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 V45 三男争女,谁与争锋二

V45 三男争女,谁与争锋二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天策,你终于出现了。本王的妹妹呢?”

    伯侯长野用力捉紧了迦蓝,这是他交换妹妹的筹码。

    同一时间,凤天策的身影自原地消失了,整个大殿掀起无名之风,隐约的,有一条白色的影子风驰电掣般飘了过去。

    “该死!”伯侯长野大怒,捉着迦蓝的手突然松开,摸向了自己的腰带,这动作几乎是下意识的。任谁在被人扯断了腰带后,还能从容不迫的!

    迦蓝只觉得一阵风自耳边呼啸而过,天旋地转,下一刻落入了一个微寒的怀抱。

    “阿策。”

    大殿外的阳光忽然不再灿烂,四周的一切黯然失色,因为世间所有的光芒都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你怎么才来?”

    没来得及等到回答,伯侯长野愤怒的掌风奔袭而至!

    “牧茵公主在此!”殿外,有人丢进来一人,错着迦蓝的身子,飞向了伯侯长野。

    掌风急急收回,伯侯长野将那人接纳入怀。

    “二哥!”那女子像是被吓坏了,脸色惨白。

    凤天策带着迦蓝稳稳地落地,手中折扇啪地一打,笑眯眯道:“现在物归原主了。”

    “阿策,到底怎么回事?”迦蓝诧异地问。

    “回头再告诉你。”凤天策冲她眨眨眼,转身看向凤老太太,“老祖宗,让您受惊了!您别担心,过几天我就把终身大事办了,给您冲冲喜!您是不是很开心,是不是觉得这是您今天收到的最好的寿礼?”

    看着他沾沾自喜的表情,众人忍不住投以鄙视,这位凤少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啊!

    冲喜?

    迦蓝没好气瞪他,心底泛起小小的甜蜜。

    不怪凤天策如此着急要把终身大事给办了,实在是觊觎他心上人的人太多了。刚刚看到伯侯长野搂着迦蓝的腰,说她是他的女人时,他确实急了。

    情敌环伺,虎视眈眈。

    他必须先下手为强!

    凤老太太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小天策,你终于想通了!哈哈哈,太好了,老妇等这一天把头发都等白了。好,好,事不宜迟,马上找个黄道吉日,把婚事给办了。”

    “不行!”

    “不行!”

    “不行!”

    三个声音同时响起,说话的正是凤家主、纳兰潇白和伯侯长野三人。

    这下,有好戏看了,每个人心底都这样想着。

    迦蓝皱了皱眉头,分别打量三人。

    凤家主站起来道:“策儿要成亲可以,但新娘绝对不能是这个女人!”

    纳兰潇白和伯侯长野见凤家主站了出来,他们便暂时不说话了,凤家主的反对,远比他们有效果。

    “为什么?”凤天策拧眉问。

    凤家主眼神游离,想了片刻,才说道:“她毒杀了珍禽苑的兽宠,还害死了你的奶娘,你说,像她这样心狠手辣的女子,配做凤家的儿媳吗?”

    “奶娘?”凤天策的神色微变,转头看向了迦蓝。

    撞见他眼底的震动,迦蓝心中一紧,连忙解释道:“阿策,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杀奶娘!”

    凤家主不给迦蓝更多解释的机会,紧跟着说道:“奶娘就死在了珍禽苑,当时在场的只有迦蓝一人,不是她杀的,还能是谁?奶娘在我凤家十几年了,所有人包括我和太君,都对她以礼相待,不想奶娘今日惨死于凤家。策儿,奶娘含辛茹苦,将你养大,难道你就忍心看着她遭人杀害而无动于衷?你还要和杀害她的仇人成亲,你这么做,让死去的奶娘情何以堪?”

    “对,我们都亲眼所见,就是迦蓝杀死了奶娘!”三夫人见风使舵,跳出来说道。四夫人也跟着点点头。

    迦蓝冷笑,这一家子的人,真把忘恩负义四个字演绎到了极致,早知道就不给他们解药了。不过眼下,她最关心的还是凤天策的想法,他会不会相信他们的话,认定是她杀了奶娘呢?

    “阿策,真的不是我!我跟奶娘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杀她?再说了,我……”话说到一半,凤天策打断了她:“奶娘的尸体呢?我要亲自验尸,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死的。”

    尸体?对啊,刚刚她只是远远地瞄了一眼奶娘的尸体,根本没机会接近,天知道奶娘究竟是怎么死的。

    “这……人都已经死了,就不必验尸了吧。”凤家主的眼神飘忽起来。

    凤天策不顾凤家主的阻拦,冲秦管家招招手,很快,秦管家带人将奶娘的尸体抬到了大殿中央。

    迦蓝眼神一黯,奶娘的脸色惨白,毫无生机,她的胸口处还有一处明显的剑伤。若是凤天策认定是她杀死了奶娘,又有凤家主和三夫人、四夫人的佐证,她连辩驳的机会都没有了。

    “阿策……”她的声音少了几分自信。

    “奶娘!”凤天策握着奶娘的手,痛心地闭上了眼睛,当他的眼睛再次睁开,他抬头,望向了迦蓝。

    迦蓝心下一震,不由地紧张起来,别人怀疑她、诬蔑她,她都可以不屑一顾,但凤天策不同,若是连他也怀疑她,她真不知自己该如何面对了。

    凤天策起身,朝她一步步走来,就在迦蓝紧张得不能自已之际,他突然牵起了她的手,冲她展露了笑容:“我相信你,奶娘不是你杀的。”

    他的笑容美丽刺眼得令人目眩,迦蓝大大松了口气,会心而笑,他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策儿,你不要被她蒙蔽了……”凤家主急道。

    凤天策牵着迦蓝的手,走到凤家主跟前:“我说不是她杀的,就不是她杀的,奶娘究竟死于谁手,我相信父亲大人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

    凤家主顿时脸色煞白,怒道:“你说什么?这是你为人子的说话态度吗?”

    “我向来说话就这样,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凤天策嘲讽道,“你不赞成我娶小蓝蓝,你可以明说,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地陷害她?”

    “我怎么陷害她了?你不要忘记了,究竟谁才是你最亲的人!”父子俩针锋相对,火药味越来越浓。

    “你说小蓝蓝在珍禽苑杀了奶娘,这事情本身就透着蹊跷。”凤天策娓娓道来,“小蓝蓝第一次到凤府,她不可能无缘无故到珍禽苑去,一定是有人故意引她去的。再看奶娘尸体上的剑伤,伤口的宽度只有两指半宽,而小蓝蓝所用的剑乃是天翼学院统一派发的剑,剑宽四指,与伤口的宽度完全不合。仅此一点,就可以证明,奶娘身上的剑伤是他人所为。在我们凤府,拥有两指半剑宽的宝剑之人,只有一个!”

    所有人的目光紧随着凤天策的手指,转向了凤家主。

    “那就是父亲大人您腰间佩戴的黄蜂剑!”

    凤家主下意识地按住了腰间的佩剑,面色难看到极点,却听凤天策继续说道:“奶娘死时面容安祥,没有惊恐和讶异,这说明杀她的人是她熟知的人,她没有防备。敢问父亲大人,以上种种的迹象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你……”凤家主被他步步紧逼,不由地黑了脸。

    迦蓝不敢置信地看向凤家主,居然是他设局陷害自己!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够了!都不许再说了!”凤老太太这时候开口,打断了父子俩的交锋,“你们不要脸面,我老婆子还要脸面!今天来的客人,都是冲老婆子我来的,谁允许你们喧宾夺主了?”

    凤老太太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今天一连发生了这么多事,扫了大家的雅兴,我在这里向你们赔罪了。老妇累了,今日的宴会到此为止。来人,送客!”

    临走前,凤老太太朝迦蓝招招手:“迦蓝小姐,能不能扶我回房?”

    迦蓝下意识地看向凤天策,她不知道凤老太太到底要找她做什么,总觉得心里不安。

    “你去吧,我处理完这里的事,很快就去找你。”凤天策安慰着她,面容却不轻松。他当着客人的面,与父亲撕破脸,究其原因,还是为了她。她真的很不希望,因为她的缘故,导致他们父子感情破裂。

    迦蓝于是扶着凤老太太离开了大殿,留下凤天策处理后事。

    屋子里燃起了清香,迦蓝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凤老太太,她坐在那里,闭着双眼,像是在打坐,又像是在思考。她没有开口让她离开,迦蓝暂时也不敢走。

    良久,凤老太太终于睁开了眼:“迦蓝小姐,今日我凤家原本将遭受大难,是你挺身而出,解了凤家之围,老妇很感激,请受老妇一拜!”

    在迦蓝惊诧的注视下,凤老太太真的起身,冲她作了一揖。迦蓝受宠若惊,连忙上前相扶:“老太君,您太见外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凤老太太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叹息道:“说实话,我很喜欢你,你又是天策中意的女子,我本不该反对你和天策的婚事。不过……”

    迦蓝的心跟着一沉,听她继续说道:“家和万事兴!老妇守护了凤家几十年,再没有人比老妇更加懂得家和万事兴的道理。你的出现,已经搅乱了凤家,让他们父子俩感情破裂。所以……”

    “所以,您希望我离开凤家,离开阿策?”迦蓝接话道。

    凤老太太看似为难地点了点头。

    迦蓝气急,反驳道:“老太君,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就让我离开阿策,我不服!没错,凤家主不喜欢我,千方百计想要拆散我和阿策,我让他们父子感情破裂,又搅得凤家上下不安宁。但是这些都不是我的错,为了阿策,我会努力学着和凤家的每个人相处,我会试着让他们喜欢我。如果您连这点机会都不给我,就否认了我,那对我太不公平了!”

    “那如果还有比这更重要的原因呢?”凤老太太的目光变得深邃,“你可知道天策的父亲为何不同意你进凤家的门,为何处心积虑要陷害你,不让你接近天策?”

    “难道不是因为我的低微出身,还有我丑陋的容貌?”迦蓝道。

    “你说对了一半!天策的父亲之所以反对你进凤家的门,的确是因为你的出身。”凤老太太顿了顿,目光更加深沉迷离,“但有一点你说错了,你的出身并不低微,相反的,你的出身高贵得很,高贵得让一般人根本不敢接近你!”

    “老太君,我怎么越来越听不明白您的话了?”

    “老妇也是刚才才想明白的,你的侧脸很像一个人,老妇之前没有注意到,刚才你施展战技对付刺客的时候,老妇才突然想起来。天策的父亲怕是一早就发现了,所以才会设局陷害你,我想他的初衷并非要置你于死地,而是想将你逐出凤家,与天策彻底斩断关系。”

    迦蓝越听越糊涂了,她摇着头:“您到底想说什么?我还是不明白!我和伯父无冤无仇,就算容貌像某个人,他也不该因此而害我啊!”

    “他这么做,所有的初衷都是因为他太爱自己的儿子了,他宁可伤害你,也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受到伤害。请你体谅一个做父亲的心吧!”

    “我不能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迦蓝的头摇得更加猛了。

    凤老太太捉起了她的手,袖口下滑,露出了一只碧蓝的水晶玉镯。迦蓝心底一惊,突然之间明白了什么。

    “纳兰玄霜,你听过这个名字吧?你手上的这只镯子,我曾经在她手上见过。”

    “她……她是我的姑姑。”

    “那就对了!纳兰玄霜是你的姑姑,你就是当年她来凤家避难时怀里抱着的孩子。”

    姑姑真的来过凤家!

    “我听楚夫人说,姑姑和凤家主关系匪浅,按理,凤家主应该念在旧情,礼待我才是。”

    凤老太太摇了摇头:“天策的父亲与你姑姑的确关系匪浅,但正因为如此,他对你的身世了如指掌,他要保护他的孩子,所以不得不牺牲你。”

    “我越听越糊涂了,我的存在,难道会威胁到阿策?”迦蓝觉得不可理喻。

    出乎她的意料,凤老太太点了点头:“从你姑姑将你抱来凤家的第一天,我们就知道凤家从此不得安宁了。仇家背景太可怕了,天策的父亲曾经努力地想要保全你的姑姑,可最后还是没能保护好她,甚至赔上了天策母亲的一条性命,天策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性情大变的,他们父子之间从此再没有和好过。”

    迦蓝的心开始乱了。

    “天策的父亲正是因为有了前车之鉴,所以他不敢再贸然尝试,不敢再将凤家、将自己的儿子推入万丈深渊。因为他知道,纵使拿我们整个凤家与之相拼,都没有办法逃过一劫。与其让凤家伤痕累累,让天策置于险地,倒不如现在就斩断你们之间的牵连。他宁可让儿子恨他,也要做这个恶人!”

    竟然是这样……

    迦蓝万没想到,自己的存在,对阿策对凤家会是如此大的威胁。

    “我的仇家到底是谁?是谁害死了姑姑?是谁要追杀我?是纳兰家族的人吗?”

    凤老太太拧起了眉头,摇摇头:“你别问了,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与对方对抗,你现在要做的,应该是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孩子,不要怪我狠心,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和天策两情相悦,我也不忍心拆散你们,但现实是残酷的,你若执意与他成婚,你就会将他推入绝境。你真的忍心让他遭遇危险吗?”

    “不,我不相信你的话!你们都不希望我嫁给阿策,所以才编出这些谎言来骗我!”人都是自私的,迦蓝顾不得那么多,她只想守住自己的爱情,她甚至可以拿自己的性命去守住自己的爱人,至于其他人,她不愿意去想太多。

    “你这么做,迟早会害了天策。”凤老太太瞬间老了几岁,无力叹息道。

    “不会的!我爱他,又怎么会害他?就算前面等待我的是腥风血雨,我也会和他一起面对,生一起生,死一起死,我相信阿策也会愿意和我同生共死!”

    “同生共死?”凤老太太嘲讽地笑了笑,“好,那我们拭目以待!我累了,你出去吧。”

    房门关上的瞬间,凤老太太疲惫的身影消失在了迦蓝的眼前,她背靠着房门,双脚却无力迈开。凤老太太的话,一直在她脑海中盘旋,她知道凤老太太没有骗她,她或许真的会给阿策带来危险。但是,难道就因为可能有危险,就让她放弃了吗?

    她不甘心,就算是逆天而行,她也要与天斗上一斗!

    “蓝蓝。”

    听到熟悉的唤声,迦蓝抬头,诧异地看到了站在门外不远处的纳兰潇白。他是何时站在这里的?

    “纳兰大哥?”

    “对不起,我不放心你,所以跟过来了。刚才你和老太君的话,我都听到了。”

    迦蓝静静地看着他,等待他的后话,既然他听到了,那么他也应该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了吧?

    “你的姑姑纳兰玄霜,也是我的姑姑。”他只说了这一句,他背转了身去,整个人突然间失去了所有的神采。

    天空中,柳絮飞舞,一片片落满他的肩头。

    迦蓝看不清他的神色,却莫名的被空气中不知名的忧伤情绪所感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北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藤并收藏无良师父腹黑魔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