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唐老师刚念到这里,班里一阵哗然。

    大家都没想到,原来赵春燕桌子上刻字的竟然是李峰。

    正好那段时间班里都在流传宋乔和赵春燕“早恋”的谣言,说不定这些谣言让李峰想起了当初那个和他爸爸在一起的中学生“小三”,又或者,他只是觉得宋乔屡次三番的“帮助”挫伤了他的自尊心,毕竟宋乔是个女孩,绝大多数青春期男孩都无法忍受被女孩保护的事实。

    而真正的理由,恐怕连李峰自己也说不清楚。

    宋乔倒是隐约能体会李峰的心情。

    她的家庭也曾经遭遇过变故,知道这样的事情会给一个人造成怎样的影响。她也曾经一度内心充满了无法排遣的焦虑,而这些情绪急需寻找到一个宣泄的出口,最后终究化为一触即发的愤怒,将愤怒化成敌意转移到周围的人身上。也许电视里那个心理专家说的没错,李峰最后选择自杀,或许真的是出于对他母亲的报复。

    信里还说,他欠的王子烨一千块钱,没剩下九百块没还完,为此他感到很抱歉,过一段时间就会全部还上。

    宋乔听到这里,才知道李峰果然欠了王子烨钱,之前那次在校门口见到的一幕,原来是李峰在还王子烨的钱,而不是被勒索。

    而信里没有提到的是,当初李峰管王子烨借钱,是为了给母亲买营养品。

    李母一直脾气不太好,李峰家的亲戚都知道李母脾气不好,还会打孩子,他们经常目睹李峰被妈妈打得痛苦哀嚎,却没有人出面阻止。亲戚们总教育李峰,让他好好孝顺妈妈,不要总惹母亲生气。

    他们说他妈妈含辛茹苦把他带大多么不容易,还说要恨就该恨他那个出轨的父亲,和那个不得好死的“贱人”小三。

    今年寒假,李母的病情恶化,脾气也日益暴躁,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冲孩子发火。有一次仅仅因为李峰考试点错了一个小数点,她就把李峰的课本撕碎了从窗户扔了出去。

    寒假结束后,李峰跟王子烨借了一千块钱,从超市买了许多营养品。男孩的心思其实很单纯,只希望妈妈的病赶紧好起来,等妈妈病好了,心情好了,他就不用总挨打了。可他又不敢告诉母亲钱是管同学借的,所以他就跟妈妈撒谎,说钱是他打工赚的,然后再慢慢靠攒午餐费攒零花钱还上。

    结果后来李母还是发现了李峰管同学借钱还撒谎的事,就以为他和班上的男生学坏了,于是便不分青红皂白地用细皮带抽了他一顿,造成了宋乔之前看见的那些伤口。

    这些事班里的同学并不知道。

    如果知道,他们也很难相信这样的事竟然会发生在自己的同学身上。

    因为对于大多数家庭健全的孩子而言,父爱母爱对他们来说是非常理所当然的事,而虐待儿童的父母只有在新闻和报纸上才会出现。

    对生活在幸福家庭的孩子而言,这种事就像小说一样不真实。

    下课后,唐老师把宋乔叫去办公室,拿出了李峰专门写给她的一封短信。

    宋乔回到教室,拆开李峰写给自己的信,信里说,李峰一直很觉得她是个非常优秀的好学生,不光学习好,还特别关心周围的同学,经常耐心给其他学生讲题,主动帮班里的女生打扫卫生和换水,班里的同学也都很喜欢她。

    “说不定我一直都很嫉妒你,所以才会在你的本子上写那些话。”李峰最后写道,“我以后应该不会回五中上学了,希望你能好好学习,以后考个好大学,赚钱养家,不要让父母操心。”

    下午的体活课上,宋乔从倪妍那里听说,赵春燕已经跟唐老师坦白了,说在倪妍的书桌上放虫子的其实是她。

    她无意间听说,倪妍一直在班里传她的谣言,说她管班里的男生要礼物,其实她根本没收过男生的任何东西。

    那几天恰好轮到赵春燕值日,她就趁着晚上扫除的时候翻了倪妍的文具盒,在里面找到了一个沾着木屑的圆规,她就认定在她书桌上刻字的是倪妍,所以才从家里灭虫用的胶板上拿了一些虫子,趁着早上值日的时候,放在倪妍的书桌上报复她。

    因为赵春燕主动承认错误,而事情已经过去好多天了,倪妍早就不生气了,就原谅了赵春燕,于是唐老师只是对赵春燕进行了批评教育,并没有把这件事报给学校。

    晚上放学前,唐老师告诉大家,说李峰下午已经出院了,但是他不会再回来上学了,他家里人已经来学校给他办了转学手续,过段时间他就要去s大学附属中学上学了。

    s大附中是个不错的中学,比五中的校风口碑要好很多,李峰在那里上学说不定要比在五中好得多。

    这样一来,最近班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几件事终于告一段落了。

    放学后,宋乔和朱冰雪结伴出了校门。

    朱冰雪一直在跟宋乔念叨“十一”的作业太多了,根本没时间出去玩。

    “不过也没什么可玩的,我爸妈十一也不放假。”朱冰雪的爸妈都是临床医生,十一也要值班的。

    宋乔道:“那就在家看看电视,玩玩电脑也挺好的。”

    朱冰雪叹口气:“别提电脑了,我爸妈把电脑设了密码,不让我玩,到现在我还没破译出来呢!不过我一般玩电脑也不知道干点啥,电脑也没游戏,我就玩玩扫雷和蜘蛛扑克而已。”

    两人聊着聊着,忽然看到路边一个老太太正在卖凉拌豆皮。

    两个女孩都有点嘴馋了,于是就每人买了两块钱的豆皮。

    老太太年纪挺大了,看起来得有七十多岁。她用布满了皱纹的手熟练地从旧罐头瓶里捞出豆皮,又舀上一勺酱汁浇在里面。豆皮本身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拌豆皮用的酱汁很好吃,又辣又甜,小女生最喜欢这种味道。

    “奶奶,你这个豆皮的酱汁怎么调的?”朱冰雪好奇问道。

    老太太笑道:“这个是我秘制的,别家没有这个味儿。你要是喜欢就再买点,豆制品好吃又有营养。”

    就在这时,旁边一家餐馆里走出来一个穿着围裙,烫着大卷发的中年女人,她一出来就不耐烦地骂道:“你这老太太咋又跑我们家馆子门口卖这破玩意儿?你挡在这儿影响我们生意不?”

    老太太闻言赶紧道歉,“对不起,大妹子,对不起,我马上就挪地儿啊。”

    中年女人不耐烦地啐了一口,还横了一眼宋乔和朱冰雪,“你们这些小孩还真是,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是不?还敢吃她卖的这玩意儿,没看新闻里说了嘛,这些豆腐皮都是小作坊做的,都有毒!”

    老太太忍不住辩解道:“我这些豆皮自己家都吃的,没有毒。”

    “没有毒你自个儿咋不吃?卖给这些小孩赚黑心钱是不是?”

    她说着还推了一把老太太,老太太被推得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好在宋乔手疾眼快地扶住了她。

    “老不死的,快滚!”中年女人骂了一句,然后就转身回去了。

    “这家餐馆怎么这么嚣张啊!”朱冰雪不忿道。

    因为五中食堂饭很难吃,所以经常有学生中午到这家“晓春盖浇饭”吃饭。

    晓春盖浇饭的生意一直都很火爆,但是这家店的老板娘服务态度却不敢恭维。她经常有意无意地上错菜,上错了还不肯退,还总对来吃饭的学生大呼小叫。若不是因为食堂又贵又难吃,而这家店的价格又比较便宜,学生们也不会选择光顾这里。

    上个礼拜,梁晓丹在那个餐馆点了一份咖喱鸡肉盖浇饭,却在盖浇饭里吃出来一个虫子。她想换一份,却被老板娘拒绝了。当梁晓丹再次要求更换时,老板娘竟然破口大骂,说现在的小孩都太矫情,不过是个米虫而已,吃了又毒不死人,最后把梁晓丹都骂哭了。

    老太太感谢了扶住自己的宋乔,叹口气道:“现在的钱不好赚啊,想出来卖点豆皮补贴家用都这么难。你们可要好好学习,爸妈赚钱都不容易……”

    忽然,老太太眼前一亮,冲宋乔背后招手道:“小烨!你咋才放学?”

    宋乔和朱冰雪同时转过身,正好看到王子烨从校门口摇摇晃晃地往外走。他的校服系在腰上,单肩背着个软塌塌的斜跨包,怀里还搂着个篮球。

    一看到那老太太,王子烨顿时略不快地高声道:“奶,你咋来了?”

    老太太笑道:“这不是闲着没事儿干嘛,来接你回家,就当遛弯儿了。”

    王子烨走到宋乔和朱冰雪身边,皱眉瞟了一眼她们俩,又把视线落在老太太手里抱着的罐子上,埋怨道:“奶,你不会又在卖那个破豆皮儿了吧?”

    “豆皮多好吃啊,怎么能叫破豆皮呢?你以前可爱吃了,吃完了一碗还要。你爸也特别爱吃我拌的凉菜……”老太太唠唠叨叨地说着。

    王子烨却没注意自己奶奶说了什么,看向宋乔她们,抬了抬下巴,一副故作倨傲的模样:“你们俩在这干什么呢?”

    “没干嘛,刚才有人欺负你奶奶,你不管吗?”朱冰雪抢先道,她指了一下那边的餐馆,“有个女的刚才出来骂你奶奶。”

    王子烨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餐馆,面露不快:“你说那家的老板娘?”

    “嗯,就是长得胖胖,还烫着卷的那个。”

    朱冰雪把刚才发生的事描述了一遍。

    王子烨听完皱眉“噢”了一声,冲他奶奶抛下一句“你等着”,就转身大步往那个餐馆走去。

    朱冰雪好奇:“他想干嘛?”

    宋乔摇摇头,心道,难道他是想找那女的算账?

    这时,他们看见王子烨走到餐馆门口,把老板娘叫了出来,懒洋洋道:“是你刚才骂我奶不?”

    那老板娘四十岁刚出头,大概一米六五的个子,长得又胖,看起来要比王子烨的块头大多了。听见王子烨这么说,老板娘顿时愣住了,“你奶?你奶奶谁啊?”

    老太太叫道:“烨烨,你回来!”

    老板娘看了一眼老太太,顿时明白了这俩人的关系。她冷笑一声,翻了个白眼,声音不大不小地骂了一句,“她是你奶啊?怪不得呢,一家老小都是神经病。”

    王子烨一听就火了,一抬脚就把餐馆门口摆着的长桌给踢翻了。

    老板娘也不是吃素的,她见状赶紧往后一躲,尖叫道:“老刘!老刘你出来!有人砸场子啦!”

    很快,一个浓眉高鼻梁的中年男人一边用牙签剔着牙,一边从餐馆里走了出来,“咋的了?”

    “这小子他踹桌子,掀咱们家摊子!”老板娘指着王子烨气愤道。

    中年男人吐掉嘴里的牙签,看了看地上的桌子,又看向王子烨,不快道:“这是你干的?”

    中年男人长得又高又壮实,跟他老婆一样是个大块头,可王子烨竟然也不怕,道:“是我干的又能怎么的吧?”

    王子烨奶奶走过来拉着自己孙子的衣袖,劝道:“行了吧,烨烨,咱们走吧,别闹了!”

    王子烨不耐烦地扯过自己的衣袖,道:“奶,她刚才那么骂你,你怎么就不生气啊!”

    “生气又能怎么的?还能跟人家打一架啊!”王子烨奶奶急道,“烨烨,乖,咱们回家吧!”

    “想走可不行!”老板娘指了一下地面,横眉竖目道,“你看,我这桌子都被他踹坏了,怎么也得赔了钱再走!”

    王子烨怒道:“你这桌子根本没坏,你眼瞎吗?”

    那个叫老刘的男人顿时皱眉道:“你这小孩,怎么跟长辈说话的?”他却不知道,他老婆刚刚用更难听的话骂了王子烨的奶奶。

    老板娘也冷哼一声骂道:“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种呗,没家教的东西……”

    不知道为何,这句话激怒了王子烨。他瞬间涨红了脸,抬起拳头就要揍她。

    就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感到眼前黑影一闪,随即便闻到一股女孩特有的淡淡发香,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拳头就被柔软的手掌紧紧地包裹其中。

    “别动手。”挡在他面前的宋乔低声喝止道,“别忘了这是在校门口。”

    王子烨这才发觉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五中学生。他们听见骚乱声,就好奇地凑过来围观。

    王子烨顿时冷静了许多。

    如果被这些学生看见他打人,报告给了老师,他所要面临的麻烦就不只是记过处分这么简单了。

    而此刻围观的学生都还没反应过来。

    宋乔刚才的速度很快,再加上之前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王子烨身上,没人注意宋乔,所以她刚刚就像一下子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一样。

    老板娘有点被吓到了,她怔愣了片刻,才转而瞪着王子烨怒道:“你想打人?”

    “没有,你看错了。”宋乔平静道,然后拽着王子烨的胳膊硬把他拉走了。刚走了两步,她又想起什么,扭头冷淡道:“顾客的忍耐力都是有限的。按照你这种做生意的方式,你的店长久不了。”

    老板娘听完就愣住了,没想到这小女孩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她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王子烨挣扎了两下,却震惊地发觉自己根本没法挣脱宋乔的手。他抱着篮球踉跄了两步,只好任由宋乔拉着自己往前跑。

    大概因为围观的人太多,老板娘和她丈夫并没有追上来。

    宋乔走得飞快,将王子烨一直拽到了旁边小胡同里才松开手。

    王子烨揉着被宋乔抓得发麻的胳膊,不满道:“你干嘛拉着我!”

    宋乔抱起双臂,语气平静道:“你太冲动了,刚才要不是我拦着你,你把人家打了,到时候人家报了警怎么办?你已经快十五岁了吧,也不是小孩子了,该懂得控制情绪了吧。”

    最近一个月来,宋乔的身高一直在缓慢增长中,长高的速度已经比同龄人快很多了,可她还是比王子烨矮了大半个头。在旁人眼里,一个短发小女孩居然神态老成,用一本正经的口吻教育一个比自己高出好多的男生,那场面不禁令人啼笑皆非。

    可王子烨却一点也不觉得好笑。

    他忽然想起,那次在食堂里,他正跟李峰闹着玩,却被宋乔抓住了手腕。那时候他就觉得宋乔的手劲儿大得惊人,不过才抓了一下,就害得他疼了一下午才好。

    再加上刚才发生的事情,王子烨越来越觉得,眼前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女生身上有什么超乎寻常的地方。

    王子烨根本没注意听宋乔正在讲些什么,而是打量了她片刻,然后突然打断她的话,道:“宋乔,你是不是练过什么功夫啊?怎么劲儿这么大?”

    宋乔蹙眉:“功夫?我没练过功夫。”

    这时,王子烨奶奶还有朱冰雪终于赶了上来。

    王子烨奶奶向宋乔道了谢,然后就一个劲儿地埋怨自己孙子,说他刚才不该冲动惹事。

    王子烨已经冷静了许多,他一边听着奶奶的埋怨,一边心不在焉地“嗯嗯”,眼睛却忍不住瞟向了站在一旁的宋乔。

    宋乔却假装没注意王子烨打量的目光,看了一眼手表:“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了。”

    王子烨奶奶点头道:“嗯,对,是该回家了,别让爸妈担心。”

    宋乔笑了笑,然后就转身和朱冰雪一起离开了。

    回家后,宋乔就看见自己老哥带着喜滋滋的笑容站在门口。

    宋乔笑问:“你笑什么呢?一脸捡了钱似的表情。”

    宋霖道:“还真跟捡了钱差不多!你猜我今天干嘛了?”

    “不知道,找着男朋友了?”宋乔调侃他。

    宋霖笑骂:“滚蛋,我看你是想找男朋友了吧。”

    他说着,就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简陋的餐馆店面,门上“笑笑快餐店”的牌子被人刷上了红色的油漆,玻璃门上还贴着一张“吉房出租”的字条。

    宋乔顿时明白了,她惊讶道:“你不会是把这个店面租下来了吧,你手头的钱够吗?”

    她知道宋霖一直想开店,只是苦于手头没那么多钱。

    宋霖道:“我之前摆摊存了一笔钱,加上我爸妈留给我的那些钱,目前还够用。”他说着就点了点那张照片,“那家店在居民区里,离你们学校还挺近的,地点很不错。你不是说你中午以后你中午就可以去我的店里吃午饭了。”

    原来他已经早就存好了钱了,只是一直没找到开店的契机。

    幸好这一世他没有遭遇意外,才有机会开店圆梦。

    第二天,宋霖就迫不及待地带宋乔去看了他租的店面。

    店面果然离宋乔的学校不远,就在学校旁边的居民楼里。

    店面简陋,只有一个炉灶,墙壁也沾满了油污,只有地面铺着白色瓷砖还算干净。

    宋霖说,他想给店起名叫“宋记快餐”,简单又好记。

    宋乔也觉得这个名字不错,既然是快餐店,没必要起得太文艺,越平民越好。

    宋霖本来想趁着十一黄金周结束前把店开起来,好趁着假期招揽一下客人,但是卫生许可证还没办下来,所以只能等黄金周结束后再说了。

    宋霖打算把顾客群定位为附近的居民和学生,以中式快餐的形式售卖,把菜品事先做好放在大盘子里,然后供顾客挑选,售完为止,还免费无限量供应素汤。

    之后,宋霖花了两天时间研究菜色。

    他预计人均消费大概在四块钱到八块钱之间,除非像宋乔这样的大胃王吃货,一般的成年人点三份菜一份饭,花个五六块钱就能吃得很饱了。

    宋乔答应宋霖,等开学后她就在学校里宣传一下宋霖的店,让班上的同学去宋记吃午饭。五中食堂难吃的盒饭要六块钱一份呢,而宋霖做的菜肯定要比食堂饭好吃多了。

    眼看着黄金周就要结束了,宋霖的店也准备得差不多了。

    这期间宋乔也帮了不少忙。她陪着宋霖一起去农贸市场采购食材,又帮着装饰店面,忙得不亦乐乎。

    她特意查了许多餐饮店装修的资料,觉得小快餐店的装修还是以简洁明快为好。在她的建议下,宋霖选了用明亮的橘色来粉刷墙壁,又买了几组漂亮的现代挂画挂在墙壁上,使得简陋的小店一下子改头换面,看起来干净整洁了许多。

    开学后,宋乔趁着早自习的功夫把之前印的宣传单发给了班上的同学。宣传单上还写着,凭五中的学生证能在开业当日享受优惠。

    班里的学生都对宋乔家开的店很感兴趣,好多人都跑来问宋乔哥哥做菜好吃不好吃,如果好吃,以后他们就在宋乔家的店吃午饭了。

    如何解决午餐一直是五中学生除了成绩之外最发愁的事之一。

    五中食堂的饭菜难吃,而五中周围的快餐店也没有几家合适的。尤其是那家“晓春盖浇饭”,老板娘脾气暴躁,态度很差,盖浇饭也做得又咸又腻,要是因为食堂饭菜太难吃,他们也不会被逼得去他们家解决午餐。

    到了开店当天,宋乔中午下了课,就迫不及待地跑去宋霖的店里帮忙。班里几个学生也跟着宋乔一起去凑热闹。

    刚到店门口,宋乔就惊呆了。

    店里的椅子上坐满了人,就连门口临时摆的折叠桌旁边也坐着好几位等待打包带走的客人。

    宋乔第一反应是,这么多客人,宋霖一个人能忙得过来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女侠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Jenn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Jenni并收藏重生之女侠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