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懂避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花云裳抬头,恍惚间像是看到了紫眸银发,一样的认真,一样的深情,对她说:“迟迟莫怕,本座会护着你。”

    仅仅是一瞬的错觉,竟让她的眼角有些湿润,她才惊觉,她似乎有些想他了,想念他醇厚动人的磁性嗓音,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她,迟迟……

    为什么会想念,她想或许是因为无助吧。

    出来没想过自幼被人夸赞独立坚强的迟早早,在生命中的某一天,会着了魔似的依赖一个人。

    很久以后,她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他是妖,定是他对她施了妖法,那时候龙皇陛下只是看着她笑,总也没有告诉她,事实的确如她所想。

    “本宫不过迟来一会儿,这都是怎么了,跪着做什么?莫非诸位也是迟来了在向父皇赔罪?”

    七分调笑三分戏谑的声音,痞痞的带些孩子气的任性,众人纷纷循声望去,就看到宫灯下那个笑盈盈的漂亮少年。

    事实上根本用不着看,敢这样肆无忌惮讲话的,除了深受皇帝宠爱的太子殿下,还能有谁?

    “太子殿下可真是好大的架子,姗姗来迟也就罢了,不行礼也就罢了,这戴罪之身倒还是这么张扬。”兰贵妃阴阳怪气的说,这女人在后宫的地位直逼空悬的后位,说话自然也就大声气儿。

    夜慤闻言却有些不悦,挥挥手慈爱的笑道:“皇儿来晚了,可得自罚三杯。”

    早早的带过了兰贵妃口中的不是,和蔼的像寻常父亲。

    太子党一见,为首的丞相面上可是得意得很,多亏得他有个好妹妹,便是香消玉殒了,也带着这皇帝的心下葬,如今他对太子可谓是百般纵容,若非这皇帝不太顶事儿,饶是他夜煜如何优秀,那也只能巴巴的看着太子登基!

    “三杯啊?那可不成,父皇又不是不知,皇儿酒量不济,倒不如这样,就让皇兄代为受罚,可好?”夜煌摇着折扇,活脱脱一个玩世不恭的纨绔子。

    谁也没料到太子殿下会这么说,毕竟太子党和锐亲王府可是划清了界限的,以往太子也是这般没心机,却断然不会在陛下面前与夜煜过于亲近。

    兰贵妃亦是吃惊不已,一时失去了言语。

    “这……”夜慤帝有些为难,转而问夜煜,“煜儿,你意下如何?”

    夜煜还没发话,夜煌便笑嘻嘻的走到他跟前,道:“皇兄自然不会推迟了,皇嫂大病初愈,皇兄正该庆祝,这三杯酒,就当是本宫祝贺皇兄与皇嫂百年好合了。”

    宫人已经端了酒过来,银盘之上,三杯琥珀色的佳酿。

    也不知是否他的话取悦了夜煜,他二话没说,端了杯子仰头饮尽,两杯下肚,却把第三杯送到花云裳面前。

    “我不会喝酒。”花云裳见面前好看却有些浑浊的酒水,嗅到淡淡的清香,也说不上什么味道,喉头自然的分泌口水,害她不得不皱着眉头舔了舔唇角。

    就是这不经意的小动作,看得夜煜神色一滞,他扯了扯嘴角,低声笑道:“既然是太子祝贺我们的酒,爱妃怎可不领情呢,莫非要本王喂你?”

    夜煜作势要喝那酒,花云裳猛然意识到什么,这厮不是要喝了之后再喂给她吧?开什么玩笑,她才不要吃他的口水呢!

    她夺过那精巧的酒樽,豪气万丈的仰脖子灌下去,不得不说这皇家就是大手笔,看着没多大的酒樽,愣是让她喝了几大口才勉强干尽。

    好在这酒果香味儿甚浓,也不知是什么酒,味道出奇的好,她喝完还有些意犹未尽,却也不好再要,把酒樽往银盘上一放,点头赞道:“好酒。”

    殊不知她这一系列动作却是惊煞了众人,女子喝酒不过以袖掩面浅浅的酌,并不会有人怪罪,偏生这锐亲王妃爽快如同男子,那么一大杯酒下肚,竟然还笑赞酒好。

    支持锐亲王的大臣当然是赞赏的,甚至有人捋着胡子赞其为女中豪杰。

    倒是太子党的颇为不屑,只道是个举行粗鲁的女子。

    “父皇,我看人也来的差不多了,为何迟迟不开晏呢?”夜煌问道。

    夜慤帝看了看席间丞相上首第一个位置,略有些失望,叹了一声,道:“那便开席,诸位爱卿也别跪着了,入座吧。”

    “陛下,锐亲王妃高呼他国面圣呼号,有损夜国国威,还请陛下重罚。”红子楚是不打算放过花云裳了,言语间不难听出他对其的恨意。

    花云裳有些气恼,张口便道:“本妃与阁下无冤无仇,却不知哪里得罪了你,偏要与我计较。”

    “你不知道?”红子楚怒道,“你害的兄长重伤……”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丞相呵斥了一声,乖乖的闭了嘴,只是一双不大的眼睛,依然死死地盯着花云裳,有深仇大恨一样。

    “陛下,并非臣等没有度量,只是锐亲王妃失礼一事可大可小,事关重大,万一真有人与他国相通,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丞相有意隐瞒红子楚所谓之事,但作为太子党领军人物,有夜煜的把柄,即便是无事生非,他也绝不手软。

    “这……”夜慤帝有些不耐烦,看起来是只想着吃喝玩乐,但一双眼却是极为犀利的,他看向花云裳,“花氏,你说说看,是从何处知道中原朝拜皇帝的礼节的?”

    花云裳还在想着红子楚的话,可记忆里根本就没这么个人,连面都没见过,他是怎么恨上花云裳的?他大哥,又是谁?和花云裳有何关系?

    记忆里,花云裳的人际关系是非常简单的,若说男人,也就认识那么几个,夜煜排在头上,别的男人和她也都保持了距离,年纪相差无几的,大约就只有及笄前几月在乐坊习琴时认得几个人……

    指尖有压迫的痛感,花云裳回过神来,夜煜正捏着她的手,她迷茫的抬起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才知道夜慤帝在问她话。

    “皇帝陛下,你刚刚说什么,能再问一遍吗?”她这也是条件反射,却不知是胆大包天,皇帝问话不听就算了,还敢发问,当真是不要命了。

    兰贵妃张了张嘴,夜慤帝已经先她一步开口了,“煜儿这王妃娶得好,可真真是有些意思,那本皇再问一遍,是谁告诉你要称本皇为万岁的?”

    “电视里……”不都这么演的么?

    她的话只说了一半,就已经意识到现在气氛不对,她何其聪明一妞儿,当下改了口,道:“皇帝陛下可是怀疑臣媳?莫说云裳这些日子病重,便是没事儿也到不了中原啊,若说我或是王爷与敌国通奸,云裳还敢这般胆大的说出来?只是偶然听说万岁爷这般称呼,今日见了父皇,就觉着您才配得起这个称呼。”

    一番话听来真切,又不失溜须拍马,听得夜慤帝心花怒放,中气十足的一个字:“赏!”

    花云裳自然高兴了,太子党可就不满了,丞相大人自然不肯轻易放过,又问道:“你一个妇道人家,何处听说的?”

    花云裳正想着胡编乱造,夜煌举杯对丞相一晃,道:“舅舅莫要为难皇嫂了,这都是本宫前日无聊,去皇兄府上探病时告知的。”

    太子殿下何时与这位锐亲王妃有了交情,他这分明是有意袒护啊。

    但自己拥护的主子都发话了,丞相等人也不好再追问,省得给太子殿下惹了麻烦,招人非议,毕竟东宫太子和锐亲王妃,到底是该要避嫌的。

    夜慤帝素来放纵太子,他的话当然不疑有他,“既然事情都清楚了,只是误会一场,锐亲王妃大病初愈,实在是可喜可贺,众卿家与本皇同饮此杯,恭祝天佑我夜国!”

    “天佑我夜国!”

    众人的声音可谓是惊天动地,气势恢宏,只有花云裳垂头丧气的,脚都站麻了,只想着坐下,宫人递给她的酒樽,想也不想仰头又饮尽了。

    好不容易坐下时,她又有些犯困,偏偏那个老皇帝时不时的问长问短,她一边敷衍着,一边啃着桌上的果品,大伙儿一举杯,她就跟着干了,不多时就喝了四杯酒。

    第五杯时,夜煜微微蹙眉,按住她的手,摇摇头。

    不想刚刚还对他几位顺从的女人,用一双微醺的迷茫水眸瞪了瞪他,嗓音有些沙哑,却别样的慵懒性感,撒娇似地,“不嘛,我要喝。”

    夜煜看着她粉扑扑的芙蓉面,无奈的笑笑,她这是,醉了吗?

    褪去了清醒时她眼里的倔强,酒醉的她像只慵懒的猫儿,让人见了心会不由自主的融化……

    心情从未这样奇妙过,很轻松。

    他想定是因为众大臣绝口不提上回的赌注,将为难他之事抛诸脑后,是以他无需操心,故而才这般的。

    他微微浅笑,然后他听到自己无比温柔的声音,诱哄着她:“听话,吃点东西,不喝酒了。”

    身边伺候的宫娥浑身一颤,离得近的几个公主也诧异的望过来,这还是那个冰冷的锐亲王吗?

    “皇兄待皇嫂真好,羡煞旁人啊。”夜煌唯恐天下不乱,一出声所有人都看过来了。

    酒醉的花云裳眨巴着眼,傻笑着冲众人招手,胡言乱语:“呵呵,你们好!”

    夜煜颇为无奈,扶着她的肩膀将人往自己身边拉,想训斥几句,可一想还是算了,这女人根本听不进去。

    于是,他站起身来,“父皇,爱妃不胜酒力,儿臣还是先行告退,送她回府了。”

    说来夜煜也是个狂妄不羁的,这么说也没等夜慤帝回答,就扶起花云裳欲走。

    “本公主刚来,皇兄怎么就急着走啊,念儿还想好好与皇嫂叙叙旧呢。”

    ==========

    下一章楠竹会带着宝贝们来“砸场子”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妃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妃陌并收藏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