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104章

第104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椒房殿因为皇后常有处罚宫人阉寺,变动的厉害,所以有心打听或者是安□□去几个人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皇后在自己宫殿内发威风,这话不仅仅到了邓蝉的耳朵里,也到了邓太后的东宫。

    “看来这个皇后和我们不是一条心。”邓太后一面下令太医署对皇帝加紧治疗,一面令人看住替皇帝看受天子六玺和绶带的郎官。一旦天子真的有个好歹,皇太后就会立刻将皇帝玺绶和虎符收去。防止朝廷和那些诸侯王作妖。

    她是皇太后,也是皇帝之母,她只要有这个胆子,就能做得到。而皇后则没有这个便利了。

    长信将行听到邓太后这话没有作声,平常的人家婆媳之间的关系也是十分微妙。到了天家,皇太后和皇后身后都有各自的家族,婆媳不和那是再正常不过。就是以前的太皇太后和邓太后也只是面上看起来很好罢了,不然邓太后也不会再自己入主长信殿之后,将太皇太后在世的那些摆设全部推翻。

    虽然这件事看起来只是小事,但是小里能见大啊。

    “不能留了。”邓太后眯了眯眼,手掌在凭几上握拳。这么一个天天想着能自己当家做主的儿媳,那个婆母能够心里好受?原本想着那件事还能不能再拖一下,等到最好的时机,但是眼下看来是最好的了。

    邓蝉几乎是每日都去未央宫那里探望刘偃,刘偃这次病得有些重,太医署被皇太后下了死令,个个都是把头栓在腰带上,战战兢兢给皇帝诊治。

    皇帝的病在换季的时候比较常见,但是重了说,也是能致命的。

    太医署的人不敢掉以轻心,后来其中一个医术出众的疾医和其他同僚商量过后,为皇帝行了针灸。

    太医署里甚么能人都有,朝廷还时不时的请民间的医术高明医者入宫中为天家服务。太医署里头多少还是有那么几个能人的。

    一群人几天几夜没敢合眼,针药齐下,终于刘偃的高热退下去,好歹能够睁眼了。

    皇太后听闻消息赶了过来,瞧见面色苍白,但是好歹睁眼的儿子道,“还好,你醒过来了,不然你阿母那一家子就糟糕了。”

    刘偃刚刚醒来的时候还有些迷糊,但到这会的时候,已经完全清醒过来,“阿母,是怎么回事?”

    “你啊,不醒来的话,后宫里还不知道要出甚么事!你前脚生病,皇后后脚就发狠,吓得邓美人差点要自尽。”

    邓太后说这话的时候,言语里都是叹息。

    刘偃一听这话,挣扎着要起来,“阿母此话何意?”

    “你才好点,这些事就别烦你了。”邓太后话只说一半,还一副为刘偃好,不想他多操心的样子。

    刘偃不用邓太后说,自己都能大致想出个甚么来了。

    等到邓太后去了之后,他叫过宋绶,“朕生病的这段日子,皇后说了甚么?”

    宋绶迟疑了一下,刘偃见到了有些不耐烦,“你说便是。”

    “臣听说的是……皇后在椒房殿中道若是日后能够掌政,定……定让邓家……”

    “好了。”都说到这里了,哪里还会不知道接下来会是怎么样的,刘偃躺在床榻上不说话。

    天子好转之后,后宫的嫔御是相互祝贺。现在那些嫔御哪个都没有生育,除了有了两个公主的郑夫人之外,其他人都还没怎么生育,若是天子山陵崩,少不得要去陵园。

    虽然朝廷会迁徙豪强和平民到陵墓周围,可是陵园之中,一生的青春就这么耗费掉了,怎么能甘心。

    郑夫人知道皇帝好转之后,心头上悬着的石头放了下来。她受宠是受宠,孩子也生了两个,但她两个孩子都是公主。宫中生女多少是有些尴尬的事,只不过皇帝眼下没有儿子,有两个公主也没有多大用处。

    皇后对她一直非常嫉恨,这段日子,郑夫人也是提心吊胆的。

    “姊姊。”郑良今日好不容易进宫探望姊姊,姐弟两个一见面,郑夫人便急忙屏退左右,她有事和弟弟说。

    女儿郑公主正被舅舅抱在怀里,两条手臂圈着舅父的脖子,瞧着母亲要乳母把她抱下去,老大不高兴的嘟起嘴。

    “听话,阿母有事和阿舅说。”郑夫人只有这么两个女儿,大女儿又是天子的长女,她自然心疼。

    “阿舅一会就带你去玩。”郑良对怀里的外甥女笑道。

    郑公主听了,这才不情不愿的放开舅父的脖子,被乳母抱下去。

    等到宫室内除了他们姐弟两人,再无其他人之后,才开始说话。

    “这段日子真是吓死我了。”郑夫人在弟弟面前也不藏着了,“陛下生病,后宫嫔御除了邓美人之外,其他的没有皇太后的召令,根本无法前去陛下那里探望。皇后又放出狠话,说要整治邓家!辛亏陛下好转,不然我和两个公主的日子都难过!”

    皇后是嫡母,可是曹皇后没有多少嫡母的样子。尤其郑夫人心里知道对于生了孩子的她是多么的痛恨。

    “现在陛下已经好了,姊姊也该放心了。”郑良也知道后宫里头日子不好过。

    “希望是好了吧,你不知道。自从邓美人进宫以来,皇后的性情是一日比一日暴躁不安。”郑夫人从公主府上的歌姬到如今的地方,运气当然是有,但眼色也有。“皇后和邓美人斗,就算不掺和进去,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哎!”

    郑夫人知道自己出身很低,到了夫人这个分位上,自觉已经到了头了。这会她也就是希望弟弟能有出息,然后自己和女儿们都有保障,其他的真的不敢想。

    可是她不敢想,邓美人却是野心勃勃,邓美人瞧着最是和气不过,可是她言行举止,处处都是将皇后衬托成了一个妒妇,最近更是让天子多去去其他嫔御那里,这已经是当天子的面将皇后该做的做了。

    她还真怕这两人的斗法会伤到她。

    “姊姊,你只要好好服侍陛下就行了。”郑良沉默一会答道。

    “若是能这样,就能保全自身就好了。”郑夫人叹气,“这后宫不像朝堂,更不像你们打仗,打仗打好了,陛下就会给爵位封底和其他的赏赐。”

    这后宫里头除了皇后,其他的嫔御哪个不是以色侍人?以色侍人能得几时好。

    “姊姊也别担心了。”郑良说来说去也只会这么几句,“现在陛下不是好了么,那么就没事了。”

    皇后说那些话,一切都是在皇帝大行的条件下。现在皇帝没事,自然也就没皇后甚么事了。

    郑良生性谨慎,还有话没说。

    如果皇后那些话传入皇帝的耳朵里,恐怕这会皇后才是要最夹紧尾巴做人的。那些话胆子实在是太大了。

    郑夫人想着日后的日子,心里发愁,只能盼着皇帝身体快些好。日后她也能生出一个皇子来,倒不是和邓美人一样,而是有个皇子,日后也有个指望,两个公主长大下降到列侯家,有个诸侯王兄弟,也不敢轻易触怒公主。

    **

    梁萦出了月子之后,令人准备一个浴盆,然后再准备许多烧烫了的水。从头到尾,痛痛快快的沐浴一次。

    产妇坐月子是不准沐浴的,怕是着凉染上头风,到时候一辈子受罪。

    现代自然是没有产妇坐月子不准洗澡的,只要保暖做好了,洗完之后,立刻吹干头发也没啥事。可惜这会没有热水器也没有电吹风,梁萦也只能咬牙忍着。

    等到月子一过去,她就忍不住了。

    沐浴完毕,室内已经打扫干净,博山炉内已经放入了新调好的香料。进来一股馥郁扑面而来。

    侍女跪在梁萦身后,拿着一方大巾帕给她擦拭头发。

    今天邓不疑入宫去见皇太后了,恐怕要晚点才能回来。梁萦心下算了算,也该到邓不疑再次出征的时候乐。

    既然已经打匈奴,那么就打的彻底一点。匈奴人不把他给打怕了,恐怕下次还是继续闹腾,匈奴人对攻城略地没有多少想法,但是他们每年都来抢东西,也的确很是烦躁,更是不利于朝廷威信的建立。

    她都能见着这次要打持久战了。

    头发擦拭了之后,放在熏炉上慢慢烘烤,将头发烤干。

    蓁蓁期间醒过来一次要人,乳母抱给她,哄了一会吃了奶,让她哄了又睡了。

    瞧着蓁蓁吃了睡睡了吃的,梁萦都笑,“现在也就只有你最舒服了,甚么事都不用管。”

    蓁蓁在她怀里没反应,继续睡。

    “夫人,等到女郎三个月之后就好了。头两个月都是吃睡的。”乳母笑道。

    “这个我知道。”梁萦点头。

    她让侍女在自己身边放上厚厚的褥子,将锦被拿过来,干脆就让女儿睡在她身边。

    梁萦令人将一些帛书取来,比起简牍的笨重,她还是喜欢帛书的轻便,虽然帛书也十分贵重。

    当年汉朝建立之后,朝廷曾经在民间求寻诸子百家散落的典籍,秦朝时候焚烧书籍,存档在咸阳宫的又被项羽给烧掉了,那么只能在民间找,费尽力气也只是找回一点。

    她低头看书,身边小女婴睡的香甜,突然耳边传来足音。那足音很轻,但是她还能听得出来。

    抬头一看,邓不疑已经走了进来。

    梁萦心下奇怪,他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宫里来回一趟,至少也要花上半天的时间,邓不疑看到她身边熟睡的孩子,伸手指了指另外一处居室。她点点头。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梁萦和邓不疑在席上坐下。

    “其实也没说甚么事。”邓不疑想起皇太后说的那些就觉得头疼,皇太后对皇后的不满已经越来越大,此次召他去,无非也是在下一次出征中要好好作战,将曹家给完完全全的压下去。

    军功是实打实的,有这个比甚么都实在。可是后宫里的事听得他心烦意燥的,原本就不喜欢和那些贵妇打交道,这会皇太后已经在他面前明明白白露出要将皇后给摆一道的心思。他也只能听着。

    “……”梁萦瞧着邓不疑面上似乎有些不高兴,她让人准备热汤上来,里头不要加花蜜,只是烧开了的水。

    邓不疑喝了一口,“这宫里恐怕要有动作了,我得赶紧的带兵到代郡那边去。”

    “是皇后的事?”梁萦问道。

    “嗯,这段时间你也别进宫了,现在椒房殿看样子已经将能得罪的人都得罪光了。”邓不疑想起皇太后提起皇后似笑非笑的神情,“能别去就别去,蓁蓁这会也离不开母亲。”

    “她也离不开父亲啊。”梁萦听着这话就不舒服了,难不成带孩子还是她一个人的事?

    “说的也对。”邓不疑听她这么一说也觉得很有道理,不过他要出去打仗,不能把妻女带在身边,他用的就是匈奴人的一套,别说军中法度,就是真的可以带上,他急行军起来,有时候连壮年男人都扛不住。

    “那蓁蓁这段日子就拜托你照顾了。”邓不疑不傻,知道梁萦生气了,他面上露出笑,凑到梁萦身边,故作小儿女姿态的去拉她的袖子。

    梁萦乜了他一眼,眉目流转间,露出些许妩媚。

    “这才对。”他这样,梁萦才算是满意了。

    邓不疑冲梁萦一笑,方才她眉目流转的妩媚挠的他心痒痒的很,不过梁萦这会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他也不敢轻举妄动,也怕梁萦又怀上了。

    他听那些疾医说,妇人产子不久又怀孕,其实对母亲来说身体负担十分重。他可不敢为了满足自己的那点*,就让梁萦担上风险。

    梁萦瞧着邓不疑蠢蠢欲动又不敢下手,只好憋屈的自个忍着的时候。差点笑出声来,她开始想着晚上给他纾解一下,免得憋的厉害了。

    “嗯,你说的事我都知道了,到时候我不进宫就是。”梁萦心下打算去告知昌阳和蔡阳。昌阳和蔡阳两个,最近时不时就到长乐宫去拜见皇太后。

    皇太后和两位大长公主相处的也好,甚至还准许两位公主可以用驰道。

    驰道只能是皇帝和皇太后出行的时候用,旁人若是贸贸然上了驰道是要被治一个绝驰道的罪。

    这个节骨眼上,梁萦实在是不愿意看到自己母亲也一头栽进去。

    **

    刘偃好转之后,恢复的很快,到底是壮年男子,身体底子也好。再加上精心调养,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刘偃的性子从小到大都是跳脱的,还是皇太子的时候,就带着一群人东奔西跑,甚至把农人的田地给践踏坏了。

    这会做了皇帝还是止不住的闹腾,刚刚继位那几年的新政,将长安折腾的鸡飞狗跳,现在没人压得住他了,还不是他说甚么就是甚么。

    病好之后,下令准备第二次征伐匈奴。

    刘偃因为上一回邓不疑和郑良的大胜之后,信心十足。他为此举办了声势浩大的祭祀仪式,请求东皇太一和刘氏列祖列宗保佑这次大军得胜归来。

    骠骑将军和长平侯才出长安不久,后脚又一件事捅到了刘偃面前,椒房殿有人告皇后行巫蛊。

    刘氏原本是楚国人,楚人重鬼神,刘氏一族哪怕到了长安也没有改了这个习惯。

    刘偃听说之后,一开始还有些不相信,但是那人是皇后宫中的小黄门,甚至还说的有鼻子有眼,皇后让人找来自楚国的女巫许以重金。

    事到如今,想不查都不可能。

    于是刘偃下令廷尉署调查此事,廷尉署一旦介入此事,基本上就要查一个明明白白,尤其这里头弄巫蛊的人还是皇后。

    廷尉抓了外头的那个女巫,将女巫那间祭祀神灵的祠堂几乎翻了个底朝天。长安有朝廷设立的神祠,里面供奉的是东皇太一等神灵,那里头供奉的一看便不是寻常的鬼神。最后审问了那个女巫,才说是皇后让供奉的邪神。

    这边廷尉抓了女巫,那边阳平侯府上也是翻了天,皇后巫蛊,皇后的父母想要全身而退基本上不可能。阳平侯和阳平侯夫人当场就被廷尉带走了,还有其它的曹家人也一块被带走。

    椒房殿被带走了的人更是以百计数,袁女吏也是被廷尉署带走的人之一,不过和那些被严刑拷打的阉寺和宫人不同,她倒是得到了礼遇。

    袁女吏心下不清楚这到底是邓蝉走动还是别的,不过她将自己知道的所有事都说了出来。

    曹皇后被软禁在椒房殿内他,自从廷尉署来人,将椒房殿围的水泄不通之后,就知道自己的事败露了。

    廷尉署的人在椒房殿搜索,甚至还将地板撬开,将底下的土都给挖出来。一顿下来,椒房殿几乎是连放张席的空闲地方都没有了。

    廷尉是有名的酷吏,坐在空旷的殿内。

    “中宫还是实话实说了吧,阳平侯和阳平侯夫人已经下狱,另外中宫的几个舅父也均已入狱。在楚巫处,搜出了皇后命令她巫祝的证物。”

    曹皇后坐在席上,听到廷尉这么说,冷笑一声。

    “人证物证俱在,中宫可有话说?”廷尉道。

    皇后行巫蛊之事,而且是让女巫建立祠堂行诅咒之事,证据一旦搜了出来根本就没办法抵赖。不过曹皇后坐在那里死活不肯说一句话。

    “那么只能让中宫的两位舅父多吃一点苦头了。”廷尉道。

    廷尉署关押犯人的地方从来就是好地方,严刑拷打已经是常态,就算是列侯,若是必要,也会动刑。

    更何况曹皇后的那个舅父

    “他想废了我,是不是?”曹皇后突然开口,说着曹皇后就笑了,“也是,后宫里新人那么多,我自然就碍眼了。为了给他的心肝宝贝开道,也只有这样了。”

    廷尉瞧见皇后这样,已经知道从她嘴里是说不出甚么来了,但是这些都不要紧,证据已经到手,人证物证都在,椒房殿内三百多宫人阉寺还有那些个女巫的供词,已经足够了。

    廷尉从席上起来,对上首的女子一拜,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审理巫蛊案不是这么容易的事,光是审问那些宫人就要花费不少的人力物力。不过长安里瞧着这个趋势,又看到阳平侯夫妇下狱。知道此事绝难善了。

    梁萦带着女儿到昌阳那里,昌阳瞧着这段时间宫内鸡飞狗跳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入宫,干脆就在自己公主府里头含饴弄孙,自得其乐。其实她也想学学姐姐蔡阳,弄个美少年进来,不过这会阴平侯身体差了点,但是还在人世。若是真的弄个人进来,孩子们的脸上也不好看。

    她不在乎阴平侯如何,但是在乎儿女们的脸面。

    “宫里头不知道乱成甚么样了。”昌阳抱着外孙女逗了一会。

    这回蓁蓁长大了点,不再是吃了睡睡了吃,知道看人也知道嘻嘻哈哈的笑了。

    “听说陛下已经下令让廷尉署调查此事。”梁萦的消息还是很灵通,有个和皇帝同胞妹妹的嫂子,真的是想要不消息灵通都难。

    “我也就想不通了。”昌阳抱着蓁蓁喂了一点羊奶,就和梁萦唠嗑,“皇后虽然地位不稳,但是陛下也没真的要对她如何,何苦来哉。”

    这宫里还没有皇后被废黜的先例,在昌阳看来,忍耐才是皇后必须要做的。谁知道皇后那么胆子大,竟然和巫蛊扯上了关系。

    “或许皇后不这么认为吧。”梁萦想起曹皇后那几次大闹,也不知道说谁对说错。也只能说曹皇后从一开始和天家扯上关系就是个错误。

    曹皇后是家里娇养出来的,阳平侯夫人更是刘氏公主所出,算来嫁到别的人家,也不会受委屈,可惜啊是皇帝家。

    “反正这回,她是完了。”昌阳这回将曹皇后当个笑话看。

    **

    廷尉署将整理好的人证物证提交给刘偃,刘偃实在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出这种事。但出了还是要查。

    他才收到邓不疑那一支军队在匈奴草原上已经奔的没了消息的事,心下烦躁,廷尉此时将调查所得奉上来,还真的有几分不是时候。

    可惜不是时候,刘偃也要看下去。

    当看到皇后命令女巫诅咒他快死的时候,刘偃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朕知道她有怨怼之心,但是没想到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这些年来他和曹氏两个人两看相厌,但是他暂时还没有废后的想法。谁知道曹氏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他死了。

    “罢了,她大逆无道,朕就算不想动她都不可能了。”刘偃将手里的竹简放在一旁,“朕要起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