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70章

第70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宫城中的丧钟被人敲响,钟声在未央宫上荡开来。天子已经病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即使太医署的人拿着良药吊着,却还是没能将天子的命给拉回来,终于山陵崩。

    天子已经病了几年,再加上近两年一直有意的让太子多接触朝政,到了山陵崩之时,众人也没有多少意外。

    一夜之间,宫城内外缟素一片。

    梁萦跟在外祖母与蔡阳昌阳的身后,走入未央宫。原本她应该去皇后那边的,毕竟真的算身份,她还是阴平侯之女,是臣女。但是皇太后发话,也无人敢在这位老太后面前说甚么。

    长安内外都知道,皇太子这会才十五六岁,即使行了冠礼娶了太子妃,但还是个稚嫩的有些厉害的少年郎,朝堂之上下任丞相是曹家的曹郃,长乐宫又有曹太后,这将来一段时间里到底是谁当家做主,简直是一目了然。

    皇太后去的时候,皇太子已经哭过两场了。他双眼红红的肿肿的,加上还带着稍许稚气的面庞,看得皇太后好一阵心疼。

    唯一的儿子就这么去了,留下一个十五六岁的皇太子。

    皇太后让皇太子到后面暂且休息一会,人也是会累,再讲究孝道。皇太后也不会瞧着孙子哀毁过甚,甚至将自己的身子给毁了,天子驾崩,皇太子灵前继位乃是惯例,只不过继位典礼要稍后一点。

    要是皇太子出个甚么事,到时候怎么办?

    “你和阿萦去看一看。”曹太后拍了拍昌阳的手,说道。

    昌阳点头应了,她看了一眼身后的梁萦,梁萦赶紧走到母亲身边来。

    梁萦跟着昌阳走到皇太子休息所用的那个宫室,关中已经入冬了,外面的寒风吹得人恨不得缩脖子。宫室里倒是温暖如春。

    皇太子在屏风后洗了脸,整理好了衣襟才出来。他见到昌阳,双眼红彤彤的,对着姑母点了点头。

    昌阳心里长叹了一声,“莫怕,前头有皇太后在,不会有甚么事的。”

    皇太子听后点点头,梁萦见状也劝道,“殿下将来可是要君临天下,应当保重。”

    少年听了她这话,红红的眼睛眨了眨,冲着梁萦点头,口里应了一声。

    昌阳知道皇太子向来和自己女儿亲近,亲近的还让太子妃闹了一回。太子妃算起来是自己的长辈,曹太后已经发话,她也不好再让母亲整治太子妃。不过其他的办法简直多的很,数都数不过来。

    “给太子上一点温汤!”昌阳对身边的宫人道。

    在灵前跪了那么一会,即使不像平常人家那样扯开嗓子哭号,但这会皇太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喝了宫人递来的热水,嗓子才觉得好了一点。

    皇太子坐在席上好一会没有说话,宫室内的人心思各异,也没有谁想要开口。过了一会,一个宫人带着些许犹豫进来。

    昌阳见着,让身后的女官去问问。

    不一会儿女官便回来了,“是太子妃派人来,想问问太子甚么时候回到灵前去。”

    昌阳听了之后从席上起来,带着女官到外面去,等到确定那边的女儿和皇太子都听不到自己的说话声了,昌阳几声冷笑出来,“这还都没当上皇后呢,就开始管东管西了。”

    女官垂首不敢说话。

    “告诉那个人,说太子眼下还需要休息。”昌阳立刻就拿定了注意。给那位太子妃一点小小的堵也不错。

    梁萦不怎么想和太子同处一室,太子妃善妒和多疑她已经领教过了。不是觉得太子妃善妒不对,反正邓皇后和皇太子都没说甚么,也轮不到她来指手划脚。而是太子妃那个醋劲一上来简直让人觉得无语。

    她领教了一回,不想再领教第二回了。

    皇太子睁开眼,看见梁萦坐在席上,眼睛里都是不安稳,那样子简直是恨不得离开跳起来跑出去。

    “阿萦。”太子过了一会开口唤她。

    梁萦立刻应立了一声,她抬头看向太子,“太子,还好么?”

    “嗯,还好。”皇太子想了想,“我想一个人待会。”

    梁萦听到他这话,顿时浑身上下都轻松了。原本她还不好找理由溜出去呢。

    “唯唯。”梁萦听后从席上起来,半点都不停留的就往外面走去。

    昌阳正在和女官说话,她让宫人过去和昌阳说一说,就带着几个宫人四处走一走。她身上没有爵位,皇后那里不想去,太子妃也在那边,一群的外命妇都在那里呢。她去那里一点意思都没有,而皇太后待会还要和太子一起主持大事,也没有空。她就只能在宫殿里随意走一走。

    她带着宫人穿过几道复道,一处宫道上,在宫道上就撞见了邓不疑。

    邓不疑见到她有些吃惊,“你怎么在这?”

    “太后和御史大夫商量要事,我便出来了。”梁萦话里根本就没有提皇太子的事。她看着邓不疑,“怎么?我在这里不妥?”

    “不是,待会可能有几个宗室鲁国,你在这儿,还是有些不太合适。”邓不疑道,他没说方才他看见了江都太子和刘殊。

    “我带你去中宫那里。”说罢,邓不疑就要给她带路。

    梁萦本意是要透透气,结果没想到邓不疑还要把她带到皇后那里,但是邓皇后为人和气,在宫中多年,莫说对她们这些小辈,就是那些嫔御,都是和声细语的。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跟在邓不疑身边。

    “眼下宫中人多,诸侯王陆续入长安,你最好别到处走动。”邓不疑看了一眼梁萦,她面上没有施加半点脂粉,却已经是白里透红。

    “我知道诸侯入长安一事,不过算起来,我和诸侯们也是亲戚了,见面也没有甚么。”梁萦道,话语里头有几分不在意。那些刘氏的诸侯和列侯,和她的关系比较远。但还算是亲戚。

    “……”邓不疑闻言蹙眉,想起了江都太子那一副耻高气扬的模样,那位太子在别人眼里是翩翩贵公子,到了他面前,是恨不得将眼白全都抛给他。

    邓不疑是懒得搭理江都太子,来来回回几次,倒是让邓不疑把江都太子那张脸给记住了。至于江都太子想要他发怒甚至拔剑,那是一点都没有。那点挑衅的小把戏,他十岁之后就不玩了。

    “但也非同姓,小心点总是没错。”邓不疑道。

    “嗯。”梁萦应了一声。

    两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这段时间以来,梁萦大多数时间是呆在长乐宫,就算在未央宫,两人私下见面也没有多少可能。到了见面邓不疑都积攒了一肚子的话,但是临到头,那许多话竟然说不出来。

    天子大行,他也没有那个心思。路上两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

    到了邓皇后所在的宫室,邓不疑让人入内通传,但还是不放心,亲自送梁萦进去。

    邓皇后看见亲侄子带着梁萦走过来,她面上微怔,但很快反应过来,“太子那里可是有事?”

    宫室内有许多贵妇,不仅仅是那些侯夫人,还有一些听到消息提前赶来的王后们。身材修长面容俊美的少年带着长相美艳的少年走进来,顿时齐刷刷的看着他们。

    倒不是贵妇们没有见过美男子,只不过他一进来很多人在猜眼前的这个少年是谁。在长安有侯夫人姐妹的,这会已经在低低私语。一边说一双眼睛还在邓不疑身上打量,亏得众人还知道这是在未央宫,不敢太过放肆。

    邓不疑身后的梁萦也被贵妇们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次,贵妇们不是有儿子就是有女儿,知道邓不疑和梁萦,一个是皇后内侄,一个是长主之女,心里头的算盘打的啪啪响。

    “臣送侯女归来。”邓不疑双手拢在袖中回答道。

    太子妃看到梁萦没有多少好面色,她转过头去,似是不想见梁萦。阳平侯夫人见到,轻轻拉了一下女儿的袖子。

    太子妃想起母亲提醒过的那些话,不得不笑道,“有劳侍中了。”上回母亲在她耳边说了许多话,最后才让她在太子和皇后面前服软。

    邓皇后听到太子妃这句,心里有些满意。

    “好吧,想来你也有事。”邓皇后和邓不疑说上两句之后,便让他回太子那边去。梁萦坐在皇后身边,对太子妃一笑。

    太子妃嘴角扯出一个笑来。

    长安里冬日来的特别早,但诸侯们已经陆续入长安了。一来是为了先帝,二来是皇太子的登基大典。

    江都太子听到父王从江都国赶来,兴奋异常的赶回去,就将兄妹两个在长安的事说了。江都王听后差点把儿子拎起来一通好骂,“阿殊的事也就罢了,反正男女之事,成也好不成也罢,反正就不过是那么回事。你拿着这种事去找邓不疑的麻烦,就不怕哪一日碍了邓家的眼?”

    前几日太子已经在灵前继位,是皇帝了,但祖母母亲还有妻子的册封要到继位大典上去了。

    “可是,君父,眼下掌握大权的还是曹家,等到今上长大,也没有邓家甚么事了啊。”江都太子满心委屈。

    “那也是他亲生母亲!比起舅家来,自然是要比我们亲近。”江都王不知道怎么说自己的儿子了。“阿殊自己的事,让她自己去吧,她也不是小儿,知道要如何做。”

    江都王宠爱女儿,但不会甚么事都以女儿为重。尤其男女之事半点都勉强不来,要是哪个普通长安子弟或者是他封国之内的大户,他倒是有办法,可是对方是列侯又是外戚,一个不小心就要出事端。

    江都太子不忿,还想说甚么,但是被自己的君父一看,原先要说的话,顿时都吞了下去。

    “你也别太小看你阿妹,不过一男子罢了,天下男子何其多。”江都王不知道自家儿子在气甚么,长安里头的男子那么多,一个不行还有另外一个顶上,更别提江都国内的美男子不计其数了。

    “……”江都太子瞧着君父根本不当回事,他也不知道要说甚么好了。

    皇太子在先帝灵前继位,天子守孝以日代月,二十七日之后孝期结束。紧跟着而来的,便是册封皇太后为太皇太后,皇后为皇太后,太子妃为皇后。太皇太后所出的两位长公主为大长公主。

    梁萦觉得这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便是未央宫换了一个主人,长乐宫多出一个人罢了。

    新君登基不久,朝廷上也才换了一个新丞相,大家才缓过一口气来,边关又传来一个消息,匈奴又闹事了。

    “这匈奴啊,年年就没有安生过!”太皇太后接过外孙女手中的橙汁,低头抿了一口。这个原本是梁萦的习惯,吃果物喜欢将其榨汁饮用。太皇太后年岁大了牙口不怎么好,干脆也就和外孙女一道喝果汁。

    “是啊,大母,这匈奴太可恶了。朝廷为何不出兵呢。”梁萦亲自拿过锦帕,给太皇太后擦拭嘴角,亲生问道。

    “傻孩子,打仗哪里有这么简单?”太皇太后笑着责备梁萦一句,“几十年前天下大乱,都不成样子了,到了高皇帝的时候,因为白登之围溃败的不成模样。这人心散了就不好带了,以前就说要打,可是真的打起来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不提粮草等物,人心该如何。这天下能经得起折腾么,一旦和匈奴开战,那可是旷日持久的大战,不是一朝一夕。”

    “这才恢复多久。”太皇太后长叹道。

    梁萦知道这位外祖母喜好黄老,也明白这话里说的有道理。

    昌阳听到母亲这话笑了笑,“那么就照着之前的方法办吧,不是都有惯例的么?”

    太皇太后和梁萦一同看过去,太皇太后开口道,“你的意思是。”

    “和亲呀!”昌阳道,“除了先帝那么一次拒绝和匈奴和亲之外,哪次不是和亲,和亲一趟下来,匈奴少说也能安分个两年。”

    每次和亲汉室都会给匈奴送去美女和财宝,看似数额巨大,但是汉室也不怎么将那些放在眼里。

    “母亲?”梁萦心里是不赞成和亲的,听到母亲这么说,非常惊讶。以前昌阳都不怎么在这些事上面的,怎么这一次突然提起和亲来了。

    蔡阳也很是奇怪,但是和亲原本就是往例,而且何人和亲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也附和道,“如今陛下继位才没有多久,冒然动兵戈也不好,和亲也算是个好法子。”

    “……”太皇太后眉梢一扬,“若是和亲,谁家合适呢。”

    太皇太后才不会舍不得那些王主,她历经三朝,不知道见过多少次王主和亲,这么多年了要心软早就心软了。

    此事算起来,应当是宗正将诸王的适龄王主挑选出来给皇后过目,光是挑人就要花不少时间。

    “阿母,我觉得不如先从长安里头的王主看起,先将眼前的看了再说。”昌阳道。

    长安里头的王主。梁萦一转眼就想到了江都王主,王主一般呆在父兄的封国之内,除非出嫁轻易不会离开封国,长安里头未嫁的王主,梁萦只想到江都王主刘殊一个。

    “先把近的看了,再看远的。”昌阳大长公主和母亲这么说着,眼眸深处泛出一点笑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