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还没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煜腮边隐隐鼓动了一下,那是隐忍下的咬牙,花云月那个女人,竟然还敢来!

    “是月姐姐来了,父皇,快让她进来呀!念儿好些时候没见她了,好生想念呢!”夜念奴兴奋地站起来,跟着那个通传的宫人迎上去。

    夜慤帝挥了挥手,身边太监总管便扯着嗓子喊道:“传!”

    不多时,隐没在半人高的花丛后头的道上,便出现了一个锦衣华服却步履蹒跚的女子,头上摇摇欲坠的发钗,身上凌乱不堪的宫装,无不显示着她的狼狈。

    也是,赶着小毛驴又乘坐马车后还走了近半个时辰,即便是精心打扮过后的贵族女子,最后也难保不会花了妆乱了衣裳啊。

    “月姐姐,你可算是来了,你若再不来,皇兄就该被那女妖精勾走了!”夜念奴全没有一点公主的矜持,拉着花云月就大嚷道。

    “臣女见过公主。”花云月盈盈一拜,倒是装得一副名门贵女该有的样子,莲步轻移至宴上,像所有知书达理的女儿家那样,低垂着头给皇帝贵妃行礼,“臣女来迟,还请陛下娘娘莫怪。”

    “起了吧,”夜慤帝对花云月这失礼的狼狈妆容颇有不悦,“花氏,本皇且问你,你可曾亲眼见了锐亲王妃气绝身亡?”

    “回陛下的话,确有此事。”花云月尚未看到花云裳,听得夜慤帝这么问,还以为红玉颜得手了,花云裳已经死在来皇宫的路上了,心头自然畅快。

    “既然如此,那你倒是跟本皇说说,我儿身边那人,又系何人?”夜慤帝怒道。

    花云月吓得一抖,颤巍巍的抬起头,先是看到夜煜阴沉得吓人的俊颜,已经有些怯意了,稍稍移了视线,就看到花云裳笑着冲她招手。

    她脸色铁青,人家却满面桃花,挤眉弄眼的问她:“嗨,美人儿,你心爱的小毛驴呢?”

    “花、花云裳……你怎么还没死?”花云月原本也是个有城府的,可花云裳带给她的震撼实在太多,以至于她当众失态,指着她就尖锐的喊了出来。

    夜煜眯了眯狭长的凤眼,浑身上下都冒着滋滋的寒气。

    而被这么“诅咒”的花云裳则显得很是淡定,放下糕点,两手食指对对碰啊碰,幽怨的望着她,说:“姐姐希望我死么?”

    那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要多无辜有多无辜,夜煜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若不是她脸颊不自然的潮红,他真有些怀疑她是假装酒醉。

    花云月不知如何回答,打心底里对花云裳还有些害怕,毕竟当初她是被她陷害,方才打入地牢受尽了折磨,如今她似乎得了王爷的宠爱,若是把事情抖出来,她可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想着,花云月更是气愤,采盈果真不是个信得过的,那个什么侠女,也忒没用了点,连一个女人都杀不了!

    “我偏不死,气死你!”花云裳吐了吐舌头,俏皮得很。

    夜煜摇头宠溺的笑笑,原来喜欢顶嘴的她这般可爱,只要不是与他呛声,他倒乐意看着她胡闹。

    “锐亲王,本皇想听听你怎么说。”夜慤帝心中似乎有了想法,但面上却丝毫看不出来。

    “王妃久病不愈,身子孱弱,前些日子身怀有孕,不幸滑胎,儿臣府上的大夫束手无策,都道是回天乏术,儿臣便暗中请了江湖郎中为她医治,是以,府上人都当她已与世长辞。”夜煜说,不卑不亢,说得跟真的似的。

    “才不是……唔!”

    花云裳本要说话,夜煜手疾眼快,一把捂住她的嘴,后者气鼓鼓的张嘴就咬,可怜锐亲王殿下强忍着疼痛,却还装作为她擦拭嘴角。

    “如此说来,倒是本皇误会了,”夜慤帝爽朗一笑,对冷汗涔涔的花太傅说,“花爱卿,上回不是说要给宝贝女儿讨回公道吗?如今令爱就在这里,你可莫要再冤枉了煜儿。”

    “陛下所言甚是,是老臣糊涂了。”花太傅连连点头。

    “呵呵,这人老了,难免糊涂,”夜慤帝半真半假地说,“煜儿啊,你可怪本皇那日错怪于你?”

    “儿臣不敢。”

    “那,你可怪花爱卿?”老皇帝又问。

    花太傅掌心都出汗了,紧张的看着年轻的亲王,僵硬着身子动都不敢动一下。

    “花大人爱女心切,其心可表,本王怪他作甚,再说,花大人是云裳的父亲,亦是本王的岳父,哪有晚辈怪罪长辈的道理?”夜煜说着,顿了片刻,轻声笑问花云裳,“爱妃,本王说得可对?”

    花云裳摇头,又摇头,攥起拳头义愤填膺地说:“他不是我父亲!我没有爸爸!”

    “贱……”花云月强忍下欲说口的脏话,温柔的说,“妹妹,怎可对父亲如此无礼?”

    花太傅也气得不轻,可当着皇帝王爷的面,他有气也无处撒。

    夜煜拿花云裳吃得最多的枣泥糕递给她,成功的堵住了她的嘴,淡淡的笑了笑,解释道:“想来爱妃是埋怨花大人不曾去府上看她,这才说了气话,她是有口无心,还望岳父大人别往心里去啊。”

    “老臣自然不会生王妃的气,是老臣的不是,竟忘了去王府探望。”花太傅如是说。

    殊不知,他敷衍的话,正步入了夜煜的陷阱。

    “岳父大人何错之有?”夜煜的目光,一直都在花云裳身上,“朝中事务繁忙,大人抽不出身实属平常,只是爱妃身子骨弱,自幼又没了母亲,大人不该让她失望才是。”

    “老臣今后定当定时前往锐亲王府探望……”花太傅弓着身子,膝盖直打颤,这位锐亲王像极了年轻时候的夜慤帝,那股子凌厉的气势着实令人胆战心惊,他已经后悔前日为难他了,都怪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女儿,好端端的侧妃之位也保不住,如今降为了夫人,还垂涎王妃之位。

    “这倒不必,只是爱妃病中时时挂念着大人,唯恐大人劳累,依本王所见,大人还是回家歇着颐养天年的好,”夜煜优雅的拈起一块金黄的点心,缓缓的说,“父皇以为如何?”

    “嗯,花爱卿年事已高……”

    “陛下,万万不可,花大人身负重任,是不可多得的贤才,朝中少不得他。”出言的竟是与之敌对的丞相。

    夜煜冷冷一笑,果然是暗中勾结了么?姓花的这只老狐狸,到底是害怕自家女儿拴不住他,私底下便和太子党密谋他计,还真是狡兔三窟呢。

    他突然有些庆幸,还好她醉了,还好她埋怨那老东西,不然,他真怕自己不忍心。

    “父皇,花太傅在朝中之事,大可推选一位年轻有为的臣子接手,儿臣正有一个人选,”夜煜语气笃定,冷冽之气也让人不容拒绝,“禁军统领左宴跟随本王多年,又是三朝元老左大人之孙,定能胜任太傅大人所司职务。”

    “臣有异议!”红丞相扬声道,“太傅大人德高望重,乃是太子老师,左大人的确年轻有为,但论德才论资质,却远远不及……”

    “丞相大人此言差矣,太傅教习太子习武而非学文,左统领武艺高强,如何不能胜任?”夜煜的决定,向来不容他人改变。

    左宴对他绝无二心,但飞翎院那个叫采盈的丫头,却对她存了些心思,虽不想承认,但借此机会让左宴离开王府,的确有想要支开采盈保护花云裳的意思。

    当然,这不是主要目的,太傅大人的权力可不小,且与太子府亲近,左宴大可明目张胆的监视太子党一举一动。

    男人们商量的是国家大事,女人家就觉得无趣,夜念奴就拉着花云月问长问短,可事关自己父亲的命运,花云月哪有心思和公主闲聊,敷衍的态度惹恼了刁蛮公主,右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个巴掌。

    “公主……”

    夜念奴见她含泪的委屈样子,又有些自责,嘴上还是顾着公主的架子,“月姐姐,谁叫你不听本公主说话来着,本公主现在可是为你着想,皇兄不可能再让你爹爹做太傅大人了,不好好谋划谋划,你以后可就没好日子过了。”

    “公主,月儿不明白。”花云月当然知道,但在这个自以为是的公主殿下面前,她断然不能表现得过于聪慧。

    “哎呀,你可真笨,只要你抓住皇兄的心,那王妃之位迟早还是你的,”夜念奴瞪了不远处的花云裳一眼,恶狠狠地说,“本公主宫里的侍卫都是个顶个的高手,别说对付一个女人,就算是皇兄,也不一定敌得过父皇送本公主的十三黑煞。”

    “十三黑煞?”花云月捂着唇,吓得花容失色,“公主说的,可是第一杀手宫灵煞手下的十三个绝顶高手?”

    “正是。”夜念奴得意的挑眉,据说这些杀手都是父皇亲自挑选训练的,当年母亲去世,父皇怕她再出意外,才暗中训练了十三黑煞,专为保护她的。

    而另一边,夜慤帝到底是答应了夜煜的要求,任命左宴为太傅,这也是夜国史上最为年轻的三师之一。

    太子党心有不服,宫宴的气氛也就越发的紧张起来了,没有一点觥筹交错的奢靡之气,反倒是肃杀阴冷。

    夜煜嘴角上扬,肆意的笑容染上得意,就连饮酒的姿态,也都英气逼人。

    眼角的余光自然的落在小王妃身上,却发现她的脸越发的红了,嫩白的素手还胡乱的扯着襟口,露出了小片肤如凝脂的颈脖。

    而更让他不安的是,他见到这样迷人的她,喉头干痒吃紧,呼吸竟然变得粗重急促了。

    他下意识地看向案几上被他刻意放远了的酒樽,凤眸微敛,寒意迸发,方才太子敬他们的酒有问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妃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妃陌并收藏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