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极品相师 > 第0922章 圣僧觉意

第0922章 圣僧觉意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本纪听罢,双眼猛然一睁,瞪圆了双目,道:“小师叔,我佛门弟子不打诳语,话可不能随便说。”

    了凡呆萌呆萌的坚持,双掌合十立于胸前,道:“阿弥陀佛,小僧愿代兄长受罚。”

    本纪暗道,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

    刚想开口,许半生又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了凡受罚,他抢在本纪之前说道:“这位前辈,请问在下何罪之有?漫说在下并无罪过,就算有罪,在下亦非贵寺弟子,即便要受罚,也轮不到你那烂陀寺定罪。那烂陀寺,虽位居十大上|门之首,可你们如此,置审判所何在?今日之事,纵是要使在下受罚,也需上报审判所,由其裁定。前辈你莫不是想要置那烂陀寺于审判所之上?”

    本纪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道这小子好深的心机,虽说那烂陀寺的弟子心里的确不把审判所太当回事,可这事儿也是绝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的。休要说那烂陀寺了,十大上|门任何一家,又有谁是真的会把裁判所置于本派之上?但许半生此言,却是将那烂陀寺推向了一个很尴尬的境地,这倒是让他有些不好回答了。

    被一个不知何处来的小门派的弟子闯了山门,这事儿要是传出去,那烂陀寺颜面上绝不好看。堂堂十大上|门之首(哪怕这个之首存在争议,至少也是与昆仑剑派并列首席),竟然被人闯了山门,而且还要让审判所来裁定,这已经足够让那烂陀寺颜面无存。

    可若是本纪坚持按照自己的裁定继续,那就是不给裁判所面子,没把裁判所放在眼里。

    牙尖嘴利!这是本纪对许半生的判断。可即便是牙尖嘴利,却依旧让本纪进退失据,颇为为难了。

    “你闯我那烂陀寺山门。贫僧还不能对你小小惩戒?”本纪沉声道,心中竟然有些杀机。

    许半生哈哈大笑。道:“久闻那烂陀寺名盖天下,又是佛门名山,本以为佛门弟子心存大善,处事也当是极为公允。今日一见,真正失望的很。前辈只是听了贵派弟子一面之词,就要定在下的罪,公允何存?在下缘何闯入山门,已经说得十分明白。可前辈却置若罔闻,这分明就是仗势欺人以大欺小。做出如此有损贵寺名声之事,前辈又有何面目面对佛祖?真是妄为佛门弟子!”

    本纪愈发震怒,声音也愈发的低沉:“好一张翻云覆雨的嘴,你是想说,你擅闯我那烂陀寺山门,是一点儿罪过也没有咯?”

    许半生讶然道:“在下何罪之有?在下有心拜山,为的是探望故旧。可贵派弟子不予通传,在下欲走,就算是驾乘了飞剑让贵派弟子觉得在下有所冒犯。但在下那是在山门之外,这也算得上挑衅不成?贵派弟子若是正面出手也罢了,堂堂佛门弟子。竟然背后偷袭,难不成在下就该任由他一棍子将在下打翻在地不能还手?触动了贵寺的护山大阵,在下是不是就该任由那金光钟将在下化为脓水?堂堂那烂陀寺,就是这般恃强凌弱的么?”

    本纪一时无言,只得强硬说道:“本寺弟子之过,随后本寺自然会给尊驾一个公道。可无论如何,你闯我山门这是不争的事实,若非你与我了凡小师叔乃是结义兄弟,你便已经是我那烂陀寺的敌人。当场诛杀了你也是正理。”

    “既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那么在下也唯有恭请审判所的裁定了。”许半生拱手向天。表示自己的决心。

    本纪勃然大怒,刚想发作。却听到身后有慢悠悠的声音传来:“本纪退下。”

    本纪闻言一惊,急忙回身望去,之间一道金黄色的光辉缓缓从天而降,他当即拜倒下去,俯身叩首,道:“弟子本纪,参见师祖。”

    了凡也是松了一口气,急忙叫道:“师父!”双膝缓缓跪了下去,所有山门附近的和尚,也都是跪倒下去,口中齐声道:“弟子恭迎圣僧前辈。”

    许半生定睛看去,只见金光散去,一个灰袍老僧面带慈祥的走了过来,脸上无限慈悲笑意,举手投足只见,一派得道高僧的模样。

    老僧两道白眉,自脸颊两边长长的垂下,头顶九颗戒疤已然是深黑颜色。身上的灰色僧袍旧的很了,隐约能够看见打着不少补丁,脚下一双青色的圆口僧鞋,鞋口泛出毛边,朴素至极,却隐隐散发出无上的威严。并不摄人,可却让人心生无限敬意。

    许半生也急忙双掌合十,深施一礼,口中道:“晚辈许半生,拜见前辈高僧。”哪怕没感觉到对方身上那圣洁的气质,仅凭对方是了凡的师父,也值得许半生行此大礼。

    老僧微微一笑,笑容之间,仿佛世间一切都不值一提,真就如佛祖驾前迦叶尊者的拈花一笑一般。

    “施主毋须多礼。”老僧伸出一只手,虚空按按,所有人都只觉得一股柔和的力量托住了他们的身体,让大家不由自主的都站了起来,直起了身体。

    “本纪,你且退下,这件事,就由老僧来处置如何?”老僧看着本纪,脸上依旧慈祥,没有丝毫心意的泄漏,谁也看不出他准备如何处置此事。

    本纪不敢多说,只是道:“师祖有命,弟子自当遵从。只是弟子忝为天王院首座……”

    老僧摆了摆手,依旧微微笑着,道:“这位小施主是友非敌,曾于我那烂陀寺有恩,便是天大的罪过也当相抵。老僧知道你职责所在,不过此事就交于老僧处置,可好?”

    本纪听罢,也知道今日这件事只能如此了,眼前这位是他的亲师祖,别说是他,就算是他师父来了,也只能跪在老僧面前,什么也是不敢多说的。即便没有这层关系,这位老僧乃是名满天下的圣僧。刚才那些弟子口称圣僧,可不是自家人给自家人脸上贴金,这圣僧二字乃是天下所有修真者都认同的。便是那烂陀寺的主持方丈在此,别说是这点点小事。就算许半生真的做了什么冒犯那烂陀寺的举动,有他一句话,只怕也就揭过去了。

    心中愤懑,可本纪也唯有低头退下。

    “全凭师祖做主。”

    老僧点了点头,又望着许半生,道:“施主是许半生?”虽然双眼微阖,可依旧精光如电,许半生只觉得这老僧的目光简直就能看到他的心里去。

    又是一个返虚期的高手。而从刚才那些和尚口中所称的圣僧,许半生也终于知道了了凡的师父是何方神圣。

    天下五大高手,以白衣剑神白亦之为首。

    其余四位,一为北方茕后,一为南方的神机子,东方的乃是龙王任七,最后的这位便是位居西方那烂陀寺的圣僧觉意大师。

    之前许半生并未问过了凡其师是谁,了凡不说,许半生也不问,二人虽有生死的交情。却依旧恪守着君子之交,他也是见到了才知道,了凡的师父竟然是中神州五圣之一。

    怎么也想不到。这一趟剑气宗之行,许半生竟然在不知不觉间与五圣中的一半打过了交道。

    剑神白亦之和圣僧觉意,都是直接见到了本尊,而茕后沈怡,则是间接的打了个交道,许半生从那个不知名的男子手里,得到了一件来自于茕后的东西,也算是和茕后打了半个交道了。

    许半生再度躬身,面对名满天下的圣僧。他心里也是充满了敬意。

    五圣之中,圣僧觉意的实力是最弱的。若论手段,中神州胜过圣僧的人虽不多。可也有几个,可圣僧忝居五圣之一的位置,却是天下人尽皆心服口服的,没有人觉得他资格不够。之所以如此,凭的就是圣僧觉意一生从来都是问心无愧,一生所杀何止千人,可每一个都是能够数的出来的大奸大恶之徒,每一个人的性命背后,都有他值得死的地方。圣僧之名,可不是光凭手段高超就能达到,而是满怀着天下人对他的敬意。

    “晚辈许半生,拜见圣僧前辈。”

    圣僧觉意微笑着点了点头,许半生仿佛能够感觉到老僧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佛意,一时间心平气和,胸中再无半点戾气,对本纪的忿恨,也荡然无存。

    “老僧还未感谢过施主对小徒了凡的救命之恩呢。”圣僧慈祥的笑着,所有人都感觉如同沐浴佛光普照之间。

    本纪也终于明白,为何他的师祖会对许半生如此客气,而了凡又为何如此相护,原来他二人并非简单的结义之交,而是许半生曾经救过了凡的性命。同时他也明白了,有救了了凡性命在前,别说许半生只是误闯了山门,就算真的杀到那烂陀寺之中,只怕也没有人能追究他的罪过。

    许半生忙道:“圣僧前辈言重了,晚辈不敢居恩,其事本由晚辈而起,况且若无了凡,晚辈也早已化作飞灰。了凡对晚辈亦同有救命之恩。”

    觉意依旧微笑着颔首,道:“他救你,是他对你的恩情,你救他,便是你对那烂陀寺的恩情。小施主,老僧想要问你,你闯入我那烂陀寺的山门,当真全然无过?”

    刚才振振有词,显得正气凛然的许半生,此刻再没有半点邪佞之心,而是老老实实的回答说:“晚辈当时激愤,欲驭剑而去,虽无过错,却也是胸中愤懑才致言行失据,起了妄念,不敢说无过。其后闯入山门,也是激愤所致。晚辈知错,恳请圣僧惩罚。”

    觉意还是微微笑着,伸手阻止了欲要帮许半生辩解的了凡开口,道:“此事确为本寺弟子存有轻慢之心,也诚如施主所言,驭剑之举无过,却有失礼之行。其后虽亦是本寺弟子先行出手,可施主击退他也便罢了,闯入本寺山门,终究是冒犯。但是惩罚也罢了,凡事皆有因果。本寺弟子轻慢所种之因,才导致施主言行失据之果。”

    说罢,觉意突然转头望向本纪,问道:“本纪,你乃是天王院首座,擅闯山门,该如何惩戒?”

    众人俱愣,觉意刚才不是说不惩戒么?怎么又问如何惩戒?(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极品相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萧瑟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瑟朗并收藏极品相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