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76章

第76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年少天子野心勃勃,继位没有多久,便用了宫廷中儒生博士的上言,开始广招人才,亲自在大殿内考察那些各地赶往长安的士人所写的策论。

    这些太皇太后都没有去拦着,汉室所用的那些人都是二三十年前留下来的旧人。萧规曹随罢了,朝廷也一直没有提拔新人上来。现在刘偃上朝一看,朝堂上基本上就是一群老头子,也就曹郃年轻一点,能够拿来用了。再这么下去,就要青黄不接了。

    皇帝闹着提拔人才也就罢了,接下来就是一棍子捅了马峰窝。这位天子要求长安内身上没有朝廷任命的列侯回封地去。

    长安内的列侯,绝大多数是高祖时候的功臣,无功不侯,这是高祖当年和大臣在白马之盟中定下来的规矩。哪怕到了现在,除了曹家之外,还没有几家能够在此之外获得列侯之位的。

    朝廷百官中有一部分列侯在任职,甚至是那些封国丞相,绝大多数也是列侯。

    其他的靠着封地上的进项养着的列侯也有不少。

    皇帝的这个命令一下,简直就是春天里的一道雷,原本昏昏呼呼的都给吓清醒了。那些侯夫人一个劲的进宫,向宫中的长辈哭诉自己的不容易,而且许多人的封地其实根本就不在甚么好地方,哪里比得上长安?真去了那里,恐怕日子都难熬。

    太皇太后和邓太后在那里听着,两位大长公主还有长公主也在听着。刘偃继位之后就将董皇后所出的临平公主和自己一母所出的阳邑公主都给封了长公主。汉室有册封嫡出公主为长公主的传统,他这么做也是遵循往例。

    临平长公主年纪还不大,尚在幼龄,刘偃的那一道命令,怎么着也落不到她的头上。但是阳邑长公主就老大不高兴。

    她已经和阴平侯世子梁黯已经定下来了,等到时候难道还要跟着夫婿去阴平?那叫甚么话!她是君,阴平侯世子是臣,即使他的母亲是大长公主,那也是一样的。哪里有君跟着臣跑的,何况长安她呆习惯了,才不要去个乡下地方。

    “阿母,”阳邑坐在邓太后身边,语气里已经是满满的不满,“我不想离开阿母和大母。”

    “就是。”蔡阳不凉不热的开口了,“阳邑在长安也呆习惯了,哪里受得了外面的地方?我听说有些地方根本就没有长安这么四通八达的路,说不定啊,想要喝口蜜水都难。”

    梁萦在一边听着,心里笑了一声,这位姨母说的也有些夸张,但是外面的确没有什么地方能够比的上长安富饶壮丽。她也不想去梁武的封地来着,听说那地方,除了当地的农户和官府,除了山还是山,光是那些山坳坳就能把人给绕的晕头转向。

    真去了那里,她恐怕要一头晕倒。

    “母亲?”梁萦抬头看向昌阳,昌阳现在满脸的不得劲。照着她这个好侄子的一套,她也得离开长安,但是她要是能让好侄子如愿,天上就下红雨了。

    “无事。”昌阳拍了拍女儿的手,转头看向自己的老母亲,“阿母,这毕竟是陛下之令,我们这些臣妇自然只能听命了,只是可惜,日后不能侍奉在您的膝下了。”

    梁萦一听就觉得昌阳这话说的比旁边那些贵妇的抱怨要高的多。刘偃是晚辈,但到底是皇帝,也不好直接说他做的不好,只能通过不能承欢膝下来刺激一下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从一开始就没怎么说话,她此刻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那边阳邑抓住邓太后的袖子,双眼都有些泪眼朦胧。

    邓太后自然知道女儿为何成这样,梁黯眼下身上除了阴平侯世子这么一个身份之外,可没有其他的官职在身,若是真的成行,女儿恐怕也要一并去。

    “好了。”太皇太后阴着一张脸,面色阴沉的几乎能够淌下水来。老人家年纪大了,最看重的就是儿女子孙。先帝的那些皇子是没办法,照着规矩封王之后就要去封国,但是女儿和孙女们也要受这么一遭,那简直就是逼着她发火。

    “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太皇太后道,她面上露出疲惫来。那些侯夫人知道自己该退下了,不多时殿中的人纷纷退了个干净。连邓太后都带着两个女儿告退了。

    殿中剩下梁萦和蔡阳昌阳三个。

    “待会陛下退朝,让他到我这里来。”太皇太后侧首向一旁的人吩咐道。

    蔡阳见状知道太皇太后是要和刘偃说这件事了,顿时喜上眉梢。

    “……”梁萦看着待会说不定刘偃要被太皇太后给痛骂一顿。说是皇帝,但是到了太皇太后面前,还是个小孙子。

    “大母顺口气。”梁萦轻声道,说着她就接过宫人手中的漆盏喂太皇太后喝了几口蜜水。

    “我记得阿萦和邓侍中快定下了吧?”蔡阳看向昌阳。

    昌阳有意和邓家联姻这也不是多少秘密,邓不疑平常从来不遮掩自己的心思,闹得长安贵族都知道建成侯对昌阳大长公主之女倾心。

    “没成呢。”昌阳心里正烦躁着,说话都带了一丝不耐烦,“邓侍中到现在,前前后后连人影都没有一个,人家是守诺的端方君子,哪里好说甚么?”

    梁萦的及笄都已经过了,已经成年,再怎么样,这个时候也该上门了吧?结果还是没有多少动静,昌阳就怒了,她女儿貌美出身高贵,就算是比起椒房殿里头的皇后也要高出一截,结果到头来让一个列侯给挑剔了。光是想着这个她就气不从一处来。

    “实在不行,长安里还有别的人家,难道还非她不成了?”昌阳道。

    “那阴平侯怎么说的。”蔡阳问。

    “与他有何干系?”昌阳已经和梁武几年没怎么见过面了,她不是在宫廷就是在公主府,也没有怎么召过梁武了。她知道梁武这些年忍受不住寂寞,偷偷摸摸的在侯府里头养了几个侯妾,生了几个庶子。

    都这样了,他还想插手子女昏事,连门都没有!

    “那阿萦怎么看?”太皇太后看向梁萦。

    这选夫婿,一看出身,二看品性,三看相貌,不过也要看女子本人是否愿意。太皇太后到底是过来人,知道梁萦的主意大的很。

    “阿萦想要再侍奉大母和阿母。”梁萦垂首道。她这会年纪也不大,身体才发育没多久,不急。

    “邓家那个小子心高气傲,那就让他去,我还不信这长安里头就没有比他更俊美的儿郎。”昌阳对刘偃压着火,火气不能冲皇帝侄儿发,对邓不疑还是可以的。

    梁萦抬起头想要说甚么,见到蔡阳在一旁摇了摇头。

    这会昌阳正在怒火上,谁劝都劝不好,等到时间一长,自然会淡下来。做女儿的要是一说,说不定火气还更大些。

    梁萦知道蔡阳的意思,她到了口边的话也吞了下去。

    不多时黄门来报天子来了,座上的太皇太后轻轻将两个女儿拂开,面上也端重起来。梁萦见状,和昌阳蔡阳离开。

    待会太皇太后和刘偃之间肯定会不太好看,她们实在是不好留在那里,昌阳方才坐的时间久了,都有些麻痹。梁萦见状扶着母亲到宫室外走一走,太皇太后和刘偃这一段时间是不怎么能见着到人。

    长乐宫是在秦朝行宫的基础建造起来的,高台之上几乎可以看见远处的云海缥缈。梁萦看到远处走来一个高冠青年,观其所用的服色和腰下的佩玉,虽然脸看得不清楚,但也能猜得出来人的身份。

    “是江都太子?”昌阳自然也看见他了,不禁有些奇怪,“江都王都回去了,他倒是在长安和他那个女弟一道呆出滋味来了?”

    这话里已经有几分不客气了,梁萦面上笑意盈盈,“毕竟长安比江都国那个地方要好上太多了,若是半点没有留恋,那才是觉得奇怪。”

    说着,那个青年已经走进了。

    江都太子今日原本是来见过太皇太后的,即使有了皇太后,但是太皇太后还是刘家的大长辈,妹妹的那件事才过。他自然是来太皇太后这里尽一下心意。谁知道竟然遇上了昌阳大长公主母女。

    江都太子心中知道,刘殊前段时间挨的那一番折腾就是因为这个大长公主。但是此刻他面上恭谨,双手拢在袖中就给这位堂姑母行礼。

    “江都太子不必多礼。”昌阳笑道。由于刘殊的缘故,她并不喜欢江都一系,但是面上还得装的像那么一回事。

    “王太子前来是为了拜见太皇太后?”昌阳问道。

    “正是。”江都太子一边说着,一边拿眼睛去瞅梁萦。

    少女已经出落的相当水灵,就像是池中沾水的芙蕖,粉粉嫩嫩带着晶莹的水光,看得人很不的将这娇嫩的少女整个的吞入腹中。

    江都太子已经看的很小心,但梁萦还是察觉到了他那堪称火辣的目光。她自然是知道江都太子这目光代表着什么,若不是因为江都王主的缘故,说不定她还会和这位江都太子多说几句话。

    “这可不巧,太皇太后正在和陛下说话呢。”昌阳道。

    “这个臣知道。”江都太子点点头,“大长公主近来身体如何?”

    长公主礼比诸侯王,大长公主虽然已经不可能再往上头提那么几下了,但是面对这位长辈,江都太子一声“臣”,昌阳完全担得起。

    梁萦垂首听着,听着昌阳慢吞吞的将江都王和江都王后的身体统统问一遍,还有江都王的近支兄弟们,不知道的,还以为昌阳和江都王关系有多好似的。

    等到终于将话说完,梁萦也没有说上一句话。

    江都太子不好继续在道上拦着昌阳和梁萦,只好让开。

    “这江都太子啊,算是个妙人。”昌阳哪里不知道刚才江都太子和自己说话的时候,那一双眼睛恨不得黏在女儿身上?

    “妙人说不好,但是粘人是一定了。”梁萦在母亲耳畔说道。

    母子两个正乐呵,梁萦一抬头见着身着深衣的少年站在那里,在皁色素纱襌衣之下,深衣缘边的绛杯纹仍然看得真切。内里雪白的中单袖口衣襟露出些许在绛色之外,越发衬托的他肌肤白皙。

    他乌黑的眼睛望着梁萦,面上沉如凉水,很明显已经看到了方才江都太子火热大胆的看梁萦。

    “邓侍中。”昌阳见到他,笑着打招呼。

    邓不疑抿紧了唇,他垂下眼去,双手拢在袖中,“大长公主长乐未央。”

    少年清越动听的嗓音中沉甸甸的,梁萦一挑眉:哦呀,这还真的吃醋了?

    想到这里,梁萦突然想笑。幸亏她知道眼下不合适,忍住了。

    **

    江都邸中,一如往日的平静。平常诸王都居住在自己的封国之内,三年一朝长安,平常这宅邸置办在这里都是空闲着。现在有主人住在这里,顿时里头的小官吏们都精神起来了。

    刘殊今日起来的有些晚,她起身洁面换衣之后,就坐在镜台前对着铜镜描眉。细长的眉笔在黛砚里沾了沾,对着铜镜描画。

    她前几日在宫里挨了刘偃的一番折腾,到了这会腰腿都还觉得酸,想起那一场绮丽,刘殊的脸上也有了些许笑意。她不觉得自己对那位少年天子有多少情谊,同样的,她也知道宫里的那位陛下心里有人。

    她不过是想要尝尝天子的滋味,而天子也不过是想要一份和堂妹偷欢的刺激和快~感罢了。两人算是各取所需,就她自己的感受来说,刘偃比她以前的那些男人都要好。至少铺榻上能够让她欲仙欲死。

    梁姬不能品尝到其中滋味,真是可惜。瞧着邓不疑那个不通风情的模样,想来也是个雏儿,雏儿可是叫人难受的。

    “王主,太子来了。”她正描眉,外面的侍女进来禀告。

    “我知道了。”刘殊放下手里的笔,回过身去,正好看到江都太子急匆匆的走进来。

    “今日我在宫里见到梁姬了!”江都太子一开口就十分高兴。

    “见到梁姬了?那可要恭贺阿兄。”刘殊笑道,她伸手将发鬓整理了一下,“我初到长安的时候,听还是皇太子的陛下说过,梁姬容貌之美,长安里没有几个能够比得上。而且性情温柔,善解人意。若是阿兄能够娶来作为太子妃,再好不过。”

    江都太子听到妹妹这话,越发的高兴。当初就是刘殊提议娶梁萦,这会听到刘殊说她的好,就越发下定决心。

    但是他还是有点犹豫,“邓不疑那边……”

    邓不疑让自己妹妹伤心失落了好一阵,如今又要和他来抢美人,提起他,江都太子就火气大。

    “阿兄怕甚么呢。”刘殊笑笑,“天下男子那么多,难不成我还就对他死心塌地了?他中意梁姬,阿兄抢过来便是。”

    邓不疑对她无情,但她对邓不疑到底是动过情。那么多个男人,唯独只有他,让她辗转反侧过。可惜如此无情儿郎……

    她不甘心看着他就这么一帆风顺,报复男人她可是有经验的很。

    刘殊面上笑容越发艳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