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7章

第7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人们从来不将小孩子当回事,觉得孩子还小,根本不懂甚么,所以随口开玩笑也不觉得有什么,殊不知三岁之后的孩童其实自尊心已经和成人差不多了。

    所以梁黯被邓不疑这话激的满脸通红,抓起手边的一只漆杯就要上来和他打上一场,刘偃赶紧上来拦住,好端端的在自家阿母的宫殿中打起来,到时候回头可不好向大母和姑母交代。

    刘偃人小,但是半点也不笨。

    “放开我,我要教训这个竖子!”阴平侯世子被皇子从弟拉住,仍然脸红脖子粗的要和邓不疑一较高低。

    “竖子?”邓不疑一副气闲神定的模样跪坐在枰上,甚至嘴角还带着一抹微笑,“输了也就罢了,听不得半点不中听的话,到底何人才是世子口中的竖子?”

    梁萦听到邓不疑这么说,顿时觉得更加头痛。那边刘偃脸也要皱到一块去了,阳邑瞧着自家阿兄拉着从兄满头大汗,赶紧的去帮忙了。

    她自然是记得这个孩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于火光之中给她行礼,怎么今天看起来,简直是个拉仇恨的小能手。

    “邓公子此话我觉得可不对。”梁萦见着那边刘偃拿出吃奶的劲儿把梁黯给拉开,阳邑也帮着刘偃努力的推从兄。

    “……”邓不疑这才转过眼来看到她。

    “匈奴之事,公子又知道多少?匈奴虎狼之胡虏,逐水而居,嗜血好斗。若是对付这样的凶恶之辈,不知公子有何赐教?”梁萦知道自己今天要是不给梁黯把面子给找回来,恐怕两个男孩子就真的要打成一块了。

    梁萦还记得这个孩子是天子阿舅亲自牵进殿中的,要是打出个好歹,不管是长乐宫还是邓夫人这边脸上都不好看。

    “……”邓不疑似是对梁萦这番话有些意外,他看着梁萦过了好一会,才开口,“那么女公子之见?”

    “此时公子应当比我知道等多才是,不过汉匈交战,兵器马匹之外,少的还是对其应当有的战术。”梁萦说完,双手拢在袖中对邓不疑一礼,邓不疑这回知道从枰上起来,双手拢在袖中对她还礼。完全不见方才的嚣张熊孩子模样。

    梁黯见着妹妹给他找回了场子,终于不再折腾着要和邓不疑决一死战。拉着他的刘偃见着他终于不再动弹,也赶紧把缠在他身上的手脚放下来。

    这么缠着,难受死了!

    “这些,女公子会么?”邓不疑伸手指了指他玩的那些,笑的很开心。邓不疑的长相十分清秀,眉目婉约,看得出来日后是一个美男子,但对着这么一个长相上佳的正太,她没兴趣的还是没兴趣。

    “不会。不过此中阿兄是好手。”梁萦这话一出来,邓不疑就发出一声嗤笑。

    这下梁黯压下来的怒火又要熊熊燃烧,刘偃赶紧又拉着。

    “胜败乃兵家常事。”梁萦半点也不恼,“难不成邓公子会认为自己会一直赢下去?”、

    “……”邓不疑转过视线看了一眼那边的梁黯,眉头挑了挑,“请。”这手势是对着梁黯的。

    “……”梁黯一声轻哼堵在喉咙里,他挣开刘偃,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依照,雄赳赳的就走到邓不疑的对面。

    两人坐下卷起袖子继续对战。

    刘偃见着知道两个人是打不起来的了,他松口气瞧着梁萦走过来,他嘻嘻笑了两声,拉了拉她的袖子,压低了声音,“阿萦谢啦。”

    “这种事不必谢,”梁萦轻声回道,真的打起来,两家脸上都不好看。说是孩子打架,但是大人们未必会这么想。

    “哎,其实不疑人不错,”刘偃看着那边梁黯和邓不疑卷起袖子,枰上斗的如火如荼,有心也为邓不疑说两句话,“不过是家中遭遇了变故,所以成这样了。”

    “那的确令人唏嘘。”梁萦没有多少八卦别家人的事,这长安城里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先帝的时候。开国功臣唯独留下的一个老将军,以私自造铠甲为罪名下了大狱,回来之后那位老君侯浑身上下都不对劲了,听说是夜里要让家人穿着铠甲拿着剑守在床前才睡得着。

    人没过多久就乘坐蟾蜍上了天,可是呢,接下来的事还不算完,新君侯还没有把从父亲那里继承下来的侯位给坐热,回头坐杀人夺爵,从此消失在人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那么大的一家子也返回原籍,再也没在长安里出现过了。

    刘偃原本还做好给梁萦说邓家事的准备,结果瞧着她坐在那里没兴趣,准备好的话也都轱辘的吞进喉咙里去了。

    她坐在莞席上,宫中贵人家铺用的席都是有讲究的,眼下长安开春了,但寒意不减,所以宫殿内用的坐席都是用莞草编制的坐席。

    梁萦垂首看着身下坐席上精致的人字花纹,坐席四角分别压着一只铜镇席。

    不远处一座连枝灯上灯火辉煌,冷日里外面下了雪亮堂堂的,可是宫殿中窗棂上却是用布帛蒙的严严实实,宫室内外根本就是白日和黑夜的区别,宫室中不点灯是不行的。

    灯火照在她脸上,将原本就白皙的肌肤照得更加白,尤其她脸上被殿内的暖气一烘,白里通红的。

    刘偃在一旁瞧着,想起阿母对自己说的话。他轻轻哼了一声,转过头不去看,阳邑公主却拿来了一只小球要梁萦陪着玩。

    邓氏站在帷幄后,看到那边几个孩子的动静,她垂下眼,走到邓夫人那里。

    邓夫人坐在枰上,伸手整理那些拿回来的新制的衣物。

    “你有意撮合阿偃和昌阳主之女?”邓氏在邓夫人对面的枰上坐下来,问道。邓夫人的想法她以前多少都猜得到,不过一直和这个侄女来往的不多,一直也没有证实。

    邓夫人手中动作一缓,嘴角露出些许笑容来,“姑母觉得阿偃和阿萦可还相配?”

    “身份上倒是匹配。”邓氏说了一句真话,“不过你真的有意的话,不如向蔡阳主……”

    长乐宫里的太后有两女一子,皇太后对两个女儿都是一样的疼,不过汉室原本是由楚人建立起来了,行事作风也带着楚人的风格,楚人重长女,曹太后其实更倚重长女一些。

    “蔡阳主?”邓夫人垂首,她仔细查看手上衣物的针脚。

    “皇太后倚重蔡阳主,若是你有心,不如转向蔡阳主。”邓氏见过蔡阳长公主之女张女莹,虽然有些娇蛮,但时间还长着呢,说不定以后会性情温顺。毕竟日后的事谁又说的清楚?

    “蔡阳主?”邓夫人眉头一蹙,“恐怕赵夫人那里……”

    赵夫人一双眼睛盯着皇太子的位置不放,和两位长公主联姻背后代表着甚么,但凡不傻的都能猜出来,邓夫人不怕赵夫人,但是和一个无知泼妇纠缠,难免将自己的心情变坏。

    “赵夫人你怕甚么。”在邓夫人的宫殿中,邓氏无所忌讳,“她是甚么出身,你又是甚么出身,就因为她生的儿子没有夭折活了下来你就怕她了?”

    邓氏根本就看不上赵夫人的做派,原本不过是赵王送上来的美人,一朝得势谁都不放在眼里,她的儿子要是长大了还好,若是夭折或者是皇后有了嫡出的皇子,她日后就等着哭吧。

    在掖庭,不是生育了皇子,就能站住脚。戚夫人不也是有了皇子,结果被做成人彘丢入厕中了。

    “不是怕她,”邓夫人叹了一口气,她怎么会怕赵夫人,“那样的人,除了一张容貌还能看之外,其他的还有甚么?就是皇后,也不过是将她当做逗陛下开心的一只鸟雀罢了。”、

    “那怎么?”邓氏有些疑惑,既然不是怕赵夫人,那还有什么顾忌?

    邓夫人笑了笑,“看看,再看看。如今怎么样,看得还不是很清楚。”

    **

    梁萦去看了梁黯和邓不疑一眼,发现两个熊孩子都没有一开始那样脸红脖子粗的吵,不过梁黯还是输给了邓不疑好几回。

    梁黯这下子脸上挂不住了,他将手里的木头兵士一丢,“不玩这个,我们比别的。”

    “比如呢?”邓不疑一只手撑在几上,看着梁黯的眼神带着一种淡淡的俯视。

    “投壶,还是射箭?或者是我们来角抵?”邓不疑一个个的说出来。

    “角抵好!”刘偃一听就来了兴趣,他自己将垂胡袖给撸到隔壁底上,露出小竹竿一样的两条细胳膊。

    “哪个来,是阿黯还是不疑?”刘偃兴冲冲的问两个。

    梁萦看着刘偃自己撸起袖子就走了出去,顿时觉得脑袋疼,她看向梁黯,希望这位阿兄这个时候可别头脑一热冲上去。

    梁黯鼻子里轻哼了一声,他也把袖子也卷起来,仇大苦深的看着邓不疑。

    梁萦只想按住额角,他还真的沉不住气啊。

    “到外面去。”刘偃兴致勃勃的提议。

    然后梁萦和阳邑就见着三个小男孩撸着袖子就往外面走,阳邑对自己同母所出的兄长十分有信心,“阿兄要赢哦!”

    阳邑这话说出口见着另外两个从兄,突然觉得只让自己的同母赢不太好,又挥着小手加了一句,“两位从兄也要赢!”

    这下梁萦已经想要扶额了,这三人都要赢的,到时候得打成什么样?她跟过去就要开口,谁知道那三个完全不给她半点开口的机会到了一处宽阔地方,就互相揍成一团,彼此之间也不是有甚么深仇大恨,不过就是精力多了找个自认为有趣的方式发泄罢了。

    梁黯还记得方才自己和邓不疑的梁子,腿上使劲儿就朝邓不疑乱踢,邓不疑也是个不肯吃亏的,一把揪住梁黯的衣襟就一拳直接揍在梁黯眼睛上。

    刘偃卷着袖子站在那里发呆,那边两个已经打的抱成一团在地上打滚了,两个没有一个是来搭理他的。

    刘偃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不是要三个人一起来的么?

    外面守候的宫人听到里头的异动,过来查看,结果发现地上滚在一起的两个小贵人。

    “呀——!”宫人惊讶的低呼出声,赶快叫几个阉寺过来,将地上两个小贵人给拉开。

    头上的总角毛了,身上深衣也被扯得歪歪扭扭,邓不疑的脖颈上多了几道血痕,那边梁黯直接乌了一只眼睛,另外件脚上白色的细麻足袜也不知道甚么时候蹬掉了。

    两个人谁也没能站着便宜,毕竟年纪相近,力气也差不多,谁打架还讲究个什么进退的。

    邓夫人闻讯赶来,瞧见的就是侄子头上总角被抓散一个,脖子血痕几道,身上深衣的中线都歪歪扭扭。

    她转过头去看梁黯,吓了一大跳。那只乌黑的眼圈就算想装作看不见也难。

    “你……”邓夫人看着两个孩子,话都说不上来,“换身衣裳,我待会送阴平侯世子回长乐宫。”

    刘偃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成这样,想到待会阿母说不定会提着个竹条来打他,立刻就垮了脸。

    梁黯乌着眼睛瞪着邓不疑,“我还当你有甚么样的本事呢,不过如此!”

    邓不疑身上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但是他却还笑得出来,“在下也未曾想过,世子言语比不过侯女,就是这腿脚上也好不上多少。”

    顿时梁黯就要冲上去,再给邓不疑几拳,亏得阉寺眼疾手快堵在两个人中间,梁黯的那些拳脚都落在了阉寺的身上。

    局面闹哄哄的。

    邓夫人自己换了衣裳,让人将几个孩子也整理好带着去长乐宫请罪。人是在她这里受伤的,哪怕是孩子几个打闹,也不能就这么搪塞了过去。

    人老了就爱贪睡,尤其这天还没有暖和起来,外头一层白雪,怎么看都觉得冷。曹太后和两个女儿说了一些话之后就困了,安顿好曹太后,姊妹两个打算自个说说话,结果宫人前来禀报,“邓夫人带着二皇子和世子来了。”

    “……”昌阳长公主和蔡阳长公主对视一眼。

    若是将孩子送回来,邓夫人完全没有必要亲自前来,还带而二皇子,昌阳长公主蹙了眉就到孩子现在所在的永宁殿。

    永宁殿中,梁黯还是不忘瞪邓不疑。当听到母亲的足音,梁黯恨不得把自己给藏起来,打架打输了还成了这幅模样,没办法让母亲给看见。

    梁萦看着邓夫人满脸歉意的和昌阳长公主说了几句话,昌阳长公主听完之后急急走来。

    梁黯不复方才的模样,脸对着璧衣死活不敢看阿母。

    “阿黯,转过头来。”昌阳长公主瞥了一眼那边邓不疑脸上的几道伤痕,对着自己面壁的儿子说道。

    “……”梁黯不敢违逆母亲的意思,转过头去。

    昌阳长公主瞧见儿子乌了一只眼睛,顿时呆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