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25章

第25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答应了别人的事,就一定要做到。时人重诺,若是连这个都没做到,恐怕就脸上难看了,而且头上还挂这个不守承诺的。

    昌阳长公主听到她要去建成侯府上去,她让长子梁黯也在旁边看着。昌阳长公主将儿女叫到跟前来,吩咐了几句之后,就让人送孩子上车。

    长公主在水榭旁坐了一会,觉得水边湿气太大,吹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她起身就往府中的台榭。长公主礼比诸侯王,公主府的修建也是参照了诸侯们留在长安的那些王邸。先秦之时,贵族多好高台之上起屋舍,到了眼下此风依旧还在。

    公主府中也起有台谢高楼,供府中贵人观景。

    昌阳长公主上了台榭,站在高处,远处的景色也大致的收入眼底。她看着长公主府的那些屋舍,想起在长乐宫高楼上看到的景色。这宫内宫外的景色果然还是不一样。她有些感叹。

    “长主,”女官从伸手趋步而来,停在昌阳长公主身后,“世子和侯女都已经上车离开了。”

    “善。”昌阳长公主听了之后微微颔首。她此刻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她看着远处,抬步就走了过去,身后的侍女持起她的衣摆更了上去。

    “邓家的那个君侯倒是有点意思。”昌阳想起邓不疑轻笑一声,眼下天子已经下诏,邓不疑已经继承建成侯爵位,现在不能称呼他为邓长君,而是君侯了。昌阳还记得那会天子带着邓不疑进长乐宫参加大傩的场景。

    对于臣下之子这般,已经是相当不错了。至少她还没见过天子对哪个诸侯国的王子上心过。

    邓家一门上下,虽然有蠢人,但长安里头人那么多,也不是个个都聪明,至少邓家在宫内还是有个聪明人。

    可惜现在局势也不清楚,想到这里昌阳长公主就叹了一口气。椒房殿皇后看似处于下风,可是偏偏引进了帮手,依照天子对皇后的夫妻情,怎么也会卖皇后一个面子。但在宫中夫妻情向来就个笑话,完全靠不住。

    无嫡子……长子……

    昌阳想起了最近赵夫人开窍似的对着长姊蔡阳献殷勤,看得她都觉得是不是哪个对赵夫人下了巫蛊了,这赵夫人平常是一双眼睛恨不得站在头顶上,这会算是性情大变。

    皇太子之事还没有着落,赵夫人已经觉得可以走蔡阳这条路。而邓夫人也十分聪明,在掖庭多年,和哪一个都能处的来,此时更是想要和她结亲。

    昌阳想了一会,可惜皇太子的事,大权全部在天子手里,就是长乐宫的皇太后对此事也就算说了也不能主持大局。

    其实她觉得,这件事还是看天子自己是怎么想的。

    女儿还小,她认为还可以再看一看。

    天空之上传来飞过大鹏的鸣叫,昌阳长公主抬头看,召过身后一名武士,“武士,将那大鹏与我射下。”

    武士领命,拉弓上箭,对准天上的鹏鸟便射。公主府中卫士多出自皇宫南军,南军之中多善射之人。昌阳听到一声悲鸣,一只鹏鸟掉落下来。

    阉寺将那只掉落在地上的鹏鸟捡起来捧到昌阳面前。

    “赏赐黄金。”昌阳道。

    梁萦今日到建成侯府里头去,昌阳长公主知道之后,把梁黯也一块塞过来了。梁黯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邓不疑,照着孩子不爱记事的习惯,这么久也应该将事都忘记。可是梁黯最多记不得邓不疑是甚么长相,但是那些事却还是记在心里的,一桩桩的,不说格外清楚,但也记得大概。

    屏车入了建成侯府,车廉被卷起来的时候,外头邓家的那些家人才知道是来了两个。

    邓不疑这回已经是在等着了,他前几任就让人在家中好好布置,自己也琢磨着要不要把头上的总角给拆了,亏得身边人劝诫才作罢。

    总角也不是非要到男子二十行冠礼的时候才拆梳髻戴冠,通常舞象之年就可以将两边的总角拆了。只不过冠礼上正式带先秦时候的冠成人罢了。

    但邓不疑这年纪还要过几年才到舞象之年,这么火烧火燎的拆头发,到时候被有心之人到处宣扬就不好了。

    邓不疑在等人高的铜镜前看了好一会,他想起以前自己问天子甚么时候可以长到像阿父那么大,天子说快了。

    可是这快到底要多久?

    邓不疑一向缺少耐心,他有时候想是不是睡一觉起来就变成个大人了?但是天子又说,长大了也没有多少好的,烦心事更多。

    可是长大了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他这样能作甚么?邓不疑伸手扯了扯自己的脸,肉呼呼的。

    他顿时一张脸都虎起来。

    “主君,”外面家人进来,就见到邓不疑对着铜镜扯脸,吓得家人垂下头装作看不见。

    “何事?”邓不疑转眼过来。

    “主君,阴平侯世子与侯女已经来了。”家人垂首道。

    邓不疑听到阴平侯世子也来了,顿时转过头,“他也来了。”他记得自己好像没有邀请过阴平侯世子。

    不过话说回来,阴平侯世子到底是长个甚么模样,他好像记不得了……

    梁萦和梁黯从车上下来,到了庭中,就见到邓不疑带着一个和他差了两岁左右的男童站在那里。

    虽然没见过,但梁萦也猜想那就是邓不疑的庶弟了。

    “世子,侯女。”邓不疑带着弟邓骜上前去,双手拢在袖中就是一礼。

    梁黯看到邓不疑总算是想起这位对头是长着怎样的一副脸之后,憋着一口气双手拢在袖中还礼。

    梁萦也还礼,双方都照着礼仪几次行礼相让之后,才算是礼数周到。

    邓不疑只是看了梁黯一眼,寒暄两句,梁黯也知道这是在别人家里不是在长公主府,更不是在未央宫,安安分分老老实实。

    “世子前来也是来学射?”邓不疑问。

    梁黯在心里就翻了个大白眼,要是他学射让府中的那些南军武士教不是更好?偏要跑到这里来?

    “并不是。”梁黯实话实说,“奉母命,送女弟前来。”

    “原来如此。”邓不疑含笑点头。接下来他就直接奔着梁萦去了,没怎么搭理梁黯。倒是邓骜有些胆怯的走过来。

    梁黯瞪圆了眼睛看着自己妹妹对着邓不疑笑着说话,甚么时候两人既然变得如此要好了?就算是对邓夫人之子刘偃都没有这样过吧?!

    梁黯知道刘偃喜欢缠着长相好的女孩,每次自己女弟入宫,他若是在场,肯定是要撵上来的。对于皇子,自家女弟都是以礼相待,可是对这么一个讨厌的家伙竟然这么亲近?!

    “你来了就好。”邓不疑还真的有些担心梁萦回不来,他没有亲生的妹妹,但是邓家中也有不少的女孩,宫里头的公主也见过几个,基本上都不爱练习射箭,觉得是个辛苦活,宁可去做的别的也不愿意来。

    幸好她来了。

    “既然事先已经答应,那么也没有食言的道理。”梁萦道,她顿了顿,“现在就去吧?”

    邓不疑看了那边的邓骜一样,邓骜回忆,满脸笑容对梁黯一礼道,“贵客前来,想必有些疲倦,不如前去休息一会?”

    建成侯府这么大,只要梁黯不是故意找茬,基本上甚么都有。够他呆在一整日的了。可是梁黯却是不买账,“不必,阿母既然命某护送女弟,我自然也要好好看着女弟才行。”、

    他可是见识过邓不疑把人气的跳脚的本事,要不多看着点,万一阿萦被欺负了,谁给她出头?

    邓骜听到梁黯这么说,似乎好像也合情合理,他瞅了一眼那边的邓不疑。

    邓不疑听后一笑,“那么世子请来。”

    建成侯府比起昌阳长公主的府邸略小,但也很大,一行人走了好一会才到达习武场。

    场上有几个靶子,地方相当的宽敞。不过邓不疑却不是让她立刻去拿弓,而是和他一块儿跑步去。

    梁萦听到这个差点因为自己听错了。

    “不是说学射么?”梁黯也是大吃一惊。

    “就算是学经书之前,也是将那些字给认全,那里有一上来就给一个小儿一卷经书?”邓不疑自然是有他的理由,梁萦这样的,先丢到外头跑个几圈再说。

    “邓——”梁黯愤怒之下差点连名带姓的将邓不疑的名讳全部叫出来,梁萦一看冲梁黯摇摇头,逼得梁黯把剩下来的两个字给吞进肚子里头去。

    要是这三个字叫出来,恐怕就是打成一团了,而且日后麻烦一堆。直接称呼旁人名讳是相当失礼的,尤其现在离先秦不久,也十分看重这一套,闹出事来,见了血,说出去都是自家不占礼。

    “善。”梁萦点点头,她知道这个少不了的,就是她这么久没运动过了,一次猛了会不会有个啥事?

    “不过先容我准备一下可以么?”梁萦问。跑步运动之前要做一些准备运动,不然肌肉韧带容易拉伤。

    然后几个男孩看着她摇头扭腰,脚尖点在点在地上转圈。邓不疑还好,反正他自己就是一个在外人看来性情怪异之人,所以看到梁萦这样也没觉得太奇怪。

    邓骜是赶紧低头当自己没看见,梁萦一双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梁萦到底是没敢压腿,她内裳下的鹿皮胫衣是两只袴腿直接扎在小腿上的,真的压下去,她就要走光了。

    她一转身就看到表情各异的三个人。邓不疑转身对邓骜说,“你陪世子去休息一会。”

    邓骜一听就看向梁黯,他在庭院内也是这么对梁黯说的,但是梁黯不肯啊,难道这会就改了想法了。

    结果他看到梁黯一脸视死如归,“我还是要看着阿萦。”

    “阿兄。”邓骜无可奈何的回看邓不疑,这可真的不是他无能了。

    邓不疑看着梁黯那一脸的坚决,微微一笑,梁黯莫名身上一寒。

    梁萦和邓不疑一同跑,看着旁边的梁黯还有后面一张脸都快要皱起来的邓骜。一群人绕着武场跑。

    梁萦跑的速度不快,邓不疑一开始超过她跑到前面去,过了一会又回来了。他眉头蹙起来,似乎有些不满意她的速度,但是梁萦知道自己的身体,才不会因为邓不疑就随意加快速度,她顶着邓不疑的目光,继续慢悠悠的跑,最后邓不疑自己不耐烦,狠狠的喘了一口气就闷头往前冲。

    “阿兄?”邓骜有些吃惊,但是摸不清楚兄长为何会这样,平常兄长有些冷漠,但是对着外人也不是如此。

    梁萦继续往前跑,梁黯笑嘻嘻的跑在妹妹身边。今日倒是难得看到邓不疑这样。

    邓不疑跑了一段回过头看看,发现梁萦仍然和方才一样,没有按照他的步子来。邓不疑每日清晨起身之后都会跑一会,他不仅仅是自己跑,而且会把弟弟也拉进来,他若速度一块,邓骜势必会赶上,一面兄弟两人差距过大。

    谁知梁萦根本就没搭理他!

    邓骜此刻也是一脸的为难,到底是陪着娇客,还是跟上哥哥的步伐,这两个真的很难选。他偷偷的看了梁萦一眼,梁萦天生皮肤白皙,因为运动,面颊上的肌肤下一句起了一层绯红。白里透红格外好看,女孩又生的眉眼精致。

    贵族家的孩童知事较早,宫里的二皇子小小年纪就已经知道分辨人的相貌美丑,邓骜虽然为庶子,但知道的却一点儿不比嫡兄差半分。

    “侯女,可还安好?”邓骜是没有见过和梁萦这样的贵女,邓家的那些贵女大多是在高楼之中观赏长安美景,也有学射和剑术的,但是大多学的辛苦不愿意学。眼前女孩出身要比邓家女更胜一筹,这般委实让他想不通。

    “安好,安好!”梁萦跑了一段,有些气喘,但是还是没有停下来。

    梁黯原本想要和邓不疑一较高下,但是他也不放心让邓骜陪梁萦。他只能一边陪梁萦跑,一边一双眼睛盯着那边的邓不疑不放。

    跑了好几圈,梁萦终于听下来,双手撑在腿上呼哧呼哧喘气,她这还是头一回跑的这么厉害呢。

    邓骜见状让那些侍女来扶她,梁萦看见摆摆手表示不用,这会她站一会就好,也不能立刻坐下。说实话这会的坐还真是有些难受,如果不靠着凭几,不出一刻她就能双腿气血不通麻痹的倒下去了。

    说实话她还挺担心自己不会不会长成一双萝卜腿。听说日本那边的女人的萝卜腿就是这么出来的。

    梁萦无比怀念现代的椅子,可是垂足坐偏偏是最没有教养的坐姿,除非那些乡野阡陌中人,讲究一些礼仪的都不会垂足坐。

    梁萦摸了摸自个的腿,无比悲催的想:就算日后成了萝卜腿这么宽大的衣裳,恐怕也显露不出来。

    邓不疑额头上满满都是汗珠,他请梁萦和梁黯去房中换衣擦洗,自己也去换身衣裳。侍女出来的时候就预备着小主人用的衣裳,梁萦到了室内,加了兰草汁的热汤一件准备好,她到屏风后脱了衣裳擦洗干净再将干爽的内外衣裳换好出来。

    梁黯早已经换好了,他现在找到邓不疑,要和他再下一盘棋,不过这次不再是小儿玩闹的那样,而是将棋枰搬上来手持棋子开始厮杀。

    “阿骜。”邓不疑手里从陶罐里抓出几颗棋子来,他看了一眼弟弟。

    邓骜会意,他从席上起来就到居所外面去。

    “哎?怎么走了?”梁黯看见心中十分奇怪。

    “有些话不好说出来让他听见,”邓不疑觉得垂胡袖宽大,阻碍了动作,干脆就将两只袖子全撸上去,露出两条胳膊来。

    梁黯看不惯邓不疑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都是兄弟,不必如此吧?”家族之中嫡庶有别,但是眼下邓不疑已经成为建成侯,庶出的弟弟即使不是一个母亲,但那也是兄弟。

    “呵……”邓不疑轻笑一声,他抬眼看了看四周,此刻屋内的侍女已经退出到了外面,“若是你女弟要入宫,记得提醒她避开赵夫人和……邓夫人。”他说到后面顿了顿,面色有些古怪。

    梁黯听到此言,大惊之下抬头,他是小儿没错,不代表他傻。自从满了七八岁,他就不能和以前那样出入禁中。但邓不疑这话里的意思隐隐约约和近来丞相请立皇太子之事有牵扯。

    他有些兴奋,朝堂上的事,母亲昌阳长公主不愿意和他们多说。但是知道的少,不代表没有好奇心。

    “邓夫人不是你的姑母么?”梁黯兴奋之余有些吃惊,他这会也顾不得手谈了,凑了过来压低了嗓子,“你是不是从天子那里听到了甚么?”

    天子从来不掩饰自己对邓不疑的喜爱,若是透露了甚么,也不是完全没可能。

    “如此大事,陛下怎么会随便告知于外人?”邓不疑冷笑几声,要是天子把皇太子的事都给他说了,那才是惊恐交加。

    皇太子看似只是立个皇子,可是背后牵扯到不少的家族。邓家和赵家,还有董家。这不仅仅是未央宫的北宫是否有主人的问题,甚至还能牵扯到椒房殿会不会换人。

    皇后和皇太子,一个是国母,另外一个是国本所在。自从本朝开国,皇太子都是皇后所出,到今日从未有意外。

    要是真的立太子之后,立太子生母为皇后。事情还要更多些。

    邓不疑想起这些事就觉得麻烦,姑母邓夫人的用心他以前就听了好几回。甚至姑祖母还劝说邓夫人不如求娶蔡阳长公主之女。

    邓不疑比刘偃还大那么一点,张女莹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刘偃已经和他说了这位乡陵侯女的举动。除非刘偃去习武,要不然两个人真的有的打。

    “那你是何意?”梁黯原本的好奇心被邓不疑一巴掌全都扇了回来,坐在那里气呼呼的。

    “……”邓不疑觉得这位阴平侯世子实在是过于蠢笨,他都已经说的如此清楚还不明白?

    “阿兄?”梁萦从帷幄后出来,就见到邓不疑和梁黯两人正在手谈。她知道梁黯和邓不疑两人之间有些不对付,看到两个竟然能够好好的在一块手谈觉得十分稀奇。

    “阿萦你来啦。”梁黯一回首对梁萦道。

    “嗯。”梁萦在另外一张茵席上坐下,手臂靠着茵席上放置的锦几上。观望战局。

    梁黯在手谈上比邓不疑差了那么一点,邓不疑下手完全不知道相让为何物,棋枰之上杀的梁黯节节败退。

    公主府邸之中当然有名师教导梁黯手谈,不过眼下还是让他照着前人留下来的棋谱慢慢摸索。

    梁黯瞧见邓不疑手谈完全不按照棋谱的那些套路来,一来就是孤军直入横冲直撞,把他弄了个措手不及。

    孤军直入在一定程度上犯了兵家大忌,手谈和行军布阵有些相似。但是梁黯头一回遇见他这样的,手慌脚乱之下就失去了先机,最后被邓不疑攻的溃不成军。

    梁萦在一边看着梁黯输了一盘,觉得自己这会最好还是别出声了。

    邓不疑抬头看了一眼梁萦,“会吗?”

    “在宫中曾经学过。”她在长乐宫不爱跑不爱跳,不是给外祖母念书就是陪着外祖母下棋。这些不说精通,但是会还是会的。

    “请。”邓不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梁黯反应过来邓不疑是嫌弃他棋艺不好,立刻一张脸就黑了下来。但是邓不疑低头收拾棋子连头都没抬,更别说注意到他的怒火了。

    梁黯瞧着邓不疑低头收拾棋枰的模样,就向自己憋足了力道一拳打出去,但是却打空了。

    他看了一眼妹妹,从枰上起来,给梁萦让出地方。梁萦走了过去在枰上坐下,梁黯想起方才邓不疑和他说的话,阿萦若是进宫,避开宫里头那两位育有皇子的夫人。

    梁黯一只手支在漆几上,看着梁萦和邓不疑收拾棋盘,两人虽然下手一前一后,但是偶尔梁萦的速度快上一些,袖口无意间就会和邓不疑的手臂有轻微的接触。梁黯还没开窍,他觉得有些不妥当,但是很快就将这件事给扔到脑后去了。不过是平常举动罢了。

    今日梁萦是穿了一身锦袍,锦袍外并不是平常贵族用的素纱襌衣,而是出自齐国的印花敷彩纱所制成的纱衣,纱单薄如蝉翼,其上绣纹色彩典雅。

    齐国多织作冰纨绮绣之物,号为冠带履天下。天家也在齐地设立了服官,专门为天家制作皇服。贵族所用织物也多出于齐国,但其中优劣也是有的。

    邓不疑以前也听说过长乐宫对两位长主的优待,今日看到,算是知道传言属实了。

    邓不疑让梁萦几子,梁萦道谢过后,将棋子轻轻放在棋枰之上。

    “侯女记得每日都要像方才那样活动一会。”邓不疑原先想提醒梁萦,但是想了想自己一个外人实在不好说那些,偏偏可以说这话的梁黯着实是个蠢货,他已经将话说的那般明白,却一双眼睛盯着掖庭的那些事。

    “嗯,我记得了。”梁萦也明白这些事就是图一个坚持,坚持个几个月,自己身体也能慢慢调养过来了。

    “……最近宫中多事,如有可能……”邓不疑迟疑了会,还是将话说了出来,只是没有说的和梁黯说的那般清楚。

    梁黯在那边吃惊盯着他,这话难道不是他来讲的么?

    “……”梁萦原本一双眼睛盯着自己面前的棋枰,听到这话有些吃惊抬起头来。邓不疑才触及她的目光,立即垂下头来,不和她的视线接触。

    “嗯,多谢君侯提醒。”梁萦也知道最近掖庭事多,她打算在宫外好好住一段时间,就算进宫也只是去看望曹太后,天子的未央宫是不会去的了。

    她冲邓不疑笑笑,低下头继续在棋枰上放棋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