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郭彩芸和吴晓雨互相依偎着蜷缩在床角,两人的手一直都紧紧地握在一起。

    “你冷吗?”郭彩芸小声问道。

    吴晓雨摇了摇头,她抽了抽鼻子,将下巴搁在膝盖上,“我想我妈了。”

    郭彩芸“嗯”了一声,“我也是。”

    “我妈还不知道我放学后偷偷跑出来打工。”吴晓雨沙哑道,“我就想找个工作,勤工俭学,多给家里赚点钱。我家一直都很穷。”

    郭彩芸也想起了自己母亲,“我已经半年多没看见我妈了,她一直都在外地打工。”

    “那你不想她吗?”

    “想。”郭彩芸沉默了一下,“想也没办法。她得工作,赚钱,养活我和我弟。”她说着,忽然想起母亲因为长年累月的劳动而布满茧子的双手,和那张过早地出现皱纹的脸,忽然鼻子一酸,道:“其实我以前挺恨她的,觉得她根本不关心我和我弟……但我现在却特别想她……”她说着就用力擦了擦眼角的泪花,“要是我能从这里出去,我肯定好好孝顺她。”

    吴晓雨听着,便紧紧地抓住了郭彩芸的手,“我也是。”

    突然,房间的门再次打开。

    进门的不是那个叫大狗的男人,而是足浴店的老板。

    这个中年男人头发有些谢顶,脸上总是没什么表情,感觉就像戴了个面具。他并不像“大狗”那么健谈,进了房间后,他将手里的衣服丢在床上,就语气生硬命令她们:“穿上。”

    他丢过来的两件衣服都非常暴露,完全不是郭彩芸她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应该穿的。

    “……我不穿。”吴晓雨的声音里带了一丝哭腔。

    中年男人皱了皱眉,大步走过来伸手就抓住了吴晓雨的胳膊。

    吴晓雨顿时吓得尖叫起来。

    “不准叫!”男人骂道,扬起手一巴掌就扇了吴晓雨一巴掌。女孩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道红印,嘴角还渗出了一丝鲜血,“妈的,真他妈晦气!最近尽遇上这种倒霉事儿!”他一边骂一边继续扇巴掌,似乎把吴晓雨当成了他的出气筒,女孩的脸都被他打得青紫一片。

    郭彩芸见状,毫不犹豫地扑上去狠狠咬了男人一口。中年男人疼得哇哇大叫,顿时凶相毕露,踢了一脚郭彩芸的肚子,郭彩芸痛苦地呻.吟一声,倒在地上就起不来了。

    “妈的,竟然敢咬老子!贱人!”中年男人一边唾骂,一边对郭彩芸一顿拳打脚踢。

    郭彩芸被打得抱着头痛苦地蜷缩成一团。渐渐地,痛苦似乎消失了,她感到鲜血从她的嘴角流出来,除此之外,身体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她感到意识正在抽离,冷冷地站在一旁注视着这一切,耳畔却依旧能听见陌生又熟悉的痛苦尖叫,那声音却是来源于她自己。

    意识恍惚之间,她看到吴晓雨忽然扑过来,发疯似的从身后勒住他的脖子,狠狠地咬住了他的肩膀。

    女孩子力气太小,牙齿是她唯一能够利用上的身体武器。

    她的牙齿陷入了男人的肉里,他立刻痛苦地哀嚎了起来,一转身将攀在自己身上的女孩甩了下去。

    吴晓雨被摔在地上,她拼命地往后爬着,一脸惊恐地看着男人满面怒容地向自己走来。

    郭彩芸拼尽最后的力气,紧紧地抱住了男人的腿,不让他去抓吴晓雨,沙哑地尖叫道:“……晓雨,快跑!”

    吴晓雨的脚上没栓铁链,所以两个女孩早就想好了,如果有机会,吴晓雨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然后再报警救郭彩芸。

    听到郭彩芸的尖叫,吴晓雨这才回过神,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往门外跑。

    她刚跑出门,却看到足浴店的老板娘朱玉霞和另外一个女孩同时进了门。

    见吴晓雨头发凌乱,嘴角带着血,像个疯子一样从里屋跑出来,那个女孩顿时吓得尖叫了一声。

    朱玉霞见到这场景,顿时明白了几分。

    她一把扯住吴晓雨的胳膊,尖叫道:“大狗!大狗!过来!人要跑了!”

    老板娘手劲挺大的,吴晓雨又好几天没吃过一顿饱饭了,竟然一时间挣脱不开。她想咬朱玉霞的胳膊,却被朱玉霞扯住了头发,就在两人撕扯的时候,吴晓雨忽然依稀看到一个穿着黑衣,身材瘦高的身影从门口一闪而过。

    她顿时睁大了眼,难道是错觉?

    就在这时,她突然感到后脑勺一阵剧痛,眼前一黑,就头朝下倒在了地上。

    中年男人手里拿着一个砖头,气喘吁吁地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女孩,又抬头和朱玉霞对视了一眼,“……现在咋办?”

    “你打她干啥!打死了怎么办?”朱玉霞气得直跳脚。

    “她要跑啊,我不打她还能怎么的?”中年男人抱怨道,“还不是因为你,非不让我把她锁起来,这下完了吧?”

    “大狗呢?大狗怎么不在?”朱玉霞环视四周。

    中年男人摇摇头,“刚才我过来的时候就没看到他。”

    “那啥……那我出去找大狗哥吧!”之前那个穿皮裙的女孩紧张道。

    “你去吧!”朱玉霞不耐烦地摆摆手,“快点,赶紧把人抬进去,省的被人看见。”

    她说着就弯下腰抓住了吴晓雨的脚,瞥了一眼她丈夫的方向,“还站着干啥,帮忙一起抬啊!”

    她丈夫却一动不动地原地站着,蹙眉道:“你闻到屋里有股怪味儿了吗?”

    他的话音刚落,朱玉霞也感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钻进了鼻腔。

    她站了起来,蹙眉道:“还真有,咋回事?”

    她的话音刚落,忽然一个身影从她面前一闪而过,还没等她看清来人的样子,她就看到自己丈夫整个人飞了出去,然后“咚”地一声落在了不远处的砖头堆里不动了。

    她吓了一跳,猛地一转身,却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外套的矮个子正站在自己背后,那人的脸被红色围巾挡住大半,教人看不见他的样貌。

    朱玉霞警惕地后退了半步,“你……你是谁?”

    那人却没说话,而是弯下腰抱起了地上的女孩。

    这个“黑衣人”就是宋乔。

    她刚刚跟着那两个女人在棚户区东拐西拐地走了一段路,却不小心追丢了,于是她跳上了一个平房的屋顶,终于看到了一个还亮着灯的平房,然后才找到了这里。

    在跑过来的途中,她似乎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可惜光线太暗了,她没能看清那是什么。

    她从平房的后窗看到那男人将女孩打倒在地,又听见了他们的谈话。她一用力,将窗户上的防盗栅栏掰开,翻身进了窗户,然后趁他们不备,提起那男人的裤腰带,一使劲儿就将他丢了出去。

    她刚抱起地上的女孩,却看到朱玉霞肩膀上的停着的金蝴蝶亮了起来。

    金蝴蝶亮了!

    就在这时,她忽然意识到自己从刚刚一直闻到的怪味儿是什么。

    ——煤气味儿!

    宋乔抱紧了怀里的女孩,又推了一把挡在自己面前的朱玉霞。朱玉霞被推了个踉跄,却感到自己的胳膊被人紧紧地抓住了。

    “快跑!”宋乔急切地叫道。

    就在三人同时冲出大门的瞬间,伴随着“砰”地一声巨响,巨大的火光冲天,爆炸带来的热浪将宋乔撞得飞起。

    她感到后背一阵灼热的滚烫,可她却没有松开怀里的女孩。

    在落地的瞬间,她翻过身背部着地作为缓冲,滚了几滚才停下。

    她感到剧痛从她的后背传来,而不只是因为高温灼伤。她感觉身上肯定好几块骨头都骨折了,稍微动弹一下都疼得要命。不过她知道自己的身体会很快地愈合,所以她还是试着动了几下,然后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足浴店老板娘朱玉霞正倒在离他们不远的瓦砾里,头上渗出了鲜血,看起来已经昏倒了。

    此时,小屋已经被明火和滚滚的浓烟包围了。

    宋乔咳嗽了几声,感到身上的伤正在迅速地愈合中,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疼了。

    她正想检查一下刚刚救出的女孩是否还活着,却看到那女孩动了动眼皮醒了。

    宋乔连忙道:“你怎么样了?”

    女孩一睁开眼就惊恐地尖叫着四处乱抓,“不要!放开我!”

    宋乔赶紧抓住她的胳膊,不让她乱动,蹙眉道:“别怕,你已经没事了!”

    那女孩这才意识到自己面前的人不是足浴店的。她茫然地看了看宋乔,突然注意到了正在燃烧中的小屋,顿时呆住了几秒。

    然后她猛地抓住了宋乔的胳膊,惊恐道:“彩芸呢!郭彩芸!她逃出来了吗?”

    宋乔惊讶道:“郭彩芸?”她的脑海中浮现了那个淳朴打工妹的形象,不会是她吧?

    吴晓雨突然想起郭彩芸的脚上还拴着铁链呢,怎么可能逃得出来。她想爬起来,无奈浑身剧痛,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于是她绝望地喊了几声郭彩芸的名字,又抓住旁边那个陌生人的胳膊,道:“还有人在里面呢!你快想办法救救她!”

    宋乔看向正在燃烧的平房。

    她知道,经过刚才的爆炸,任何还留在里面的人都没有生还的可能了,于是她低下头,冲吴晓雨摇了摇头,沙哑地低声道:“……抱歉。”

    吴晓雨也明白郭彩芸肯定逃不出来了,她哽咽了一声,捂着脸哭了起来。

    ……

    很快,救火车赶到了,棚户区的火势很快就被压制住了。

    救护车也及时赶到,将受伤的吴晓雨和开足浴店的夫妻俩送去了医院。

    在医院里,吴晓雨报了案,向警察说明了她和郭彩芸遭遇的一切。

    经过警察的盘问,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的足浴店老板娘朱玉霞终于交代了她逼迫外来打工女孩卖yin的犯罪事实。

    除了郭彩芸和吴晓雨之外,她还先后通过强迫和引诱等手段让三个未成年女孩在店里做那种生意,并且将得来的赃款全部挪为己用,只给那些女孩每个月两百块钱“零花”。

    因为听信了朱玉霞“认识警.察局和黑.社.会”的谎言,害怕她事后报复,之前被她胁迫过的三个女孩竟然都没有报警。

    另外,经过火灾调查人员的现场勘查,平房的火灾被认定为是煤气泄露导致的意外事故。

    当时留在屋内的两个人全部当场死亡,其中一个是外号叫“大狗”的年轻男人,本名叫程勇,今年二十五岁,是老板娘朱玉霞的外甥,另外一个,则是年仅十七岁的少女郭彩芸。

    ……

    第二天晚上,宋霖从宋记餐馆回来,却看到自己妹妹正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

    电视里正在报道昨天的棚户区爆炸案。

    见自己妹妹看电视看得入迷,宋霖就走到她身边,本来想突然出声吓她一跳,却发现宋乔的样子有些奇怪。

    于是他轻轻拍了一下宋乔的肩膀,道:“你怎么了?”

    宋乔早就感觉到宋霖的靠近了,她微微摇了摇头,勉强地笑笑:“没什么。”

    她知道自己的样子瞒不过宋霖。

    她现在的心情很郁闷,就像心里堵了一团棉花似的。

    刚才新闻里说,那对开足浴店的夫妻得救了。而真正需要她救出来的人,那个善良热情的打工妹郭彩芸却死了。

    一想到这里,宋乔的心情跌至了谷底。

    如果她昨天没有跟丢那两个人,早一点赶到平房,就能早些发现被锁在房间里的郭彩芸,也许郭彩芸就不用死了。

    想到这里,宋乔下意识地摸了一下手心。

    她记得昨天手心上的金字显示,她已经完成了蝴蝶任务。

    她一直以为蝴蝶任务的目的是让她拯救无辜的生命。可问题是,她并没有救出所有人,反而救了两个根本不值得被救的人渣!

    就在这时,停在她膝盖上的金蝴蝶忽然扇了一下翅膀,好像在嘲笑她的自以为是。

    宋乔叹口气,她知道她没权利决定一个人是否有资格活下去。如果昨天的事情再重来一次,也许她还会再救一次朱玉霞夫妻。她就是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别人在自己面前死去。

    可是郭彩芸是无辜的。

    她只是一个怀揣着对未来的期待,来到大城市,希望能找到工作养家糊口的小女孩,可惜她的未来已经被残忍地扼杀了。

    如果不是那对夫妻,郭彩芸也不会被锁在那个房间里,她也就不会死了,这么想来,郭彩芸根本就是被那对夫妻间接杀死的。

    宋乔忽然想起那天在公交车上,她远远地看到郭彩芸微笑着冲自己挥手告别,谁能想到之后会有怎样的厄运降落在那个女孩身上?

    想到这里,宋乔顿时觉得心情更消沉了。

    电视里出现了郭彩芸母亲接受记者采访的情景。她刚回答了两个问题,就眼圈一红忍不住蹲在地上捂着脸大哭了起来,还一边哭一边喊郭彩芸的小名。

    忽然,宋乔的手心出现了一阵刺痒。

    她低头一看,上面出现了一行字。

    “目前善值:2300

    目前恶值:300”

    昨天她没有仔细阅读自己的善恶值数值,而现在她才发现自己的善值增加了五百,而恶值也莫名增加了两百。

    宋乔有些困惑,她越来越不明白善恶值究竟代表了什么。

    本来善恶的概念每个人都有所不同,她以前就怀疑过,人的善恶真的能用简单的数字来衡量吗?

    还有就是一直萦绕在她心中的那个疑惑,这个善恶值系统究竟是什么?金蝴蝶究竟是什么?而这一切又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她?难道和她的重生有什么关系?

    她只知道,如果她没有重生,宋霖就不会还活着。

    在她沉思的功夫,金字很快就消失了。

    这时,宋霖端了一杯热牛奶给宋乔,然后坐在了她的身边,拿起遥控器换了个台。

    宋乔接过牛奶杯,牛奶被热得恰到好处,一点也不烫手。

    她点了一下头,一口气喝光了牛奶,她头一歪靠上了自己老哥的肩膀,将自己完全陷在柔软的沙发里,跟宋霖一起看少儿频道播出的超级英雄动画片。

    渐渐地,她终于觉得心情平静了许多。

    她一转头,发现宋霖居然仰着头,半张着嘴呼呼大睡着,她顿时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女侠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Jenn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Jenni并收藏重生之女侠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