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91章

第91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宫宴上众人言笑晏晏,众人从宫门处退出的时候,脚下的步子都有些虚晃。

    广川王从宫中回来,一睡就睡到了日上三竿,昨天一夜他睡的很好,结果睁开眼睛就瞧见身边的张女莹。

    广川王刘康差点吓得从铺榻上滚下来,天知道他都已经有多久没有和张女莹合寝了,昨日里又睡的迷迷糊糊,不过好歹还是记得自己和张女莹甚么都没有做过。男人喝醉了酒,除非是借酒壮胆,不然发生过甚么,自己哪里会不知道?尤其喝醉了就是想要做什么,都有心无力。

    “你怎么会在这里?”刘康连忙起来,就要叫外头等候着的侍女进来服侍穿戴洗漱,他一脸的躲避不及看的张女莹怒从心来。

    夫妻两人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亲近过,张女莹心里不是没有火气,昨晚上刘康醉的和一滩烂泥似得,她还没发火,刘康倒是嫌弃起她来。

    “我为何不能在这里?”张女莹顿时就从铺榻上起来,胸前的锦被也落了下去,“难不成大王还要治罪?”

    刘康连半句话都不想和张女莹说,直接那边屏风后面去了,张女莹见着气的直捶身上的被子,王宫里头姬妾成群,她管的话,广川太后赵氏就跑出来和她作对。她倒是不怕和广川太后对掐,但是广川太后是真正的出身乡野,粗野话张女莹骂来骂去就知道那么几句,但是广川太后能够骂上一个时辰不带重样的。而且传出去,她的名声算是要被毁了个干净,孝道就是压在子女头上的一座山,从来只见着新妇被婆母整的只剩下一口气的,还没瞧着新妇和婆母对骂。

    张女莹掀开被子起来,侍女将长衣披在她身上,她挥开侍女的手,直接跟着刘康到屏风后。

    “这么久了,也该将话说明白了。”张女莹瞧到刘康见她进来,将敞开的衣襟拉合,心底下压抑的委屈顿时涌上来。

    这次回长安,她见到了母亲外祖母,同样也见到了姨母和梁萦。这些人都过得很好,外祖母和母亲也就罢了,多日不见,再次见到梁萦,已经是一副妖冶的模样,其他贵妇都着宽袍,丝绦老老实实系在腰下。偏偏梁萦穿楚服,以宽边锦带束腰,看的那些男人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她这种自然是不得男子喜欢了,可是她要得男子喜欢有何用?!

    “有甚么事,难道就不能待会说?”刘康吐出一口兰汤来,面有不虞。

    “你和那些女人生了多少我不管,但是如今嫡子没有一个,你打算怎么办?!”张女莹质问道。

    张女莹已经做了这么久的王后,但一直没有子嗣,再加上这些年来,刘康冷落她。她告到太皇太后面前,太皇太后就算有意,也没有办法在男女夫妻阴阳交合之事上下令。

    到了这会,她觉得只能靠自己。

    “……怎么办?”刘康回过头来,带着些许讥诮,“你生不出来,和我有何干系?”

    他是需要一个王太子,但是天子这会都还没有太子呢,他急什么?

    “你!”张女莹气急,眼睛发红,浑身颤抖,她嚎哭一声,“母亲,大母!”然后抽袖掩面,嘤嘤啼啼推开侍女奔出去。

    远处传来张女莹的哭泣,刘康扭过头去,早知道就不敢让她一起回长安!

    真是平白无故的出这么多事!

    一个阉寺瞧见,上来带着些许犹豫,“大王,王后看样子这是要去长乐宫。”

    “去就去,谁还怕她?”刘康心中不耐烦,“太皇太后那里,她想怎么告状就怎么告状吧!”

    **

    太皇太后昨夜里和亲戚们说了好些话,今日起来精神也特别好,昌阳给她喂了药,吃了些点心,太皇太后让人将皇太后和皇后都请来,蔡阳最近得了一个新的美少年,正热乎着撒不开手,所以今日也没有进宫陪伴母亲。

    几个人来了,一起玩陆博。陆博全部就热闹,尤其都知道太皇太后喜欢热闹,更是故意让局面更加火热起来。

    曹皇后手里拿着象牙箸,看着梁萦似笑非笑,梁萦垂着头,一头丢过去直接就杀了对方的枭棋。

    太皇太后看见曹皇后的脸色变了,这人还没有出手就被压了一头,“嬉戏罢了,中宫?”曹皇后的脾气,太皇太后不清楚才怪,平常只要过得器,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是娘家人,多少还是给点优待,但是这优待也不会给太多。

    邓太后含笑看过来,曹皇后就垂下头。事到如今,邓太后已经对这个新妇越来越不满,要说什么帮忙几乎没见着,事倒是有一堆。

    “来来来,继续。”昌阳笑道,“这还没有决出最后的高手呢,阿母,要不要把郑夫人或者其他人都叫来?”

    此言一出,那边的曹皇后面上血色褪尽,昌阳口里的其他人,除了郑夫人还会是别人?毕竟后宫里也就这么一个高位的嫔御,但郑夫人简直就是曹皇后心里的一根刺,原先想要让人家再无出头之日,谁知道竟然将人一路送上夫人之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恐怕没有甚么比这个更加让人恼火的了。

    邓太后只是笑,没有给她说话。

    这会宫人趋步进来,“太皇太后,广川王后求见。”

    “这可来的正好。”太皇太后乐呵呵笑了,“让她快点进来。”

    不多时,张女莹从外面回来了,见着外祖母就一声哭了出来,在场的人都被弄的莫名其妙。邓太后看见,立刻请退。张女莹已经是王后,哭成这样,委实有些不适合呆在这里了。

    梁萦和昌阳对视一眼也纷纷告退,不知道是不是梁萦的错觉,她起来走的时候,还能察觉到张女莹瞪了她一眼。

    昌阳出来之后,冲着那边的宫室看了一眼,鼻子里重重哼了一声,冷笑脸连,“看来你从母又要费心了呢。”

    昌阳瞧见张女莹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猜都不用猜就知道。梁萦没有说话,扶着昌阳的胳膊,她也没说张女莹什么坏话,倒不是她心地善良,而是根本没有必要。

    “走,我们回去吧。”昌阳不喜欢张女莹这个外甥女,半点都不喜欢。

    “嗯。”梁萦应下。

    公主府中和平常一样富贵宁馨,在宫中相当费神,自己解开了发带就躺在床榻上,闭上眼开始睡。

    张女莹从长信殿中出来的时候,脸是黑的,太皇太后让她先回去,自己召广川王入宫,让张女莹先到后面休息一会。

    曹皇后没有回椒房殿去,瞧见张女莹就让人将她接到自己休息的宫室内,“广川王也是年轻,夫妻哪里有隔夜仇呢,等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张女莹坐在那里,听到皇后的话,心里咬牙切齿,旁人劝她也是这么说的,但是她心里怎么想又有何人知道?想起在长安听到的这位皇后也不怎么受天子喜爱,顿时扭过头去不听她的话。

    曹皇后被张女莹一哽,说实话,别说现在,就是眼下,也没有人敢给她脸色看,除了皇帝之外。

    她一口气憋在胸口,差点没将自己给憋死。她之前听说过张女莹的事,知道这位当年是太皇太后喜爱的外孙女,谁知道张氏竟然还真的脾气这么大!

    曹皇后也是家中父母娇养出来的,性情和张女莹不相上下,瞧见张女莹这下,当场就要发作出来。

    不过好歹是忍住了,咬着后槽牙,只是笑,“话说也只有梁姬好福气。”她似是无意,靠在手边的凭几上开口道。

    她知道张女莹和梁萦虽然是一起长大,但是感情并不好,有些年老的寺人都还记得张女莹要打梁萦的事。

    果然她见到张女莹回过眼来,里头有些浓厚的几乎化不开的嫉妒还有错愕。

    曹皇后故作惊讶,“王后不知道?这梁姬已经和建成侯定下了,就等建成侯从南越国回来。”她一笑,言语间有微微叹息,“这运气还真是让长安不少贵女艳羡呢。”

    这话也没说错,邓不疑出身好容貌也好,只不过他那个性子不是每个人都能忍受得了。邓不疑想不搭理人就不搭理人,就算是那些老将,也不见得能从他的嘴里讨得一句好话。但是外戚出身,加上天子重视,这便是成了贵妇人们心里的好女婿。

    如今这个好女婿给昌阳大长公主给摘了去,不知道多少人又嫉妒又羡慕。

    “……”张女莹面色红了又白,变幻好几回,终于转过头去一句话都不肯说了。

    瞧见这模样,曹皇后心情大好。她倒是想把梁姬打发到远远的,最好让天子永远都看不到这个人,但是上回郑夫人那件事还让她心有余悸。郑夫人都还是宫内的嫔御,就算要动,也得旁人来。

    而张女莹最适合不过。

    宫里和过年似得热闹,先是诸王入宫朝见,然后就是广川王夫妇吵架,吵得广川王后进了长信殿告状,再接着太皇太后召广川王入宫。哪怕太皇太后在这对小夫妻之间调停,也没见着他们好起来。广川王一回去就把张女莹给训斥了一通,而且是拿着孝道这样的大义训的张女莹大哭。

    这下子她是真的哭着喊母亲跑蔡阳大长公主哪里了,结果去的不是时候,蔡阳还在心尖尖的怀里,没来得及起来。

    这下长安里又多出许多私下里的谈资来。

    梁萦瞧着外头一片热闹,干脆就躲在公主府里头不出门了。张女莹的母亲好歹是她的姨母,一出门旁人问起这事都觉得脑袋生疼,不如关起门来宅。

    但她这宅的也没多久,过了一段时间,从南边传来消息,东越国心怀叵测,原来对汉天子哭诉南越丞相吕嘉反汉,但等到汉朝大军抵达的时候,竟然和南越国联手,共同对付汉军起来。

    这消息传入长安,顿时一片哗然。这才派兵出征不久,就闹出这件事,这简直就是在扇朝廷的脸。

    刘偃听闻这个消息,气的差点把自己佩戴的长剑□□。

    太皇太后在宫中多年,早就养出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听到东越国和南越国搅在一块的事,也没有多说什么。

    这兵马已经派了出去,不可能撤回,只不过原本应当帮助汉军的东越国一头扎到南越国那里出不来了。

    于是从要对付的一个变成两个,压力突然就变大了。

    梁萦自然也知道这个消息,她得知的时候,手微微一抖,差点将手中的漆卮摔下来。不过军中现在到底如何,谁也不知道,就是昌阳也没办法为女儿打听出来。梁萦觉得心烦意燥,干脆就在公主府里不想见人。

    邓不疑平常随心所欲,想不搭理人就不搭理人,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那些看他不顺眼的得知这个变故,简直乐不可支,有人上门来打听消息,瞧瞧这一回这位邓将军是不是真的才初次出征,就遇上战败。

    梁萦眼下听到那些女人说话都觉得心烦意乱,干脆任何人都不见。昌阳也下令下去不见客,但还是有人送上门来,想要瞧热闹,上门就说是亲戚,不同于那些上门拜访的宾客。

    闹得烦躁了,直接就往梁萦居住的地方去了。

    当张女莹看到梁萦坐在亭子里,手里拿着一只漆卮,眼睛瞧着池子里交颈的鸿鹄,不知道在想甚么。顿时她心下生出些许快意来。

    自小梁萦的心机就比她深沉,她是斗不过,当年吃的一个亏,到了现在还记得。现在瞧着梁萦这样,她简直开心的想要大笑三声。

    她还以为梁萦能够样样顺心,结果还不是一样有糟心的事!

    “王后!”后面跟着的侍女小跑过来,张女莹已经被蔡阳给惯坏了,不让她进来就偏偏要进来,不但进来了还理直气壮。

    梁萦听到响声,抬起头来,正好瞧见那边站着的张女莹。

    张女莹就那么站着,微微扬起下颌,耻高气扬。

    梁萦当然知道她是为何而来,左不过是想来看她哭哭啼啼或者是抱怨的模样。可惜,她哪里会呢。

    “阿萦听说了没?”张女莹走近了,不怀好意的瞅着她,“东越国反了。”

    “这事我听说了。”梁萦点头,“东越国竟然勾结吕嘉,看来他们的国运也只能到这一代了。广川王后前来,可就是为了这事?”

    “……”张女莹瞪大了一双眼。

    “我观广川王后面有笑意,听东越国反叛大汉,不但不怒,反而喜笑颜开,这是何故?”梁萦看向张女莹,话里已经带了几分凛冽。

    张女莹原本不过是来看她失魂落魄的模样,谁知道梁萦开口便是要把她往死里整。听到东越反叛,不但不怒,反而还笑,一旦被有心人拿去做文章,指不定还要成什么样子。

    张女莹后退一步,涨红了脸。眼前这人也太狠毒了!

    梁萦原本心情就不好,张女莹还要来闹,看着张女莹的那双眼睛,她都能知道心里在想甚么。

    这么多年来,性情一直未变,也真的是难为她了。

    “自然是为了大军能够将有二心的贼人一网打尽。”张女莹道,她抬眼看向梁萦,“只是可惜了,邓将军在军中,原本东越国应当协助汉军,如今倒是助纣为虐。邓将军是北人,哪里能够适应水师。”

    张女莹没有忘记自己前来的初衷,想着的就是怎么让梁萦难过。

    昌阳赶来就听到外甥女这话,她最近也为这件事有些担心,结果以来就听到这个,眼前顿时一黑。

    “够了!”昌阳呵斥一声,让张女莹立刻闭嘴。

    “用兵如何,我并不精通此道。”梁萦摇摇头,“不过陛下既然派他前去,自然是有陛下自己的打算。”她一边说一边笑,“东越鼠首两端,定为天道不允,王师定能大胜而归。”

    张女莹面色愤愤还想说甚么,但是昌阳已经上来,面笑肉不笑,“女莹在广川国呆了这么一段日子,果然长进了。”

    “从母我——!”张女莹闻言,就要再说,昌阳已经让人准备送客。

    梁萦这会看着张女莹一笑,“王后忧思,我已经知晓。我也祝王后母道昌隆。”

    这话一出来,昌阳原本还紧绷着的脸差点露出点笑容来,而张女莹也僵在那里,半晌动弹不得。

    谁都知道广川王后并没有子嗣,若是要母道昌隆,那也只有从那些庶子身上找补,而广川王可有不少的庶子。

    张女莹恼羞成怒,昌阳瞧出一点端倪,立刻让身边的侍女将她架走送回广川邸。在公主府中发生的事,她也会派人告知广川王,接下来会发生何事,那么就不得而知了。

    刘康原本还因为太皇太后的事气着,结果知道妻子去了昌阳府上,而且是耀武扬威,原本积压下来的怒气爆发,夫妻两个吵得不可开交。

    刘康第二日就想要将张女莹送回广川国,谁知道张女莹不愿意,又吵又闹,最后闹到蔡阳那里,张女莹对着母亲说自己和刘康过不下去了,要换个人做夫君。

    这事放在其他贵族人家里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但在诸王里头,还没有这样的事。当年吕后的时候,诸王娶吕家女,过不下来,甚至还被王后诬告谋反的被折磨死的,但是这些人里头没有一个是和王后和离的。

    王后来去不由诸侯王本人,而是由天子下诏令废黜。

    蔡阳听着女儿的哭诉,口里发苦。

    她倒是能在太皇太后面前说话,可是太皇太后那个样子,摆明了就是更疼亲孙子一些,何况这么几年来广川王并没有错处。

    但是女儿受委屈了,她心下也忍不下这口气,只想着再让太皇太后敲打广川王一回,好让广川王知道,女儿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他那个生母也该好好教训了。仗着人在封国做王太后就能为所欲为!

    蔡阳拉着女儿就到长乐宫去了。

    刘偃听说的时候,乐的直笑,“这性子怎么就这样呢?多少年了也没变。”刘偃自然是不会和张女莹计较什么,平白无故的拉低了自己。只不过这看着乐一乐,然后该如何就如何。

    一场闹剧,看看就过了。

    广川王被妻子闹得下不了台,干脆就在广川邸里不出门了。

    长安里头闹腾着,梁萦倒是平静下来,反正经过张女莹那么一出,也没有人再来烦她了。

    **

    战船之上,邓不疑转头对身边的传令官说了几句。

    水师和骑兵不同,作战方式也不一样,但是打仗本身就没有一个规矩可言,似水无形。东越国出尔反尔,的确让人恼怒,不过东越国的帮助原本就是锦上添花,有最好,没有要说伤筋动骨半点都不可能。

    今日天气很好,艳阳高照,战鼓雷鸣,水域之上,双方已经展开角逐。喊杀声整天,江面上浮现一层血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