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溅你一身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么想的时候,花云裳心底划过一丝异样的失落,手也在同时被握紧,她一惊,撞入龙九夙迷人紫眸的人影是那么慌张,好似做了亏心事被丈夫捉住的妻子……

    祁瑞山庄老庄主年轻时明震武林,上了年纪反倒纵情山水,山庄也从最初的京都郊外迁到了偏远荒凉的莲花山外。

    上山的路不好走,车马也过不了,司野有些抱歉的对龙九夙说:“祭司大人,山路崎岖,怠慢之处还望见谅。”

    龙九夙淡淡颔首,然后牵着花云裳的手上了轿子,两个娃娃也跟了过去。

    司野苦着脸,拉拉司空的袖子抱怨道:“大师兄,这祭司大人可真不好伺候,都明说了山路不好走,他还要让我们抬着轿子上山,真是……”

    后面的话都因漂浮在空中的轿子惊讶地咽了回去,他扭头紧紧地拽着司空的手臂,“大、大师兄!祭司大人会妖法啊!”

    “休要胡言,不过是玄门异术,大祭司乃是夜国神使,臣子百姓皆称其为神迹,你莫要惹祸上身。”司空没有神采的眼睛空洞的望着渐行渐远的轿子,眉宇间露出淡淡的忧色。

    司野虽然一直当自己是条汉子,说话行事都风风火火,但女孩子的细腻心思还是藏不住的,她见司空的神色,便问:“大师兄,你在担心什么?”

    “没什么,”司空微微一笑,“听说此次锐亲王也会来……”

    “是啊是啊,连皇帝陛下最宠爱的那个三公主殿下都来了,”司野皱了皱眉,这样的俏皮神态,与她男子气概十足的装扮格格不入,显得有几分滑稽,也十足的可爱,“大师兄,你说皇帝陛下不是有什么预谋吧?他是不是要攻打我们祁瑞山庄?”

    司空摇摇头,叹道,“阿野,又胡说了。”

    “不说就不说嘛,”司野孩子气的吐了吐舌头,扶着他的手臂慢慢走着,“大师兄,我跟你说哦,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那位神妃娘娘觉得很眼熟呢。”

    “哦?”司空面色不变,敲打着地面的竹杖却微微一顿,状似无意的问道,“她……是何模样?”

    司野诧异的抬起头,也就比他矮上半个头,但她过于小巧的脸,无端的让她看起来玲珑了几许,“大师兄,你以前可从来不会对女人的容貌好奇。”

    司空扯了扯嘴角,“不说也罢。”

    “你都问了,小师弟岂有不说之理?”司野语气不太对劲,有些酸酸的,“她长得可好看了,要不是大祭司先下手为强,小爷窃玉偷香也把她讨来做老婆。”

    说完,还颇为放肆的大笑了几声。

    然她的笑声还没落尽,就感觉背后阴森森的,像是被人狠狠瞪着,她一回头,就看到了黑着脸一身煞气的锐亲王。

    无奈司野虽然名声在外,有多年闯荡江湖的经验,但对朝堂之上的事一概不知,对这个京城有名的美男也无缘相见,是以,她不认识这位王爷。

    “喂,小子,你瞪什么瞪啊?”司野最讨厌这种没礼貌的小白脸,反手习惯性的握住背上的双刀,颇为霸气的威胁道:“再瞪小爷划花你的脸,你信不信?”

    “呵,”夜煜冷哼一声,目光越发的阴沉,“还真不信。”

    “嘿,胆儿倒还不小,小爷今儿还非得教训教训你不可,”司野轻轻推了司空一把,道,“大师兄,你靠边点站,小心溅你一身血。”

    “阿野……”

    “大师兄,你别磨磨唧唧的,我收拾了这小子咱好上路,回去晚了师父要怪罪的。”司野一边说一边拔出双刀,那架势还真不是耍耍嘴皮子。

    夜煜只是冷眼看着这个男娃子打扮,显得不伦不类的女子,若她不开口说话,他还真以为她是个男人,而就冲着她刚刚对他女人大放厥词,他也不打算轻饶了她,但若是女子,他便没必要为了一句话与雷天逸门下弟子起冲突。

    夜煜的队伍原本是紧随大祭司一行的,可昨夜在林中休憩,今日晨起却唯独不见了大祭司和她,还有那两个孩子。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着了谁的魔,竟然打马就独自一人追了上来,他记得那个女子贪玩的性子,想也没想就前往莲花山谷的冰莲池,却晚到了一步。

    急急地赶上来,也就正巧碰上司野两人,心里莫名地恼火,不仅仅因为他二人的话题围绕着她,并且称之为“神妃”,也因为祁瑞山庄的待客之道,他堂堂一国亲王,雷天逸不曾派人接应,倒是派了谷中两名弟子迎接一个大祭司!

    听闻雷天逸大弟子神秘得很,又最得他心,不想连他也出谷相迎,不过一个大神棍,他何德何能?

    夜煜分神,司野的双刀可不留情,呼啸着挥舞了过来,他侧身堪堪躲过,也不禁多看了这个她几眼。

    这个剽悍的女汉子,倒有几分本事,不愧是名扬江湖的侠盗。

    不过,这不问青红皂白提刀就砍人的脾气,还真是让人不敢恭维。

    “大胆宵小,竟敢行刺王爷!”

    随行的侍卫长总算是来了,见一个手握双刀的小个子男人气势汹汹的对他们王爷出招,愣是吓得够呛。

    要知道王爷素来对左统领大人青睐有加,甚至在圣上面前为左大人求官,他以为他这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了,好不容易等到同王爷出行的机会,要知道左大人还未上任,他原先是以为轮不到他随行的。所以,他是宁愿不立功,也绝不愿意有过失啊。

    他想,只要安心跟着王爷,总有一天会飞黄腾达的,他也不奢望能像左大人那样做太傅,只要能混个三品官就不错了。

    司野不理会侍卫长的呵斥,手腕却被司空抓住了,她不高兴的嚷道:“王爷?他算哪门子的王……”

    司空是不变的俊雅,司野却如梦初醒,指着夜煜结结巴巴地说:“他不、不会就是……”

    还是心有余悸,反握住司空的手,她拉着他踮起脚尖轻声问:“锐亲王?”

    司空点了点头,随即对夜煜抱拳,“早听闻锐亲王身手不凡,果真名不虚传。”

    “阁下过誉了,”夜煜对他也算客气,“素闻雷老庄主门下弟子皆非等闲之辈,今日也算是领教了。”

    他说的倒是实话,司野虽然莽撞了些,但武功却也不弱,他用上全力,怕也堪堪与她平手,至于刚刚阻止司野时轻松利落的司空,他是半点没有胜算的,即便对方是个瞎子。

    不过这个看似超然物外的司空,倒是像极了他的一位故人,不过气质实在相去甚远,他也不敢认,再说,也不能认……

    “师弟年幼,冲撞了王爷,在下代其赔罪,还望王爷大量。”司空低头赔礼,竹杖顶端垂落的白玉环轻轻晃动,朱砂红的流苏耀眼得很。

    司野红着脸抱住他的手臂,道:“大师兄,我自己闯的祸我自己担着,你赔什么礼?”

    司空不语,她又道:“锐亲王,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你老大人有大量,甭跟我一般见识,成吗?”

    夜煜微愣,她那心口不一的神情,像极了花云裳那个丫头,一样散漫敷衍的语气,一样不卑不亢的眼神……

    “小师弟性子直爽,本王与你置气,岂不是没了度量?”夜煜说,心里还有些挥之不去的异样。

    “方才,大祭司可是上山去了?”他问。

    “是啊,刚走,不过人家可是用飞的,这会儿该到山顶会客厅了。”司野答道,这个王爷不是小气之人,方才的不快也就散了。

    夜煜心下一沉,面上却不动声色。

    三人前后走着,身后跟着一大批侍卫,司野在江湖中漂泊久了,还鲜少与这些人同行,便找了话题打破尴尬的沉寂。

    “王爷,听说你妹妹也来了?”丝毫没觉得自己的措辞不算恭敬,她依旧小心地扶着司空,全然没有注意到夜煜投射在她二人身上的探究目光。

    夜煜越看,越觉得司空与自己认识的那人神似,虽然那人的肤色要暗些,但那轮廓却是像了七分,五官也出奇的相似。可是,他不是沙场重伤不治身亡了吗?

    “王爷?”司野没听到回答,有些不满,但又碍于身份,没敢发火。

    夜煜这才回过神来,看到那双染着些微不耐的眸子,又将其看做了花云裳,连口吻也温柔了不少,“皇妹的确在来的路上,大约要晚几个时辰。”

    “哦,”司野大大咧咧的,并没觉得不妥,“祁瑞山庄荒山野岭的,你们这些个娇生惯养的公主王爷,来这里干什么?”

    “阿野,休要多言。”司空唤她,并不如之前那么严厉,司野也不怕他。

    夜煜看了眼她扶着他手臂的手,晃了下神,这女子与她不同,花云裳是大家闺秀,十指不沾阳春水,养得一双纤纤玉手,而司野是习武之人,手指粗糙得很,还有些难看的疤痕,应该是她用刀时留下的。

    他并不知道,花云裳同样是个习武之人,只不过她身边曾有过那么一个心细的人,会无微不至的关心着她,哪怕是练功会磨伤手,他也会心疼。

    当然,这些夜煜永远也不会知道,而该遗忘的不该遗忘的,都将这段尘缘掩埋……

    “本王是受父王之命,前来看望老庄主,至于皇妹,不过是女儿心事,追随大祭司而来的吧。”夜煜说,终于不是那么冷峻刻板的样子了。

    “王爷的意思是你妹妹心仪祭司大人?”司野瞪大眼,兴奋和好奇瞬间将她包围,“难道她不知道大祭司有个特别好看的神妃娘娘?对了对了,他们还有两个孩子,长得粉雕玉琢的,玉娃娃一样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妃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妃陌并收藏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