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72章

第72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长信殿内,少年天子坐在祖母下方的枰上,面上恭谨的和太皇太后讨论前段时间匈奴犯边一事。

    邓太后坐在一旁,看着儿子,面上有淡淡的笑意。

    刘偃已经十六岁了,人也已经加冠,按照礼数来说,已经是成年了。但毕竟年少,朝堂上的事多少还要向这位老祖母交代一下。

    “大母是说和亲?”坐在枰上,刘偃面上含笑,但是话语里却是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愠怒。

    太皇太后在宫中几十年,哪里听不出来少年天子这话里的不赞同?“那么陛下怎么想?”

    “大汉自从高皇帝以来,和亲已经不知多少次,匈奴贪婪不知足,就算此次许其和亲,恐怕过不了两年,匈奴一定会再次骚扰边郡。”刘偃就不喜欢朝廷遇上匈奴来袭,就和亲,和亲最多只能保一时安宁,而不能保一世,“依我之见,应当率先出击,击溃匈奴,匈奴既败,天下自然安宁。”、

    邓太后听到儿子这一番豪言壮语,眉头蹙起,转过头来,眼里已经露出几分警告。

    太皇太后听了刘偃的话,面上的笑容有些淡下来,“陛下这想法,是谁说的?”

    这已经有几分责怪的架势了,刘偃立即答道,“是我自己想的。”

    “陛下年少,许多事都还不清楚。”太皇太后蹙眉道,“对付匈奴哪里是一场仗就能解决的?若是要根除匈奴之患,必定是朝廷和匈奴打上十几年,甚至几代人!陛下说打,谈何容易?”

    “尤其你君父山陵崩才多久,尸骨未寒,就要大起兵事,你要天下的人怎么看你!”说到这里的时候,太皇太后抬手在手臂下的漆几上重重的拍了几下。

    “太皇太后息怒!”邓太后见到太皇太后真的动了气,连忙俯身下来。

    “……你起来吧,这事原本与你也无甚关系。”太皇太后道。

    邓太后一愣,她垂首应下,抬头的时候看了一眼儿子,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触怒太皇太后。

    “孩子啊。”太皇太后拿着这么一个孙子头疼,少年人有干劲是好事。但是做天子的,哪里能靠着一股子干劲?

    “你要学的,还多着呢!”太皇太后对着孙子,加上之前气到了,说话就格外的不客气。

    “哎呀,好了好了,阿母。”昌阳见状出来打圆场,“陛下不懂,阿母可以好好教。”

    刘偃少年人心性,听到姑母这话,心下有些不忿,可是还没等他发作到脸上,母亲邓太后一眼横了过来,让他把自个的话全部都吞下去。

    “阿萦这段时间,正好看了不少老子庄子的书,这会正在后面,让阿萦出来给你念一段?”昌阳轻声细语的在母亲耳边说着。

    太皇太后好黄老,这个在宫廷内根本就不是秘密。梁萦为了讨这位祖母欢心,打小不知道看了多少黄老的典籍。

    听到女儿提起外孙女,太皇太后的怒容才有所减缓,“孩子前段时间没睡好,让她多睡。看书籍别看久了,伤眼呢!”

    梁萦前两天来葵水,疼的到了半夜才迷迷糊糊睡着。这些事太皇太后都记在心里,令太医署的疾医给她调养之余,想的还是她多多休息。

    “好好好,待会就让人去说。”昌阳笑道。

    今日蔡阳不在长乐宫,说是她养的那个宝贝少年郎一不小心从马上摔下来,折了腿,蔡阳心疼的不得了,就找个借口回去看看了。

    昌阳想着今日幸好姊姊没在,要是在的话,肯定是要和自己抢着给皇帝和皇太后卖好。她不比蔡阳,女儿已经出嫁,两个儿子前途已经定下来了。她的阿萦都还没嫁呢,她当然要多多和侄子交好。

    从祖母那里出来,刘偃的脸色就不好,转过一道回廊,遇上一个匆匆行走过来的少女后,他脸色才好一点。

    “拜见陛下,太后。”梁萦早上起来拜见太皇太后之后,就在自己居住的宫室内睡了好一会,等到醒过来才想起自己应当去陪伴太皇太后。

    “起来吧。”邓太后一回头就看到自己儿子一双眼睛全黏在梁萦身上,心里叹口气,“太皇太后不是说要让你好好休息么?”

    方才在太皇太后那里,邓太后也听到太皇太后要梁萦好好休息。

    “……”梁萦一怔,她方才起来之后要宫人给她穿戴,之后就急急忙忙赶过来了。

    “无事,既然大母都已经这么说了,阿萦不必着急。”少年天子笑盈盈的看着她,“要不你去未央宫看看,也是好的。”

    梁萦瞧见刘偃,就好像看到了曹皇后对自己柳眉竖对的模样,她笑的都有几分勉强,“陛下……”

    “好了。”邓太后出声道,“有事就快去吧,别耽误了。”

    待到梁萦垂首走开,刘偃那双眼睛都还在她的身上,邓太后咳嗽了两声,总算是将儿子的魂给拉回来。

    到了自己居住的宫殿,邓太后对着儿子教训了一通,“方才你对太皇太后那么说话是为何?”

    “大母想要和亲,但是和亲无用。”刘偃答道,“以前和亲,是知道无力和匈奴一战,眼下形势不同了,何必受匈奴的气?”在亲生母亲面前,刘偃也不那么藏着了,“何况我才是天子,不是么?”

    邓太后叹口气,她这会算是明白那会婆母的心情了,这个儿子有时候还真的让人恨不得吊打一顿。

    “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邓太后道,“我听说最近宫中有博士给你上甚么书?”

    刘偃才继位就野心勃勃,准备大干一场,宫里头那些原本就蠢蠢欲动,不甘心黄老占据朝廷的儒生们给这位少年天子上书了。

    邓太后不参与朝政,但是也是眼观四路耳听八方,有个风吹草动别想能够瞒得过她。

    “我知道你好儒学,但是你得记着,太皇太后信黄老,这已经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了,你若是要用那些儒生,势必要动黄老,若是太皇太后出山,你要如何?”邓太后问道。

    “这——”刘偃一时语塞,而后他负气道,“这天下总归是我的吧!”

    “是你的,但也不全是你的。”邓太后继续给他一盆冷水浇上去,“还有你已经有皇后了,怎么还盯着梁姬不放,我听说不疑和她已经私下定情了,你别闹出事来。”

    “皇后那样子,阿母你又不是没见过。”刘偃在这件事上显得有几分心虚,“我知道阿萦和不疑那事。”

    “嗯。”邓太后点点头,“和亲这事,你听太皇太后的,毕竟老人家说的也在理。打仗没那么容易,而且你君父才去,冒然大动兵戈,白白给人话柄。”

    “……哦。”刘偃听邓太后这么一席话就知道和亲这件事没有余地了。他原本憋足了劲想要说服太皇太后,谁知道反而被太皇太后训斥一顿,等到了未央宫宣室殿,他将邓不疑召来,“恐怕这次是打不成了。”

    邓不疑有些迷茫,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次不成,总归还有下回吧?”他和邓不疑一样,年纪在世人来看过于年少。两个都是少年郎,要左右朝堂大事,到底还是艰难了点。邓不疑想起以前自己在家族中被那些族老念叨的模样,很是明白。

    “一定有!”少年天子笑的自信。

    过了几日,朝廷下令和匈奴和亲,诸王王主禁止婚配,由宗正整理出适龄未嫁王主,入长安待选。

    江都王收到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懵到,平常匈奴入侵和朝廷决定和亲总有那么一段时间,所以江都王才打算就近在长安挑上那么一个,谁知道这么一回,朝廷的手脚那么快,他都还在和那些人家接触,直接就下了禁令。

    皇帝是刘氏一族的族长,他一旦下令,基本上就没有多少回旋的余地了。

    江都太子急匆匆的跑到父亲那里,“阿父,难道还真的就眼瞧着阿妹和亲去?”这件事明显就有昌阳大长公主的手笔,这里是长安,不是江都国。想要走动也有限。

    江都太子急的嘴巴上都起了好几个泡,刘殊那边不是哭就是昏睡,整个人都憔悴的不成样子,哪里还有往日里的一分明艳?

    这个节骨眼上,除非刘殊立刻有身,不然宫里一趟是跑不掉了。但是谁又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撩事?

    东宫里的那位太皇太后简直比小皇帝还难缠。

    “事到如今,去探探蔡阳大长公主。”江都王他还有好几个女儿没有出嫁,也是要被宗正报备上去的。他如今能保住一个是一个。

    “蔡阳大长公主?”江都太子有些怀疑,“阿父,这蔡阳大长公主和昌阳乃是一母同胞,这真的会替我们说话?”

    “不试试怎么知道?”江都王道,他都已经把蔡阳的喜好打听好了,这位大长公主喜好的也还好,一个是美男子,另外一个就是珠宝。珠宝这东西江阳邸中就有许多,美男子或许还要花费点时间,但是不妨从蔡阳宠爱的那个外夫上下手。

    江都太子听父亲这么说了,知道眼下是尽人事听天命,他从父亲这里出来就赶去了妹妹那里。

    刘殊这段时间憔悴的厉害,脸色更是青白,眼下一片青色。听到侍女来禀告,她才从榻上起来。

    坐在席上,她看着兄长满脸焦急,“朝廷已经下令,要和亲了。”

    这话刘殊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她扯开了嘴角,“我还以为陛下有多少雄心壮志,原来也不过如此。”

    “阿父说了,到蔡阳府上走动。”江都太子说完,狠狠拧眉,“不然,便让那些庶孽替了你罢了!”

    江都王自然还有其他庶出的儿女,生母不同,彼此之间自然是不怎么来往。江都太子心疼自己的一母同胞的妹妹,但是对其他庶出的妹妹可没那么多的兄妹情。

    “那也要看阿父准不准。”刘殊道,她说话的时候嗓子都是哑的,声音嘶哑难听,这段时间她总是止不住哭泣,久而久之,嗓音也好听不到哪里去。

    “你何时得罪的昌阳大长公主?”说起这个,江都太子自己都摸不着头脑,妹妹到长安这么久,也没听说和哪家交恶,怎么就得罪了大长公主?

    “……或许是邓不疑的缘故吧。”刘殊想了想,开口道。

    “又是他?”江都太子声音里都有些不耐烦,看样子已经想要冲出去和邓不疑打上一场了。

    “阿兄,能不能让我见一见阴平侯女。”刘殊道。

    “眼下……”江都太子扫过刘殊眼下的青黑,从心底里觉得自己妹妹这会不太适合去见梁萦,更何况梁萦的母亲对她还做了这样的事,若是要见面,实在是不合适。

    刘殊知道自己现在容貌憔悴,出去见人是送笑柄给人家,但是若是可以她也不想这样,“眼下最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