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艳福不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见花云裳一脸的茫然,话唠太子就解释道:“成婚后皇兄可从来没带皇嫂进宫过啊,倒是侧妃经常入宫……”

    侧妃,说的自然是她那个才情过人的姐姐,花云月。

    “是啊。”花云裳笑笑,神色淡然。

    夜煜见她如此,心里不是滋味,颇有些不耐的说:“宫宴就快开始了,殿下戴罪之身,再耽搁下去,就不怕父皇怪罪?”

    他的话说得不太客气,夜煌从他努努嘴,笑道:“本宫才不怕呢,父皇定是气消了才放本宫出来的,对了,皇兄还没告诉我,今日这宫宴是所为何事?”

    夜煌面上一派天真,夜煜眼里却滑过嫉恨,是啊,这才是父皇疼爱的儿子,犯下多大的罪过,都只是撒撒娇,便能过去了。

    不像他。

    他可忘不了前几日父皇随同百官对他咄咄逼人的模样,只怕在他心中,巴不得他万劫不复,免得活着抢他疼爱儿子的太子之位呢。

    “父皇想见见爱妃。”简单的说了一句,夜煜便搂着花云裳朝御花园深处走去。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争,那么,也是时候撕破脸崭露头角了,对这个天真烂漫有一无是处的太子殿下,他不需要再虚与委蛇……

    “父皇怎么突然相见花云裳呢?难道是上回本宫说了仙儿的事儿?”夜煌呆立在原地,望着夜煜花云裳的背影,唇角扬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原来,仙儿本就是她的皇嫂啊……

    “殿下有所不知,这事说来蹊跷。”身后跟着的是他东宫的奴才,在皇宫有时有地位声望的,花太傅指控夜煜待女儿不好云云,他当然清楚得很,是以,主动跟自家小主子解释。

    “哦?快说来听听。”

    “是,事情原是这样的,那日殿下向陛下奏请为民女仙儿做主封妃……”

    “这些本宫都知晓,你且说些这几日我所不知的吧。”眼看宫宴就要开始了,夜煌可没心情听他说废话。

    老奴才连连点头,他最是了解这个主子,平日里有外人在,倒像个大孩子似的,可一进东宫大门,就显出成熟老练来了。

    他自然不敢过问主子人前人后的不同,只得一五一十把花太傅拿女儿的死做文章,文武百官尤其是太子党附和,让夜煜给个交代的事儿简单地说了一遍,又细细地说了近日的流言蜚语,最后才下结论,道:“依奴才所见,这个锐亲王府八成是个冒牌的,定是锐亲王为了自保,方才……”

    “休要胡说,”夜煌别有深意的笑笑,“本宫看倒未必,皇兄素来神通广大,死而复生有何难?今日怕是有的热闹看了。”

    少年脸上那看似明媚的笑容,在晨曦的阳光里,竟显出几分邪肆来,他那明显的讽刺,一干奴才看得惊心,也不敢说什么,低眉顺眼的垂手立着。

    “走吧,看看父皇怎么看。”

    ***

    花云裳也算第二次来皇宫重地了,不过头一次是被某妖孽挟持了,又带着两个孩子趁夜逃跑,根本没心情欣赏风光,这回算是真见识了。

    虽说御花园也没什么建筑,但多得是凉亭,设计也是匠心独运别具一格,流光溢彩的琉璃瓦更是让花云裳叹为观止,而最让她的目光流连忘返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满园子姹紫嫣红的繁花。

    她就纳闷了,夜国酷寒,在锐亲王府也不过有一池子冰莲,花园里几乎是没什么花朵的,大祭司的碧落神殿就更甭提了,仙气缭绕是真,但却没有生机勃勃的盆景花枝。

    倒是那日西山温泉中,飘着好多娇艳欲滴的花瓣……想着那些花儿,花云裳自然又想到了祭司大人那完美的身材,脸颊上悄悄爬上了红云朵朵。

    夜煜面无表情,目光却是一刻也没从她身上移开,此时见她这般女儿家的神态,心跳突然乱了,与之升腾的,便是无边的怒气。

    他一把攥住她过于纤细的手腕,怒道:“你在想着谁?”

    “祭司……”大人两个字还没出口,花云裳就险些被夜煜眼中赤、裸裸的火气烧得面目全非了,她有些怔忡,下意识的问道:“王爷,你这表情好像嫉妒。”

    说完两人都愣住了,花云裳懊恼得恨不能找个花丛转进去,而事实上,她也确实那么努力过,不过手被锐亲王殿下抓着,她不能活动自如,只能用一种类似于小白兔的无辜眼神看着他。

    而意外的是,夜煜竟然没有像她意料之中那样狠狠地甩开她的手,而是不自然的撇过头去,耳尖还有淡淡的可以红晕。

    不是吧?被她言中了?

    这点小发现,当然不能让花云裳觉得惊奇,她只当是王爷生气了,心里小鼓打鼓“通通”的敲着,生怕自己得罪了王爷,这厮恼羞成怒了,迁怒自家可爱的一双儿女。

    于是,她挤出笑意,用空余的那只手指指身边的一盆怒放的大红花,故作惊讶的说:“这皇宫果然不同凡响,这莫不就是传说中的花中之王牡丹,四五月才开的花,现在竟然开得这么好!”

    “好看么?”夜煜局促的瞄了眼那盆花。

    花云裳赶紧点头,谄媚的模样似乎取悦了亲王殿下,他勾了勾唇角,随即冷冷的说:“不过一盆假花,你若喜欢,本宫让人在王府里也添置一些。”

    这回心惊的是夜煜了,他竟想投其所好,一贯是不喜欢这些没有呼吸的摆设,却因为她一个敷衍的喜欢,想在只种下冰莲的王府摆上几盆……

    不过,她应该是惜花之人才对,自踏入御花园开始,她那双顾盼生辉的眸,就牢牢盯着这些花。

    刚这么想着,就见他所谓的“惜花之人”恨恨的踢了一脚花盆,直踢得花枝乱颤,犹自不解气的抱怨道:“原来是假花,我说怎么梅兰竹菊都齐了,百花争艳跟开会似的,感情是骗人的玩意儿,这皇宫也不过如此,我还以为真能改变花期……”

    骂骂咧咧的说了一大推,花云裳才意识到面前还站着个夜煜,忙端正了姿势,面带文晓保持淑女形象,怎么又给忘了,她是花云裳,大家闺秀花云裳啊!

    “妾身又失态了,让王爷见笑。”

    花云裳忙着拿花盆撒气,并没在意夜煜说要在王府摆上假花的事,他心中暗自松了口气,同时也有些莫名的失落,口中不屑道:“愚钝至此,待会儿切莫给本王丢脸,走吧。”

    原以为两人来得挺早,没想到御花园凝香阁中,夜皇以及妃嫔若干,乃至满朝三品以上的官员,竟然都到齐了,个个正襟危坐,显然已经恭候多时了。

    夜煜嗤笑一声,就这么急着看他笑话么?

    殊不知,这些大臣原本是来上朝的,议事的金銮殿离这儿可不远,夜皇自然是被心急如焚的兰贵妃拉来的,至于宫妃,那才是正儿八经来看热闹的,不过这可不是主要原因,关键是皇帝到了,谁敢迟来?

    是以,今日姗姗来迟的主角锐亲王,入场时自然就是全场瞩目的焦点了。

    当所有人的目光落在花云裳身上时,她难免有点紧张,毕竟那些目光,大多是不友善的。

    也是,太子党巴不得夜煜死无葬身之地,如今夜皇定下的期限还未至,他就让锐亲王妃死而复生了,自然少不了白眼。

    而锐亲王的党羽,则多数是看好夜煜扶正花云月,一来平息众怒,二来花太傅虽然大势已去,但好歹有些号召力,花云月为妃,对夜煜有利无害,如今冒出来这个可说是一无是处的花云裳,众人当然没有好脸色。

    不过,再看到她的容貌时,惊艳和诧异也不少,没想到传言中的无德丑妇,竟是这样的天人之姿。

    一时间,众人似乎理解了夜煜舍近求远的做法,这花云裳可比花云月还要美艳几分,锐亲王年少轻狂,实属情有可原。

    只是,既然花云裳是这样倾城之色,锐亲王之前何故冷落?太子党不仅暗想,莫非这又是锐亲王府想出来的诡计?

    短短的时间内,每个人心思各异,形形色色看着倒很有趣。

    花云裳却没有心思看文武百官,倒是对主位上的夜皇感到好奇,尽管紧张到手心都是汗,她还是大胆的频频偷瞄。

    看清楚了就有些失望,轻轻的嘀咕道:“也不过如此。”

    待看到他右手边的兰贵妃和左手边的王贵嫔时,更是惊诧的低呼:“这老头长得一般般,艳福倒还不浅,难怪人人都挤破头想当皇帝……”

    自以为没人听到,却不知走在她前面也就半步的夜煜脚下顿了一下,抿成直线的唇,也几不可见的微微翘起,自在众人面前露面后,就一直冰封的眸也化开了些许。

    大手一挥,搭在了花云裳的肩膀上,拥着她走到夜慤帝跟前,弯腰行礼:“儿臣见过父皇。”

    顿了顿,又点了点头:“见过母妃。”

    说完就碰了碰呆呆的花云裳,示意她行礼。

    花云裳一时紧张,全忘了花云裳的知书达理,就只剩下千万个没见识的迟早早在脑袋里群魔乱舞,不过,没见过这阵势,还能没看过电视么?

    于是她微微一笑,从容不迫地从袖间扯出一抹绣帕,举过头顶一挥,半蹲下来,扬声道:“臣女……臣媳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花云裳浑然不知电视里学来的不是万能的,她所行的礼也于夜国不符,还暗自为自己标准的姿势自鸣得意。

    全场鸦雀无声,纷纷莫名其妙的看着场上行为怪异的女人,夜煜面上也是一僵,却在对上她得意的挑眉时,心头异样的悸动,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又道:“参见贵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妃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妃陌并收藏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