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88章

第88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邓骜拿着几卷帛书急急忙忙的就往兄长邓不疑的居室走,他可是有事来找兄长的,结果急匆匆走到门口就被家人拦下。

    “这会主君恐怕不好见少君。”家人见到邓骜就笑。

    邓骜满心的莫名其妙,“怎么?难道今日阿兄有事?”

    “今日阴平侯女来了,恐怕一时半会的,主君不能见少君。”家人话说的委婉,但是里头都意思,哪里会有人听不明白。每次梁萦过来,两个人就在屋内腻上好久,哪里有空来看弟弟?

    邓骜也知道兄长这个脾气,立刻焕然大悟,赶紧掉头就走,估计也只能明天来见兄长了。

    居室内的侍女几乎都出来了,这事也不是第一回,众人都已经习惯了。

    重重帷帐之后,两人纠缠在一起,年轻的肌肤上已经一层薄薄的汗水,纤细的双腿在他结实线条漂亮的腰上,指甲在富有弹性的皮肤上划过,留下一道红痕。

    邓不疑这次学的乖了,知道不能像以前那样埋头只顾自己快活,他笨拙的温柔和取悦,让梁萦终于获得了一些快意。所以她也就和他多耳鬓厮磨一会。结束之后,她伸手在他的眉心上轻轻一点,手下的大男孩睁开眼睛,双眸明亮还带着氤氲的水汽。他捉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吻。

    唇上还遗留着激情后的滚烫。

    梁萦瞧着他那乖顺的模样,再想起□□中,他活似一只大猫压在她身上。这还真是反差太大了。

    “最近下面的人送来这个。”邓不疑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从眠榻上起来,身上的锦被落下,露出大片白皙肌肤。

    梁萦瞧着他光着下去,到那边的漆柜里翻着什么,他身材修长,因为常年习武,骨肉匀称,格外的赏心悦目。自从邓不疑察觉她喜欢看他的身体之后,干脆就这么红果果的跑来跑去。反正关起门来谁也看不到。

    亏得是两个人私下,不然传出去还真的不得了。

    梁萦拉住锦被,不知道邓不疑在做什么。

    他拿出一只盒子,几步就上了榻,脸上是掩盖不住的献宝。梁萦伸手记过,就闻到一股异香,是从手里的那只盒子上散发出来的。盒子十分华丽,上面还有绿松石作为装饰。

    “打开看看?”邓不疑从后面抱过来,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

    梁萦闻言,轻轻打开,里头一块温润剔透的琉璃璧躺在锦帛中。

    她拿起来,琉璃璧和她莹白的肤色十分相称,邓不疑闷笑了几声,“看来是选对了,这个配你十分好。”

    琉璃此物早就在先秦就被贵族作为首饰用过,梁萦在长乐宫就见过好几次先秦遗留下来的琉璃首饰,所以再见到这个也没有多少稀奇。

    不过既然是邓不疑找来的,她自然是要给面子。她侧过头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作为奖赏。

    邓不疑笑声低沉,圈在她腰上的手也紧了几分。

    “你喜欢就好。”邓不疑道,这东西送来的时候,他还有些担心会入不了梁萦的眼。她自小在长乐宫长大,长乐宫中什么都有,琉璃虽然贵重,但要说稀有,那也完全不至于。

    “其实你送的就好。”梁萦将手里的琉璃璧放回盒子中,轻轻扣上。她真的不缺少这些身边的饰物,不过邓不疑找来的,她自然会喜欢。

    “嗯。”邓不疑应了一声,带着些许眷念在她乌发上蹭了一下。

    “听说单侍中要成婚了,你去不去?”梁萦想起中牟侯的那个孙子要娶江都王主了。江都王主和她自从第一回见面到现在,两人一直不对付。一开始自然是为了邓不疑,到了这会,纯粹是看对方不顺眼了。

    有时候讨厌某个人还真的没有任何理由。她到了现在还是看江都王主不太顺眼,估计江都王主和她一样。

    “我去作何?”邓不疑听了就不高兴了。“昏礼要去的也是他们两家的人,我算在哪里?何况昏礼等同丧礼,我去不合适。”

    和两千多年后的祝贺婚礼不同,这会的婚礼还是带有一抹先秦色彩,但终究还是开始变了,至少婚礼之上,宾客可以饮酒作乐,高兴的时候还会大家一起跳舞。

    梁萦见过几次这会的贵族男人跳舞,如果像邓不疑这样的,估计会很好看,“好吧,不去就不去,不过单侍中好歹是你的同僚,不去多少过不去。”

    邓不疑对刘殊无意,这个梁萦心中清楚。

    “他知道我是个甚么性子。”邓不疑嘀咕了一声。

    梁萦闻言轻笑,她也知道邓不疑是个甚么性子,也知道长安中有些贵族看邓不疑不顺眼。

    “你就不怕得罪了人?”梁萦回过身来轻声道。

    “得罪了又如何?人生于世,总不能处处周到。”邓不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蹙眉,“别人痛快了,我要憋屈,这样的事我可做不出来。”

    梁萦闻言,差点喷笑。她也就喜欢邓不疑这个性子,哪怕旁人看起来他很难相处,但是就是很对她的胃口,要是她真的对着一个端方君子,那简直没意思透了。

    “你其实也喜欢对吧?”邓不疑凑近了她,说话时候喷出的热气一股脑的流在她的耳郭上,她禁不住一阵轻颤。

    邓不疑察觉到她的变化,先是一愣,而后低低笑起来。笑声低沉嘶哑,有着无尽的得意。

    梁萦气的牙痒痒,抬腿就要踹他,结果他一条长腿抢先压了过来,他垂首,唇已经在落在她的肩膀上,吮咬留下一串浅淡的红痕。

    她喘息着握住他的肩膀。

    **

    清晨的长安还带着浓浓的雾气,长安十二城门在清晨的露水中打开大门,城门才打开,就有飞骑快速奔入城中。

    城中人见到了,纷纷交头接耳:该不是匈奴又来了吧?

    汉朝北方并不只有匈奴一方,在兴兴大岭那里还有东胡,不过东胡老早就被匈奴一棍子抽到兴兴大岭呆着,连口大气都不敢喘。

    匈奴时不时就要蹦跶一下,闹得长安人老是担心是不是匈奴又来了。

    宣室殿内,刘偃看着手里的文书,再看了一眼面前的东越使者,东越离长安可不近,加上事出紧急,千里迢迢来到长安,哪怕做过一定的休整,但是刘偃还是能从这位使者眼底看到疲惫和焦急。

    他再次看向手里的国书,南越丞相反汉,而且事情已经波及到东越,东越王派人到长安求援。

    南越国乃是秦将赵佗所建立,当年中原六国反秦的时候,赵佗带着他手下的那些秦军就在南越扎根,等到高祖做了皇帝,光是对付那些异姓诸侯和匈奴就已经费尽了力气,腾不出手来收拾赵佗,结果一直留到了现在。

    见过东越使者之后,刘偃看向面前的臣子,“南越反汉,诸君有何见解?”

    “臣认为,南越丞相反汉,应当出兵。”开口的是邓不疑。

    邓不疑这些年来越来受刘偃的重视,他在丞相之前答话,原本是失礼,但是刘偃却是一副很高兴的模样,刘偃的高兴从来不是直接表露在脸上。

    太皇太后任命的那个丞相,年纪都已经一大把了,也十分识时务,邓不疑开口的时候,他也未曾有多异议。

    “打仗……”刘偃说起这两个字,眼里有一丝兴奋。作为男子,天生就是喜欢这些打打杀杀,雄性天性,很难改变。

    “南越反汉,若是不加惩戒,恐怕南面诸国,都难以再臣服大汉天威。”刘偃早就决定要打,只不过面上还要做做样子,至少要给东宫那边一个交代。

    打仗势必要调动军队,调动大军需要用到虎符,一边虎符在中尉那里,另外一边在东宫。太皇太后不点头,那么这件事就彻底没戏。

    事情交到太皇太后面前,原本刘偃还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来说服这位老祖母,毕竟长安没人不知道太皇太后信奉黄老,黄老讲究的那一套,要说打仗,那简直没提到多少。汉朝最大的一次打仗还是在七国反叛之时。

    “那就打吧。”太皇太后听完孙儿的话之后,直接给出这么一句,听得刘偃都呆住了。

    梁萦坐在那里看向太皇太后,然后含笑回首冲刘偃微微颔首。

    从小刘偃就是个不安分的,调皮的只差没上屋掀瓦了。那会太皇太后要训他,梁萦总会在旁边给这位一点提示。

    刘偃看见梁萦颔首,知道这次太皇太后是真的答应了下来。

    不过还没等他高兴多久,太皇太后又开口,“可是兵乃利器,非不得已不能用,这次南越国反汉,所以要出兵的话,不能大动干戈,知道了吗?”

    太皇太后这话分明是不想在南越国投入太多的兵力。

    顿时刘偃的兴奋劲头给消减一半下去。

    梁萦见状知道刘偃这会心情不太好,等到刘偃退出去,梁萦便起身,去和刘偃说几句,虽然刘偃是皇帝,她得怕他。但是刘偃一直以来对她就和过去一样,没有多少变化,所以她也怕不起来。

    进了宫室,梁萦就见着刘偃和个孩子一样摊开四肢躺在席上,她看到刘偃和个孩子躺在那里。轻笑了一声,席上的刘偃抬起脑袋一看是她,顿时又躺回去了。

    “陛下可还是为方才的事郁闷?”梁萦走过去在离他一段距离的地方坐下。

    “没有。”刘偃的声音闷闷的。

    “南越之地处于野蛮之地,而且那里瘴气很重,当年吕后派出大军,最后因为疫情,大军全军覆没。”

    这件事说起来也很郁闷,还没有和敌军正面交锋几次,就输给了当地的流行病。

    南方这会还不是以后的繁荣之地,甚至说能不能适合人类生存都难说,这会的南方气候有点类似热带雨林,丛林之中诡异之事层出不穷,秦军在那里都不知道折掉了多少。汉军也没有在那种环境下讨多少好处。

    “朕知道。”刘偃当然知道太皇太后话里的意思,南越国一直以来对汉朝都不怎么恭谨,这也不是头一回了。

    他沉默一下,“我打算让不疑这次领兵前去。”

    梁萦原本还带着笑的脸顿时僵住。

    曹皇后和刘殊到长乐宫来拜见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刘殊嫁到了中牟侯家里,除非单敬被皇帝派出去,她就只能在长安生活了。之前想着在长安风流一把就可以回到江都国去,没想到左右还是留在长安了。

    幸好她之前对皇后,还有长乐宫的两位都十分恭谨,讨好这三个,之后在长安也好过许多。

    曹皇后今日见到刘殊心情不错,一直和她说话,当到了长信殿,就见到梁萦急匆匆走出来。

    曹皇后见到梁萦面上十分焦急,脚下匆忙。顿时轻笑一声,“还是头一回见到她这样。”

    刘殊闻言抬头看曹皇后,只见曹皇后笑的有几分得意,眼里更是有丝丝解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