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97章

第97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邓蝉要入宫的消息一下就传入了梁萦的耳朵里,邓不疑对家族中谁进宫一向是不甚在意,他满心思不是在梁萦身上就是在自己手里的骑兵营上,他的心也就那么大,再旁的就挤不进去了。

    他听说这件事,觉得有些不对,听到是皇太后决定此事的,也没有说甚么,但是梁萦就不太一样了。

    梁萦原本是要给邓骜选一个性情品性好的贵女,当然两个人也要看对眼,不然就是盲婚哑嫁。正头疼着,结果听到另外一个让她差点从席上跳起来的消息。

    “好端端的,怎么就让阿蝉入宫了?”梁萦不好立刻去邓蝉家中询问,何况这件事绝对不是邓蝉自己做的决定。两个人从小相处至今,对对方的性情还是知道的。

    “是皇太后和叔父做的决定。”邓不疑坐在席上,手里拿着一卷竹简在看,他看的是孙子兵法,一边看,一边手里拿着支紫毫笔,在上门涂涂画画。眼睛在竹简上门,但是话还是在说的,“这事也算是有前例可循。”

    “甚么意思?”梁萦闻言蹙眉。

    “长安的这些贵族们,为了心安,也会从本家族挑选出女子送进天子后宫,当年皇太后也是这么入宫。况且……”邓不疑眼睛从竹简上移开,看到梁萦脸上有一丝怒意,他明白她这怒意是从何而来,“叔父他也是愿意的。”

    如果邓蝉的父亲不愿意自己女儿入宫,那么直接给女儿继续相看下一个男子便是,他不愿意,皇太后也没有办法。邓蝉还有个兄长邓玄也在朝廷上做官,一家子可不是奴婢,哪里是皇太后说嫁给谁就嫁给谁的。

    “……这都为了甚么。”梁萦听到之后,气的咬牙切齿。邓蝉的父亲还真当后宫是个甚么好地方?当年她在长信殿,没少见着先帝的那些嫔御暗地里使劲。现在的皇太后也是从和广川太后的厮杀中拼出来的,但凡真正喜爱女儿的,怎么会将女儿送到那个地方去。

    “无非是利罢了。”邓不疑也看不上那家子往宫里送女儿的作态,这男人有功利心是好事,但也得靠着自己的本事去挣,没事靠女儿进宫拿来的。到时候白白的叫人瞧不起。

    曹家里一个太皇太后和一个皇后,旁人一门两侯已经是顶天了,这家子一门出个三个列侯。

    但是三个列侯里头,有两个是因为是太皇太后的兄长才被封侯,但是后来的子孙们灭有才能,守着列侯的爵位过日子罢了。要是日后出个不肖子孙,犯点事被人告上去,说不定眨眨眼就能从长安发配回老家。

    皇帝不是没干过这样的事。

    “你也别生气。”邓不疑见着梁萦的脸都气红了,叹了口气,将手里的竹简放下来,走过去将她抱在话里,她身形苗条但靠在他怀里柔若无骨,搂着不管怎么着都是软软的,似乎触碰不到骨头。

    他顿时就有些想使坏了,“说起来,陛下最近好像派出一个姓张的人出使西域了。”

    梁萦原本正在火头上,他这转移话题转的也太生硬了点,给他面子,她顺着他的话往下说,“是谁?”

    “我也不记得了。”邓不疑一脸的正直,他是真的不记得了,“不过此人是个不怕死的,这就够了。”

    天子恐怕也未必将这一次出使西域当做一回事,能活着回来,带回消息自然是加官封爵,若是不小心把命丢了,那也真的只能怪他运气不好了。

    “罢了。”梁萦扭过头去,懒得再和他说话了。

    邓不疑一哂,垂下头亲亲她的脸颊和发丝。发丝上抹了兰泽,幽幽的兰香散发出来。他心猿意马,奈何梁萦此刻对他还没多少兴趣,结果他就这么抱着难受了好一阵子。

    “我们有几个孩子吧,女儿我教她剑术骑马,儿子也一定要好好教,到时候让谁也欺负不了他们。”纵使做不了甚么,但是邓不疑对将来还是很乐意的想的。

    梁萦听见他这话,下意识摸了摸小腹。邓不疑年轻,年轻男人在男女之事上控制不了,前段时间七天里头就有六天缠着她不放。两人那事都很合拍,估计也就这么两年的事了。

    她顿时一个哆嗦,就抱住了肚子。说实话,她还不想这么早生孩子呢。

    “怎么了?”邓不疑察觉到她的哆嗦,有些吃惊的看她,“是不是受了风寒,叫人来看看?”

    “才不是。”梁萦想起夜里被他身体烫的厉害,又被覆的结结实实,他身上那把火烧她都不安宁,哪里冻的着?

    “那怎么?”邓不疑有些不明白,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再三确定是没有起热。

    梁萦靠在他胸口上,将他当靠枕,“我只是在想,怎么就有这么多的烦心事呢。”

    “不要多想。”邓不疑见她没事,说话也有力气,这才放心的搂着她,和她一起说话,室内的侍女们早就在两人抱在一团的时候就离开了。

    偌大的室内,就留下两个人低低私语。北向垂下来的竹帘下还戴着一对流苏,被外面灌进来的风吹的轻轻摇摆。

    “有些事啊,原本算不上甚么,就是想得太多了,才会觉得烦恼。”邓不疑教梁萦,“不去想就好了。”

    “那么若是我们以后有了女儿,你送她入宫么?”梁萦不买邓不疑的帐,开口就问。

    邓不疑浓眉蹙起,“若是真有女儿,我送她入宫作甚?”说着他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重了,又放柔了腔调,“怎么样,也不会学那些人的做派,卖女求荣。”

    在邓不疑看来,将女儿送入宫中,维持家族荣耀。若是自己没有半点才能,到时候还不是一样。

    他这一句话无意识的把自己的祖父也给骂进去了,梁萦笑了笑没有再开口说话了。

    **

    过了几日,。梁萦前往邓蝉家中。

    如今的邓蝉家中正为了邓蝉入宫一事忙碌,有了皇太后的话,邓蝉父兄算是安下心来,专心致志的将女儿妹妹送入宫中。眼下曹皇后失宠,又没有产下子嗣。皇帝宠爱一个公主府家姬出身的夫人,眼瞧着大有机会。如同太后所说,富贵险中求,谁又能拒绝这次机会?

    梁萦来的时候,是曹氏前去接待的。曹氏双眼红彤彤的,血丝密布,一看就知道没有休息好。

    “夫人。”曹氏见了梁萦,双手拢在袖中抬起来给梁萦行礼。按照辈分,曹氏是梁萦的长辈,但是从身份来说,梁萦在她之上。

    “婶母。”梁萦见着曹氏满脸的憔悴,她有些犹豫,“我今日来是探望阿蝉的。”

    “阿蝉。”说到女儿,曹氏眼中流露心疼和羞愧来,她叫过一个侍女带着梁萦去找邓蝉,自己则去准备女儿入宫要用到的那些东西。

    宫中甚么都有,有时候入宫的待诏只要一个人进宫就行了,但是曹氏哪里舍得?

    梁萦知道曹氏心情不好,也没有多说,直接就和侍女到邓蝉那里去。

    守在门口的侍女见梁萦过来,垂首将门打开,她一进去,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熏香味道。

    香料这东西,除了华夏自产的之外,就是西域来的了。现在匈奴搁在汉朝和西域诸国之间,贸易并不十分方便,香料到了长安就十分昂贵。一点点就需要许多金子去买。

    邓蝉将昂贵的香料不要钱似得烧,弄得室内乌烟瘴气,梁萦进去忍不住就咳嗽了好几声。

    不管什么都是物极则反,哪怕熏香,熏香味道太重了,反而让人受不了。

    “阿蝉?”梁萦招呼人去将窗棂前的竹帘卷起来,好让室内通通风。她瞧见邓蝉坐在茵席上,面前摆放着一只博山炉,博山炉上头的盖子丢在一边,邓蝉正向里头添加香料。

    “好了,室内气味太浓了。”梁萦走过去,按住她的手。

    邓蝉抬起眼来,默默的将手里的香料撒到一边。

    那些香料被她撒了一地,侍女们连忙过来收拾,将地面收拾干净之后,侍女们退了出去,将门合上。

    两人沉默了好一阵,最终梁萦开口了,“那件事我知道了,你若是真的不想入宫,也是有办法的。”

    邓蝉闻言,面上露出一丝苦笑来,“女子出嫁,原本都是父亲定的。况且这件事已经定下来了,再没有半点更改的余地。”

    “难道你就心甘情愿?”梁萦压低声量,“不试一试怎么知道!”

    “梁姊,这事我也想过了。”邓蝉红了眼睛,过了一会,泪珠滚下来。她哭了一会,自己拿帕子将脸上擦干净,除了眼睛微红之外,已和平常并无任何区别。

    “反正早晚都是要嫁人,长安里的那些子弟挑出来没有一个是没有毛病的。而且说不定还要受婆母刁难,既然如此不如入宫。”邓蝉说着,放在膝盖上的手收紧。

    “你真的这么想?”梁萦几乎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你可知那里是个甚么地方?”她已经想不通邓蝉到底是在想甚么了,“后宫的嫔御,不好做,尤其皇后好妒,郑夫人和她弟弟的事,你总算听过吧?何况以色侍人,终究不好。”

    “……”邓蝉闭上眼,过了好一会开口,“我已下定决心了,中宫之事,我也听说了。眼下中宫失宠,皇太后已经入住长信殿,中宫若是想要动手脚,也要看皇太后同不同意。”

    曹家没有了太皇太后,如同没了一条胳膊。曹皇后在椒房殿支撑,可是真的能支撑多久,谁也不知道。

    刘偃可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皇帝,祖宗的那些家法,他要是遵守,那也遵守了。但是一旦不想遵守了,简直能打的一塌糊涂。

    梁萦抬头,“你当真想好了?”

    刘偃作为一个皇帝,其天职而言,就眼下的作为,绝对称职。但是作为一个男人,花心好色那简直不用说了。

    “比起嫁人,然后侍奉舅姑,生儿育女平淡过此一生,不如入宫一搏。”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明亮。

    “……”梁萦哑然,“那方才你为何烧那么多的熏香?”

    若是真的想要入宫,自然是会高高兴兴,而不是躲在房间里头熏香,那么多的博山炉,哪里用的上,分明还是心里太难受,才会如此。

    邓蝉沉默下来,过了好一会,她才松下紧绷的脊梁,“这事,阿姊你不会明白的。”

    “嫁与平常人家,相夫教子侍奉舅姑,就这么一生过去了,可是未央宫中说不定能有我要得呢?”

    梁萦一直到了出了邓蝉家的门,也想不明白,邓蝉这一句‘不明白’到底是甚么意思。入宫之后,级别高一级简直能将人弄的死去活来。而且脸蛋漂亮了没有太大的用处,长乐未央两宫,貌美的宫人不计其数,要让那位帝王格外宠爱,在容貌之外还要下别的功夫。

    不管怎么看,这条路都不好走。

    但是邓蝉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即使知道刘偃并不是一个良人,也决心走这一条带着刺人荆条的路。

    梁萦站在那里过了许久,都没有上车。旁边的侍女见状,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得在旁出声,“夫人?”

    “哦,上车吧。”梁萦反应过来,她提起长衣的下摆,踏上了蹋石,上了马车。

    **

    半月之后,邓家人将邓蝉送入了宫中。初封是少使,算是最末一等,但是皇帝对母亲娘家的这个堂侄女颇为照顾,入宫没有多久,就常常召她侍寝,宠爱非常,才没多久,就一路提拔到了美人。

    汉室的嫔御称号用的都还是秦的那一套,皇后以下,有夫人、美人、良人、八子、七子,少使。

    邓蝉入宫的时候是最末一等的少使,但是眨眼的功夫就是美人了。提拔的速度简直比当年的郑夫人还要快。

    椒房殿中又是一片的兵荒马连,曹皇后抓起席上的一个隐囊,狠狠的丢在一个宫人身上,宫人吓得连连叩拜。

    “这才多久,这才多久啊!”曹皇后几乎发狂,太皇太后才走了多长的时间,后宫里的女人就来了一个又一个,“那边把我们曹家当做甚么了?”曹皇后泪水满面,将面上的脂粉给化成一团团的黏糊在脸上。

    她心气难平,胸口起伏,说话都上气不接下气,她伸手指着未央宫后寝的位置,牙齿几乎咬碎。

    “没有我们曹家,他这个皇帝能做的这么顺心如意?”曹皇后几乎整个人都已经开始魔怔了,“他以为他是谁啊!先帝不只是他一个皇子,还不是靠我们曹家!当年没有太皇太后他甚么都不是!都不是!!”

    这话一旦传出去就是大逆不道,宫殿内的宫人和阉寺吓得四处乱走,恨不得自己就没有耳朵。

    皇后疯狂的打砸手边的物什,等到最终没有力气折腾了,发丝凌乱,眼神和一个泼妇已经没有任何区别。

    “我要母亲,我要母亲——!”她将椒房殿里的东西给砸了一通,砸完之后,又和一个孩童一样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吓得人连忙去找阳平侯夫人。

    曹皇后最依赖的是母亲。阳平侯曹郃和妻子比起来,在女儿心里的地位都要往侯挪一挪。

    女官们指挥着人收拾这一片狼藉,皇后还是有几把力气的,至少那些阉寺谁也没有拦住她。

    阳平侯夫人来之后,抱着女儿感叹女儿命苦,母女两个只差没有相拥而泣了。但是这一回却不能和上次一样贸然动手。

    邓蝉是邓太后的娘家亲戚,在邓太后看来,自家的堂侄女才是她正经培养起来的接班人。曹皇后倒是像半路冲出来的野路子。

    而且要动手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容易了,上回阳平侯夫人想要杀掉郑良好给郑夫人一个教训,谁知道教训没给成,闹大了之后,被皇帝知晓。结果白白让郑家姐弟占了大便宜,现在太中大夫都比她这个侯夫人要风光许多。

    “中宫,邓美人前来谒见。”传话的阉寺心里直怪这位得宠了的邓美人来的不是时候,这会兵荒马乱的,皇后哪里顾得上她?

    果然,里头顿时丢出一句来,“谁要见她,让她滚!”

    邓蝉站在椒房殿门处,正在等待皇后的召见。后宫中的嫔御都应该去拜见皇后,这个是规矩,自从第一日进宫,她就明白。哪怕皇后自打第一次和她见面,就没有给好脸色看。但是宫里的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一个女吏走过来,那位女吏已经到了中年,看着有些眼熟。

    “中宫身体不适,不能召见美人。”女吏说道。

    “妾明白,愿中宫身体安康。”邓蝉不动声色的打量那个女吏,她压低嗓音,“袁大家?”

    中年女吏身上轻颤,她飞快抬眼看了一眼邓蝉,而后垂下眼去。

    邓蝉从椒房殿出来,在宫道上缓缓走着。她想起中年女吏的那张脸,想起幼年时候在袁大家那里学习诗书。恍然间,再在宫中遇见故人,当真是恍如隔世。

    “美人,待会去哪?”邓蝉身边的宫人问道。

    “去郑夫人处。”邓蝉笑。

    **

    刘偃雄心勃勃,派人出使西域,和那些被匈奴压迫的西域诸国联手,只不过是他想到的一招闲招。西域诸国离汉朝甚远,尤其还有个匈奴横在期间,要想过去,还要看汉使能不能顺利到达西域,他的想法更多的事在对匈奴用兵。

    他讲朝中的大将召入宣室殿,在一张偌大的羊皮地图上,和众人说了半天,邓不疑端看了那张地图半晌说了一句话,“以往,我们对匈奴都是他们来了,我们去打,如果想要对匈奴有真正的胜利,那么必须要主动出击,化客为主。”

    “这话说的容易,可是真的打起来要如何打?”老将中瞧邓不疑面上青春生嫩,唇上没毛,看起来连二十都没有。这样的毛头小子,竟然就因为在南越那种地方大了一次胜仗,就能够和他们一样进入宣室殿,甚至还在天子的面前大言不惭!

    那个老将名为孙利,在边关和匈奴打了多年的帐,军营里有些威望。军营这个地方不仅仅看军功也是论资排辈的地方,邓不疑这种小辈在他眼里自然也就排不上号了。

    邓不疑一笑,“简单的很,和匈奴人学就是。”

    刘偃一听,唇边露出几分带着兴趣的笑容,“和匈奴人学,此话怎讲?”

    “我们华夏的作战,一个是步兵一个是车战,尤其以步兵为多,当年晋国对付北方的蛮戎,改车战为步兵,就是为了适应晋国对蛮戎的作战。而如今,对付匈奴人,就和当年的晋国一样,必须用骑兵,骑兵的战术,恐怕匈奴人是最好的。如今想破脑袋怎么对付匈奴,不如就用以前匈奴的法子,匈奴是怎么突袭边关郡县,就用怎么样的法子杀回去!”

    “善!”刘偃笑道。

    孙利一脸无所谓,小孩子说出来的玩家家的玩意儿,嘴巴上面说的痛快,真的和匈奴人打起来别被打的夹起尾巴四处逃窜就不错了。

    郑良坐在那里不到他的时候就不说话,整个人安静的似乎旁人察觉不到他的存在似得。

    刘偃邓不疑那些话所打动,不过他要得不仅仅是打动,更多的事要实实在在的胜利。

    不过领兵出征的人选也就定了下来,这一次是分几路出边关攻打匈奴。

    邓不疑所言不是那种传统的,和敌人约好一个时辰,然后双方摆开阵势开始打仗,同样也不是守在边郡的城墙上,等到匈奴的牛羊被雪冻死了上门掠夺。直接以闪电不及掩耳之势对匈奴进行打击。

    “好,那么朕就将这件大事交给你和将军们了。”刘偃一点都不遮掩他对邓不疑的欣赏,他看了一眼那边的郑良,郑良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这两姐弟还是像的不得了,就连这性子都是一模一样。

    从宣室殿出来的时候,邓不疑意气风发,那些老将看着他心里不爽。他们的将军之位都是好不容易从沙场上摸爬滚打来的,倒是这眼前的小子,一个外戚,在南越不过是侥幸打了胜仗,回来就开始抖了。在他们面前说怎么打匈奴,简直就是贻笑大方!

    郑良看的出来那些老将对邓不疑的不满,他迟疑一二,还是到邓不疑身边去提醒,“将军,孙将军……”

    “那些话你不必放在心里。”不等郑良将话说完,邓不疑就飞快的开口,“陛下重的是眼睛能够看到的大捷,而不是所谓的资历,现在他们自持资历,看不起我们,但是真的论草原作战,这些打了一辈子守城战的将军们还真的比不上我们。”

    这话听得郑良冷汗直流,等到邓不疑走开之后,郑良只有自己叹一口气。在这么一个任性的将军手下做事,还真的提心吊胆。

    皇帝在宣室殿和诸多将军议事完毕之后,宋绶进来询问皇帝入夜之后在哪个嫔御那里过夜。

    “就……邓美人吧。”刘偃想了想,修长的手指放在唇上想了想,皇太后将娘家堂侄女送进宫里来,哪怕是看在皇太后的面子上都要照顾一二的。何况邓蝉的确是相当的知情知趣,为人温柔,他倒是挺喜欢的。

    “唯唯。”宋绶想起这邓美人自从入宫以来,一直都挺受皇帝喜爱,就是不知道这能宠爱多久。后宫的女人得一时宠幸简单,但是想要得一世,就困难的多了。

    晚间,刘偃到邓蝉的宫室内休息,邓蝉身量修长,站在那里也就比刘偃矮那么一点点,她容貌甚美,入宫之时左右皆惊。

    刘偃原本就是个好色的,邓蝉又不是曹皇后那种任性骄纵的性子,怎么会不喜欢。

    刘偃在席上坐下,邓蝉坐在一旁,“今日臣妾到椒房殿拜见中宫。”

    “皇后?”刘偃听到邓蝉提起曹皇后,脸上毫不掩饰自己的对曹皇后的厌恶,“你去椒房殿没有被刁难吧?”

    刘偃知道曹婧的那个脾气,发起疯来,口里甚么话都骂的出来,邓蝉去了说不定就要在曹皇后的手里吃亏。

    “没有。陛下怎么如此想呢。”邓蝉噗嗤一笑,“不过中宫有事在身,也未曾召见妾。”

    “估计忙着发脾气呢。”刘偃和曹婧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哪里不知道曹婧的性子,这会椒房殿恐怕是乱作一团,曹婧哪里来拿得出时间和精力来见邓蝉。

    “罢了。”刘偃道。

    邓蝉坐在那里看了一会刘偃,刘偃这会也不过才二十多岁的年纪,正是青春的时候。他的容貌和邓太后有几分相似,眉目俊朗,放在长安里的那些儿郎里头也算是好看了。

    她伸手从一旁宫人的手中拿过羽扇,给刘偃轻轻扇着。

    回想起进宫这短短日子来遇到的事,邓蝉心里有些踌躇,更多的是兴奋:梁姊,这宫里比宫外,可要有趣的多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