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18章

第18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建成侯府上的家老察觉出了邓不疑的不同,家老是家臣之首,建成侯生前留下了不少的家臣和门客。建成侯和世子在诸侯作乱身死之后,那些门客散了一大半,家臣们倒是留下来不少。

    门客是指望主家能够看重他们的才华,任用他们,甚至能够将他们推荐给朝廷,若是建成侯和世子还好说,一个八、九岁的小儿能够派上多大的用场?何况他都还没有继承侯爵。再说等到长大能够在朝堂上有一席之地,恐怕也要二十年,二十年太长,谁愿意呢。

    家老知道那些不耐烦等待的门客散了大半的时候,心下鄙夷之余也越发对邓不疑重视起来,世子有两子,一嫡一庶,庶出的自然是公子,但比起邓不疑来还是云泥之别。家老的一门心思都扑在邓不疑身上。

    所以家老很快就察觉出邓不疑的不对劲来,最近几日邓不疑老是外出,平常这孩子除了宫中宣召,平常在府中哪里都不爱去,甚至自己和自己玩蹴鞠,现在则是日日护送从女弟前去女师处学书。

    平常贵族家的女师都是住在府中的,但是袁大家不一样,做学生的自然是要恭谨,可是贵女出门都是有兄长护送再不济家中也会派出家奴来,这从兄日日护送是个甚么意思?

    家老是弄不明白邓不疑到底在想甚么,他白日里起了个大早,看见邓不疑站在内门处准备登车,上前拜道,“少主这是前去何处?”

    邓不疑面上带着笑,兴致勃勃的准备上车,突然家老出来,就有些不高兴,“我去袁大家家中上课。”

    “……”家老被邓不疑这话差点噎的说不出话来,“少主若是要学书,府中早有师傅……”

    “袁大家难道还不够么?”邓不疑对着家老有些不耐,他眉头蹙起双手拢在袖中,看着家老道,“袁大家出身学识,长安城内虽然可以找出胜过她之人,但也不多。”说着,他面上的笑就有些玩味,手指也将深衣丝带下垂挂的玉璧扯在手中把玩,“就算有,又有几人能来?”

    “少主慎言。”家老一听连忙道。

    “今非昔比了。”邓不疑留下一句转身上车,他伸手抓住车厢上的把手,脚下踩着踏石。准备登车,旁边的家奴瞧着他和自个较劲儿,苦的胆汁都要快出来了。

    也不知道少主到底怎么了,自从几日前和阴平侯女出去疯玩那么一次之后,就这样了。

    邓不疑费了劲上车,他看看自己的手,小小的,他撇了撇嘴。

    “狡童,狡童。”邓不疑突然念出声,他知道外面那些人怎么说他,脾性怪异,甚至连不类祖父的话都有。他性情也不向外,也从不出言解释,行事多是随心所欲。所以就是庶出的弟弟对他也有一份畏惧,不敢亲近。

    宫中姑母邓夫人所出的皇子和他很是亲近,但其他的人他看得上眼的人也少。在天子身侧甚么能人贤士见不到?他何必在意?

    不过,阴平侯女的确和常人有些不同。

    ‘杀人莫如诛心。’他想起那个年纪比他还小的女孩说出这样的话,顿时蹙眉,这样的话是怎么说出来的?还有她那次拉着自己的模样,一点儿都看不出是个娇滴滴的贵女。

    邓不疑没见过太多的贵女,见过的除了本家的几个,就是宫中的那几位公主。他蹙起没头想了一会,御者已经驱动马车了。

    梁萦坐在席上,等到袁大家前来授课。袁大家一开始就将要传授的课目和他们说了,袁大家给他们不讲授枯燥的黄老或者是其他的诸子百家之说,而是一卷卷的春秋。

    梁萦看着手里的春秋,心里也明白袁大家的用心,对天性好动的孩童来说,比起那些枯燥的经典,自然是春秋更加适合,春秋里头有不少的故事。

    “古来事有不同,而又有相似之处。”袁大家坐在上首说道,她年轻时候面容秀丽,到了此时多了一份岁月沉淀下来的稳重,“温古而知今,世事看似不可捉摸,若是干大事偏偏又有迹可循,前人之事,后事之师。”

    袁大家说完了,梁萦三人俯首道唯,她倒是挺庆幸不用学诗经,诗经是最基础的,在宫中的时候,就有教授。再学的话,就不是老师传授,而是自己领会其中的深衣,甚至领会贯通,到了宴会之上,将那些诗句吟唱出来,主宾同乐。

    春秋乃是鲁国史官左氏所记,其实先秦之时各国都有史官,不过秦一统天下的时候下令烧毁,之后秦亡,西楚霸王入咸阳,藏于秦王宫的那些备份的也被烧了个精光。以至于现在留下来的典籍也不是很多。

    梁萦将手里的竹简摊开,那边袁大家已经开始传授。她无意一抬头,正好看到邓不疑那边,她也不知道邓不疑来这里是凑甚么热闹,不过他来不来都是自由,梁萦很快低下头,想起了自己家里的事。

    一想到家里事,她就觉得烦躁,樊氏最近又开始生病,现在天气都这么暖和,老人最难熬的时候都过去了,偏偏就有了病痛。若是这样也就罢了,她也不知道樊氏起了甚么样的心思,竟然想着要她去侍疾。

    这话梁武还没有派人到长公主府上说,她还是听下面的人禀告。昌阳长公主不想去管太夫人,但是不代表她会半点都不会管阴平侯府上的事,多多少少还是安插了几个人。

    大汉以孝治国,若是樊氏真的要她服侍,她不能不去,不去的话樊氏就能立刻扣她一个不孝的名头,到时候就算曹太后和昌阳长公主出手相救,她不死也去了一层皮。

    袁大家此刻正在说齐国霸王齐桓公的事。

    “得道之时,天下诸侯云集……北征山戎,南伐荆楚……”

    梁萦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看过去,竟然是邓蝉,邓蝉见她看过来,笑了笑,手指轻轻在竹简上点了点。

    这是提醒她要专心了,梁萦对邓蝉一笑。

    得想个事,好让这个祖母老实一点。梁萦突然想到甚么,嘴角微微一翘。

    **

    太中大夫赵宏到了妹妹居住的掖庭殿,这掖庭,他已经来过好几回了,除去来探望妹妹赵夫人的几次,其余那都是看着天子和其他的嫔御淫*乐,有时候天子觉得不过瘾,还会将他拉过来,三人一同胡闹。

    天子对朝堂上那些臣工们十分仔细,但对他却是没有半点尊重的。赵宏也知道自己在天子那里算个玩意儿,只是因为他长着一张美女都难以比及的脸,虽然身为太中大夫,但天子是将他当做自己的嫔御看的。

    按理说,赵宏兄妹应该满足的,毕竟能从乡野之地到天家,这是多少人都求不来的好事。但人到底是难以知足的,穿上了锦衣,过了几年有脸面的生活,便有了更大的野心。

    赵宏在宫人的指引下到了赵夫人居住的宫室。

    赵夫人百般聊赖的靠在凭几上,清了清嗓子正在唱歌,她当年被赵王选去是良家子没错,但是那些歌舞却是一点都没有少学,她嗓音极好莺啼婉转,不然也不会在那么多美人中脱颖而出。

    唱完了,赵夫人颇为感伤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声音再好听有个甚么用?天子就爱新鲜的,这段时间掖庭里又来了才阳长公主送来的新人!

    想到这里赵夫人已经是咬牙切齿。

    “阿妹?”赵宏走进来的时候,就见着赵夫人坐在茵席上气红了脸。

    “阿兄!”赵夫人见到兄长前来,连忙起来。

    “阿妹,”赵宏快步走过来,“到密室去。”

    不管是长乐宫还是椒房殿都设有密室,甚至在高位嫔御的宫室都有密室,赵夫人一听,连忙将那些宫人遣散,自己带赵宏到了密室中。

    “阿兄,到底出了甚么事?”赵夫人平常很少到密室来,甚至对密室的打理也是漫不经心,到了密室里就问道一股味道。她抬手宽袖掩住鼻子。

    “你可知道,今日丞相对陛下说宜早立太子!”赵宏说这话的时候,一双眼睛亮的吓人,“阿康,阿康大事可谋!”

    “喝——”赵夫人伸手按住胸口,脚下踉跄不稳,险些晕倒,多亏赵宏眼疾手快,伸手长扶住她。不然赵夫人这会可能就真的扑倒在席面上了。

    “那、那陛下怎么说?”赵夫人一口气上来,眼里也多了一丝希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