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94章

第94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梁萦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还带着些许迷糊,昏礼是在晚上举行的,睡下的也晚。生龙活虎折腾了大半晚上。她眼睛睁开了,还觉得自个的身子轻飘飘的。

    “醒了?”身旁突兀来了这么一句,差点吓得她跳起来。以前就算到邓不疑这里,也就是吃完了提起裙子走人,这一觉醒来,发现眼前的帷帐玉璧都不是自己熟悉的,老大的不习惯。

    “嗯。”梁萦伸手捂住胸口,两人都赤条条的躺在榻上,帷帐垂下,外头已经大亮了。想来时辰也已经不早。

    “怎么样,还好么?若是腰酸,待会我给你揉揉。”邓不疑凑近了道。

    昨夜里喝了点酒,没有大醉相反新婚夜倒是把他的蛮劲给刺激出来了,亏得他还知道节制,不然今天梁萦就要裹着被子在榻上滚那么一天了。

    “嗯,还好。”梁萦半张脸都要埋进被子里了,她眨了眨眼,“不疑,我想阿母了。”

    出嫁之后,她就有自己的家了。

    “那过三日就去拜见大长公主。”邓不疑祖父和父亲在他年幼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母亲又已经改嫁,人都不在长安。邓不疑早已经嗣爵,到了如今又立有军功,邓家的族长落到他身上是迟早的事。

    以前他年幼,所以族长是让族中长辈做了。现在年纪大了,手中有权,族长之位自然是要回来。更何况邓不疑这个性子还真的不是好控制的,一个不好,他就能让那些想要控制他的人连人带船翻到阴沟里去。

    “待会估计有不少族中女眷来拜见你,你若是不舒服,也可以不见。反正后面的日子也长的很。”邓不疑手指挑起她一缕头发放在手里仔细把玩。他附身下来,她在光滑的脊背上吻了几下,昨日夜里留的那些吻痕这会已经消失不见了。

    梁萦翻了个身,手指就戳在他胸口上。胸膛肌肉结实,很有弹性,一顿戳下来,手感还很不错。

    邓不疑眯了眯眼,捉住她的手腕按在一遍,唇在她的脖颈上滑过,舌尖轻轻一舔,梁萦闭上眼。

    “好了,快些起来了。”梁萦不觉得经过了昨晚的折腾,邓不疑还能再和她来一回,“我昨天腰酸,不准再这样。”

    “哦。”邓不疑闻言,依依不舍的放开她。

    “那明日?”他和她打商量。

    “……”梁萦伸手在他脸上捏了一下,以前也没见着他这么如狼似虎的,怎么成昏之后,倒是和打开了秘密开关似得,一发不可收拾。

    不过,新婚之中,这也算是正常?

    “嗯,”梁萦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而后伸手搂过他的脖颈,让他附身下来。唇瓣碰了碰,过后分开。

    邓不疑眨眨眼,压了下去直接趁机吻了起来。

    帷帐外侍女们已经将衣物都给准备好了,就等新人起来。没有要拜见舅姑的压力,新妇和新郎在里面已经腻歪了好一阵子,许久之后才听到里头有响动。

    梁萦差点又被邓不疑占了便宜,果然年轻男人还真的是有好处,很快就能再来一次,但她不敢贸然就把邓不疑给享用了。

    晚上吃的太饱,大早上的来一次,她还不要走路了?

    她气喘吁吁的把人从身上推开,邓不疑都把她一条腿盘在腰上了。“不是说好明日了么?”

    “那么就将明日的今日用了。”邓不疑飞快的答道。

    “才不信你!”梁萦把他推开,随意抓过一件内袍披在身上,让外头的侍女进来收拾。

    梁萦原本正要侍女去准备热汤擦洗,回头瞧着邓不疑放荡不羁的露出胸膛,长衣下啥都没有穿,露出两条白生生的腿。那些侍女都是十四五岁的少女,见着这幅堪称香艳的场景,面上发热,垂下头去。

    梁萦顿时怒从心来,抓过一旁的外衣就冲着邓不疑扔过去。

    邓不疑伸手,正好将丢过来的外衣接住,他知道梁萦为何发怒,神情间十分得意,就差摇头换脑了。

    梁萦鼻子里轻哼一声,到净房里头去了。

    因为两人在床榻上厮磨了太长时间,洗漱换衣都十分匆忙。梁萦从公主府带来的那些侍女都是做惯了的,很快就将梁萦上下打理好。两人用了一点朝食之后,就准备见上门的邓家族人们。

    邓家在长安快有七十年了,不算上在外地做官的,长安里头的就有许多人。

    来的还只是一些同辈的或是比邓不疑高出一个辈分的,门里的供人停放马车的地方就快占的差不多了。

    梁萦对着那些邓家女眷行礼又让侍女领她们到内堂坐下,邓蝉也来了,她比之前长得更高了,甚至也就比邓不疑矮上那么一些。站在女眷中,邓蝉很是惹人注目。

    梁萦原本想要和邓蝉说几句话,无奈来的女眷太多了,只能先去招待这些亲戚们。

    女眷们对梁萦很是好奇,邓家人口众多,但也不是每个族人身上都有官职和爵位的,而且就算有,恐怕也不一定能够有那个资格入宫拜见太皇太后。

    梁萦和那些女眷随意拉了些许话题来说,左不过就是一些衣裳首饰。那些年纪大了的妇人瞧见梁萦不和旁人一样,用丝带束在腰下,而是用宽边锦带束腰,眼里就流露出不赞同来。

    高皇帝建国以来,推崇黄老治国,女子们的装束也随了这黄老无为,袖袍宽大,女子身体曲线半点也不显,最多将丝绦束在腰下,显出身材修长罢了。

    “夫人这样可不好。”几个辈分和邓不疑同辈,但是年纪要远远大于他的邓家女眷说道,“夫人的装束过于华丽,”说着看了看梁萦腰间,纤纤细腰在宽边锦带下越发纤细。

    “这原本是楚国的遗风,说来也有那么多年了,做前人打扮,到底有些不妥。”那妇人一脸的为梁萦好,看的梁萦莫名反酸。这样的人她以前见过不少,拿着一点小时叽叽歪歪说个没完没了。

    她看了一眼那妇人的年纪,眉梢轻轻扬了扬,“以前我在东宫之时,每日都是这幅装束。”梁萦笑盈盈,说出的话就和她面上的笑有些不搭,“太皇太后和皇太后也未曾因此出言。”

    顿时场面就开始有些冷下来,原本那个说话的妇人脸色涨的通红,就连面上的粉都遮不住。

    “堂嫂。”邓蝉见状就开口道,“堂嫂这锦是蜀地来了的?”

    两人从小就认识,这情分自然不同旁人邓蝉和梁萦顿时就说了起来。两人亲密无间,倒是显得方才那妇人越发局促。

    “堂嫂甚么时候入宫拜见宫中长辈?”邓蝉问。

    “估计也就这么几日了。”梁萦如今嫁到了邓家,应当是拜谒邓家的家庙,不过那个要三个月返马之后的事了。宫里的太皇太后在昏礼之前就和她说好,昏礼之后几天就去长信殿探望。

    “说起来,你那事如何?”梁萦一边问一边看向了邓蝉的母亲曹氏。

    这种事可能邓蝉本人不清楚,但曹氏一定会知道。

    “这件事皇太后也问起过,夫君到眼下都还没确定下来呢。”曹氏说起这些事也有些感叹,女儿三个未婚夫都没了,都说女儿命格贵,那些未婚夫是配不上她所以才这样的,但是最近的那个还是宗室子弟,都这样了,曹氏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难不成是那些诸侯王里头?

    诸侯王们的眼光也不低,靠着邓家外戚的名号,倒也能够做个王子妇,可宗室子弟的那些事,挑出来也没几个省心的。刘氏宗室子弟,干干净净的少,胡闹的多。只不过东宫一向喜欢和气,不轻易动手,而天子看在祖母的面上,也未曾过问。

    那些王室脏起来格外的脏,甚至春秋的那些故事都没有那些诸王王主王子们精彩。

    “……”梁萦瞧见邓蝉低下头,换了一个话题。她原本不过是随口一提,看来这还真的不要多说为好。

    一日内,女眷们说了一会,许多人就散了。前来不过就是在梁萦面前露个面,认个人而已,那个说梁萦穿戴不合适的妇人倒是个特别的了。

    邓不疑很快就过来了,他原本就不耐烦打交道,那些族人没几个不知道他的脾气,谁也不敢拂了他的意思,瞧见他坐不住,便告辞了。

    “听说有个妇人来挑剔你衣着?”邓不疑进来大大咧咧在她面前坐下,侍女将两杯温热的蜜水奉来,梁萦拿了一杯放在手里。

    “嗯,是有这么一回事。估计是在家里管女儿习惯了,瞧见我这样也难免说上几句。”梁萦低头喝了一口蜜水,蜜水调的很好,甜味恰到好处,一点都不腻。

    “那些妇人,不管是朝政还是行军作战,半点都不懂,就只晓得管旁人的闲事。”邓不疑才不管那个妇人也是邓家的女眷,开口就把人给说了,“日后那些人也不必见了!”

    “好,那以后那些人我就不见了?”梁萦知道邓不疑是维护她,也顺着他的意思来,原本有些人就不必见,若是不得不打交道的亲戚也就罢了,可有些人可有可无,见或不见都没多少必要。

    “不见了!”邓不疑一挥手,抱着梁萦开始咬耳朵,“说来也奇怪,单敬这小子没事准备了那么多的贺礼。”

    单敬才升上去不久,虽然天子也有赏赐,但要说多也不太多。但是单敬出手大方,让邓不疑摸不着头脑,单敬是庶出,哪怕受祖父重视,也还没到花钱大手大脚的地步,至于让嫡母来填坑,那更加不可能了。

    “这还不简单,到时候你找个机会还回去就是了,也别就这么退回去,找个机会送给他就行了。”反正那些所谓礼,基本上就是在这几家送来送去。

    “话说你家里的人还真多。”梁萦靠在邓不疑的身上,感叹一声。

    “梁家就不多?”邓不疑有些奇怪,梁家这种开国以来就在的列侯,到现在光是那些直系子孙就不知道有多少,他可是听说阴平侯不被昌阳大长公主宣召之后,在自己的府邸里头和那些侧室生了好几个。

    光是阴平侯一家子就相当热闹了。

    “我都没见过那些人。”梁萦道,“我打小不是在长信殿就是在公主府,侯府去的少之又少,曾经阴平侯夫人想要拿捏我让阿母难看,结果被大母给收拾了,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要我去了。”

    邓不疑听着噗嗤噗嗤闷笑,换了个人听到梁萦这话恐怕要脸色发白,手脚发颤,毕竟不孝可是大罪,一个弄不好就要被派枭首。也就邓不疑这样的,敢听着她的话还笑了。

    “这么说来,阴平侯府邸的那位太夫人还真是个妙人。”邓不疑抱紧了梁萦,下巴在她的发丝上蹭了又蹭,“嗯,那么到时候我们还要去拜见么?”

    “看她想不想吧。”梁萦是不打算去,反正去了也没多少话可讲,樊氏也不一定愿意见到她。

    **

    椒房殿内,一片寂静,曹皇后的心情原本在郑夫人产女之后好了些许,但是近来太皇太后归政,甚至将虎符等物还给未央宫的天子。皇帝真正的有了大权,原本太皇太后当政,皇帝就不爱到皇后这里来,等到大权在握了,哪里还会委屈自己,两三个月都见不着天子的面都是正常的了。

    曹皇后板着一张脸,阳平侯曹郃坐在女儿面前,宫人们奉上用新蜜调好的蜜水之后,就垂首退了下去。

    曹皇后心情不好的时候,责罚宫人是家常便饭,宫人们都不敢在皇后面前多做停留。

    “阿父,郑良这会在朝廷上也太得意了吧?”曹皇后看着卮中的蜜水,没有半点胃口,她只关心郑夫人的事。

    后宫里女人多,原先还好点,但是皇帝瞧着太皇太后一点都不介意其他的女人生下皇子之后,后宫里那些个嫔御就和雨后春笋似得冒了出来,但眼下还是一个郑夫人有女,而且兄弟还得了重用。

    这可太扎眼了。

    “好了,难道你就没有事做么?”曹郃原本就不喜欢那些后宫嫔御争来斗去的事,他将手里的漆卮放在面前的漆案上,“皇后詹事没有将事务禀报给你?”

    “阿父!”曹皇后拔高声量,“这都甚么时候了,皇后詹事报上来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又算的了甚么?我都要快给人爬到头上了!”她说着咬牙切齿,“真不愧是家姬出身,勾引起男人来简直一勾一个准,在进宫之前,还不知道在公主府里服侍了多少人……”

    “好了!”曹郃见着女儿口里的话越来越不堪,蹙眉看向女儿,“你是中宫!怎么和阡陌里头的村妇似得,满口污言秽语?若是这话传出去,你要如何?”

    “阿父,太皇太后已经不管后宫那些女人了,连你都不管我了么?”曹皇后说着越发觉得自己太委屈了就要哭出来。

    “你好歹看看朝廷,不要一门心思的扑在后宫那点事上。”曹郃见着女儿如此简直头大如斗,“如今风头最盛的不是太中大夫,而是皇太后的娘家侄子。何况郑夫人对你一向恭顺,你这是明摆着给人送把柄!”

    “……太皇太后偏心,连阿父你也偏心么?”曹皇后委屈的哭了起来。

    “太皇太后……”曹郃摇了摇头,在这位历经三朝的太皇太后心里,不管是外孙女还是侄孙女,没有一个能够越过亲孙子去。别说如今入主椒房殿的是自己的女儿,就算是蔡阳大长公主之女,若是胡闹起来,恐怕太皇太后都不会出头。

    “你母亲的话,最好还是别听。”曹郃已经对妻子绝望了,妻女凑到一堆就只晓得出馊主意。

    “阿父!”曹皇后抬头,面有不满。

    “还有,那个江都王主,你也少来往了。”曹郃这话一出来,曹皇后立刻睁圆了双眼。

    “为何?”

    “江都王主乃是江都王之女,宗室在长安原本就身份敏感,何况陛下说不定会对那些不服管的诸侯采取些许行动,你就别掺和进去了。”曹郃知道女儿想不明白其中的缘故,干脆就揉开了和她说。

    曹皇后听后面色古怪。

    刘殊嫁在长安,自然要在长安走动,她和曹皇后交好,每过那么几日就要到椒房殿来看看曹皇后,和曹皇后说几句话。曹皇后已经是失宠了,只不过没人在明面上说出来而已。后宫的女人一旦失宠,除非识趣知道忍耐,不然多多少少都有些性情怪异。曹皇后也不能例外,甚至连她的母亲阳平侯夫人都拿女儿没有办法,也只有刘殊时不时去,陪她解闷。

    到了椒房殿,曹皇后和刘殊入座,说了一会话之后,曹皇后突然道,“我听说你的父兄德行甚好,和其他的诸侯比起来,十分不错。”

    刘殊闻言有些惊讶,“中宫……”

    “最近喃,长安里听到一些宗室胡作非为的事。你说这这样的事闹大了,能有甚么好处?长安的宗正也不是吃素的。”曹皇后笑笑,“还是要小心点,你说是不是?”

    刘殊起先还有些惊讶,曹皇后这一抬头,她立即反应过来,连连点头,“中宫所言甚是。”刘殊知道朝廷对地方上的诸侯一向不怎么放心,甚至在先帝的时候,诸侯和朝廷那简直就是死对头,后来爆发诸侯兵乱,先帝对那些刘氏诸侯也格外不留情面,几乎杀了一大批。

    到了如今,诸侯权势大不比以前,可朝廷也未曾对这些亲戚放下戒心过。

    皇后这是向她示警么?

    “中宫,”一名阉寺上来,双手将一卷锦帛奉上,“这是赐予建成侯夫人之物,还请中宫过目。”

    过几日,邓不疑和梁萦就要进宫,太皇太后对梁萦很喜欢,她这个做皇后的多少要有些表示,至少要在太皇太后面前表现出来。

    “嗯。”曹皇后应了一声,接过阉寺手里的锦帛草草的看了看,“就这样吧。”这些都是她令女官选出来的,自己才不会在上面花费多少心思。

    “这不过就是个侯夫人,太皇太后也花了那么多的心思。”曹皇后说着笑了几声,鄙薄之意从眉目中就传了出来。

    刘殊只是笑没有说话,心中想着怎么将这件事告知远在江都的父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