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不是为了她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闯闯和小祸刚刚失踪,公主殿下就让人传话,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联系?猛然间想起的,是城门口夜念奴身边那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黑色影卫……

    那丫鬟抬头看了看龙九夙,才慢悠悠地说:“公主殿下说了,祭司大人家的两个孩子着实可爱,她现下接了他们去,大祭司若然想念他们,这便随奴婢去看……”

    “你们公主现在在哪里?”花云裳激动地抓住跪在地上的丫鬟衣服,力气之大,愣是险些将人从地上拎了起来。

    那丫鬟显然也被吓住了,愣愣的说:“在……在山下客栈里!”

    “夙,快带我去客栈。”花云裳推开战战兢兢地丫鬟,扯着龙九夙的袖子语速奇快,仿佛那样说能更快见到孩子们一样。

    这样的花云裳让人很心疼,龙九夙当时就那么想。

    “本王随你们同去。”夜煜的出现不算巧合,却也来得挺及时,他听说夜念奴到了山下,然后手下人便告知花云裳的两个孩子不见了。

    夜煜还记得两个粉雕玉砌的娃娃,特别是那个少年老成的龙闯闯,一想到当日那块奇怪的玉石,他的心就隐隐不安。

    看到花云裳心急如焚的样子,夜煜也跟着着急,本就对夜念奴没什么好感,此时更觉得她过分骄纵,为所欲为的性子实在不成体统。

    他要跟着去管教自己的皇妹,绝非担心某人而去的,定是这样的。

    龙九夙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搂住花云裳的纤腰,一个漂亮的转身,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啊!”传话的丫鬟看得呆了,捂着嘴惊叫道。

    夜煜不免也有些惊叹,他早知道大祭司非寻常人,但这般惊世骇俗的瞬移之法,也的确让人咋舌,若非夜国素来便有奇门玄术,甚至有专门的秘籍以供皇族修炼,他或许也会认为大祭司此人为妖。

    离魂从暗处出来,在夜煜耳边说了句什么,他脸色剧变,“消息可属实?”

    “主子,千真万确。”

    夜煜一掌落在院中的树上,碗口粗的树干竟然生生折断,而他那只带着厚茧却依然白皙漂亮的手,也染上了艳红的鲜血,到底是肉体凡胎,尽管内力深厚,还是受了伤。

    “主子……”离魂是暗卫,本不该有任何情绪,可看着自家主子自残的极端行为,还是忍不住出声。

    “回去,”夜煜的话好像一字一句从齿缝间挤出来的,“即刻启程,今夜一定要赶回京都。”

    “主子,明日太子便要登基,路途遥远,恐怕来不及。”

    “本王说来得及,就一定来得及,备马!”夜煜低吼,一巴掌拍在断魂脸上。

    断魂受着,继续说:“主子,马在山下客栈,从此处下山,至少要一个时辰。”

    夜煜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再睁开时已经只剩下一片冰冷肃杀的寒气,“走。”

    “走?小煜儿,天色已晚,你想去哪儿?”雷天逸站在门口,身边是白衣飘飘的司空。

    夜煜看到两人一起出现,先是微微一愣,然后便笑了,“好一个调虎离山之计,我夜煜精明一世,到底是糊涂了。”

    雷天逸面有不忍,道:“煜儿,你何苦这般执着,命里有时终须有……”

    “住口!”夜煜沉声打断,冷冷地说,“我命由我不由天,雷老庄主,本王敬重你,本是诚心来此看望,不想你竟与父皇一同算计于我。”

    “煜儿,调虎离山非我本意,此番来祁瑞山庄,也是你自己的决策,此计不过是太子殿下临时起意,要怪只怪你英雄气短,过不了美人关。”雷天逸语重心长的说,丝毫不见一点为老皇帝卖命要将夜煜置之死地的模样。

    “少废话,兵符在本王手里,便是左宴反戈,也休想调遣本王的部下,只要离开祁瑞山庄,太子便休想顺利登基!”夜煜红着眼,双拳紧握。

    他的确是失策了,一时冲动来了祁瑞山庄,但绝非如雷天逸所说,只是为了花云裳而来,他承认最初是有这么个原因,但即便是没有她,次日夜慤帝让夜念奴和大祭司前来,他一样会生疑,跟着前来查看……雷天逸说得对,比起城府,他如何玩得过老谋深算的夜慤帝?

    若然不能从这里走出去,或许他最大的遗憾,不是没能君临天下,反倒是左宴的背叛。

    说要怪红颜祸水,其实不然,怪只怪他轻信于人,想要坐上九五至尊的王者之位,这世间还能相信谁?

    夜煌何其好命,生来便是皇位继承者,身居高位的夜慤帝也一心想着,到了,竟是因为他有个死了却依然占据夜慤帝心扉的母后吗?

    “煜儿,别再自欺欺人了,你若能回去,太子不能登基是真,你若回不去了,你手中的兵符也就一文不值,这天下终究不是你的。”雷天逸摇摇头,叹道。

    “怎么?归隐多年不问江湖事的雷老庄主,如今是要重出江湖过问朝中之事了?”夜煜心里没底,尽管自己身边带着一队暗卫,但雷天逸武功深不可测,要留下他应该是易如反掌,何况此地是祁瑞山庄,据说处处机关……

    “煜儿,这人总有身不由己的时候,老朽这么做,也是情非得已。”

    “呵,好一个情非得已,”夜煜冷笑,“早听说雷庄主与父皇交情不浅,如今看来果真不假,只是,本王还听说,母妃与您师出同门,怎么,你要为了太子登基,要了侄儿的命?这么做,可对得起母妃?对得起你的良心?”

    “如若不是为了她,你也不会落得如此……”雷天逸叹息一声,幽幽地说。

    “你什么意思?”

    “煜儿,皇位贤能者居之是不假,可这天下是姓夜的天下,不管太子如何顽劣,他终究是夜氏最正统的皇族,何况太子并非昏庸之辈,此次能将你引至祁瑞山庄,说服左宴反戈骗取你部分兵力,都是他的主意。”雷天逸说:“虽然论武学才华,此人尚不及你,但是……”

    他欲言又止,夜煜却勃然大怒:“夜氏的天下,本王同样姓夜,凭什么他夜煌生来便受尽荣宠,我夜煜却倍受冷落,到头来还要被人算计……”

    “因为……你本不姓夜。”

    短短几个字,让夜煜难以置信,“你说什么?”

    “煜儿,你可想听听当年的故事?”雷天逸慈爱的看着他。

    司空自始至终都保持着沉默,云淡风轻的模样,仿佛只是一个过客。

    ***

    山脚下的客栈平日里少有人来,冷冷清清地极为简陋,此时却全然变了个模样,连门口都铺上了华丽的地毯。

    不用想也只是是因为公主殿下下榻的原因,而这做工精致价格昂贵的地毯,也是皇宫中带出来的。

    这位公主殿下,实在骄纵,而花云裳却没心思多想,只是一门心思想看到自己的两个宝宝。

    两个凭空出现的人,吓坏了门口的守卫,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得客栈内一阵尖叫声,随着一个小丫鬟就跑了出来,“公主殿下、殿下她不见了!”

    “那孩子呢?”花云裳忙抓住那婢女的衣裳,问道。

    那女子见过花云裳,皱了皱鼻子,叫嚷道:“什么孩子?”

    “我的孩子,”花云裳对她的厌恶冷淡毫不在意,急切地说,“你们公主殿下不是带回两个孩子吗?他们现在在哪儿?”

    “你胡说些什么?公主殿下什么时候带回两个孩子?”丫环的不解不像是装出来的,许是看见了龙九夙,她又恭敬的继续道,“公主殿下刚到没多久,到此地便有些乏了,命人准备了热水沐浴,奴婢方才去添热水,公主殿下就不见了!”

    龙九夙握住花云裳的手,她也冷静了些,问道:“你们公主殿下沐浴没人伺候?”

    显然,夜念奴的失踪,和闯闯小祸不见了必然有着什么联系。

    “平日里是有,可是今日公主殿下说不用奴婢在身边伺候,以往都是梅儿伺候,奴婢也没多在意,没曾想……”那丫鬟跪下去,使劲的磕头,“大祭司,奴婢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公主丢了,一旦陛下怪罪起来,奴婢就是是个脑袋也担当不起啊。”

    “梅儿?你说的可是右脸有一粒红痣长得眉清目秀的那个宫婢?”花云裳认真地想了想山上传话的那个丫鬟模样,如是说。

    “是是是。”丫鬟连连点头。

    “她为何不在?”花云裳问得小心翼翼,感觉事情越发的接近真相,就越是紧张,她的宝贝孩子们不会有事吧?

    “这……”丫鬟迟疑了一下,又看了看龙九夙,才咬咬唇瓣,道,“公主殿下吩咐她与巫杀大人一同去祁瑞山庄请祭司大人来客栈一聚。”

    “你们公主殿下没提到孩子?”花云裳追问道。

    “没有。”

    花云裳蹙眉,转头问龙九夙:“夙,你怎么看?”

    “迟迟觉得呢?”龙九夙似笑非笑,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对她的温柔还是显而易见。

    “那个巫杀大人……”花云裳仔细想了想,黑衣的轮廓清晰无比,她有些惊诧,又问那个吓得面色铁青的小丫鬟,道:“你们公主殿下,是怎么认识巫杀大人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妃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妃陌并收藏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