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上,公公有喜了 > 【146】怎么,你吃我皇表兄的醋了

【146】怎么,你吃我皇表兄的醋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没有感情?

    ——如果他们之间没有感情,那她当初为什么要生下笙笙和嫣儿?

    一股寒流侵入他的心脉,冰冻着他那原本炽热的心,不可否认,她的话对他实在太有冲击力了。

    只是,现下仔细想想,她会说出这番话,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这货失忆了,好吧,只是不记得他了。

    叹了口气,连澈握紧了手里的玉簪,抬手轻轻抚了抚她的脸,道:“宝儿,别这么早就下结论,我会让你记起来了,一定会。”

    ——不然,这货要是带着他的俩宝贝儿嫁给别人怎么办?

    蔺宝屏住呼吸,定定地看着他的双眸,仅一眼便陷入了他的深沉之中,无法自拔。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脸上那受伤的表情,她的心就好像被撕裂了一般,那种感觉陌生却又熟悉。

    见她愣住,连澈伸手将玉簪插进了她的发间,伸开双臂轻轻抱住她,道:“宝儿,明天早点来——”

    早点来的话,他会比较安心,想必太后到时候也会很高兴吧,有的事儿还是早些宣布了的好。

    蔺宝不知道连澈是多久离开的,反正在她回过神时,发间别着玉簪,身上还披着薄毯,放眼整个屋内,根本就没有连澈的身影,这一切太不真实,仿佛他不曾来过一样。

    想罢,她伸手取下了头上的玉簪,眸子里满是深沉。

    *

    翌日,一大早蔺行舟便带着一家老小坐着马车到了皇宫,原本他们接到的消息是晚上去用膳就好了,可今儿个一早便有人来传话——说是希望他们能早些到宫里来,皇命难违,蔺行舟只有照做。

    当蔺宝听到这个消息时,正在给笙笙穿衣服的手稍稍顿了顿,脑海中倏然想起了昨晚他曾说的话——

    “宝儿,明儿早点来——”

    当然,想起这话,不得不想起他那温暖且温柔的怀抱。

    只是……

    他一大早就让人来传话,是害怕她不会乖乖听他的话早点去吗?还是说,他根本就不信任她?不可否认,无论是哪种理由,蔺宝的心情都有点乱糟糟的。

    她渴望的爱情,基础就是信任,毕竟没人希望自己的下半生会在另一半的怀疑和猜测中度过,要知道这样的爱情太不幸了。

    如今,她已经缺失了有关连澈的记忆,她已经算是不幸的了,她不想自己的未来也变得不幸,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改变自己目前的处境,好吧,这貌似是不大可能了,毕竟连澈可没那么好对付。

    想罢,蔺宝自嘲地笑笑,麻利地给笙笙穿好衣服,拍拍他的小脸蛋,道:“笙笙待会儿要听话,不可以随便开口和别人说话哦,还要和娘亲一起看着妹妹,好不好?”

    笙笙严肃地点点头,看向一旁被打扮得非常漂亮的小妹,拍拍胸|脯承诺道:“娘亲放心吧,笙笙会和娘亲一起照顾好妹妹的!”

    瞧着自家儿子这么爷们儿,蔺宝抿唇笑了笑,理了理他的头发,亲了亲他的额头,道:“宝贝儿真乖!”

    宝贝儿?

    笙笙受宠若惊,开怀地笑眯了眼,瞅着蔺宝起身同蔺晚琛说着话,便走到一旁拉起了嫣儿的手,低声问道:“你把给爹爹的礼物准备好了吗?”

    闻言,嫣儿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护着自己的小荷包,冲笙笙挤了挤眼睛,道:“爹爹一定会喜欢的!那哥哥准备好了吗?”

    “我也准备好了,不过事先说好了,你不可以提前告诉其他人哦,不然就不是惊喜了!”

    笙笙有板有眼地教育道,还记得娘亲原来说过,惊喜就是要在别人不知晓的情况下进行才称之为惊喜,如果说出来,那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不过他还是挺相信嫣儿不会把这个秘密透露出去的,现在他都有点期待待会儿爹爹看到他们俩精心准备的礼物后所露出的表情了,想来应该和他们两个当初接到爹爹的礼物一样。

    愈想愈激动,两个小家伙都小心翼翼地护着自己身上的小荷包,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里面的“惊喜”给弄坏了。

    待蔺宝同蔺晚琛说完话,年迈的管家正巧来传呼,让他们赶紧出门,说是蔺行舟早已等得不耐烦了。

    事实证明,蔺行舟的确等得不耐烦了。

    一切准备就绪,蔺行舟这才吩咐车夫开始赶路,因为马车空间有限,一次容不下那么多人,蔺行舟便安排两个小家伙和自己一个马车,而蔺宝则和蔺晚琛一个马车,剩下的两个马车都用来装礼物,对此,蔺宝和蔺晚琛只能默默地坐上了另一辆马车。

    沉默片刻,蔺晚琛终于开口,道:“晚颜,其实哥一直都很想问你个问题,可又怕触及到你的伤心事,才迟迟没有问出口,现在你介意哥问这个问题吗?”

    “……”

    你都说了那么多屁话,她要还介意的话,岂不是太不给他面子了?

    蔺宝轻咳两声,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道:“没事儿,哥你问吧。”

    于是,蔺氏兄妹俩开启了问答模式,内容如下:

    “当年到底是谁带你离开的?”

    “……二哥。”

    “那这么多年你为什么都不回来看看爹,或者写封家书回来?”

    “……二哥不许。”

    “他不许,你就没有想过偷偷跑回来,或者寄封信回来?”

    “……二哥管着,我出不去。”

    “……”

    蔺晚琛表示无话可说了,怎么他每问一句,她的回答里都有“二哥”?

    尼玛,二哥二哥的,他听着都不爽了好么!

    愈想愈窝火,蔺晚琛蹙眉道:“你就没想过和他大吵一架,然后离家出走么?”

    “……”

    这果然是亲哥,可是,亲哥你脑子有病了么?她拖着两个孩子怎么离家出走?

    蔺宝抿了抿唇,道:“哥你不用说了,这些法子我不是没有试过,可是二哥不准我有什么办法?你又不是不知道,二哥他本来就很执拗,我怎么劝得动嘛。”

    ——劝得动的,就不是她二哥了。

    听着她这话,连澈倒也觉得有点道理,想想南净的性子,便也没有多气了,瞅着自家小妹那苦瓜样,他所幸换了个话题,道:“昨儿个听爹说笙笙和嫣儿是皇上的血脉,可你之前根本就不认识皇上,也从未接触过皇上,你到底是怎么怀上孩子的呢?”

    ——难不成她小妹和皇上其实一直都有奸情,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尼玛,千万别这么狗血,三天前的事儿他都还没消化透呢,要是再来点更狗血的,估计他要消化不良了。

    想罢,蔺晚琛伸手揉了揉额角。

    听了她这话,蔺宝觉得这事儿愈来愈不简单了,照她哥这么说,她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皇上,而且都不认识皇上,那她是怎么怀上连澈的孩子的?而连澈又是怎么爱上她的?

    艾玛,她有种脑子要炸掉的感觉了。

    这一边,蔺氏兄妹俩陷入无比头疼模式,而另一边,蔺行舟则正和自己的两个小外孙打得火热。

    闲聊了一会儿,看着他们兄妹俩将自己身上的小荷包护得这么紧,他不禁有些起疑,纳闷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你们娘亲给你们的压岁钱吗?”

    言罢,便只见两个小家伙不约而同地护着自己的小荷包,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委实让人觉得好奇。

    他开口,正欲再问,便只见嫣儿伸出小爪子放在唇前,道:“嘘——这个是秘密哦!”

    “什么秘密连外公都不能知道啊?不如把秘密告诉外公,外公和你们一起保守这个秘密怎么样?”蔺行舟和蔼地笑道,眸子里满是狐狸般的精明。

    要知道,他可是堂堂连国丞相,在朝堂之上得意数年,害怕搞定不了两个小屁孩?

    正想着,便瞅着两个小家伙摇摇头,一直沉默的笙笙开口道:“这是我们的小秘密,如果说出来,就不是秘密了。”

    ——他们要做有原则的小孩子,如果随随便便就把秘密说出来,那就是没有原则、不守信用的小孩子了。

    蔺行舟一听这话差点没被噎着,瞅着他们兄妹俩一副认真的模样,他也只好就此作罢,毕竟他们说得也不无道理,如果他连小孩子都要唬的话,估计这笙笙和嫣儿日后都不会搭理他了。

    他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么两个宝贝外孙,现下都还没有享受够有外孙的幸福和满足,怎么能把两个宝贝儿给逗不高兴了呢?

    见蔺行舟不再问,两个小家伙也悄悄舒了口气,又同自家的外公扯着别的话题了。

    *

    待丞相府一家老小赶到朝阳殿时,连澈已经换上华服在殿中候着了,同行的自然有太后和夏侯锦年。

    一听说自家儿媳妇儿回来了,太后那叫一个激动啊,又听说还带回了两个宝贝孙子,这太后险些一口气没喘上来,如果不是连澈拦着她,怕她这么兴师动众的,会吓着人家,估计她早就去丞相府了。

    除了这两件事儿,太后还知晓自家儿媳妇儿把自家儿子给忘了,不过仔细想想这又没啥,大不了她帮着撮合撮合这两人就行了,毕竟这命中注定的姻缘,是摆脱不了的。

    下了马车,蔺宝搓了搓有些冰凉的手,走到前边将笙笙和嫣儿两手拉住,再次嘱咐道:“待会儿不可以随便说话,不可以随便乱跑,不可以随便吃东西,知晓不?”

    笙笙和嫣儿无奈地点了点头,他家娘亲从昨天就开始和他们俩唠叨这些了,他们俩的耳朵嫩,经不起折腾啊!

    见他俩点头,蔺宝稍稍舒了口气,同自家老爹和老哥拿着贺礼准备进门去。

    而就在这时,一个年事已高的太监拿着拂尘匆忙走了出来,恭敬地对着蔺行舟福了福身子,道:“蔺丞相您可算是来了,皇上和太后已等候多时了,这外表冷,您还是赶紧进去吧。”

    闻言,蔺行舟点点头,赶忙同那公公走了进去。

    蔺宝瞅着那公公的背影,听着他的声音,老是觉得有些熟悉,可仔细想想,她深居府中如何认识这宫里的公公?就算是前些日子她被退婚时,曾有公公来府上宣旨,可她私下里打听过了,自己刚出来,那公公便已经走了,所以说她根本就不可能认识这公公,可这感觉又是怎么回事?

    想罢,她烦躁地甩了甩头,回神时,已经到了殿内。

    大殿之上,一绯红华服男子坐于龙椅上,玉佩环腰,龙冠在首,面容华贵,烨然若神人。

    龙椅之下,一打扮得庄严而隆重的妇女坐于凤椅上,保养极好,眉眼带笑,甚是和蔼亲切。

    见他们来了,太后由一年长的嬷嬷扶起来,连澈则是飞快地起身朝蔺宝走去,整个过程直接无视了一旁的闲杂人等。

    ——尼玛,他来干嘛?

    蔺宝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却是怎么都移不开目光,而安公公也赶忙上前将蔺行舟和蔺晚琛手中的贺礼收下,顺便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

    笙笙和嫣儿看着愈来愈近的连澈,都纷纷紧张起来,捧着手里的小荷包有些不知所措。

    而就在这时,蔺宝想起了一句话——在这世间有一种尴尬,那就是在和对方打招呼后,等待对方走过来的那段时间,你会显得格外得不知所措,而她现下便是如此。

    没一会儿,连澈便大步走到了她面前,看着她头上的玉簪,勾唇笑了笑,“等你很久了。”

    “……噢。”

    蔺宝垂首,下意识地握紧了身旁两个小家伙的手,只有她自己知晓,她此刻的呼吸有多么得急促,她的脑神经绷得有多么紧,而她紧张的原因,不言而喻。

    早就料到她会是这样,连澈并未觉得有多尴尬,俯身看向两个小家伙,道:“荷包里装的是压岁钱么?怎么看得这么紧?要不要爹爹再给你们一个大红包啊?”

    见连澈终于注视到自己了,笙笙和嫣儿都特别高兴,两个小家伙都把手里的荷包取下来,递给他,笑眯眯道:“爹爹,这是我们的新年礼物!”

    新年礼物?

    连澈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握着手里的两个小荷包,心里满是欢喜,他没想到,有朝一日他的孩子居然也会给他准备新年礼物,或许,这也是做父亲的一种骄傲吧。

    想罢,他伸手揉了揉他们俩的头,却不急于打开荷包,而是将两个荷包揣到了怀里,拉着两个小家伙朝还在尴尬的蔺宝道:“宝儿,过去看看母后吧。”

    母后?

    蔺宝猛地抬眸,心里顿时七上八下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丑媳妇见公婆?

    未等她反应过来,嫣儿便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同连澈朝前方还在和蔺氏父子俩寒暄的太后走了过去。

    ——尼玛,他该不会真要跟他娘介绍她,然后上演婆婆刁难准媳妇的悲剧?咳咳,好吧,她还不算是准媳妇,不过现下能阻止太后误会他俩关系的最好办法就是——她先开口解释!

    想着,蔺宝便扬起笑容,上前行了礼,特淑女地唤道:“太后新年快乐。”

    那姿势,要多标准有多标准;那语气,要多温柔有多温柔;那笑容,要多淑女有多淑女。连她本人都觉得她太像个大家闺秀了!

    只是……太后那吃了苍蝇似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太后不吃这一套?

    蔺宝嘴角的笑容顿时有些僵硬,索性将那大幅度的淑女笑变成了淡淡的微笑,既不失礼也不显得她表情不自然。

    一旁的连澈看着她那样无奈地叹了口气,聪明如他,又怎会看不穿她那点小心思,只是他能看穿,并不代表太后看得穿,估计他家娘亲给吓着了。

    两个小家伙也察觉到了这尴尬的气氛,笙笙冲嫣儿使了个眼色,便一同上前甜甜唤道:“太后奶奶新年快乐——”

    闻声,太后循声望去,瞅着穿得一身喜庆的两个小家伙,眸子里满是惊异。

    ——艾玛,这是她亲爱的两个孙子啊!

    方才的郁闷一扫而光,太后微微俯身,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头,和蔼地问道:“奶奶听你们爹爹说,哥哥叫笙笙,妹妹叫嫣儿,是不是啊?”

    嫣儿和笙笙懂事地点点头,随即嫣儿又从小棉袄里掏出了一个平安符,递给了太后,甜甜道:“太后奶奶,这是外公去庙里求的,听说可以让太后奶奶以后都不被坏人抓到,希望太后奶奶能收下。”

    “……”

    众人囧,平安符不是用来报平安的吗?这和不被坏人抓到有什么关系?

    想归想,太后还是伸手接了过来,从袖子里掏出两个大红包分别塞到两个小家伙手里,道:“奶奶很喜欢平安符,这也当作是奶奶的新年礼物好了,不过日后不要叫‘太后奶奶’,要叫‘奶奶’,知道不?”

    闻言,笙笙和嫣儿乖巧地点了点头,转身退到蔺宝身侧。

    瞅着自家俩孙子这么乖巧,太后满意地笑了笑,挺直身子看向蔺宝,亲昵地拉着她的手,道:“宝儿,哀家可算是等着你回来了。”

    听着这话,蔺宝懵了——怎么听着她这话一点都不像是坏婆婆呢?反倒还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姐妹似的,不过说是姐妹也不为过,一看到这个太后,她就有那种熟悉感,一如先前看到那个传话公公时的感觉。

    难道……她先前曾在宫里生活过?

    注意到太后还在看着自己,蔺宝收起思绪,僵硬地笑了笑。

    瞅着她这样,太后总算是相信自家儿子的话了,可她这个做母亲的,还是得帮儿子一把——“宝儿啊,现下你总算是回来了,那打算何时同皇儿成亲啊?”

    ——尼玛,这是要逼婚了么?

    蔺宝微微抽了抽嘴角,瞥了眼一旁的连澈,看着身侧的两个小家伙,抿唇思索道:“太后,恕我直言,我现在并不打算成亲,只要能在府里看着笙笙和嫣儿长大就好。”

    ——毕竟,她现在拖着两个孩子也不好嫁人,虽然连澈愿意娶她,可她还是觉得他们之间缺少了什么,这样的婚姻对她而言是不完美的,而她又不能把这些话全都告诉太后,唯有这样回答,既能表达自己的想法,也能否决太后的话。

    而太后听了她的话,直接傻眼了,看向一旁的连澈,他也为之一怔,其实他们把后来的事儿都给计划好了,只是没想到,蔺宝居然会这么直接将她拒绝,可仔细想想也对,蔺宝本就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她有自己的思维,又怎会甘心被他们母子俩算计呢?说到底,还是他们低估了蔺宝。

    见太后愣住,蔺宝咬了咬下唇,松开了两个小家伙的手,侧眸看向连澈,低声道:“能借一步说话吗?”

    纵使纳闷,连澈还是点了点头,同太后交代了几句,让她帮忙看着两个小家伙,便同蔺宝走到了大殿外。

    沉默许久,蔺宝终于开口道:“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可无论你们要的是笙笙还是嫣儿我都不会同意,更不会同意和你成亲,笙笙和嫣儿是我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来的,我不会把他们拱手送人,所以——”

    她深吸一口气,正欲将重点说出来,便只听他在这时笑着对她道:“这玉簪你戴着真好看。”

    “……”

    尼玛,这货究竟有没有在听?

    蔺宝有种想要杀了他的冲动,可看到他那深情的样子,丝毫气不起来,他的那种目光仿佛是这冬日温暖的太阳,直射她的心房,照亮了她的世界,温暖了她的身子,感觉就像是……恋人一样。

    可一想到“恋人”,蔺宝便觉得心尖有些发颤,她慌乱地错开和他相交的目光,故作镇定道:“你要是喜欢,我还给你好了。”

    说罢,她便作势要去取,可他却先一步按住了她的手,剑眉微蹙,神色慌张,道:“宝儿,你是铁了心不和我成亲了,是不是?”

    闻言,蔺宝屏住呼吸,认真而郑重地点了点头。

    明知道她点头是极有可能的,可连澈还是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挫败,可是,想起笙笙和嫣儿,他便又有了动力,干脆将她压在墙上,双手撑在她的脑侧,一如当年那般霸道,“宝儿,无论你愿不愿意,我都会娶了你。”

    ——就算她恨他也没关系,毕竟“恨”也算是一种感情,自古都是因爱生恨,可他偏要来个因恨生爱,只要娶了她,害怕她日后不会爱上他?

    被他这么禁|锢着,蔺宝难受地扭了扭身子,明明他的霸道应该让她讨厌的,可她现下却觉得格外兴奋,甚至还有些愉悦,可回神一想,尼玛——她这是发|情了还是犯贱了?

    好吧,无论是哪一种,都挺恶心的。

    理了理思绪,蔺宝鼓起勇气抬眸望向他,道:“连澈,强扭的瓜不甜,我不希望我们的婚姻是无爱的,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和我都会痛苦一辈——唔!”

    ——尼玛,就算要强吻她,那也等她把话说完行不行!

    蔺宝想挣扎,可偏生他的双手先一步摁住了她的两只手腕,就连她的双膝都被他给死死抵住了,这种感觉就像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让她觉得羞耻!

    然而,最奇怪的地方就是这羞耻之中,竟然夹杂着些许兴奋。

    ——好吧,她确定自己是犯贱了。

    想罢,蔺宝张嘴狠狠咬了咬他的薄唇,他猛地睁眼,终是松了手,挺直身子离开了她的唇,而他的薄唇上,还沾着些许唾沫和一排小巧的牙印。

    见他松了手,蔺宝抬手擦了擦嘴,瞪着他道:“你下次能不能把我说完了再——”

    说带此处,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蔺宝囧了,难道要暗示他下次等她说完话就可以强吻她了?

    看着她那窘样,连澈玩味地看着她,勾唇笑道:“再做什么?吻你吗?”

    ——您老就不能含蓄点么!

    蔺宝只觉得自己的老脸都快熟透了,实在受不了他那灼热的目光,只好别过脸死鸭子嘴硬道:“吻你个头!我什么都没说!”

    不可否认,连澈爱极了她那副样子,这种感觉像是让他回到了从前他戏|弄她时的快感,而这样的她,在他心里无疑是最可爱的。

    见自己目的达到,连澈伸手握住了她的双肩,双眸定定地看着她,认真道:“宝儿,以后别再说这种话了,不然你一定承受不了这后果。”

    ——因为,一旦她说出那些话,他所有的理智都会崩塌,那个时候,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就好像方才那样。

    蔺宝当然知晓他说的那些话不止是吓唬她罢了,毕竟他是一国之君,“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他肯定是会遵守的,可是——他的那番话不也说明了一个问题么?

    ——他一定会和她成亲!

    想到此处,蔺宝头疼地叹了口气,抬眸看向他,“可是,为什么是我?”

    ——难道仅仅因为她给他生了两个孩子吗?

    “因为,我爱的是你。”

    他如实道,食指轻轻覆上了她的双唇。

    *

    待蔺宝和连澈回去的时候,太后正和蔺家人交谈甚欢,两个活宝可谓是把众人都给逗乐了,还将气氛推向了高|潮。

    瞅着自家娘亲一脸愁眉不展的样子,嫣儿起身扑到她怀里,笑弯了眼道:“娘亲,奶奶这里有好多好多吃的,我今晚能不能不回去,陪奶奶一晚上啊?”

    ——这母子俩是一同出招,一个威胁她,一个对她的孩子下手么?

    蔺宝更是头疼,拉着她坐在软垫上,强笑道:“女孩子不可以夜不归宿的。”

    一听这话,嫣儿嘟嘟嘴不说话了,一旁的笙笙凑过来道:“我不是女孩子,可以留下来和爹爹一起睡吗?”

    ——尼玛,前些日子还觉得她这儿子听话了,怎么感觉就是一胳膊肘往外拐的白眼狼呢?

    蔺宝蹙眉,“小孩子都是不可以夜不归宿的,万一有坏人把你们抓走怎么办?”

    这回不高兴的换做太后了,虽然蔺宝说得不无道理,可她还是有些不大乐意,学着蔺宝那样,板着脸道:“宝儿这是把皇宫当作什么地方了?难道这儿不是你的家?”

    瞅着太后都教训起她来了,蔺宝有些坐不住,面带尴尬,委婉道:“他们俩会打扰到太后您休息的。”

    ——一旦笙笙和嫣儿住在宫里,那她就别指望这两孩子能出宫了!而日后若要见到这两孩子,条件便是她嫁过去!无论是哪一种结果,都会让她生不如死,可这俩熊孩子被卖上了贼船还傻乎乎地帮别人数钱!

    哪知她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太后还是固执道:“笙笙和嫣儿也算是哀家的孙儿,哀家疼着爱着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觉得他们俩打扰哀家休息,好了,哀家知道你护子心切,可这孩子在皇宫里会出什么事?所以宝儿你就放心吧。好了,就这么说定了,今晚笙笙和嫣儿留下来陪哀家,如果宝儿愿意留下来,哀家也没有意见。”

    ——留下来再给她生个小孙子也挺不错的啊!

    蔺宝不是蠢货,怎会不知晓太后那点心思,可奈何人家是太后,又不能拿人家怎么样,只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笙笙和嫣儿看着自家娘亲没有再反对,便挪了位置坐到了太后边上,殷勤地给太后端着茶,递着点心。

    对此,蔺宝只想说——那俩孩子肯定不是她亲生的!

    看着这场面,蔺晚琛纳闷地坐到了蔺宝身侧,蹙眉道:“这是怎么回事?你和皇上出去究竟谈了些什么?”

    蔺宝扶额,“哥,给我一刀来个痛快吧。”

    “……”

    蔺晚琛抽了抽嘴角,趁着旁人不注意,凑到她耳畔,又道:“那你今晚真打算留下来?”

    说起这个问题,蔺宝有些犹豫,毕竟将笙笙和嫣儿独自留在宫里,她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可她更不放心的,还是连澈。

    为了自己的清白,蔺宝还是决定——不要留下来!

    抿了抿唇,蔺宝这才道:“哥,待会儿我多喝点酒,你就趁着我酒醉了,把我带回家,你记住啊,千万别把我扔下来!”

    ——她还是很清楚自己是什么酒品的,万一到时候喝醉了说些胡话再来个酒后乱神马,那可就糟了!

    蔺晚琛思索了半晌,重重地点了点头。

    ——看来,他今晚不能喝酒了,不然一定会把自家小妹忘在宫里的。

    就在众人交谈甚欢之时,一裹着狐裘的绯衣少年走了进来,双眸狭长,面色隽秀,整个人都有一股不|羁之气,看他那模样,顶多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

    瞧着他进来了,有宫人上前取下他身上的狐裘,以免这屋内的暖气将他热出汗来。

    脱下狐裘,夏侯锦年朝前行了个礼,看向太后,道:“姑姑今儿个似乎特别高兴啊!”

    “你这小子可算是来了,哀家差点没让人去锦苑将你捆来呢!走了一路也该累了,快些找个空位坐下吧。”太后笑眯眯道,眸底却满是忧愁。

    还记得自打五年前的事儿发生后,她那侄儿就变得沉默寡言,甚至整整半年都待在锦苑里足不出户,直到后来她逼着锦年去新来的太傅那里学习,他才渐渐振作了起来,当然——这一切还得归功于那新太傅曾对他说的话——“若有一日你功成名就,自然能轻而易举地找回过去丢失的东西。”

    那丢失的东西,不言而喻——自然是年如烟了。

    年华的事儿她多多少少还是知晓一些的,只是千不该万不该发生的事儿便是锦年喜欢上了那丫头,而这不幸中的万幸则是锦年为了找到那个丫头开始努力了。

    时间短些,太后倒还不觉得那丫头能影响他什么,可这时间一长,她才发现,自家侄儿日后极有可能会栽在这个丫头手里,她甚至不能想象,有朝一日待锦年功成名就,等来的却是那丫头已不在人世或是已嫁作人妇的消息,到那时,锦年会怎样。

    想罢,太后重重地叹了口气,目光落在身侧的两个孩子身上。

    夏侯锦年环视一周,却是发现只有蔺宝身侧还有空位,便走过去大大方方地坐在她身侧,伸手拿了块她盘里的糕点,挑眉道:“行啊,死包子,五年不见,长宽了啊!”

    言外之意,就是长胖了。

    蔺宝纳闷地看着他,“公子你认错人了吧,我才不是什么死包子呢。”

    ——一听那名字便俗气得很,感觉就像个小太监似的。

    听了她那话,夏侯锦年咽下嘴里的糕点,抬手喝了口茶,漫不经心道:“少来,别和本公子装这套,你可别说你失忆了!”

    ——等等,他咋知道她失忆了?

    蔺宝更是纳闷,“请问我们认识吗?”

    “噗——”

    夏侯锦年一口茶喷了出来,还以为她是在开玩笑,可听那语气,看她那表情,根本就没有半点在开玩笑的意思!尼玛,难不成这货真失忆了?

    对于夏侯锦年那不雅观的行为,蔺宝蹙了蹙眉,往边上挪了挪身子,看向蔺晚琛小声道:“哥,你认识他不?”

    “认识啊,太后的侄儿夏侯锦年嘛,你问这个干嘛?”

    蔺晚琛闲闲地吃着花生米,时不时喝口茶,活生生一副老爷样子。

    一听这话,蔺宝有点不淡定了,为毛她一听到“夏侯锦年”这名字,脑海里就总会想到“夏侯小金鱼”呢?

    轻咳两声,她扭头问道:“那个,你有兄弟么?”

    “你丫该不会真忘了吧?”

    夏侯锦年觉得自己的下巴快要掉地了,却又听她继续道:“如果有,我猜那个兄弟一定叫‘夏侯小金鱼’吧?”

    “……”

    泥煤,这丫头真心失忆了么?失忆了还记得她给他起的绰号?

    瞅着他没反应,蔺宝失望地撇撇嘴,伸手抿了口茶,又道:“看你这样子,以前认识我吗?”

    ——认识,何止认识,他还——

    夏侯锦年轻咳两声,正欲答话,便只见坐在他对面的连澈重重地咳嗽了两声,顺带瞪了他两眼。

    ——好吧,傻子都看得出来,皇表兄在暗示他不要说。

    可为毛他不要他说呢?

    夏侯锦年挑挑眉毛投以疑问的眼光,连澈蹙眉表示不要他多管,夏侯锦年很不甘继续挑着眉毛,而连澈也蹙着眉毛瞪着他,于是,蔺宝就在一旁看着他们俩“眉来眼去”。

    趁着他俩不注意,蔺宝用手肘轻轻撞了撞蔺晚琛,道:“诶——哥,你说这夏侯锦年该不会和连澈有一腿吧?”

    ——还是说,那个叫夏侯锦年的单恋连澈?

    闻言,蔺晚琛差点没被花生米给呛死,猛烈咳嗽了起来。

    蔺宝撅撅嘴,递给他一杯茶,伸手给他拍着背顺着气,嘟囔道:“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嘛,他们俩眉来眼去的,肯定有一腿嘛!”

    “你——咳咳咳!”

    蔺晚琛还没喘过气来便又咳嗽,弄得蔺宝是一脸无奈。

    ——好吧,事实证明,她那腐女想法是不被她哥接受的。

    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夏侯锦年扭过头来正好听到她那句话,勾唇笑了笑,戳了戳她的手臂,道:“怎么,你吃我皇表兄的醋了?”

    吃醋?

    蔺宝翻了个白眼,见自家老哥不再咳嗽了,便收回了手,瞥向一脸坏笑的夏侯锦年,道:“你丫脑子有病吧?我吃谁的醋都不可能吃他的!”

    “是吗?”

    夏侯锦年勾唇,意味深长地看着她,直到看得她不好意思了,这才收回目光,正经道:“说真的,你真失忆了?”

    “我不想把话再说一遍。”

    她再次翻了白眼,这种情况要么是她失忆了,要么就是他们俩根本就不认识,而他在那里装熟人!

    听闻此言,夏侯锦年杵着下巴思索了半晌,半晌这才抬眸看向太后身边的两个小家伙,瞅了半晌又看向她,道:“你要是失忆了,怎么还会留下我皇表兄的孩子呢?”

    这个问题解释起来太麻烦,她能不解释不?

    正想着,便只见连澈朝他们走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妖孽动物园特种兵王在山村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龙王传说凰妻倾世霸道帝少请节制总裁爹地惹不起怪医圣手叶皓轩

皇上,公公有喜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霏柠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霏柠萌并收藏皇上,公公有喜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