回别墅。

    秋山直人大步上前,赶在女人关闭房门之前,一把将房门牢牢抓住,不让这女人将房门给关上。

    “噢!这可不是待客之道,老板娘难道你不记得我了吗?”秋山直人笑脸笑脸相迎的问道。

    “你这灾星,谁能不认识你,我这里可没有要找的人,你还是到别处去吧,你要在往这多跑几趟,只怕我的生意都没法做了。”女人骂骂咧咧的嚷道。

    弗兰基米尔算是听明白了,原来这女人就是六分仪馆的老板,正好艾琳娜让他到这里来找她,既然老板娘也在这里何不先问个明白。

    “你知道艾琳娜在哪买?”弗兰基米尔问道。

    “艾琳娜?你是说那个德国女人吧,我怎么会知道他在哪,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老板娘没好气的说道。

    “可是她对我说她就住在这里!”弗兰基米尔感到有些疑惑,如果来艾琳娜不在这里,那么她为什么要让自己到这里来找他。

    “除了我以外,没人会常住这里,这里可是我的家,死我的私有财产,可不是那日德国女人的家。”老板娘说道。

    “我劝你最好态度好一些,他可是我的朋友,我们今天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找他的朋友,如果要是拒绝配合,我就打断你的鼻子。”秋山直人毫不客气的说道。

    “不!等等,你不能打我的鼻子,更不能打我的脸。我刚接下一部戏,是同美国人合拍的。比不能毁了我的明星生涯。”

    老板娘话音未落,秋山直人朝着老板娘的肚子。狠狠就是一拳,丝毫也不怜香惜玉,痛的老板娘顿时就跪倒在地上。

    弗兰基米尔不可思议的看着秋山直人,他没想到这个文质彬彬的小子,居然会对女人也能下如此狠手。

    “好啦,别给我装蒜,如果不想吃苦头,最好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秋山直人毫不客气的说道。

    “噢,这可不能怨我。我们每个人都劝过她,让她在札幌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可是她就是不肯定听我们的,非要去找什么凶手不可,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都是那天杀的小烂蹄子惹的祸,我这本可以让她发还腾达,可是非要做什么侦探不可,是在让人没有办法。”老板娘揉着肚子说道。

    弗兰基米尔和秋山直人。面面相觑的看了彼此一眼,他们似乎并没听懂,老板娘说的都是些什么。

    突然间秋山直人焕然大悟,他似乎明白了老板娘这是在说什么。立刻开口对老板娘问道:“你说的是不是希子?”

    “除了她还能有谁?”老板娘咬牙切齿的问道。

    “该死!她到哪里去了?”秋山直人问道。

    “当然是十八丁目,她说她找到了凶手的线索,于是就同那德国女人。一起朝十八丁目赶过去了,真是两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别人躲多还来不及,他们却自己想要送上门去……”

    “该死!你怎么不早说。快我们快到十八丁目去。”秋山直人打断老板娘的话嚷道。

    没等秋山直人把话说完,他就立刻跳下别墅的台阶,想要刚走不久的双轮马车给追回来。

    这一幕让弗兰基米尔看得匪夷所思,他疑惑不解的向老板娘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希子是谁?”

    “全她们都是混蛋,你们的事情我可不想管,快给我滚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们!”老板娘嚷着狠狠关上了房门。

    弗兰基米尔吃了个闭门羹,只好立刻折返回来,赶紧去追秋山直人,依据老板娘刚才的话来推测,艾琳娜因该同那个叫希子的人在一起,而那个叫希子的人似乎又同秋山直人认识,这还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当弗兰基米尔追上秋山直人的时候,秋山之人也追上了双轮马车。

    “等一下,等一下,你鞥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弗兰基米尔拉住秋山直人的胳膊问道,如果秋山直人不对他解释清楚,他只会越来越糊涂。

    “我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朋友因该同我的朋友在一起。”秋山直人说道。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还有你说的那个希子有谁?”弗兰基米尔满脸疑惑的看着秋山直人。

    “这件事说来话长,我只能告诉你给大概,否则解释道明天早上,我想也没法把事情解释清楚。”

    “好啦,你就别在这里兜圈子了!”

    “希子是个年轻的站街女了,现在也仅仅只有十七岁,就在六分仪馆工作。我见过她几次,还送过她一只钢笔,她是个很不安份的姑娘,总是做梦想要成为福尔摩斯那样的神探,我不止一次告诉过她,那不过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可是她从来不把我的忠告当回事,看来得朋友,也同她一样疯狂。”

    “想要成为神探的站街女了,这还真是千古奇闻!”弗兰基米尔情不自禁地撅了撅嘴。

    “是啊,谁能说不是呢?这案子非同一般,她们不该插手其中,凶手很可能极度凶残,他们这是在自寻死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秋山直人拼命的摇着头。

    “你是说他们去找凶手了!”弗兰基米尔恍然大悟。

    “大概就是这么回事,真希望他们没能找到凶手。”

    “你就那么希望她们失败?”

    “他们要是真找到凶手,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你说的似乎很有道理。”

    “你们到底还走不走,你们要是不走,我可要走了。”这时候驾车的车夫,对秋山直人和弗兰基米尔嚷道。

    “走,当然走,我们这就走!”秋山直人连推带拽的将弗兰基米尔推上马车。

    双轮马车沿着来时的路,再度朝十八丁目的赶去。

    在返回十八丁目的途中,弗兰基米尔始终有个问题先不明白,那就是他在十八丁目时,所遇上的那个年轻貌美的女警。

    札幌的警察口口声声的说,在十八丁目早已没有一个女警,可是他的的确确遇上的是个女警,如今要重新回到十八丁目去,弗兰基米尔决定在回去看看,看看那个女警是否还在那里,也好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秋山直人和弗兰基米尔,回到了之前离开的十八丁目,这里的警察依旧很多,交通也处于严格管制的状态。

    弗兰基米尔一下车就朝列车长赶来,可是结果却令他无比失望,他的确没能看到那个女警,想要弄清楚答案只怕是永远也不可能。

    秋山不知道弗兰基米尔,这是哪根筋出了问题,怎么一到十八丁目,就像丢了魂似的到处跑。

    “你要去哪?”秋山直人问道。

    “我也不知道,你知道我们赶上那么吗?”弗兰基米尔摇了摇头。

    “我们还是去排污河那边看看,说不定可以在那里找到那两个傻姑娘。”

    “这一点我同意,不过能保证,札幌的警察,不会把我,或者把你,给抓回警署去吧?”

    “我想没有这种可能,既来之则安之,还是过去看看再说。”

    两人匆匆朝排污河赶来,这地方早已挤满了人,被堵的水泄不通,秋山直人和弗兰基米尔想要挤进去,还真是一点儿也不容易。

    他们在人群中来回寻找,就没有看到希子的踪迹,也没有看到艾琳娜的身影,这两个家伙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两个人一直找到日落黄昏,始终也没有找到他们要找的人,围观的群众没能够看出个所以,渐渐地都已经慢慢散去。

    负责看守和调查的札幌警察,也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纷纷开始返回警署,这里每一天的工作,对于他们来说不过只是走个过场罢了。

    秋山直人和弗兰基米尔,到头来始终一无所获,如果想要找到希子和艾琳娜,他们就不能不另想一些办法。

    秋山直人记得老板娘曾今说过,希子自称他找到了关于凶手的线索,说不定希子和艾琳娜已经自己去找凶手了。

    希子就生活在札幌,而且还是在六分仪馆旅店,那种龙蛇混杂的地方,必定能听到许多不同的消息,据此推断出他认为最可能凶手,而她所认为的凶手,很可能根本就不是,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也没必要为她担心,过不了几天她就会自己回来。

    可要是希子他们的确发现了真正的凶手,那么问题可就变得相当严重了,因为他们要是真找到了凶手,凶手必然没有可能会放过他们,现在必须比她们更早找出凶手,才能够确保希子他们的安全。(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天启镇魂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岐并收藏天启镇魂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