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上,公公有喜了 > 【139】你说你是我夫君,那证据呢

【139】你说你是我夫君,那证据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笙笙哥哥——”

    甜美而稚嫩的女声在门口响起,随即便瞅着一个穿着粉红色罗裙的小萝莉提着破破烂烂的竹篮迫不及待地进了院子里。

    蔺祈笙眨眨眼,眉眼间染上一丝悦色。

    周老伯起身将他放到地上,接过了阿希手里的竹篮,指着桌上的糕点道:“真是辛苦阿希了,你笙笙哥哥难得来一趟,你们俩一起去玩吧,但是不能跑远了哦!”

    阿希就等着他这句话,点了点头,主动地拉起了他的手,朝小院外的树底下奔去。

    看着两个小家伙的身影,周老伯无奈地冲老伴笑了笑,道:“老婆子,你看着他俩,我去街上瞅瞅宝儿会不会出来寻他。”

    “你放心地去吧,我在这儿看着。”

    说罢,周奶奶便又抓了几块点心走出了门外,周老伯则是出门去了大街上。

    果然,待周老伯上街时,便看到满街都是拿着画像的白衣人,他上前定睛一瞧,这不是笙笙还能是谁?

    ——只是,这群人找笙笙干嘛呢?为什么没有看到宝儿呢?还是说,这些人是宝儿派来的?又或者,这些人是来找笙笙麻烦的?

    周老伯有些紧张,咽了口唾沫忐忑不安地站在人群中。

    ——他到底要不要告诉他们笙笙的下落呢?可万一他们是坏人怎么办?

    正想着,便只听熟悉的女声在他身后响起——“周伯——”

    ——这是蔺宝!

    周老伯转过身,却是瞅着一锦衣男子跟在蔺宝身后,脸上还有些抓痕,衣襟微乱,眸子里却满是温和一片,看来这人一定深爱着蔺宝,说不定还是笙笙和嫣儿的爹呢!

    可当务之急,不是说这个,而是笙笙的下落!

    他深吸一口气,上前拉住了蔺宝的手,道:“你们是来找笙笙的吧,他在我家正和阿希玩着呢。”

    蔺宝一听,心都快跳出来了,赶忙拉着周老伯便朝他家赶去。

    可让人没想到的是,等他们赶过去的时候,笙笙和嫣儿都不见了,而周奶奶也晕倒在地。

    看到这情形,周老伯不淡定了,赶忙上前将自家老伴扶起来,探了探她的鼻息,这才伸手掐着她的人中。

    蔺宝瞅着外边没人,又走进院子里看了看,生怕两个小家伙会藏在里屋,便高声唤道:“笙笙——阿希——快出来!”

    “……”

    回应她的当然是呼呼风声。

    此时,天空中又飘起了小雪,连澈赶忙解下自己身上的披风给她披上,伸手将她搂到怀里,低声安慰道:“没事儿,宝儿,没事儿。”

    虽然被他抱得紧紧的,可蔺宝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双手死死地揪住自己的衣襟,埋头在他怀里哭了起来,“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笙笙就不会离开了……”

    ——自打生下笙笙和嫣儿,她就开始学着做一个母亲,尽量将他们两个放在首要位置,可因为嫣儿先天体质娇弱,她才会偏爱嫣儿一点,可是每个孩子都希望自己的娘亲对自己和对别人是一样的,所以敏感的笙笙渐渐沉默了,可她却总觉得这是小孩子心性,过几年或许就好了,现下她才知道,她错得有多离谱!

    ——如果不是她太过偏爱嫣儿而冷落了笙笙,笙笙也不会趁她不注意,偷偷跑出来!

    ——都是她的错!

    瞧她哭得伤心,连澈将她抱得更紧了,凑近她的耳畔,低声道:“宝儿,不是你的错,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早点找到你,这些事都不会发生了。”

    至少,她还能记得他。

    想罢,他便长长地叹了口气,有弟子上前将树下捡到的吊坠递给他,轻声道:“掌门,这是弟子在树下发现的。”

    闻言,连澈接过了吊坠,仔细地打量起这块吊坠来,不可否认,这吊坠做工精细质地良好,且这吊坠的样式,看着也不像是普通店铺所有,看着倒像是……

    蓦地,连澈蹙起了剑眉,眸子里透出丝丝寒意,薄唇微启,朝那弟子轻轻吐出了三个字——

    “属下知晓。”

    那弟子抱拳拿过吊坠退下了。

    看着树下清醒过来的周奶奶,连澈抿了抿唇,点了蔺宝的睡穴,抱着她朝周奶奶走去。

    ——“这位婆婆,我请问一下,您口中的阿希是您的亲孙女么?”

    *

    当蔺宝醒来时,身处豪华的厢房之内,整个屋内里弥漫着一股好闻的檀香。

    她缓缓起身,揉了揉涩涩的双眼,正欲下床,便只见有人推门而入,手里端着一碗香喷喷的玉米粥,嘴角扬起一抹笑,看着她道:“正好,来喝点粥吧。”

    蔺宝眨了眨眼,狐疑地看着他,道:“你到底是谁?”

    ——先前他死缠烂打说他是她夫君,还说他叫连澈,是什么一国之君,不过这些狗屁她才不信呢,虽然这个人长得的确很养眼,但是和她想象中的根本就不是一个类型嘛!

    她记忆中,那个人最爱穿白袍了,自始至终表情都是淡淡的,浑身透着一股书香气息,她还记得,她曾经和他月下饮过酒,还说过真心话,那人太过文雅,才不是他这样的傲娇男呢!

    连澈走上前,将粥放到小桌上,拿过鞋袜给她穿好,笑道:“这问题你都问了一天了,不会觉得烦么?”

    ——就算她不觉得烦,那他都听烦了,懒得再回答了。

    蔺宝囧,脸皮一热,别过脸道:“你说你是我夫君,那证据呢?”

    “我爱你就是证据。”

    说罢,他便伸手端起粥,准备喂给她喝。

    听着他的话,蔺宝只觉得脸上更热了,这五年来,除了笙笙和嫣儿,还没有人对她说过那三个字呢,更何况这三个字还是出自于长得祸国殃民的陌生男子之口,蔺宝想淡定都难。

    瞅着他已经将粥用汤勺盛着递到了她嘴边,蔺宝伸手推开他的手,捧着碗大口大口地喝起来,事后用袖子擦了擦嘴,道:“这样吃才不矫情!”

    “我喜欢。”他神态自若地从她手里接过空碗放到了小桌上,嘴角噙着笑。

    蔺宝用双手捂着脸,瞪着他,道:“你刚才不是说爱的么!”

    这话一出口,蔺宝都想扇给自己两巴掌了,有她这么没节操的么!

    连澈听了倒也不恼,起身坐到她身旁,解释道:“我方才说‘爱’,爱的是你,说‘喜欢’,喜欢的是你喝粥的动作。”

    ——敢情她自作多情了啊!

    蔺宝起身,不想同他坐在一起,看着他没好气道:“说这么肉麻干嘛啊,我又不是你的谁谁谁。”

    ——只怕笙笙和嫣儿听了这话都会觉得肉麻!

    等等,笙笙?

    大批记忆涌入脑海,蔺宝瞳孔微缩,抬眸看向他,“笙笙他……”

    “没事儿,我已经接到消息了,估计明天就能找到了。”

    连澈轻松地笑笑,掩住了眸底的那抹惊慌。

    ——他的确是接到消息了,只是并不是什么好消息,而且也没有说出来的必要,既然她已经把过去的事儿忘了一部分,那么索性就瞒着她好了。

    毕竟,那个女人是他们所有人的噩梦,想想都觉得恶心。

    只是,当年他放了她一条活路,不代表现在能任由她胡作非为!如果她敢对那两个孩子做点什么的话,到时候休怪他不客气!

    可仔细想想,颜楚楚应该不会对那两个孩子轻易下手,就算是真狠了这条心,那她也顶多会报复报复笙笙罢了,要知道阿希好歹也是——

    “那为什么今天不去找?”

    蔺宝的话突然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回过神,连澈叹了口气,道:“今天正派人监视着,现下也比较晚了,如果贸然行动,势必会打草惊蛇,说不定到时候还会让笙笙陷入绝境。”

    闻言,蔺宝看向窗外,瞅着那黑漆漆的脸,估计是不早了。

    沉默半晌,她又开口道:“那你查到了绑架笙笙和阿希的人是谁了么?”

    “一个自私自利的人罢了。”

    连澈淡淡道,缓缓敛下了双眸,生怕她再问些什么,便转移话题道:“这些年……我不在,你一个人带着笙笙和嫣儿一定很辛苦吧。”

    辛苦?

    蔺宝摇摇头,道:“其实也没有多辛苦的,有哥帮着我,轻松多了。”

    哥?

    连澈纳闷,她不是只有一个哥——蔺晚琛么,可蔺晚琛不是一直都在京城么,也未曾听到过他来这儿带过什么孩子啊,他抿唇,终是问道:“你说的哥是谁?”

    “说出来会吓死你的,所以我还是不要告诉你好了!”

    蔺宝好心道,毕竟南净在外面的名声她不是没有听人提起过,几乎等同于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在她心里,连澈不过是和一国之君的那个连澈重名罢了,顶多也就算是个富家少爷,不过就算是真的连澈,估计他也会被吓一跳吧。

    连澈听了她这话只觉得有些好笑,要知道他好歹也是南山派的掌门人兼连国现任皇帝,这世间能把他吓死的人,还真没有几个!

    瞅着她那模样,连澈挑眉,“你哥是南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皇上,公公有喜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霏柠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霏柠萌并收藏皇上,公公有喜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