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上,公公有喜了 > 【100】好吧,他家小祖宗又被他给惹毛了

【100】好吧,他家小祖宗又被他给惹毛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尼玛,难道她方才摔了一跤,把大姨妈都给摔出来了?

    蔺宝囧,伸手捂住了那抹血色,急急站起身来,却是觉得小腹一抽,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艰难道:“那个,我……我好像是受内伤了,就先回去了。”

    内伤?

    夏侯锦年蹙眉,上前拽住她的胳膊,道:“要不我帮你看看吧?”

    “……”

    夏侯小金鱼,你确定那种地方你能看?

    她抽回手,捂住小腹,道:“夏侯小金鱼,男女有别知道不?虽然你也不算个男的,不过这事儿还是不大方便吖。艾玛,我先走了——”

    什么叫他不算个男的?

    夏侯锦年本想同她理论一番,回神时她已经用手捂着小腹,夹着双腿跑远了。

    看着她的背影,夏侯锦年暗自下定了决心——看来,他有必要问一下军医,一个女人双腿间出了血是受了什么内伤了。

    *

    待连澈端着糯米糕慢悠悠地走进营帐时,营帐内并没有蔺宝的影子,而就在这时,他的心却是猛地抽搐了一下。

    那种痛,似乎是在预示着什么。

    他放下手中的糯米糕,一手捂住胸口,转身冲了出去。

    然而,待他走出去时,营帐外却并没有她的身影,以至于他几乎找遍了军营里所有的地方都没有看到她。

    只是,这营帐这么小,她可能会去哪儿呢?

    蓦地,他瞥向了厨房。

    可就在他靠近厨房时,却并未看到蔺宝,一时间,惊慌在他的心底弥漫开来,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多么得无措。

    他转过身,握紧双拳走过了拐角,却不想竟被一个东西从身后猛地撞了过来。

    连澈警惕地转身,抬手准备向那东西劈去,便只见蔺宝蜷缩着身子,一手轻轻拽着他的衣角,道:“连澈,我好疼……”

    疼?

    他原本放下的心再次被提起,赶忙扶住她的身子,蹙眉问道:“怎么了?”

    蔺宝咬了咬唇,面带一丝窘迫,“我姨妈来了。”

    姨妈?

    连澈抬眸望了望四周,又看了眼她难受的模样,试探性地问道:“是你姨妈把你给伤了?”

    “算是吧——”她倒吸一口凉气,紧紧地掐住了他的手臂。

    怎料,连澈却问道:“那你姨妈在哪儿?——朕让人把她抓了给你出气。”

    “……”

    连澈,你能不能别这么搞笑。

    她欲哭无泪,瞥了眼自己袍子上的血迹,道:“我说的是我月信来了。”

    月信?

    ——好吧,这可是男人最不喜欢的东西。

    见她几欲站不住脚,连澈便只好将她抱起,大步朝营帐里走去,边走边问道:“你方才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唔——你要听实话么?”她眨眨眼,眸底带着一丝隐忍的疼。

    连澈不由地加快了脚步,叹了口气,道:“罢了,这次朕就不追究了,下次你要去哪儿必须提前告诉朕一声,知晓不?”

    ——她都不知道,他刚才有多害怕,她会消失不见。

    只是,有一点他有些想不明白,既然她没事儿也没有离开这儿,那他方才为什么会觉得有些心痛呢?

    *

    抱着蔺宝进了营帐,连澈将她放在床榻上,从衣柜里给她找来了干净的衣服,递给她,道:“不如,把军医叫来瞧瞧吧?”

    蔺宝咧嘴一笑,“我没那么娇弱,不用动不动就叫军医的,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听她这么一说,连澈也没辙,只好依着她,道:“那你想要什么,都同朕说。”

    “嗯——那你先帮我倒点温水来吧?”

    她一手轻轻揉着小腹,舔了舔干燥的唇。

    起初她是想让他命人熬点红糖水的,可一想到这样或许会引人耳目,便只好换成了温水,毕竟还是步步为营的好。

    连澈依言出了营帐,而蔺宝也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屏风后换起了衣服来,可惜这儿没有姨妈巾,只有布带,看来她还得委屈一下自己了。

    只是,说来也怪,平日里她家大姨妈可都不是这个时候到访的,她记得……这姨妈貌似比上次迟了一个多月吧?

    ——难道她最近奔波劳累有些姨妈不调了?

    想罢,蔺宝又爬回了床上,浑浑噩噩地闭上了眼。

    待连澈拿了温水回来时,蔺宝已经睡着了,见她睡得熟,他也不忍心打扰她,只是上前给她盖了盖被子。

    看着她的容颜,连澈伸手摸了摸她的眉眼,一吻落在她的眉心,低声道:“宝儿,朕好像愈来愈放不开你了呢。”

    *

    翌日,待蔺宝醒来时,如往常一样早已是日上三竿,却又不同于往日在营帐里,而是在颠簸的马车软塌上!

    ——尼玛,难道自己被绑架了么!

    蔺宝猛地睁眼,从床上坐起身来,揉了揉双眼,却见连澈突然坐到软塌边,舀起手里的热粥递到她唇边,道:“睡这么久,肚子也该饿了吧。”

    看到连澈,蔺宝这才松了口气,睁着惺忪的睡眼,打着呵欠道:“好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了。”

    ——之前在小院的时候,老是担心有人半夜闯入她的房间然后发现她是个女的,后来搬到了朝阳殿,还得夜夜陪连澈滚床单,这日子真是过得不安稳呐。

    连澈笑了笑,见她低头抿了口粥,又道:“今儿个肚子还疼不疼?——要是疼的话,朕让军医给你开点药。”

    经他这么一说,蔺宝这才想起自家姨妈貌似来了,可她动了动身子,却发现并没有异样。

    为了确保万一,她索性让连澈转过身去,自己偷偷瞄了一眼,却是发现自家姨妈不知何时走了!

    ——奇怪,这回姨妈来得快,走得也快啊!

    蔺宝纳闷地眨眨眼,却见连澈已经转过身来,凑上前问道:“怎么样了?”

    她囧,“没……没咋样。”

    ——估计她要是这会儿告诉连澈她家姨妈已经走了,连澈指不定又要狼吞虎咽地扑上来,和她来一次滚床单。

    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着想,她觉得自己还是先撒个谎比较好,毕竟这种事情只有她本人察觉得到,过几天再同连澈说实话好了。

    瞅着她出神,连澈有些不满,伸手敲了敲她的脑门,将粥塞到她怀里,道:“赶紧把粥吃了,不然伤了胃怎么办。”

    ——她哪里有这么娇弱!

    蔺宝咽了口唾沫,却终是不好说什么,伸手接过粥,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喝到一半,发现连澈正看着自己,她眨了眨眼,从碗里抬起头来,问道:“你今儿个不用批奏折了吗?”

    连澈不语,看着她唇边沾着的饭粒,倏然扣住她的后脑勺,一口吻住了她的小唇,尤为兴奋地吮吸着她口腔里的粥香。

    蔺宝蓦地红了脸,腾出一只手来推搡着他。

    ——泥煤,难道他现在还想要和她滚床单?!

    待蔺宝被他吻得险些晕过去的时候,连澈总算是放开了手,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她的唇,意犹未尽地舔着唇,道:“宝儿,你好像愈来愈好吃了。”

    “……”

    她抿着红肿的双唇不说话,仰头将最后一点粥喝尽,最后将碗放在一旁的案桌上,倒在床上便继续睡起来。

    连澈自是知晓她生气了,伸手轻轻拍着她的背,道:“你昨儿个不是想问朕,那小兵同朕说了什么吗?”

    闻言,蔺宝转过身来,躺在床上,看着他,闷闷道:“他同你说了什么?”

    “他说,颜国愿意求和,也愿意赔偿一切损失,不过条件是朕得把颜楚楚带回宫里。”他毫无隐瞒,一脸的坦然。

    蔺宝蹙了蹙眉,“那你真准备把她带回宫里去?”

    “嗯——毕竟,这样可以为连国省下很多开支。”他颇为诚实道。

    听他说得有理,蔺宝倒也不好责怪他,只是问道:“那你准备以什么样的身份把她接到宫里去?”

    “自然是颜国公主的身份了,不然你以为呢?”他笑道。

    相较于他的轻松,蔺宝显然有些后顾之忧,犹豫道:“这样的话,颜国那边会同意么?——而且,这样也不是长久之策吧。”

    “那你的意思是,希望朕娶了她?”他挑挑眉,眸光有些深邃,却也透射出丝丝精明,活像一只老奸巨猾的狐狸。

    ——她有这么说过么?

    蔺宝翻了个白眼,道:“连澈,我发现你最近好像变笨了,老实交代——你和猪是什么关系?”

    他挑眉,无奈道:“皇上和太监的关系。”

    她恼,却是耐心地抑制住脾气,扬扬眉毛,转了转眼珠,恍然大悟道:“原来你说安公公是猪啊!”

    “……”

    他抽了抽嘴角,原本是准备把她带沟里的,没想着这货居然还反咬了他一口,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看来,这个小丫头的嘴上功夫见长了一些嘛。

    同她开了会儿玩笑,便又听她道:“连澈,我同你说件事儿,你千万别对着我生气。”

    他扬扬眉毛,“噢——那你说吧,朕听着。”

    “其实,在出宫的那一天,我便在军队里看到夏侯锦年了。”她如实道,毕竟待会儿回了宫可是要点兵的,到时候夏侯锦年照样得露馅。

    索性一会儿给连澈来个致命打击,倒不如先给连澈来剂预防针。

    果不其然,连澈的脸色“唰——”地变了,黑着脸问道:“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朕?”

    “我就是怕到时候给你说了你会是这副样子,所以才不敢说的嘛。”她撇撇嘴,委屈地坐起身,戳着自己的小指头。

    连澈睨了她一眼,“那你现下怎么又敢说了?”

    “因为我已经做好被你骂的准备了。”说罢,她便作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可那双眸里却满是委屈和可怜。

    他被她的话一噎,揉了揉她的发,道:“你明知道朕不会骂你的。”

    “谁说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好不好!”她死鸭子嘴硬,若说耍赖连澈是连国第一,那蔺宝就绝对是第二!

    ——好吧,事实证明,不能和她讲道理,因为她满脑子都是歪理。

    连澈收回手,并未动怒,只是道:“其实,朕早就在那个臭小子出宫前便得到消息了,只不过想看看这个臭小子到底在耍什么花样罢了。”

    “……”

    蔺宝突然有一种上了人家贼船,还傻乎乎帮人家数钱的感觉!

    ——尼玛,敢情这货刚才是在试探她、把她当猴耍是么!

    注意到她那几欲吃人的眼神,连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

    ——好吧,他家小祖宗又被他给惹毛了。

    他咽了口唾沫,装傻道:“盯着朕作甚?——赶紧穿好衣服起床了,待会儿你这样子若是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看见了就看见了。”她赌气道。

    瞅着她那模样,连澈忍笑回道:“怎么,又想穿朕的龙裤了?”

    “……”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蔺宝面色微红,正欲回他的话,却见马车倏然停了下来,安公公在外敲着马车,道:“皇上,鳳安公主有些晕车,可否稍作停顿休息一下?”

    “允了。”

    他淡淡道,与方才简直是判若两人。

    蔺宝甚至有些怀疑他是不是会变脸,不过转念一想,他这种在深宫中呆久了的人,怕是早就会伪装之术了吧。

    毕竟这是后宫的生存守则,本就是他们所不能主宰的。

    想到此处,她不由地同情起连澈来——生在帝王家,其实也是一种悲哀吧。

    听着安公公远去的脚步声,连澈这才缓缓松了口气,拿了衣服给她披上,亲自给她穿起来,道:“朕待会儿下去看看,你在这儿乖乖待着哪里也不许去,知晓不?”

    哪儿也不许去?

    蔺宝蹙眉,“那小解呢?”

    ——总不能让她在马车里就地解决吧?

    她正想着,便听连澈道:“朕不介意你在马车里解决,反正马车里有夜壶。”

    “……”

    连澈,你不是有洁癖么!可你有洁癖为毛会把夜壶这种东西放在马车里!

    不知怎的,一想到夜壶她便想到了尿臊味,一想到尿臊味,她就忍不住有些想吐。

    这下可好,本是想想,倒还真吐起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皇上,公公有喜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霏柠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霏柠萌并收藏皇上,公公有喜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