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65章

第65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上林苑有诸多宫室园林,还有那些养着珍奇走兽的园囿,天子前来,一是让太子好好带着人去狩猎。这个年纪的少年向往着好马良犬,想要在外面跑,就算父母再想管教,也看不住。太子上回带着邓不疑还有几个侍读在外头践踏了良田的事,有人还记着。天子当然不会将那几亩田放在眼里,但太子正在胡闹不安分的当口,与其看着太子满长安的胡闹,不如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看着。

    二来,也想看看邓不疑手下几百轻骑的本事。

    天子把皇太子叫到跟前来,让人把那些臣属们写的策论读给他听。皇太子年纪轻轻,野心大的很,虽然还未曾登基,但想的却是如何让这天下换个模样。他面上朝气蓬勃,和已经露出下世的天子完全不一样。

    “你呢,多点耐心。”天子看着年轻的儿子道,他这段时间,身体有些受不住。已经有几分想要去汤泉宫了。上林苑是个好地方,但是享乐的东西太多。要说休养的好去处还是汤泉宫。

    “治国如烹小鲜,不管是做甚么,都要小心着来。”知子莫如父,天子一看太子那模样就知道他在想甚么。

    “唯唯。”皇太子听了应下。

    他抬头看了一圈天子周围,没有发现邓不疑的影子。也不知道今日邓不疑是不是继续去练兵了。

    马上驰骋,也是生平一件快事。太子都有些羡慕他了。

    不过今日不凑巧,邓不疑今日没有练兵,兵士必须得多练,尤其在战场上,阵型更是乱不得,一旦阵型被冲破,就是任人鱼肉。

    但是兵士们也不是铁打的,每隔那么十多日就要暂时的休息一日,不然莫说年轻人,就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住。所以那几百人都好好的呆着呢,邓不疑为了锻炼这么一批人出来,用了投靠到汉朝的匈奴人。教他们匈奴人的作战方式还有生活习性,一日休息算不上甚么。

    邓不疑跟着人在丛林里狩猎,他十二三岁开始学射,到了这会准头很好。不多时就猎到一只羽毛鲜亮的野鸡。

    他狩猎有专门的人来给他捡起猎物,那只野鸡被一箭穿透了脑袋,半滴血都没有落到那一身羽毛上来。

    邓不疑这一手漂亮的上杀,赢得了周遭人的喝彩,他定定看着那只野鸡,过了一会吩咐道,“给阴平侯女送去吧。”

    此言一出,顿时在场的几个少年贵胄吃吃笑,眼里露出些许暧昧,还有好几个人已经看向了一同前来的梁黯,梁黯知道自己打不过邓不疑,甚至真的对上,恐怕又要被揍个鼻青脸肿的回去,但是见着事情关系到自家女弟他还是拉马上前,“你这是何意。”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邓不疑半点都不遮掩的说道。

    梁黯险些就被他这句给哽的说不出话来,身后的少年噗嗤噗嗤笑着。

    作为兄长,梁黯自然是不好拦着别家男子倾慕自家女弟,尤其邓不疑的条件放在整个长安里头都很吐出,邓不疑还是皇后的亲侄子,这身份自然是更金贵一些了。邓家原先也不是甚么平常人家,现在一族出了个皇后,自然比以前更加好了。

    梁黯也知道母亲昌阳长公主也是有意和邓家联姻的,当年昌阳长公主以女儿年幼为由拒绝和二皇子联姻之事,现在还为这件事耿耿于怀。他若是敢坏了母亲的好事,说不定回头就又要被按住打一顿了。

    “……”梁黯瞧着邓不疑这么理直气壮让人去送猎物给梁萦,心下觉得就算昌阳知道了说不定也是高兴。

    顿时他觉得有些无趣起来。

    昌阳的宫室内,今日来了以为贵客,江都太子前两日就让人送来将要上门拜访的消息,今日是掐着点就过来了。

    昌阳长公主自然是要见见这位堂侄子的,诸王和长安的关系说近不近,就算平常人家的亲戚,几年没有来往,也淡了。何况诸王三年一朝长安的规矩是定死了的,来了长安也不一定能够到处走动。身为诸侯王,到处结交朝臣,本身就是一件犯忌讳的事。比起诸王,诸王们的太子和王主还有那些王子们稍微好些。

    江都太子进来,和昌阳互相见礼之后入座。江阳太子见宫室中除了昌阳和宫人寺人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人,知道梁萦是不会来了。

    心下便有些失望,他这一次来看昌阳,其实还是为了昌阳的那个女儿。之前来上林苑之前从一母同胞的女弟口中得知梁姬貌美。江都太子在江都王宫也见过不少美人,原先也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看得上眼的便是梁姬身上的长主之女这个身份罢了,殿门处一见,才知道是如何一个美人。

    娶妻看得是门第和性情,样貌之类倒是可以向后放一放,只要端庄便可。不过人天性便是喜欢美丽之物,就是相貌长得好的人都得便宜一些。如果能娶貌美出身高贵的正妻,想来也没有多少男子会拒绝。

    江都太子和昌阳说起那些在江都国的奇闻异事,昌阳对外头的诸侯王没多少兴趣,不过江都太子肯说,那么她这个做长辈的也不能装作听不到,江都太子那么一说她也就那么听着。双方面上过得去就成了。

    江都太子说到后面,口舌发干,拿起手边的漆卮将里头的蜜水一饮而尽,这会一个女官趋步进来在昌阳的耳边低低说了几句。

    昌阳嘴角的弧度越发大了,双眼里也是多了几分神采,“如此甚好。”

    江都太子才来上林苑不久,莫说上林苑就连在长安也没有多久,也不知道昌阳为何如此高兴,昌阳看到他一笑,“邓侍中给阿萦送了一只雉,听说还是上杀。”

    江都太子听完这句,眼眸微微睁大,露出惊讶来。男子好端端给一个女子送去猎物,这其中的含义不说也能明了,换了平常不过是笑笑的事,但是江都太子自己都有这个心思。他顿时就呆住了。

    如果他没记错,这邓侍中还是他女弟刘殊看中的人,怎么却对梁姬有这份心思。在江都王宫的时候,江都太子曾经看到女弟信中提起过这位邓侍中,君父江都王也是有心将女儿嫁于这位君侯。

    刘殊貌美,就没有男子不迷上她的,江都太子原本以为邓不疑迟早也会拜倒在刘殊裙下,谁知道竟然会是这样。

    江都太子一阵懊恼,他不相信邓不疑会在昌阳的面前打马虎眼,就男子也有调~戏女子的心思,也不敢到昌阳母女面前来撒野。

    不过这一股懊恼过去之后,涌上来的便是一阵欣喜。他人在江都国也听过邓不疑的鼎鼎大名,幼年嗣爵,深得天子喜爱,还和皇太子交情匪浅。不过这些他认为不过是邓不疑有个好出身罢了。侯爵的事只要在那个位置上谁都可以,天子和皇太子喜欢他也好说。

    他还真想见识一下这位君侯的厉害之处。

    很快,原先眼中那一星半点的不虞消失的干干净净,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是笑容满面。

    昌阳早就看出这位王太子的用心,不过看着罢了,左右不会真的将女儿嫁给江都太子,看看这位小辈献殷勤,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昌阳仔细瞧了瞧这位王太子的长相,这位太子面容也算的上是周正清俊,不过和邓不疑比起来还是少了几分英气。

    梁萦看了一眼那只脑袋上还横插着一只羽箭的野鸡,叫人送到庖厨那边去。邓不疑巴巴的吧这只猎物送过来,就算不喜欢,她都不能直接叫人丢回去。

    她学过射,知道上杀不容易,邓不疑送来的东西技术含量还很高。送东西来的时候,她身边的女官都是眉开眼笑。

    邓不疑年少面容俊俏,又是天子和太子面前的红人,这么一个人很难得不让女人动心。

    “侯女好似不喜?”梁萦身边的女官看到她面上没有多少笑容,心下有些奇怪。

    “……不是。”梁萦手臂支着凭几,她想着自己也该去见见邓不疑了,算起来两人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只是觉得回礼不好决定。”

    “恐怕君侯也不想要侯女的回礼。”女官笑道。

    梁萦听到女官这么说,面上一笑,邓不疑可等着她的回礼呢,而且想要的还不少。

    邓不疑还真是在等着她,梁萦派出一个贴身服侍的宫人去给他送信,这种事在贵女和贵族少年之间并不少见。就是在上林苑的那些宫人也时常听闻,那些年少的宫人和天子身边的侍中们纠缠不清的事有好几桩呢。

    邓不疑得了梁萦这边的信,欣喜若狂,梁萦已经躲了他好久,这一回终于肯见面。他临去之前还将自己好生打扮了一番,身上衣裳的熏香都是仔细斟酌过的。

    然后趁着四面无人注意赶紧的走了。脚下的步子都带着一股欢快轻盈。

    到了约定的地方,看到娉娉婷婷的少女在那里等着,他嘴角一下就咧起来,险些就咧到了耳朵根。

    梁萦听到身后的脚步回过头来,果然看到邓不疑走来,他伸手一揽,两条手臂就缠在了她的腰上。自从经历过那么一次事,他自然不会再忌讳着甚么。

    梁萦被他那么一抱,人就到了他的怀里。她看了看四周,见着没人才安心下来,“突然来这么一下是要作甚?”

    “不作甚,想你罢了。”邓不疑高她许多,头低下来,额头便抵着她的。“这些日子你不来见我,想你想的狠了。”

    梁萦听到邓不疑这话,噗嗤笑了声,“我听说你日日练兵来着,担心你事务繁忙,所以也没有来见你。”

    这话是真的,邓不疑在上林苑忙的也和一只不停打转的陀螺似的,半点都停不下来。她也正好自个呆一会。

    “嗯……”邓不疑笑了一声,双手紧紧搂在她的腰上,过了好一会他才抬起头来,“等到我出征有功,便会向长主问名。”

    梁萦一听有些不可思议,她抬头看邓不疑,发现少年乌黑的双眸中的温柔似乎要溢出来,看得她扭过头去。

    “你……”梁萦有些别扭,她扭过头去,想要装出那么一丝半点的害羞,结果发现自个做不到。她之前抽了风对邓不疑做了很没节操的事,虽然不是真刀实枪的上,但对一个正处在青春期的少年来说简直算够得上启蒙。

    她现在也有点后悔呢,“你自己都还一堆事呢。”

    邓不疑听出她这话语里一丝半点的羞涩,垂下头低声闷笑。少年闷笑声引来梁萦的怒视,结果她这一抬头,立即招惹来对付毫无顾忌,甚至可以称得上是露骨的打量。他盯着她的眼,她的唇,那视线露骨而火热,梁萦被他盯得浑身上下都不对劲,她才要扭过头去,少年火热的气息就压了下来。

    梁萦被他吻了个正着,他对所谓的技巧不怎么会,但是胜在敢于探索,很快她就在那不知疲倦的舔舐下微微张开了双唇,让他趁机钻了进去。

    他攻势猛烈,攻陷城池毫不手软,梁萦想要躲开他那逼人的攻势,但是他手指已经深入她的发丛,她连后退都没有路了。

    梁萦气息急促,待到他心满意足放开她的时候,她已经气息不稳,双颊生出红晕。她双腿发软,方才被他吻的激烈,她竟然还真的动了情!这事放在眼下也不算是羞耻之事,男女情~欲人之大欲,她只是没想到,到头来竟然还真的是在他的身上有那么那种欲求,简直没脸了!

    邓不疑将人再从抱入怀中,梁萦额头抵在他胸前的衣襟上,他今日穿了常服,外面还套着一层淡黄的素纱襌衣。隔着几层衣物,她都能感受到他结实的胸膛。

    他原本就早熟,又常常马上骑射,若是孱弱了就成了怪事。

    怀里的人一拳头砸在他胸膛上,邓不疑哈哈直笑,疼自然是疼的,不过是她倒也无所谓了。

    “这些时日……江都太子可曾去见过你?”笑了一阵,邓不疑想起了那个太子来。同样是男子,邓不疑自然知道江都太子对梁萦是甚么样的心思。

    “江都太子啊。”梁萦声音都是懒懒的,“他这些时日时常来看阿母。”

    江都王太子这些日子有事没事都往昌阳这边跑,若是她出去和母亲一起接待这位贵客,那么那个王太子一双眼睛都盯着她不放,看的她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那个竖子。”梁萦的话坐实了邓不疑所想,他低声骂了一句,“此人用心不良,你可别上了他的当!”

    梁萦看到他这吃醋的模样委实觉得新鲜,她抬头盯了他一会噗嗤笑出声来,“那位太子长相倒是不错,怎么会好端端的骗我?”

    “知人知面不知心!”邓不疑见她还是不信,都开始有些着急了,“他就不怀好心!”

    “你说是就是了?”梁萦摆明了要逗他,听到他这么说,凑近了,在他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我看你也是呢。”

    耳郭被梁萦吹出的那一口气拂过,一股奇异的酥麻从脚底升起直冲颅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