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上,公公有喜了 > 【094】蔺晚颜,好久不见

【094】蔺晚颜,好久不见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原来,她也如此喜欢他。

    她俯身,吻了吻他的额头,“连澈,谢谢你。”

    *

    同连澈躺了一会儿,蔺宝有些睡不着,可她也不敢睡着,看着连澈那干裂的薄唇,她准备起身去找点水来。

    “连澈,等着我,我去给你找点水来。”

    说罢,她便松开了他的手,起身走出了柴房。而身后,连澈只觉得心尖一疼,睫毛微微颤了颤。

    走出柴房,蔺宝避开了喧哗的阁楼,绕到了僻静的厨房去,偷偷拿了水壶,灌满了水,正准备原路返回,却不想在经过一个厢房时,听到了男子的交谈声。

    原本,蔺宝是不好奇这些的,可其中有一男子的声音听着甚至耳熟,她不由地停住了脚步,猫着腰在窗户上戳了个小洞,眯着眼看起来。

    屋内有些昏暗,并不能看清说话人的样貌,只是能隐约看到两个男子对坐在席上,似是正在商讨着什么。

    只是,其中一人的身影甚是眼熟,一身白袍格外清新脱俗。

    倏然,对面的中年男人开口说话了:“若有年大人相助,老夫相信,这篡位便有了六成的把握!”

    年大人?

    蔺宝一怔,瞪大双眸不可置信地看向那白袍男子,只听年华淡淡道:“凤将军此言差矣,皇上登基这么多年早已根基深厚,且深受百姓爱戴,若是现下贸然篡位,想来定不会得百姓支持。”

    篡位?

    蔺宝只觉得呼吸一滞,难道年华要和那个凤将军联合篡位?

    恰巧此时,又听那凤将军回道:“那按年大人的意思,就是说现下要先摧毁连澈在百姓心里‘好皇上’的形象?”

    年华不语,抬手拾起茶杯,抿了口茶。

    看到此处,蔺宝自是知晓了七八分,拿着水壶转身欲走,却不想竟踩滑了脚,一手拍在窗户上,弄出好大的声响来。

    闻声,凤将军起身,抄起桌上的佩剑便准备追去,却不想竟是被年华拽住了手腕,他气恼,“年大人,快让我去宰了那个小兔崽子!”

    ——不然这话若是被那个偷听的崽子传到了外面可就糟了!

    怎料,年华只是松开了手,在他身后淡淡道:“你现在追去,只怕是人已跑远了。”

    闻言,凤将军更是气恼,转过身见年华一脸淡然,蹙眉道:“可——”

    “我自有打算。”

    他淡淡道,盯着方才那人离开的方向,眸中射出一抹精光,缓缓勾起了唇角。

    *

    蔺宝抱着水壶飞奔似的跑回了柴房,瞅着没人追上来这才缓缓舒了口气,心有余悸地瘫坐在地上。

    艾玛,可真是吓死她了!

    她用手拍拍胸脯,轻轻走到连澈身旁,扯开了水壶,递到他唇边,“诺——水来了。”

    连澈应声张开了嘴,却也仅是喝了几口便没了反应,陷入了昏迷状态。

    蔺宝放下水壶,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却发现那里早已是滚烫一片,想来定是他背部的伤口发了炎,这才导致高烧。

    看着他那么虚弱,蔺宝懊恼地叹了口气,脱下了外褂撕成了布条,弄湿了水这才敷到他的额头上来。

    唉,早知道她当初就听姑姑的话去学医而不是听爸爸的去学了攀岩,毕竟攀岩顶多在野外逃生的时候派上用场,哪里有学医来得实际呢?

    想罢,蔺宝无奈地叹了口气,抬头望向窗外,却是觉得这夜太过寒冷,脑海中不由地想起了方才听到的话。

    难道……年华早已勾结朝中重臣开始密谋篡位了吗?可是,他明明和连澈是生死之交,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只是,若这是事实,想来连澈定然会备受打击吧。

    她幽幽地叹了口气,坐在他身侧,陪他到天亮。

    *

    翌日,就在蔺宝昏昏欲睡的时候,却是听到院子里传来了一阵骚动,甚至还有女子的尖叫声和士兵整齐的脚步声。

    她懵,难道是那群黑衣人带人追过来了?

    正欲扶起连澈准备逃,却不想那柴房的门竟被人粗鲁地一脚踹开,弄得满屋都是灰尘。

    有阳光自门口射进屋内,蔺宝微微眯眼,看着一身白袍的年华逆光站在门口,缓缓朝她走来,向她伸出了手:“没事儿吧?”

    蔺宝抿了抿唇,并未借他的手起身,而是自己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连澈,担忧道:“还是先把他带回去吧。”

    “……嗯。”

    年华一边应着,一边让人将连澈扶了起来,这才细细地打量起她来。

    只见她的小脸有些脏兮兮的,头发也甚是凌乱,身上却只穿了件单薄的里衣,活像一个丐帮小子。不过她的身上却是没有看到血迹,想来应该没有受伤。

    年华让人拿来了披风,体贴地给她系上,埋怨道:“日后出宫了,得提前告诉我一声,知晓不?”

    “……嗯。”

    她淡淡应道,昨晚的事让她到现在都还不能释怀,毕竟和一个想要在背地里害你的人和颜悦色地交谈,该有多大的承受能力?

    原本,她是准备开口拒绝他的,毕竟她现在已经明白了自己对连澈的感情,既然明白了,就应该和他划清界线,可她却又不想让他难堪,大不了日后不出宫便是了。

    对于她的淡漠,年华并未太在意,只是同她火速回到了宫里,请太医来给连澈医治。

    奇怪的是,太医院里所有的太医都给连澈把了脉,看了伤,只说是伤口感染且还有中了毒,却并未说这中的是什么毒。

    一向好脾气的蔺宝终于不耐烦了,冲那些年长的太医们吼了起来,“这点小伤都看不好,皇上留你们还有何用!”

    似是被她说中了,太医们也仅是面面相觑,不敢多言,毕竟蔺宝如今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

    那地位,比安公公可都还要高一些。

    经蔺宝这么一吼,太医们也只好尝试开些药方子来抑制住连澈的病情,这消息不知怎的竟传到了宫外,举国上下都替连澈祈祷起来。

    屏退了宫人,蔺宝伏在床前,抓着他的手,终是忍不住哭了出来,呜咽道:“连澈……你怎么还不醒过来……”

    起初,她以为他只是伤口发炎,睡一觉出点汗便好了,可谁知道他居然中了毒,且听那太医说,那毒来得蹊跷,在古书上并未有记录,若想要解毒,除非把连澈背后的肉全都割去,可偏生这毒已经沁入血脉了。

    一想到他受伤中毒的原因,蔺宝就更是想哭,如果当初她听他的话不和他一起出宫赴约,那他也就不会因她而受伤了。

    可惜,她现在才意识到,他对她来说到底有多重要。

    *

    在宫中等着也是干着急,蔺宝索性拿了连澈的令牌出了宫,独自去了昨晚的丰谷街。

    她有预感,那些人应该还在那里。

    果不其然,当蔺宝凭着记忆找到昨晚他们被偷袭的地方时,早已有人在那里候着了。

    只见此人一身黑衣,戴着半边面具,走上前,恭敬道:“姑娘,我家主子请您过去一趟。”

    姑娘?

    蔺宝咬了咬唇,她今儿个还料自挑了件男装,一身梳妆打扮更是看不出来自己是女的,可那人却知晓,想必他口中的主子定是知晓她的很多秘密了。

    只是,她看着那人的半边面具,莫名地想到了那日把她堵在墙角冷声威胁她的那个男子呢?

    跟着那个黑衣人走了进一条又一条的小巷,最后终于在一条偏远且僻静的深巷中停了下来,领着她走到一男子身后,恭敬道:“主子,人带来了。”

    “嗯。”

    男子应声缓缓转过身来,那名黑衣人也施起轻功离开了这里,一时间,这儿便只有他们二人了。

    蔺宝看着只觉得眼熟,片刻后这才反应过来,这里分明就是那日撞见那个暴躁男的深巷!

    只是——

    她警惕地抬眸,却见他一身玄衣,神色淡漠,看不出喜怒,但有一点她很清楚,这个男子的模样和她那日看见的根本不同!

    对上她戒备的双眸,南净长眉一挑,薄唇轻启:“蔺晚颜,好久不见。”

    蔺晚颜?

    ——他是怎么知晓她是蔺晚颜的?!

    蔺宝瞪大了双眸,眸子里满是震惊,而更多的则是茫然,可她的表情却逗得他讽刺一笑,“看你这样子,可别说你不记得我了。”

    这句话明眼人听了都知晓他和蔺晚颜肯定有一腿!

    可偏生,蔺宝却没有蔺晚颜的记忆,为了解药,只好硬着头皮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怎么样?”

    他步步逼近,一手捏住她的下颚,“那你以为我要怎样?”

    ——若非那日他瞧着她眼熟,暗自派人调查了她的底细,恐怕还真得和她再来个失之交臂。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她的变化竟如此之大,最令人震惊的是,她居然认不出他来了!

    以往,无论他易容成什么样子,她总是能轻而易举地认出他来,可现下却……

    正想着,便听蔺宝道:“把解药给我。”

    解药?

    南净冷哼一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皇上,公公有喜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霏柠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霏柠萌并收藏皇上,公公有喜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