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48章

第48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最近宫里都不安生。”梁萦和邓蝉坐在水榭上,那边的水面上波光粼粼,公主府内养了几只剪了翎羽的鸿鹄,鸿鹄飞不起来,就便只有在湖边上游来游去。

    梁萦请来了邓蝉,至于邓不疑没有请来。邓蝉私下和她说过,邓不疑好似不太喜欢她和梁萦交往过深。邓蝉说起这事的时候,满脸的委屈,看得梁萦好生心疼,邓蝉原本就长得美貌,这美貌因为年幼暂时没有迷倒男子,但是她双眼里的那一份楚楚动人看得梁萦心疼的不得了。

    而且梁萦也不太喜欢旁人来管她的事,她和谁来往,就是母亲昌阳都是不会管的。干脆她就只请了邓蝉一个人来。

    邓蝉对长公主府邸这样的地方还是怀有一种敬畏之心,来之前,腰下环佩到身上深衣都是下了一番心思,不过今日长公主在宫中,她暂时是见不着了。

    “宫内正是多事之秋。”邓蝉拿着装有温热蜜水的漆卮,“赵氏和董氏相争,如今中宫之子夭折,还不知道要出多大的事。”

    “邓夫人……也有二皇子。”梁萦想起邓家也有一个皇子在宫内,而且比起皇长子来,二皇子活泼好动又聪颖,比皇长子更得君父的喜欢。若是真的有皇太子之争,皇长子和皇次子他们母亲之间,说不定就有一场恶斗。

    “……”邓蝉放下手中漆卮沉默一会,其实家中父兄也曾当面说起此事,这皇后之子夭折,对赵夫人是一次机会,对于邓家来说也是一次机会。毕竟从宫中传来的消息,皇太后对皇后已经有不满,怎么看,让人觉得风雨将来。

    “不过此事还是要看阿舅的意思了。”梁萦看着邓蝉沉默下来,她想了想,想到邓蝉想甚么,这件事上,邓蝉作为一个邓家人的确是不好多说甚么,尤其那又是长辈。

    在后宫之中有野心不算是甚么,何况邓夫人的的确确是有那种能力。比起出身和儿子,她也就儿子生的比赵夫人晚一点罢了。

    “嗯,梁姊说的甚是。”邓蝉对梁萦一笑,“一切都还是陛下定夺。”

    梁萦知道的比邓蝉还多一些,她听昌阳说了,说宫里皇子从皇后怀里抢过来,疾医一摸婴儿的后背,都是汗水,这死因和皇后恐怕是脱离不了关系,到时候就算是废后,都没人敢给董皇后喊冤说话。

    原本皇后在天子之前就弱势,甚至有子在有些时候都可能地位不保,例如吕后有太子刘盈,结果刘邦还变着法的想要废太子呢。

    这如今闹出这种事来,真的让人唏嘘无限,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罢了,宫中的事,说多了也是和你我无关。”梁萦笑道,“最近如何,家中有没有为你请新的女师?”

    袁大家入宫了,她是可以时不时入宫,但是邓蝉这里是不行了。

    “嗯,家里请了女师,有教导礼仪和教导书和算的。”邓蝉说起自己的事,面上眼中都是浅淡的笑意,她原先就长得貌美,年纪虽小,但那份美还是可以窥见。说这话的时候,软糯糯的声音轻柔婉转,梁萦看着都想靠上去调*戏她一下。

    漂亮可爱又懂事的女孩子,真的是太迷人了……

    梁萦险些被邓蝉给萌出一脸血来。

    “而且啊,听阿兄的意思,若是我有意,也可以学骑射。”她说这话的时候抬头正好正面迎上梁萦有些惊讶的眼神。

    “你家阿兄同意了?”梁萦抬起手,宽大的广袖垂下来,就遮挡去了自己吃惊的面容。

    “梁姊为何如此讶异?”邓蝉噗嗤就笑了,她腰下的环佩都落到了一边,“长主不也是准许梁姊骑射蹴鞠么?”

    “我原本身体不好,学这些可以强身健体。”梁萦回答道。“只是你家兄长不怕你受伤?”

    骑射多多少少都有些磕碰,所以学这些的贵女是有,但也不多。

    “这又有何难?那些男子能撑得住,没有道理女子不行,就是当年商妇们也曾征战四方呢。”邓蝉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有一股不服气的劲头,看得梁萦恨不得叫好。

    这时候,侍女趋步前来,“侯女,建成侯来了。”

    侍女这话来的太突然,梁萦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明明她也没请邓不疑来啊。

    “啊?从兄来啦?”邓蝉听到自家堂兄的名号,巴掌大的小脸上就有些惊慌。梁萦也曾经看到几次邓不疑让邓蝉到一边去。

    “建成侯怎么会来?”梁萦蹙起眉头。

    “是世子请建成侯前来,世子派婢子告知侯女。”侍女低头答道。

    “阿兄?”梁萦想起依照梁黯的那些性子还真的会将邓不疑请来。男孩子反正是前一刻还扭打在一块,下一刻就称兄道弟,但是梁萦看着梁黯说不定是一头热,他是恨不得对邓不疑喊一声兄弟,可惜邓不疑看他,就像一只猫在俾睨愚蠢的人类。

    但是这事,梁黯自个半点都没有发觉。

    “眼下世子带建成侯去何处了?”她只想知道这两个人凑在一起会不会出篓子。

    “世子和建成侯前往马厩……”

    侍女一说完,梁萦就觉得浑身无力,果然男孩都一个德行,凑在一起不皮的上天才怪!希望这两人别招惹的马都撅起蹄子踹他们。

    “梁姊莫要担心。”邓蝉看到梁萦满脸担心,出言安慰,“想来应当是一起骑骑马罢了。”邓蝉想起两个人的年纪都还没到能爬上马背的程度,就算被家人给抱上马背,说不定噗通地掉下来摔个四脚朝天。

    话说她长到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位从兄于马背上摔下来的英姿……

    想必一定会十分愉快。

    “若是骑马才是糟糕。”梁萦听了邓蝉的安慰,一张脸险些都抽起来,这两个要是骑马摔断腿,不管断的是一个还是两个一起,都是个丢脸的事。

    邓蝉看着梁萦这满脸担心的,有些怕她会跟过去,邓蝉可不想见到邓不疑,“从兄在,恐怕骑马是成不了的。”邓蝉都能想到梁黯被邓不疑挑剔的恨不得痛哭的模样了。

    邓不疑的眼界在邓家是出了名的高,而且嘴上不说话就算了,一开口就是不给人留多少情面,除了那些长辈,同辈的哪个没有被他给挑剔过。邓蝉可不觉得阴平侯世子能够除外,长公主府邸中的马自然都是好马,恐怕从兄会从骑术上将世子给挑剔的痛哭流涕。

    “……”梁萦沉默下来,面上变得有几分纠结,她听着邓蝉这话怎么有点梁黯会被邓不疑给打击的包头乱窜的感觉?

    “那好。”梁萦决定还是不去看看了,反正邓不疑打击了梁黯这么多回,也没见着梁黯就要和邓不疑绝交的。相反是越来越有劲了,都让梁萦觉得叹为观止。

    “梁姊,我们来投壶吧。”邓蝉道,她笑得双眼微微眯起来,看得梁萦一愣。

    梁萦点头,“好。”

    如同邓蝉预料的那样,邓不疑和梁黯果然是没有骑马成功,但不是邓不疑嫌弃长公主府邸的马不好。若是长公主的马还差,那么其他贵族家的都要嚎啕了,而是他挑剔起了梁黯的骑术。

    梁黯的个头放在那里,最多也就只是车轮那么高,别说骑马,就是上马背都需要有人抱上去。

    邓不疑也没到那个年纪,他知道自己就算是上了马背也是摔下和没没摔下来的区别,他转头就对梁黯进行了一番打击。

    梁黯被说的差点没跳脚,但是也没说甚么狠话,他只是哼哼了两声,表示自己心胸宽广不与邓不疑计较。

    “在这里未免太无趣,侯女在府邸之中么?”邓不疑半点都不遮掩自己的意图。

    “……”梁黯转头看了邓不疑一眼,换了旁的兄长肯定要诧异,但梁黯心大,再加上邓不疑和梁萦认识的时间和他差不多。

    “听说今日邓女来了。”梁黯答道,“可能在一起呢,你还要去么?”

    “去,为何不去?”邓不疑反问。

    梁黯的打算原本是要和邓不疑一起见识见识新来的好马,然后一起骑马试试,最后来场酣畅淋漓的角抵。这下变成要带邓不疑去见他妹妹了!

    “不过,我有条件。”阴平侯世子想了想,觉得这件事上不能让自己吃亏,“你要陪我角抵三场,我才带你去。”

    “……”邓不疑听了,转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来,那两颗虎露出唇外,好事一只小野狼终于发现了自己的猎物。梁黯看着就一阵头皮发麻,邓不疑容貌清秀,双眼明亮有神,这长相是公认的好相貌,可是这会看得梁黯从骨头就开始疼。

    “敢不从命?”邓不疑得逞了似的笑,双手拢在袖中对梁黯一拜。

    梁黯被他那笑和这架势吓得魂不附体,他该不是干了甚么不利于他的事吧?!

    结论很快就出来了,他被邓不疑连续三次摔倒在席面上,痛的他嗷嗷直叫。邓不疑攻击的角度太刁钻,他受不了啊!

    邓不疑乃是一方纨绔,嘴上和手上得罪过的贵族子弟不知道有多少,当年在邓氏老家,当街打群架是没有,但是几个子弟巷战那是少不了的。邓不疑的打架经验远远将梁黯甩在身后。

    梁黯在席上嗷了一会,最后家人过来搀扶他起来,他意识到自个方才那么嗷,好像有些不太好,顿时涨红了脸。

    “眼下可以去了么?”邓不疑问。

    “……”梁黯听邓不疑这话,恨不得仰天长啸,邓不疑这到底是哪里有毛病啊!

    梁黯带着邓不疑去找梁萦,梁黯心里就闹不明白,为何邓不疑就那么喜欢找他家女弟,梁萦和平常贵女有些不太一样,但是他见着邓家的那个邓蝉也和其他的贵女不一样啊!怎么不去缠着她!

    邓不疑看着梁黯一脸愤愤,知道他在想甚么,想起自己最近看的商君书,觉得或许要许之以利。

    “过两日我便教你方才那一招。”他道。

    “真的?!”梁黯闻言欣喜扭头,他几乎是两眼放光的盯着邓不疑,邓不疑被他那眼神看得有些想要后退一步。谁知梁黯恨不得贴在他脸上,“大善大善,此话怎么不早说!”

    有了邓不疑的这句话,梁黯将他带到了梁萦和邓蝉所在的水榭之旁。

    两个女孩子的笑声传来,梁黯看见两女让人放置了一只铜壶,两人拿着矢在那里轮流投,看谁投入壶中的矢最多。

    “果然还是邓女得阿萦的喜欢。”梁黯看着那边感叹。长安中不少的贵女,昌阳乃天子同胞女弟,也有不少的贵女想要和长公主之女结交的。不过梁黯看得出来,梁萦对那些贵女也只是面上过得去罢了,若说真的交好,还真的不多。

    “阿蝉性情温和,的确是受人喜欢。”邓不疑想想,在邓家中,邓蝉的确是受长辈喜欢,尤其是经过了上回长辈剪发,哪怕被发刀戳破了额头也不吭声的事之后。

    “……难得,听到你说别人的好话。”梁黯听到邓不疑嘴里冒出来的那一句,十分惊讶,这家伙别提说人好话,就是搭理人都少。

    “那是我从女弟,我自然在人前要提她的长处。”邓不疑看过去。

    梁黯被这句哽的差点说不出话来,为嘛还把这话给说出来!

    梁萦手指间夹着一支矢,瞄准了那边的壶口,手上使力,手中的箭矢便飞出落入铜壶中发出咚的一声轻响。

    “进了!”邓蝉见着梁萦箭矢落入壶中,比她自己投中还高兴些。

    “侯女,世子来了。”侍女突然提醒道。

    梁萦和邓蝉回头看去,果然是见着梁黯和邓不疑走在那边湖面上的木栈桥上。

    “啊,是从兄。”邓蝉看清楚是邓不疑之后,小小的惊呼了一下。梁萦回头,手握住她的掌心轻轻的捏了一下,让她安心。

    “阿萦,在投壶?”梁黯其实不太爱和女子一块,就算是梁萦,也是这样。梁萦玩蹴鞠之类的比他这个兄长还厉害,一个不小心梁黯就会输掉,一开始还不觉得甚么,但是和外面那些贵族子弟混久了,也不想输给女子了。

    “嗯,正是。”梁萦笑道,她抽过一只箭矢递给这位兄长,“阿兄也要一块么?”

    “啊,我就不用了。”梁黯连连摆手。

    旁边的邓不疑却是伸手将梁萦手中的箭矢接过,“我愿和侯女一比。”

    梁萦一笑,“那么就请指教了。”

    侍女们将那一地的箭矢收拾好,将屏风搬了过来。投壶有一种直接就那么投,还有隔着屏风投的。

    隔着一块屏风,自然是要难得多。

    “今日君侯怎么来这里了?”梁萦一边和邓不疑轮流从那边的投壶。

    “无事便不能来了么?”邓不疑答道。

    梁萦闻言,听出这话里的些许愤懑,她吃惊转过头,“君侯?”

    “……”邓不疑隔着屏风一支箭矢投过去,脸上已经露出郁闷之情。

    梁萦看见又是一声轻笑,邓不疑面容白皙清秀,一双眼睛格外的乌黑有神,原本就姿容漂亮,这会眼里流露出一两分不甘心来,就格外的诱人。

    她想了想,想不出原由来。

    “……阿蝉与你相交,这是好事。不过,侯女可想过另外再多交往几个?”邓不疑一边投壶一边和梁萦说道。

    梁萦唇微微启开,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君侯之意是……”难不成他想多给自己介绍几个手帕交?

    “不疑……”那边梁黯手里拿着一个橘子还没来得及剥开,听到邓不疑的话他也吃惊转头。

    “侯女觉得我如何?”邓不疑抬起头问,半点都不在乎旁人已经快掉出来的眼珠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