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28章

第28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梁萦觉得自个的认知都要被邓不疑给颠覆了,此时对孩童还是按照成人的方向引导的。但是像邓不疑这样早熟的有些过分,那就有些吓人。

    梁萦在邓家没怎么搭理他了,直接到邓蝉那里。邓蝉见到她来很高兴,和她说了不少的话。邓不疑就在那里和一众的从兄在一起。

    果然应该将梁黯也一块带来的。梁萦觉得自己有些失策。

    等到回去,她将自己这个想法和梁黯一说,梁黯立刻叫好,“善,日后女弟若是去邓家,我也一同前去。”

    梁萦看着梁黯兴奋的通红的脸蛋,笑了两下,“那么就和阿兄说定了?”

    “当然!”梁黯最近苦练棋艺,准备要把邓不疑给杀的哭鼻子,奈何母亲昌阳长公主是不怎么答应。昌阳长公主还记得自己儿子和邓不疑打的一头一脸都是伤呢,见那么一两次还好,见多了谁知道会不会又是打起来。

    这个年岁的男孩子相当的好斗呢。

    “阿兄也别和人说要和建成侯比个上下。”梁萦看得出来梁黯想要找邓不疑来比试比试,她一开始觉得烦躁,后来也慢慢想通了。梁黯的确是能在长安中同龄孩童里找到玩伴,而且不是一两个。但是像邓不疑这般能够激发他的斗志,恐怕是没有几个。

    邓不疑看上去性情古怪孤傲,也不太惹别人喜欢,但是出身长相学识没有一样可以挑剔,算来也是个好伙伴了。

    不过想要忍受那个脾气,邓不疑是不会为哪个改脾气的。天子都喜欢他,愿意惯着,邓家的那一群长辈都拿他没有办法。

    “哦,好的。”梁黯点点头,他想了想,“若是被袁大家收为学生就好了。”说完又是一阵长叹。

    听得梁萦身上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邓不疑生辰就这么过去了,邓家不是很当回事,就是邓不疑自己都不当回事。过几日之后该怎样还是怎样,和平常并无二致。

    梁萦在袁大家见到了也没有那种寒毛直竖的感觉了。

    果然是她想多了?

    袁大家的学生中没有多少十五岁以上的少年,十五岁以上的少年已经将近成年,哪怕还没有行冠礼,但也能够在父兄的安排下担任一些职务。

    男子说是二十冠礼,可是宫中的郎中还有十三四岁的少年郎,郎官里头少年人也不少见。女子十五及笄出嫁,但是这会的女子幼龄出嫁的大把。梁萦还真的庆幸昌阳长公主暂时还没想着拿自己去和哪个宗室或者是列侯联姻。

    今日袁大家讲的是秦晋之好,秦国和晋国不断的结为姻亲,但也互相攻打。但是后世将他们这种不断联姻的关系称呼为秦晋之好。

    听起来梁萦总觉得好笑。

    其实长安里头的贵族也和这两个差不多,联姻之事锦上添花,但若真的想要通过联姻两家亲密如一家的话,莫说贵族之家就是现代也做不到。

    她看着面前的竹简,听着那边袁大家的授课之声。

    “侯女,你对秦晋怎么看?”袁大家问道。

    “大家,秦晋同为诸侯,一同侍奉周天子。”梁萦知晓这会说话都是从最开始的源头说起,“但周天子式微,诸侯争霸,秦晋两国也不例外,晋国为中原几代霸主,而秦小霸于戎狄,不敢蜷缩于西地,力求东进中原,而晋国就成为秦东进的第一道屏障。”

    “此时诸侯联姻乃是常态,中原大国为晋国和齐国,南方为楚国,齐国和晋国相去甚远,而楚国被视为蛮夷,和晋国相隔王畿郑国宋国等诸侯,秦国半夷半夏,和晋国一道有戎狄之患,又相邻。不管对秦国来言还是晋国,相互联姻都是最好的。若是晋侯或是太子有难,秦伯处于亲戚之邦,也会出手相助。但两国相邻,晋国必定是秦东进的阻碍,相互攻讦,也是意料之中了。”

    “……”袁大家听后点点头,“善。秦晋之好,看似圆满,实则各取所求。这个侯女倒也是说到了。”

    邓不疑看着面前摊开的竹简看向梁萦的眼神有点奇怪,他对那些秦晋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不过是知道一点,日后别人提起这事,知道有这么一个典故罢了。

    “前人之事后事之师。”梁萦双手拢在袖中正坐在席上答道。

    “于你这年纪,能说到此种地步已经不错了。”袁大家眼里似有笑意,不知她想到甚么。

    邓蝉在一旁看着,估摸着袁大家可能是想到了匈奴了,其实朝廷对匈奴如何,除非是朝堂上的臣子,不然都不好说。

    邓不疑的席位就在她们的不远处,邓不疑看着面前的竹简顿时觉得有些无聊起来。说是前人之事后事之师,但他觉得照着古人的那些经验其实也听没意思的。他在家中说想要学兵法,结果叔父们就找来尉缭子或者是孙子之类的竹简给他看,再要不然直接让他看史书去。

    史书再怎么看那都是死物,邓不疑不觉得靠着那些冷冰冰硬邦邦的竹简还能看出甚么来?

    邓不疑把那些竹简都丢在那里不堪了。太没意思。

    那边的放置这的漏壶下,水滴一点点的下移,到了一定刻度之后。袁大家宣布下学。

    都是些调皮性子,上面的老师一说下学,学生们虽然还是满脸的恭谨,但是眉梢眼角的欢快劲儿已经快遮掩不住了。

    梁萦将案几上的东西整理好,让侍女放入到准备好的盒子中。刚刚从席上起身,就见着邓不疑大步走过来,“方才你回答大家的那些话,是不是借古人说现在?”

    “君侯这话说的,君侯说说我到底是借古人的事伤甚么了?”梁萦不知道邓不疑又从他的话语里听到了什么。

    “你在担心以后的事吧?”邓不疑见着她面上露出微微的不耐烦,干脆就站在那里把她的路给挡了。邓蝉想要过来,被他一眼钉在原地。

    “……”梁萦莫名的心里涌出一股恼怒,她心里想什么和眼前这个男孩有什么关系?

    “君侯,此事非君子所为。”她道,语气平和,但是脸上却没有了方才的笑容。

    “无事,”邓不疑笑起来,活像一只狼崽,哪怕模样漂亮可爱,还是遮掩不住其中的狡猾和凶残。

    “君侯……”梁萦看到邓不疑的笑容,原本心底的那一点火气都化为了虚无,“即使我为日后发愁,这些也和君侯无甚关系啊。”

    “无关?”邓不疑一听就乐了,“侯女当真如此认为?将来之事到底如何,侯女不如到时在做定论。”

    邓蝉年纪小,但听到兄长这么一番话,也知道不寻常,她心下看了看邓不疑再看了看梁萦。邓不疑还是方才的满脸笑容,笑容里头带着几分的志得意满。

    邓不疑的性子邓蝉也知道,听父母和兄长说过几次,若是真的和他计较非得将自己气坏不可,但是眼下她也不好贸贸然走上去说‘不要和从兄计较,他就是这样的脾性’。

    梁萦顿感无力,原先的恼怒到了这会竟然会觉得有几分想笑。

    “那么就拭目以待了。”梁萦微笑,方才脸上的怒容也消失不见了。

    “好,一言为定。”邓不疑笑道,他那模样笑得活似捕到猎物的幼狼。梁萦冲他笑笑没有回话了。

    梁萦突然想把梁黯也给一块弄来了,梁黯若是在,恐怕能让邓不疑一天到晚没有半点空闲。

    只是可惜家中的阿母已经给梁黯请好了师傅,不管哪个都有,是用不着到袁大家府上了。

    “我倒是想一件事来。”梁萦带着些许坏心眼,“家兄对君侯甚至仰慕,期望哪一日能够登门拜访。”这话说的也没错,面前的邓不疑扬了扬眉头。

    他对阴平侯世子并没有多少印象,要说有的话,就是蠢得不忍直视。哪怕他把话将的那么明白了,还只晓得追问里头的一些宫廷逸闻。若真的是想要知道这些,还不如直接去问昌阳长公主来的好些。

    “……”邓不疑心中一百个不想搭理梁黯,“若是我得空,一定向世子请教。”他说完便是一笑。

    梁萦听到请教两字从邓不疑嘴里说出来,在看到那个笑容,突然想起了邓不疑和梁黯初见的事,说起来也非常早了,她都快记不住这事,邓不疑这回笑得和上回差不多。勾起她的回忆来。

    邓不疑似乎天生就就有把人惹怒的本领,梁黯虽然说脾气不是很好,但是要说有多容易发脾气也不至于。两人一见面,下了一盘棋,就打成了一块,到了现在也就比那会好点,好歹不会是见面就打起来了。

    话说回来,这“请教”二字听着总觉得有些不怀好意。

    “对了,侯女去我家中蹴鞠如何?”邓不疑问道。他喜欢蹴鞠,甚至建成侯府里头还有专门一块用于蹴鞠的场地,也就比成人用的小点罢了。

    其实他这年纪应该和同龄人玩的比较好,奈何他这性子就不讨人喜欢,那些贵族子弟哪个不是被下面的人奉承着养大的,谁愿意受他这个脾气?

    但邓不疑自己和自己玩,玩的也挺尽兴。

    “……”梁萦想起上回和邓不疑蹴鞠,自己腿疼了好几天,她已经跑了好几个月的步,已经也不会和当初一样,多动一点就腰酸腿疼的。

    “若是你觉得孤单,阿蝉也可以一块来。”邓不疑终于是想起了邓蝉这个从女弟,以前他不忿也想不通两人为何如此要好,他没有要好之人,所以也想不明白。不过这会他挺庆幸这位从女弟和梁萦的关系。

    “啊?”邓蝉吃了一惊,她直接点点头,“善。”

    梁萦觉得自个莫名其妙的被邓不疑给诳走了。

    不过找到两个人陪她动一动也是不错?梁萦已经做完了热身运动,看着面前的球,一脚飞出将球给踢飞。

    其实邓不疑说的没错,他的确是有姓氏,年岁越大,担心的也就越多。虽然知道担心那些也没有多大用处,可还是忍不住。

    几个月的晨练这会已经看出了效果,她冲到邓不疑前面,飞快转身,脚下稍显笨拙抢在邓不疑前头,将球踢走。邓不疑一愣而后笑起来,他知道眼前这个侯女看似和那些贵女一样,其实最是不同。

    邓不疑常常是玩这个的,伸腿一勾就要将球给勾过来,梁萦一看就将球给踢走。两人一前一后互相交换位置,显然已经缠斗到了一起,邓蝉是没有那个体力和两个人蹴鞠的,尤其邓不疑就是那种精力充沛的人,想要跟上他得花上不少的力气。

    “你怎么不去和阿兄一道?”邓蝉站在蹴鞠场边上转头就看到邓骜也袖手站在那里。

    邓骜是庶出子,其母是建成侯世子身边的侍婢,生下这个孩子后就难产而亡,说起来还曾经在世子妇那里养过一段时间。

    接着世子妇改嫁,兄长嗣侯爵,邓骜生活在兄长的背影之下。其实若不是见过邓骜几次,邓蝉都不一定能够将他认出来。

    “阿兄又没叫我去。”邓骜长相随了生母,秀气的很,甚至还有几分女相。邓骜笑着,“你为何不去?”

    邓蝉看着梁萦一脚直接从邓不疑那里把球给铲出来,浑身有点发寒,她可没有蹴鞠过,若是真的上去,会不会一下就输了?

    “我还是不去了,毕竟不善于此道。”邓蝉道,她是不会,而且就算现在开始练习也急不来。

    将自己的短处暴于人前,这不合适。

    “这也是。”邓骜想了想,兄长那个人向来不爱迁就人,若是跟不上,他是绝对不会停下来等的,估计直接让人一边去,他一个人玩的还开心些。

    梁萦已经抢了邓不疑几次,到了这会两人还顾得上什么蹴鞠的规矩,都是抢的过就算谁的。邓不疑占有几分经验的优势,几次抢在她前头,她凭着一股劲头,愣是扳回来。

    一场下来大汗淋漓,内里的汗衣已经被汗水给湿透了。

    她双臂撑在大腿上呼哧呼哧的喘气,那边的邓不疑也不比她好上多少,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滑落下来,原本白皙的脸上全都是运动后的潮红。

    男女体力的差距在这会并不明显,哪怕不会什么太多的技巧,靠着一股狠劲梁萦都超过他几次。

    “怎么样?”梁萦吞了一口唾沫缓和了一下口中的干渴问道,现在还不能河水。所以只能忍着。

    “甚好!”说到这个邓不疑差点跳起来。

    他兴奋的不得了,旁边的侍女家人都快要急的哭了,秋日的长安不说冷,但也绝对不温暖,两人从开始到现在已经大汗淋漓,还不换衣,待会若是起风得了风寒要怎么办?

    从长公主府那边跟来的侍女都快急的冒汗。

    徐女官也一块来的,见着梁萦那一脸通红,也顾不得这是在建成侯府内了,她直接让侍女过去,侍女们连忙趋步走去,拿出一丈长的布帛将梁萦抱住。

    徐女官过来告罪,“君侯,侯女身体不适,还望君侯海涵。”

    “这是我的过失。”邓不疑想起这会长安的天气也凉了,的确不能这么和夏日里一样。邓骜在那边看见也叫侍女们过去给邓不疑也抱起来。

    邓不疑年少,才嗣爵没有多久,万一有个好歹,恐怕就是国除了。

    两人都被侍女包的严严实实,邓骜让人安排梁萦换衣的场所。他安排好就快步走到嫡兄那里,“阿兄无事吧?”

    “无事,无事!”邓不疑不用那些侍女服侍,自己两只手将身上的衣物包好,大步的走向自己的寝室。

    “果然还是她有趣些。”邓不疑到了寝室内就将身上的布帛一扯。

    邓骜是兄弟不是奴仆,他在屋内隔着一扇屏风听到里头的擦洗身体的水响,知道邓不疑并不是一个愿意听人劝说的性子,但是邓骜迟疑一二还是说了。

    “阿兄,阴平侯女好歹是昌阳长公主之女,昌阳主为皇太后所重,若是侯女有个好歹,恐怕东宫会震怒。”

    皇太后对两个女儿的喜欢从来不加任何的这样,每年对于两个长公主的赏赐是最多的。甚至要是婆家有个不恭敬,都不等长公主动手,长信殿里头的太后直接出手给收拾了,阴平侯太夫人都成了贵妇口里的笑话了。

    而且两位长公主的女儿也多居住在长信殿中,在公主府里的时间都少。这老人家都疼爱孙辈,想来皇太后也不例外。

    皇太后虽然不太在朝廷大事之上主动开口,但是天子还是时不时的和母亲商量。皇太后在天子面前还是一言九鼎的,要是真的惹怒了太后,邓骜怎么想都觉得前途堪忧。

    “你啊。”邓不疑站在浴盆里,浑身上下一*丝*不*挂,那边的家人一双袖子都用缚膊扎了起来,手里拿着一只长杓,将热汤浇在他的身上。

    “阴平侯女没那么弱不禁风。”邓不疑不满道,“况且侯女自己也有分寸,若是真的对她有害,她是不会做的。”

    和她相处向来,邓不疑哪里还不明白梁萦到底是个甚么性子?

    “……”邓骜在屏风后听到兄长这么说,好一阵无奈。

    梁萦那边也被徐女官说了,徐女官指挥着侍女给梁萦擦身换衣,看着侍女收拾好的已经湿透了的膺衣,徐女官只觉得头疼。

    一开始侯女是安静的过分了,后来每日里清早起来就开始跑,说是强健身躯,好几个月了也不见停,到这会儿直接蹴鞠给玩出一身汗来。

    “侯女怎么胡闹呢。”徐女官看着那边擦身干净,将簇新的衣物穿上的梁萦。

    “没事啊。”梁萦这会已经缓过来了,她换上干净衣裳,浑身都舒服了。她和邓不疑蹴鞠那么一场浑身上下都轻松了不少。若是在长公主府内,梁黯不带她一起,其他的人压根就不敢让她接触那些。

    看来看去,还是在邓不疑这里能够尽兴。

    “……”徐女官见梁萦这般只能叹口气。侯女性情温和,实际上一旦自己决定好的事,不管旁人说什么都很难听进去。

    徐女官从侍女的手里将梁萦佩带的玉组拿来,仔细的给她佩戴好。

    **

    汉室一开始是由楚人建立起来的,虽然说汉承秦制,但是禁中里还是难免带上而来楚人的习俗。

    楚人秋日里登高食菊,这个习惯在禁中保存了下来。

    天子的后宫中也是一派的和谐,长乐宫的太后雅兴大发,让宫中有司准备好盛开的秋菊,然后让皇后带领嫔御前来,陪着她一同赏菊。

    这个消息一出来,能够被皇后带上的嫔御都十分高兴。尤其是两位皇子的生母,赵夫人原先想让儿子也一同前去,谁知道刘康当日竟然有些身体不适,赵夫人只能一人前来。到了长乐宫看着邓夫人牵着刘偃,她一时半会的心里很不舒服。

    邓夫人是见谁都是笑,见到了赵夫人也不例外。她还拍了拍一双儿女让孩子们给赵夫人行礼。

    韩夫人在一旁看了,心里冷哼:赵氏又不是皇后,让皇子公主给她行礼,也不怕赵氏受不住。

    皇后是所有皇子公主的嫡母,也只有中宫才能够受所有皇子公主的大礼。

    韩公主看着刘偃和阳邑给赵夫人行礼,抬起头看了一眼母亲,韩夫人伸手在女儿的总角上摸了摸,摇摇头。

    这是让她别理那边的意思,韩公主听母亲的话。她明白自己生母和赵夫人都是夫人,真的如何,赵夫人也不敢当面给她们母女难堪。

    果然,韩夫人上前和赵夫人见礼,韩公主退避在一边,只是垂头,不和刘偃还有阳邑一样。

    见礼过后韩夫人牵着女儿直接走过去,她和邓夫人不一样,邓夫人舍得让儿女受委屈以谋后来之日,但是她就这么一个女儿,宝贝都还来不及,哪里舍得让女儿堂堂天家公主受这种气?

    赵夫人见着,修剪整齐的指甲差点将将掌心戳破,在宫廷里呆久了哪里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含义。

    嫔御之间有份位高低,但是皇子公主之间,除非是太子已立,那不都是姊妹兄弟,这和嫔御是不一样的。

    韩夫人分明就是借此讥讽自己。

    韩夫人牵着女儿走到皇后那里去,带女儿给皇后行礼,连眼风都不甩给那边的邓夫人。

    董皇后和两个长公主都陪在皇太后身边。皇太后喜欢两个女儿,干脆就让女儿在自己左右设席,皇后就坐在另外一个位置。

    嫔御们坐在下首。

    董皇后带来的都是一些有子女的嫔御,算下来,人也不多。生过孩子的嫔御不少,但是能够将孩子平安带大的嫔御却不多。

    唯一例外的就是新进宫的董美人。

    董皇后对这个从女弟到底还是照顾的,就算在此时还没有忘记将人带在身边,好在皇太后面前露一露脸。董皇后想起最近天子也是给了她卡面子,召董美人侍寝了好几次,希望这次能够给她带来好消息。

    董美人坐在利美人身旁,十五六岁的少女如同清晨枝叶上那颗滚动的露珠一般吸引人。利美人美艳,看到董美人那般年轻,到底是羡慕她。

    利美人身边的利公主好奇的打量着董美人,在掖庭久了,自然而然不会和一开始的小心翼翼不同了。

    董美人这些时日没少受赵夫人的刁难,但是天子常常召她侍寝,一来二去的,赵夫人也不该过分了。

    毕竟新人当红,她的行径若是被天子听了去,还不知道天子会不会生气,赵夫人欺负人也是看人的。

    利美人有意和这位皇后从女弟交好,对她友好的笑了笑,让女儿给她打一声招呼,利公主长相肖母,十分清丽可爱,她看着董美人甜甜的唤了声,“董美人。”

    “嗳。”董美人喜欢利公主,她从袖中摸出了一只珍珠手串递给利公主,“这个就给公主戴吧。”

    宫内皇后派来的女史早就提醒过,对宫中的皇子公主若是送物,不能够送食物。董美人有些遗憾的看了一眼案几上的甜糕,这么小的孩子,和家中的女弟一般大小,想来也应该喜欢甜的糕点。

    “这……不好吧?”利美人看着那手串上的珍珠颗颗圆滚饱满,有些犹豫,但是利公主却很喜欢,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眼巴巴瞅着。

    “美人收下便是。”董美人笑起来,“这个是我仓促之下拿出来的,还望美人和公主莫要嫌弃。”

    “哪里的话?”利美人原本还要和董美人客套一番,但是女儿却是瞅着那串珍珠不放。只好道谢接了过来。

    “多谢董美人。”利公主受了礼物对董美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年幼公主的笑容让董美人思念家中的心情缓和了一些,董美人所在的那一支,不比董皇后所在的主支,就算董氏女眷入宫探望,她的母亲也没有入宫的门籍。

    “今年这菊长的不错。”曹太后看着外头那些黄澄澄的盛开的秋菊对身边两个女儿说道。

    蔡阳长公主看见那些有子女的嫔御们将儿女都带了出来,心下一阵遗憾,上回女儿将大皇子打了,天子将这件事只是看做小儿之间的打闹,她自己原本也不在意,天子都这么说了,她还没事说自己女儿该罚?曹太后倒是劝说她要好好管一管女儿的那个性子,毕竟厮打这种事,贵女做来实在是不像样。

    宫中公主哪个是这样的?

    不得已蔡阳长公主才将女儿给罚了,谁知道女儿平日里就被宠坏了,到了这会来管简直是闹的鸡飞狗跳,她罚女莹禁足,女莹就能哭的一双眼睛都肿起来。她咬牙撑到现在,听女儿身边的女官说女儿都在发脾气不肯用膳了。蔡阳长公主想着待会回去还是哄哄女儿算了,至于罚,经过这么一回,她实在是心疼,舍不得。

    “是啊,阿母。”昌阳长公主见着曹太后把这话都说出口了还没有接过话去,干脆就自己顺着太后的话说下去。

    “今年的秋菊开的相当好,想必秋末必定是个丰收之季。而且啊,”昌阳长公主说着,看了一眼那边的嫔御,“阿母说不定也会有几个男孙女孙呢。”

    赵夫人一听,身子都晃了晃,她年纪放在那里,天子也不爱怎么临幸她了。要说有希望的话,是掖庭那些年轻的嫔御。例如皇后的那个族妹……

    她咬碎了银牙。却又无可奈何。

    董皇后笑得温和,她坐在那里,仔仔细细听曹太后和两位长公主的对话。

    食官将处理好了的菊花瓣还有其他的一些菜蔬肉食布置上来,秋季里是食物最丰富的时候,就连鱼都肥美了不少。肉食在贵人们享用了秋菊花瓣的清香之后上来的,薄薄的鱼脍在漆盘中拜访好,鱼脍用的是上好的河鲤。

    肉质细腻鲜美。

    曹太后在女儿的服侍下夹了一箸沾了酱料送入口中,“你们也用吧。”曹太后道。

    董皇后带来的嫔御就那么几个,曹太后这个只是家宴,热闹热闹,高兴一下罢了。再加上老人家再怎么爱热闹也有度。她也不可能将所有的嫔御都带来。

    董美人看着面前薄薄的鱼脍,夹起来才送入嘴,顿时胃里翻山倒海。她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压抑住呕吐的欲*望。

    她那小小的动静,引来在座几个嫔御的侧目。

    赵夫人看见董美人脸色苍白,柳眉微蹙,心下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顿时她也面无血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