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上,公公有喜了 > 【141】我是你爹爹

【141】我是你爹爹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闻言,颜楚楚唇边的笑愈发放肆,在离他们五步之遥的距离站定,双眼睥睨着蔺宝,缓缓开口道:“我就是疯子又怎样?别忘了,是你们逼我的!”

    你们?

    蔺宝止住脚步,听着这话只觉得好笑,她根本就不记得她,怎么可能对她做过什么事儿,不过她这么说估计是把她和连澈当成一伙的了,兴许是连澈对她做了什么事儿呢?

    可这么一想,就更不对劲了,如果说是连澈招惹了她,那么她为什么要报复笙笙呢?难道说——连澈真是笙笙和嫣儿的亲生父亲?可这些那个女人又是如何知晓的?

    难不成他们原来都认识,可就她忘了这事儿?

    蔺宝抿唇,握紧手中的长剑,抬眸望向她那张面目全非的脸,冷声道:“就算是我们的错,你凭什么报复在孩子身上?你究竟还有没有一点良心!”

    良心?

    颜楚楚冷笑三声,“你只顾着说我,那么你呢?你究竟有没有想过如果当年不是你——”

    “够了!”

    生怕她再说下去,连澈高声打断了她的话,将蔺宝拉到身旁,手持长剑抵住她的脖颈,“颜楚楚,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后悔五年前放你一条生路。”

    ——早知如此,他就应该直接杀了她!

    “后悔?连澈,你当年明知道把我送回去简直比杀了我还要残忍,可你现在说后悔,后悔有用吗?如果当年你能多看我一眼,根本就不会有那个孽种的存在!”

    “啪——”

    话音一落,清脆的巴掌声响起,众人抬眸望去,只见颜楚楚微侧着脸,嘴角沁出了血丝,一双眸子里满是不可思议,而她对面,连澈一手握紧了长剑,一手握紧了双拳,双眸是猩红一片。

    一旁的弟子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家掌门那可是很少动怒,这五年偶尔出现在帮派,那都是木头脸,可以说一点表情都没有,可现下他却气成这个样子,那个女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就在连澈抬手准备用长剑了结她的时候,蔺宝抿唇拽住了他的手,低声道:“还是先问问笙笙和阿希在哪里吧。”

    ——如果他现在失手杀了那个疯女人,那么阿希和笙笙的下落就没有人知晓了。

    感受到手上传来的温度,他终是叹了口气,反手握住了她有些冰冷的手,侧眸看向自己座下的大弟子,道:“白澜,逼她把那两个孩子的下落问出来。”

    白澜依言颔首,抬步走上前制服了呆若木鸡的颜楚楚,低声道:“妖女,你把那两个孩子藏到哪里去了!”

    听到这声响,颜楚楚总算是回过神来,徒劳地挣脱了几下,正欲施毒,却未曾想身上藏着的毒药便全被搜了出来,被激怒的她爆吼道:“你们永远都别想找到那两个孽种!”

    ——依她看来,就算是找到了,那也是两具尸体,索性不如不要去找,死了最好!

    听到她的声音,连澈厌恶地别过脸去,看着被冻坏了的蔺宝,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件给她披上,看着她问道:“你身上有没有笙笙的贴身物件?”

    闻言,蔺宝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满是补丁的小布偶,声音有些微颤,道:“这是阿希送给笙笙的,平日里笙笙都带在身边,只是今儿个换衣服没来得及取下来。”

    连澈伸手接过,放到鼻子前嗅了嗅,随即便牵起了蔺宝的手,朝山林深处走去。

    几个白衣弟子随即跟了上去。

    正值寒冬,这地上满是厚厚的积雪,虽然他们穿了长靴,可没一会儿靴子便湿了,黏着袜子怪不舒服的,而他们身后留下的一串脚印,也被大雪覆盖了。

    嗅着笙笙的味道,连澈领着众人走到了一个小山洞里,在洞口处,有一堆凌乱的血脚印,看那大小,应该是两个孩子的。

    连澈点燃了最后一个火把,同蔺宝躬身走了进去。

    “滴答——”

    湿润的山洞内,时不时能听到水滴的声音,而这声音显得山洞更为寂静。

    越到深处,空气就愈是稀薄,眼见手里的火把快要熄灭了,便只听不远处传来了微弱的呼吸声。

    蔺宝一惊,松开了连澈的手,循声奔去。

    ——“笙笙、阿希?”

    她蹲在地上,看着紧紧依偎在一起的两个小人,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受。

    闻声,笙笙睁开了眼,起身扑到她怀里,哭着喊道:“娘亲——”

    蔺宝伸手将他抱紧,一手轻抚他的后脑勺,亲吻着他的小脸蛋,道:“宝贝儿,对不起,娘亲来了——”

    笙笙摇摇头,伸手轻轻推开她,扭头看向早已昏迷的阿希,却只见连澈弯腰将阿希抱在了怀里,瞅着那小家伙一点动静都没有,许是睡着了。

    “乖,娘亲带你回家。”

    说罢,她便搂着他走出了山洞,连澈紧随其后。

    雪夜里,笙笙朝蔺宝的怀里缩了缩,小手搂着她的脖子,低声道:“娘亲,笙笙以为……你不会来找笙笙了。”

    毕竟,如果不是他不懂事擅自跑出来,也就不会连累阿希和他一起被抓了,他以为,娘亲一定会生他的气,不会来找他,任他自生自灭呢,毕竟娘亲说过,她喜欢懂事的乖孩子。

    听了这话,蔺宝叹了口气,蹲在地上,伸手解下了披风给他系上,重新抱起他站起来,柔声道:“傻孩子,你是娘亲的宝贝,娘亲怎么可能不来找你呢?”

    “可是笙笙这么不懂事,娘亲不会生气吗?”

    笙笙一边一说着,一边将小脑袋搁在了她的肩上,两只小手轻轻环住她的脖颈,看着被连澈搂在怀里的阿希。

    蔺宝听着这话,心里更为自责,腾出一只手扯了扯他身上的披风,道:“娘亲是很生气,只是娘亲生的是自己的气,笙笙这么懂事,娘亲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如果,她早点意识到这个问题,说不定,就不会让笙笙感到失落了,归根结底,都是她的错。

    瞅着娘亲没生气,笙笙抿了抿唇,犹豫半晌,这才开口道:“那……娘亲,你以后多疼我一点好不好?我害怕回去以后,娘亲会和以前那样不理笙笙……”

    话毕,他便紧张地屏住了呼吸,生怕这些话会让娘亲不高兴。

    少卿,就在他以为蔺宝不会答应他这种要求的时候,蔺宝开口了:“娘亲保证,以后会对你和嫣儿一样好,只是——嫣儿有时候会调皮,你是哥哥,要让着妹妹一点,知晓不?”

    闻言,笙笙点点头,高兴地在蔺宝脸上亲了一口,道:“娘亲,我会对嫣儿好的!”

    ——只要娘亲不冷落他,他做什么都好!

    享受着自家儿子的香吻,蔺宝只觉得小心肝暖暖的,可是看着这么乖巧懂事的儿子,她却是倏然想起了颜楚楚的话——

    “我用削尖的竹签刺穿了他的脚掌,还用亲手划破了他的小脸蛋,你以为这样就够了?呵,我从来就不是心善的人,为了彻底报复你们,我没有杀他,而是剥夺了他做男人的资格!”

    愈想愈怕,蔺宝缓缓止住了脚步,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背,小心翼翼地问道:“笙笙,今天绑架你的那个坏女人有对你和阿希做些什么吗?”

    坏女人?

    笙笙挺直身子眨眨眼,看着蔺宝的双眼,摇摇头,道:“她只是对着我和阿希说了一些很奇怪的话,没有对我和阿希做什么。”

    ——还记得,当时那个坏女人只是将他们俩捆在了一起,还说了一些他和阿希都听不懂的话,随后他和阿希便趁此机会,解开绳子偷偷溜走了。

    听到他这么说,蔺宝看着他那脏兮兮却完好的小脸蛋终是舒了口气,只是想起先前在地上看到的血迹,不由地蹙了蹙眉,又问道:“那你的和阿希的脚有没有受伤呢?”

    脚?

    笙笙眨眨眼,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脚底有些疼,便道:“好像是鞋子被戳破了,有点疼——”

    疼?

    蔺宝忍住想要脱掉他鞋子的冲动,抱着他亲了亲他的额角,心疼道:“乖,忍忍就好了,娘亲回去给你上药好不好?”

    笙笙依言点点头,脑海里全是他不小心摔倒了,阿希被他的场景。

    从那时他就发誓,以后一定要对阿希好!

    只是,这些话还是不要告诉娘亲好了,娘亲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那么这个就当做是他的一个小秘密好了。

    说起阿希,笙笙就想到了一件事儿,认真地想了想,他终于开口道:“娘亲,你知道那个坏女人和阿希是什么关系吗?”

    “娘亲也不知道——不过,笙笙怎么这么问呢?”

    蔺宝好奇道。

    笙笙认真地想了想,这才道:“我觉得那个坏女人和阿希长得很像呢,她们两个的脖子上都有一样的红痣。”

    “万一是巧合呢?”

    “可是,连位置都一样呢。”

    听着笙笙那笃定的口吻,蔺宝蹙了蹙眉,想起那个毁了容的坏女人,又想了想阿希的模样,倒也觉得有些蹊跷了,那个女人的脸虽然被毁得面目全非,但是那脸型并未改变,乍眼一看,她和阿希还真挺像的。

    据她所知,阿希是被周氏夫妇从集市上带回去的,并没有人见过她的亲生父母,而那个女人又和她这么像,难道……她就是阿希的亲生母亲?

    蔺宝猛地打了个寒颤。

    连澈抬步走上前,瞥了眼沉睡的阿希,侧眸看向蔺宝,低声问道:“怎么样?笙笙他——”

    “没事儿,那个女人胡说的。”

    蔺宝抿唇笑笑,看着笙笙打了个呵欠,便让他趴在自己身上,轻轻拍着他的背,哄他睡觉。

    见状,连澈也稍稍舒了口气,又道:“还是赶紧下山吧,要是受了凉那就麻烦了。”

    “嗯。”

    蔺宝轻声应道,生怕吵到了昏昏欲睡的笙笙。

    似是听到了身旁有人说话,笙笙转过小脑袋,半眯着眸子看着连澈,眨眨眼,道:“你是舅舅派来的人么?”

    连澈默默脑补了一下他口中的“舅舅”是谁,随即摇了摇头,笑道:“我是你爹爹。”

    爹爹?

    笙笙登时睡意全无,挺着小身板炯炯有神地看着连澈,随即又看向蔺宝,问道:“娘亲,他真的是爹爹吗?”

    ——艾玛,原来他受一次伤爹爹就会出现,早知如此,他就应该早点被那个坏女人抓住,然后爹爹就会出现了嘛!

    闻言,蔺宝冷哼一笑,“他才不是你爹爹呢,娘亲记得你爹不是这样子。”

    此言一出,笙笙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似的,眸子里有些淡淡的失望,可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看着蔺宝,“娘亲,你不会记错吗?我觉得他真的好像爹爹呢。”

    像?

    蔺宝依言瞥了连澈一眼,“才不像呢,我记得,你爹那可是最喜欢穿白袍了,而且他可是个温文尔雅的翩翩君子,为人宠辱不惊,怎么可能是他这样嘛!”

    ——咳咳,好吧,虽然他好像的确是帅了点,但是长得帅就不一定是笙笙和嫣儿的爹嘛!

    连澈在一旁听着她的话几乎快要吐出血来,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宝儿,我不是君子么?”

    “你是君子,不过才不是温文尔雅的君子呢,而且吧,我记得,他好像很少这么喊我呢,所以你一定不是他啦!”

    蔺宝说得头头是道。

    ——等等,很少这么喊她?

    连澈仔细想了想,五年前在宫里他不都是这么喊她的么,很少这么喊她且爱穿白袍、宠辱不惊的,貌似只有一个人,那就是——

    尼玛,这丫的把他记成了年华?!

    连澈不淡定了,腾出一只手拽住她的手臂,道:“你确定你没记错么?”

    ——要是她真把记忆中的他当成了年华,那还不如直接把他们所有人都忘了呢!泥煤,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为毛她就只偏偏忘记了他以及和他有关的事儿?

    难道她当初爱他爱得太深,一不小心把他爱到心里埋了起来?

    好吧,这个理由有点牵强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皇上,公公有喜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霏柠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霏柠萌并收藏皇上,公公有喜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