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4章

第4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匈奴南下掠夺北方边郡的是将长安过年的气氛冲淡了些许,朝堂上关于是否对边关用兵,两派也是当着天子的面吵了一架。

    丞相伍嘉信黄老,他对于出兵一事并未直言反对,但是他提拔上来的那些大臣们却是和主战派吵得脸红脖子粗。

    然后天子问了丞相关于今年天下田产赋税几何,伍嘉直接将今年钱谷出入几何说与天子听,话语中说了今年夏季黄河一代河水泛滥,周围几个郡县都糟了水灾,水灾之后又是疫情,人口钱谷较之少了多少。

    更何况前两年,几个刘姓诸侯王作乱造反,虽然朝廷出兵将作乱镇压,但是里头的赋税肯定是少了许多。

    还有边郡的马场,马场内的马和匈奴有一定的差距,骑兵等也没有那么多。

    皇帝听后沉默良久。

    最后天子和长乐宫商谈过后,将出兵的事压了下来。

    外头天寒地冻,长乐宫内全是暖意融融,甚至里头的宫人身上也是单薄的深衣,穿多了走动几下,过会脑门上就要冒汗珠子了。

    天子事务繁忙,两个长公主就时常来探望母亲。

    宫人呈上已经处理好的橘瓣,蔡阳长公主挥手让人退下,拿起一个亲自喂给母亲。

    “最近外面冷的可厉害了。”曹太后将女儿递过来的橘子吃下,突然想起什么,“几个孩子年幼身体弱,我记得女莹可是爱到处乱跑的性子。”

    蔡阳长公主当然知道自己女儿的调皮性子,“知道了阿母,女莹身边我都派人之下看着呢,不会出甚么事的。”蔡阳长公主给女儿安排的人,光是贴身服侍的就有二十多人,每次出门,必定有几十人盯着,蔡阳长公主才不觉得女儿会出甚么事。

    “嗯。”听到女儿这么说曹太后点点头。

    “阿母,今年的正旦日要怎么置办?”蔡阳长公主想起前几日朝堂上的唇枪舌战,虽然后来天子是决定不出兵,还是按照以往的和亲,可是这年恐怕也不会过的和往年一样热闹了。

    “怎么过?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对了,你和阿缡到时候把女莹几个孩子都带进宫里来,我们一家啊好好的团聚。”曹太后这话俨然是把两个女儿的婆家给排除在外了。

    曹太后都想好了,外孙外孙女几个年纪还小,就算住在长乐宫也没甚么,外头人说不了闲话。到时候五六个孩子还有两个女儿陪着自己,这新年过的别说有多开心了。

    光是想一想,曹太后脸上都是止不住的笑意。

    “好啊,”蔡阳长公主偶尔还帮着母亲主持宫务,听到母亲这话心里就有谱了。到时候宫里的排场恐怕依然不小,甚至宫外的该有的一样不落。

    “哼,这匈奴哪一年是老老实实不来犯边的?”曹太后说起这件事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要真的因为雁门的事就不过旦日了,那这宫要成个甚么样子。”

    “阿母说的也是。”蔡阳长公主对匈奴来犯的事基本上就不放在心上,这件事说来说去和她没有半点关系,平常和几个公主说一下就当做是解闷,哪里会真的放在心上,她又不是朝廷上的大将军。

    “而且朝廷上那群武夫,喊着要打,拿甚么打?今年朝廷钱米出去的比进来的还多,打仗要钱要人,哪里来。”曹太后想起朝廷上的事,脸色也不怎么好。“伯庸也是糊涂,在这件事上竟然和那些儒生武夫一起胡闹!”

    伯庸是太后的侄子曹郃,最近因为平叛有功,封了大将军。

    “阿母。”蔡阳长公主不愿意曹太后说太多关于朝堂上的事,定都定下来了,难有变数,何况老人家说这些是的时候也是在生气,对身体没有多少好处。

    “我上回去了阿妹那里,正好遇见阴平侯太夫人让人到阿妹府上接阿武。”蔡阳长公主轻轻松松的就把曹太后的注意力给转走。

    “阴平侯太夫人?”曹太后蹙眉想了一会,她看向女儿,“怎么,她让阿缡不高兴了?”

    蔡阳长公主就将自己那一日在昌阳长公主府上的见闻都说了,末了叹口气,“阿萦那么聪慧,那位太夫人只在意一男。”

    “……”曹太后眉头深深蹙起,眼眸中已经有不满。

    蔡阳长公主也很喜欢这个外甥女,年纪小小肌肤白皙五官精致,颇有几分曹太后年轻时候的影子,而且人也聪慧乖巧,即使在她心里外甥女比不上自己的女儿美貌,但也不会轻易的让人这么轻慢梁萦。

    蔡阳长公主见到曹太后的手指轻轻的在漆几上的文绣上划着,就知道自己的话曹太后已经听进去了。

    接下来的事她就不管了,只管看着就是。恐怕到时候只比宫中那些侏儒俳优更加有趣。

    不过,这会阿妹的那位婆母恐怕这会正在发脾气吧?蔡阳长公主想着就是一笑。

    蔡阳长公主预料的没有半点差错,不过阴平侯太夫人的怒火是没有底气和胆量到公主府去,而是到了自家儿子的面前。

    阴平侯府的内堂上,外面寒风阵阵,吹得庭中的树飒飒作响。堂上的侍女和竖仆头垂着,大气都不敢出。

    上首位置作者一个中年妇人,中年妇人的眼角和唇边都已经有了细纹,她身着一袭绢袍,腰下佩带的玉珏滑落至一旁。

    她下首的位置跪着一个男人,此刻那个男人对着她行大礼。

    “你现在就去长主那里,将阿武带回来。”阴平侯太夫人开口道,她伸手在心口上揉了揉,前段日子她派人去昌阳长公主府上要把嫡出的孙子接回来一起祭祀先祖,谁知道来人竟然就被长公主给打发回来了。

    “阿母,如今长主未曾宣召,儿也进不去啊。”阴平侯梁武对着樊氏也是无奈,母亲要他去长公主府,那也要看长公主府上的人愿不愿意给他开门。

    公主府上有从皇宫直接拨调过来的宫廷武士,这些武士在外只听长公主的调遣,至于对于尚公主的列侯们是不会有半点客气,甚至有些皇家公主还指挥着让这些武士去教训列侯丈夫。

    皇家对公主女儿们如何折腾列侯是不闻不问,只要没闹出人命就当做不知道。

    他这么找上门去,不是自讨苦吃么?阴平侯想母亲也应当知道自己的苦衷。

    可是梁武是预料错了,樊氏是没有半点照顾自己儿子的意思,“不去?那么你就去请求长主见你,实在不行,我就亲自上书到长乐宫。”樊氏年轻的时候和老君侯两看相厌,老君侯也胡闹的厉害,那些姬妾庶子一大堆,她看着心烦,干脆在老君侯病重的时候一连三个月都不去探望,谁知道好不容易自己的亲生子继承了阴平侯的位置,后脚就被一个庶孽差点告倒。

    樊氏原本就气不顺,经历过那件事之后,脾性越发的乖张。她对那些庶子新妇也没有和颜悦色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给那些庶子和庶子新妇难受,当然也不会做的太明显,不然外面就会传她不慈,看着那些庶子新妇苍白的脸,樊氏的心理可痛快着,凭甚么她年轻之时过的如此艰辛,而那些新妇就可以和夫君比翼□□?

    谁知道她竟然会在昌阳主这里摔了个跟头。

    这位长公主是天子唯二的同母姊妹,在先帝的一群公主中地位超然,公主中就只有蔡阳主和昌阳主得封长公主。

    梁家的族老们得知阴平侯尚了天子同母妹,高兴的恨不得抱在一团哭。有昌阳主在,梁家上下至少可保两代富贵平安,甚至一门出两侯也不是不可能。

    昌阳主的下降对梁家族老和阴平侯梁武本人来说是好消息,但对樊氏来说简直是惊天霹雳,她拿捏那些庶子和庶子新妇也就罢了,反正那些新妇也是小门小户出来的,新妇的娘家人也不敢说甚么,但是帝女面前,她就要小心了。

    更别说在天潢贵胄面前逞威风,若是别家的太夫人恐怕是恨不得再也不去招惹这个尊贵的新妇,可是樊氏死活不甘心,时不时就要去招惹一下。

    这次她不敢去昌阳主面前,干脆就要自己的儿子去打头阵。

    “向长乐宫进书?”梁武听到自己母亲的话,一双眼睛差点就瞪出了眼眶,长乐宫里头的皇太后可是昌阳长公主的亲母,这天下的母亲哪个不是偏心自己的子女,阴平侯想知道自己的阿母是不是得了风寒症发热了。

    “如今家中就要祭祀先祖了。”樊氏拿出为家族着想的架势来,“但是世子还在长主府上,这像话么?子不随父而随母,说出去让天下人笑话。”樊氏说到这里气的胸口又疼了,阿黯是她嫡亲的孙子,那些庶孽生的,她统统都看不上眼,但是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子还被长公主留在府上,别说她这个大母,就是梁武这个亲父也不一定能够时常见着。

    想起这个樊氏就痛心疾首,“连邓家那个改嫁了的寡妇都能回家探望亲子,老妇为何不能看看亲孙?!”

    “……”梁武见着母亲真的发怒,惶恐的俯首,“阿母息怒!”

    梁武嘴里发苦,他现在是左右为难,母亲之命不能不从,但是长公主那里他是完全不敢招惹。

    昌阳长公主对这个昌阳大丈夫就没怎么在意过,以往就算是夜里召梁武过去了,那也是梁武一心一意侍奉她。至于在长公主面前说甚么作为夫君的威风,再给梁武八个胆子,梁武也不敢。

    “想要老妇息怒,就将阿黯带回来。”樊氏道。

    “……阿母,长主……已经带着阿黯和阿萦前往长乐宫了。”梁武见着母亲是真的打定注意,只能将自己从公主家丞那里打听到的消息告诉樊氏。

    虽然眼下昌阳长公主还没到宫里去,但这是迟早的事。梁武不觉得自己这是在欺骗母亲。

    果然樊氏听了儿子的话,原本鼓起来的其实一下就没了,她呆呆的看了他一眼,哭起来,“老妇怎么这么命苦!”

    吓得梁武膝行过去,劝说母亲,他心里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到长主面前去讨嫌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