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109章

第109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邓不疑带着几千骑兵离开了长安,他原本手下应该带领的骑兵应该是一万,但是从长安带着一万人去陇西甚至是出关,这一路上的花销,就是日销万金,就算是皇帝,也不是这么一个花钱的。

    所以人并不是完全都是从长安带去的,有一部分是从陇西的边民中征召。

    梁萦送走了邓不疑,邓不疑嘴上是说不过是两三月就回来,但是她内心真的这么想就奇怪了。

    蓁蓁一回头不见了父亲,在家里哭闹了好一阵,还是昌阳过来抱着外孙女去和孙子一块玩,蓁蓁这才停了嚎哭。

    不过在昌阳的大长公主府里头,她把自己的表兄梁昭欺负的很惨,明明梁黯的儿子要比蓁蓁年纪大,但是被蓁蓁欺负的嗷嗷哭,甚至被小女孩按在地上,一屁股坐在他的背上,一副女霸王的模样,可怜梁昭被她压在地上痛哭不止。

    一旁的乳母和侍女七手八脚上来要将两个孩子给拉开,结果蓁蓁一根手指压在唇上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然后接着压着下面哭闹不止的男孩。

    乳母们连忙把两人给分开来,这两个一个是昌阳大长公主的外孙女,一个是昌阳大长公主的亲孙子,不管是哪个,一旦出事了,都不是她们能够承担的起。

    “啊——!”蓁蓁霸道惯了,见着自己被乳母抱开,又是叫又是蹬。那边的梁昭是屁滚尿流被人抱走了。

    梁萦和阳邑还有昌阳坐在室内,最近入春了,天气变化很快,梁萦看了看外头的天色,吩咐侍女告诉乳母将孩子抱进来,别着凉。

    “你说这陛下是喜欢邓美人一点呢,还是郑夫人?”昌阳坐在席上,靠在凭几上和女儿和儿媳说道。

    宫里这会没有皇后,加上郑夫人有孕了,这上下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

    “这可说不准。”阳邑笑了,郑夫人和郑良都是从她府上出来的,若是郑夫人得运,那么她这个昔日主人自然也是有好处。

    不过这事能不能成,难说。

    “这些陛下心里有数。”梁萦也不怎么想说这件事,邓蝉是邓不疑的堂妹,若是邓蝉入主椒房,自然是对他们有益处。不过这会私下里说再多也没有用,她们说的话,难不成还能影响到皇后的废立不成。

    “说起来,骠骑将军出征,阿萦觉得这一次会如何?”昌阳原本也不过是随口说上一句,也没真的要讨论个甚么出来。

    “不疑对这一次很有信心。”梁萦道。

    上回邓不疑上了草原,带着几千个人跑的不见踪影。主将都差点被他吓到,这一回又不知道会出甚么事来。

    但是邓不疑做事有他自己的理由,又何况人在塞外,谁能管得了他。

    “既然这样就好。”昌阳点头,外头的战事如果不是有自己的女婿在里头,昌阳才懒得问一句,毕竟不管外头的战事如何变化,她依旧是皇帝的姑母,好好的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就好。

    长安里头的公主们,除非是得罪了天子和太后,不然日子都过得滋润。外头的战事赢也好,怎么样也罢,和她们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反正就算是和亲,天子们是不可能拿着自己亲姊妹去和亲的。

    “上回骠骑将军把那个甚么匈奴单于的叔父也一同俘虏了过来。”阳邑想起上回的热闹,还忍不住笑,上一回邓不疑和郑良是出尽了风头,两个人几乎把匈奴单于的几个亲戚全都抓了来,甚至还将王母给一同带到了长安。

    那一次俘虏从长安大街上走过的时候,道路两边光是看热闹的平民都快要挤得水泄不通了。

    只不过郑良行事小心谨慎,建立了功劳还恨不得长安里头没人记得他。邓不疑是高调的让长安所有人都记得他了。

    两人功劳不分伯仲,但是作风却是迥然不同。也不知道这两人天子会更喜欢哪一个了。

    “这一次会把谁带到长安来亮相?”说起这个,阳邑都有些期待,她看向梁萦,“要不要我们来赌一赌?”

    “上回是匈奴小王,估计这回也差不多吧?”昌阳听了小辈们的话,回过头来道。她这回也有了些许兴趣。

    “这打仗又不是其他的事。”梁萦听着昌阳和阳邑这么说,不由得说了一句,邓不疑走之前,把这件事说的和玩似得,可真的打起来,要和玩似得也没准了。

    “知道你心疼你家夫婿。”阳邑一笑,“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我们也不明白,能做的,不过就是捐钱罢了。”

    阳邑想起这段时间,皇帝准备的那些要在贵族中敛财的事,笑容都有些淡。打仗这件事相当耗费钱财,尤其匈奴人还没甚么可以谋求的。打通通往西域诸国的道路,没个十几年是做不成这事。

    先帝几代的积蓄可以撑一段时间,不过这又是扩建上林苑又是打仗,钱花的和流水似得,自然是要从贵族身上找补。

    不过皇帝就算要下手也是向那些刘氏诸王和列侯们下手,和公主们关系又不大。

    “看那些诸王哪个愿意出钱吧。”昌阳说着就笑了,“听说陛下这些日子连连召见诸侯,要他们出钱呢。”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既然不能出力了,那也只能出钱了。”阳邑知道上回天子下达了让诸侯诸子都有封地一事,而且让朝廷派出的国相和内吏接手封国内的军队,等于是朝廷间接的掌控了地方封国上的权力,这会诸王们被架空的也只剩下那么一张皮了。

    “听说那些诸王和诸王太子,有不少的把柄在御史那里,谁知道哪天就被弹劾了。”阳邑听过几个,简直目瞪口呆。刘家的那些王太子和王主,说随心所欲吧,还真是几分让人悚然听闻的。

    前段时间似乎朝廷里有人还在弹劾燕王乱~伦,不仅仅是和自己父亲的妾妇□□,甚至还逼迫自己的几个女儿如同妾侍一样轮流侍寝。

    那几个女儿好说也是王主,怎么能被糟蹋成那个样子。

    这事情一捅出来,禽兽行是跑不掉的了。恐怕燕王这个封国能不能保得住都难讲,一旦撤销封国,原先王宫里头的那些珍宝都要送到长安来。

    “陛下看样子,是一心想要和匈奴杠上了。”阳邑说道。

    “那些个诸王若是有心,小辫子一抓一大把。”梁萦以前也听说过诸王和太子的不法事,只不过长安里头的知道的也只是那么一星半点罢了。

    “反正这会啊,那些大王们日子难过了。”阳邑说这话的时候,言语里头满满的都是新幸灾乐祸。

    昌阳听了只是笑没有说话,三个人凑在一块又玩了一会的投壶和其他的游戏。孩子们有人看着,自然是不用她们来操心。几个人玩了好一会才让人把孩子带上来,蓁蓁不耐烦让乳母抱,见到梁萦立刻伸出胳膊,梁萦把孩子抱过来,蓁蓁就立刻在她的衣襟上蹭了蹭。

    “阿母……”梁昭已经能够喊人了,他被蓁蓁折腾的够惨,怕她怕的不行,一到母亲怀里就抽泣着找安慰。

    “怎么了?胆子那么小啊。”阳邑看着怀里的儿子笑道。

    她不说还好,一说梁昭就躲的更厉害了,那样子惹来大人们的一顿笑,梁昭越发害羞,躲到阳邑的怀里不肯出来了。

    “要不以后就让孩子结个亲如何?”阳邑似是无意,对梁萦道。

    此言一出,连昌阳都看了过来。

    梁萦面上浅笑,“孩子这会年纪都小,也怕蓁蓁这性子不合适,等长大点再说吧。”

    她自然是不愿意把女儿嫁回娘家的,不说别的,就三代血亲这一条就没戏。

    “那也好。”阳邑原本也就真的想要把这件事给做成,能成最好,没成也没关系。反正最好的还不是尚公主么。

    就凭借她和天子是同母所出,给自己儿子再尚公主也不是很难的事。

    从公主府里出来,蓁蓁已经在梁萦的怀里睡着了。

    蓁蓁长大了,眉目早已经长开起来,也不像刚出生那会红红皱皱的小模样。瞧着这眉眼,和邓不疑像的多一些。更要命的是,这个性格都要被邓不疑宠成和他一模一样的了。

    梁萦叹了口气,摸了摸女儿的脑袋瓜。

    邓不疑出征在外,梁萦在府中也不清闲,那些贵妇们上门几乎隔几日就有,光是交际就能忙的她喘不过气来。

    邓不疑干不来的事,她得干了。他不和那些权贵打交道,但是邓家那么多人,哪里真的能完全没有半点来往。

    就连邓家人自己还有不少事要和梁萦说的。

    邓不疑出去征战之后,基本上就好像长安里头没他和带出去那些人的消息了。不过就算有她也不知道,军队在草原之上去向如何那都是机密,不是旁人能够随便知道。

    陆陆续续等了三四个月,朝廷接到了来自关外的大捷。这一次邓不疑出征在外对匈奴取得了大捷,端了匈奴人几个部落。

    这一次大捷说起来还真的还有些巧合之处,草原上一望无垠,么有中原那么多可以辨别的标志,邓不疑和郑良两个,原本是要和自己划定好了的匈奴小王作战,结果跑过去的时候都遇上了对方的对手。

    血战过后,几千人匈奴人的性命交到了郑良的手里,而邓不疑也收刮了近万匈奴人的性命,但是这也不是没有代价的,至少邓不疑带出关的一万多骑兵,回来的人不过二千,想来在匈奴人那里还是吃了些许苦头的。

    但这些在皇帝看来不算甚么,这一次到长安内的俘虏比起上回不枉多让,还有那些阏氏和匈奴王子和匈奴小王。在长安里头让那些俘虏游街一回,足够让人山呼万岁。

    宫廷内自然少不了各种祝贺。

    这一次过后,距离下一次出征就要稍微推迟一些。而后宫中也传来了好消息,郑夫人这一回是真的生下了一个皇子,虽然能不能平安长大还不好说,但是天子总算是有个儿子了。

    对于这件事皇帝也高兴的很,又在宫里庆祝大大的庆祝了一回。

    邓不疑回来之后,在外头和平常一模一样,私下里却比以前要沉默许多。梁萦没问,但也能猜出个一二来。

    他没说,这件事也就不好问。

    沉默几日之后,邓不疑倒是看的书多了。

    宫中形势从皇长子的出生之后,就出现的诡异的波动,梁萦进宫的次数比之前少了很多,不过就算邓太后那么偶尔的召她入宫,就要在宫里呆上大半日才能回来。

    这一日梁萦从宫中回来,就听到女儿欣喜的叫声,她看到邓不疑把蓁蓁抱在怀里,然后抛高。小孩子嘻嘻哈哈的笑着,半点都不怕。她还会抱住父亲的脖子,要他抛的再高点。

    她站在那里,身边的侍女垂首而立,邓不疑把女儿抛了几个来回,把蓁蓁抱了个结实,回头一看,瞧见她站在那里,此时夕阳还在,淡淡的光辉照在她周身,连发丝上都带上了一层淡金的光晕。

    “你回来了?”邓不疑抱着女儿过头来看她。

    “嗯,我回来了。”梁萦含笑点头。

    邓不疑大步走过来,走到她跟前来。

    女儿瞧见她立刻伸手要她抱,她抱过来的时候,小女孩还停不住的撒娇。

    “你回来就好,你不在,总觉得哪里少了。”邓不疑道。

    “那么我们一家就一直在一起?”梁萦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些许笑意。

    邓不疑没有半点犹豫,直接点头,“好。”他又抬起头,细碎的阳光落进他的眼眸中。

    梁萦噗嗤笑了一声,点点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梁萦听到这一句,有些好笑的回过头来看着他,“这句不是说同袍之谊的么?”

    “眼下也是一样的。”邓不疑道,他说着就凑过来,“难不成还非得用本意不成?”

    梁萦差点笑出声来,这倒真的不用。

    “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邓不疑带着几千骑兵离开了长安,他原本手下应该带领的骑兵应该是一万,但是从长安带着一万人去陇西甚至是出关,这一路上的花销,就是日销万金,就算是皇帝,也不是这么一个花钱的。

    所以人并不是完全都是从长安带去的,有一部分是从陇西的边民中征召。

    梁萦送走了邓不疑,邓不疑嘴上是说不过是两三月就回来,但是她内心真的这么想就奇怪了。

    蓁蓁一回头不见了父亲,在家里哭闹了好一阵,还是昌阳过来抱着外孙女去和孙子一块玩,蓁蓁这才停了嚎哭。

    不过在昌阳的大长公主府里头,她把自己的表兄梁昭欺负的很惨,明明梁黯的儿子要比蓁蓁年纪大,但是被蓁蓁欺负的嗷嗷哭,甚至被小女孩按在地上,一屁股坐在他的背上,一副女霸王的模样,可怜梁昭被她压在地上痛哭不止。

    一旁的乳母和侍女七手八脚上来要将两个孩子给拉开,结果蓁蓁一根手指压在唇上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然后接着压着下面哭闹不止的男孩。

    乳母们连忙把两人给分开来,这两个一个是昌阳大长公主的外孙女,一个是昌阳大长公主的亲孙子,不管是哪个,一旦出事了,都不是她们能够承担的起。

    “啊——!”蓁蓁霸道惯了,见着自己被乳母抱开,又是叫又是蹬。那边的梁昭是屁滚尿流被人抱走了。

    梁萦和阳邑还有昌阳坐在室内,最近入春了,天气变化很快,梁萦看了看外头的天色,吩咐侍女告诉乳母将孩子抱进来,别着凉。

    “你说这陛下是喜欢邓美人一点呢,还是郑夫人?”昌阳坐在席上,靠在凭几上和女儿和儿媳说道。

    宫里这会没有皇后,加上郑夫人有孕了,这上下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

    “这可说不准。”阳邑笑了,郑夫人和郑良都是从她府上出来的,若是郑夫人得运,那么她这个昔日主人自然也是有好处。

    不过这事能不能成,难说。

    “这些陛下心里有数。”梁萦也不怎么想说这件事,邓蝉是邓不疑的堂妹,若是邓蝉入主椒房,自然是对他们有益处。不过这会私下里说再多也没有用,她们说的话,难不成还能影响到皇后的废立不成。

    “说起来,骠骑将军出征,阿萦觉得这一次会如何?”昌阳原本也不过是随口说上一句,也没真的要讨论个甚么出来。

    “不疑对这一次很有信心。”梁萦道。

    上回邓不疑上了草原,带着几千个人跑的不见踪影。主将都差点被他吓到,这一回又不知道会出甚么事来。

    但是邓不疑做事有他自己的理由,又何况人在塞外,谁能管得了他。

    “既然这样就好。”昌阳点头,外头的战事如果不是有自己的女婿在里头,昌阳才懒得问一句,毕竟不管外头的战事如何变化,她依旧是皇帝的姑母,好好的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就好。

    长安里头的公主们,除非是得罪了天子和太后,不然日子都过得滋润。外头的战事赢也好,怎么样也罢,和她们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反正就算是和亲,天子们是不可能拿着自己亲姊妹去和亲的。

    “上回骠骑将军把那个甚么匈奴单于的叔父也一同俘虏了过来。”阳邑想起上回的热闹,还忍不住笑,上一回邓不疑和郑良是出尽了风头,两个人几乎把匈奴单于的几个亲戚全都抓了来,甚至还将王母给一同带到了长安。

    那一次俘虏从长安大街上走过的时候,道路两边光是看热闹的平民都快要挤得水泄不通了。

    只不过郑良行事小心谨慎,建立了功劳还恨不得长安里头没人记得他。邓不疑是高调的让长安所有人都记得他了。

    两人功劳不分伯仲,但是作风却是迥然不同。也不知道这两人天子会更喜欢哪一个了。

    “这一次会把谁带到长安来亮相?”说起这个,阳邑都有些期待,她看向梁萦,“要不要我们来赌一赌?”

    “上回是匈奴小王,估计这回也差不多吧?”昌阳听了小辈们的话,回过头来道。她这回也有了些许兴趣。

    “这打仗又不是其他的事。”梁萦听着昌阳和阳邑这么说,不由得说了一句,邓不疑走之前,把这件事说的和玩似得,可真的打起来,要和玩似得也没准了。

    “知道你心疼你家夫婿。”阳邑一笑,“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我们也不明白,能做的,不过就是捐钱罢了。”

    阳邑想起这段时间,皇帝准备的那些要在贵族中敛财的事,笑容都有些淡。打仗这件事相当耗费钱财,尤其匈奴人还没甚么可以谋求的。打通通往西域诸国的道路,没个十几年是做不成这事。

    先帝几代的积蓄可以撑一段时间,不过这又是扩建上林苑又是打仗,钱花的和流水似得,自然是要从贵族身上找补。

    不过皇帝就算要下手也是向那些刘氏诸王和列侯们下手,和公主们关系又不大。

    “看那些诸王哪个愿意出钱吧。”昌阳说着就笑了,“听说陛下这些日子连连召见诸侯,要他们出钱呢。”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既然不能出力了,那也只能出钱了。”阳邑知道上回天子下达了让诸侯诸子都有封地一事,而且让朝廷派出的国相和内吏接手封国内的军队,等于是朝廷间接的掌控了地方封国上的权力,这会诸王们被架空的也只剩下那么一张皮了。

    “听说那些诸王和诸王太子,有不少的把柄在御史那里,谁知道哪天就被弹劾了。”阳邑听过几个,简直目瞪口呆。刘家的那些王太子和王主,说随心所欲吧,还真是几分让人悚然听闻的。

    前段时间似乎朝廷里有人还在弹劾燕王乱~伦,不仅仅是和自己父亲的妾妇□□,甚至还逼迫自己的几个女儿如同妾侍一样轮流侍寝。

    那几个女儿好说也是王主,怎么能被糟蹋成那个样子。

    这事情一捅出来,禽兽行是跑不掉的了。恐怕燕王这个封国能不能保得住都难讲,一旦撤销封国,原先王宫里头的那些珍宝都要送到长安来。

    “陛下看样子,是一心想要和匈奴杠上了。”阳邑说道。

    “那些个诸王若是有心,小辫子一抓一大把。”梁萦以前也听说过诸王和太子的不法事,只不过长安里头的知道的也只是那么一星半点罢了。

    “反正这会啊,那些大王们日子难过了。”阳邑说这话的时候,言语里头满满的都是新幸灾乐祸。

    昌阳听了只是笑没有说话,三个人凑在一块又玩了一会的投壶和其他的游戏。孩子们有人看着,自然是不用她们来操心。几个人玩了好一会才让人把孩子带上来,蓁蓁不耐烦让乳母抱,见到梁萦立刻伸出胳膊,梁萦把孩子抱过来,蓁蓁就立刻在她的衣襟上蹭了蹭。

    “阿母……”梁昭已经能够喊人了,他被蓁蓁折腾的够惨,怕她怕的不行,一到母亲怀里就抽泣着找安慰。

    “怎么了?胆子那么小啊。”阳邑看着怀里的儿子笑道。

    她不说还好,一说梁昭就躲的更厉害了,那样子惹来大人们的一顿笑,梁昭越发害羞,躲到阳邑的怀里不肯出来了。

    “要不以后就让孩子结个亲如何?”阳邑似是无意,对梁萦道。

    此言一出,连昌阳都看了过来。

    梁萦面上浅笑,“孩子这会年纪都小,也怕蓁蓁这性子不合适,等长大点再说吧。”

    她自然是不愿意把女儿嫁回娘家的,不说别的,就三代血亲这一条就没戏。

    “那也好。”阳邑原本也就真的想要把这件事给做成,能成最好,没成也没关系。反正最好的还不是尚公主么。

    就凭借她和天子是同母所出,给自己儿子再尚公主也不是很难的事。

    从公主府里出来,蓁蓁已经在梁萦的怀里睡着了。

    蓁蓁长大了,眉目早已经长开起来,也不像刚出生那会红红皱皱的小模样。瞧着这眉眼,和邓不疑像的多一些。更要命的是,这个性格都要被邓不疑宠成和他一模一样的了。

    梁萦叹了口气,摸了摸女儿的脑袋瓜。

    邓不疑出征在外,梁萦在府中也不清闲,那些贵妇们上门几乎隔几日就有,光是交际就能忙的她喘不过气来。

    邓不疑干不来的事,她得干了。他不和那些权贵打交道,但是邓家那么多人,哪里真的能完全没有半点来往。

    就连邓家人自己还有不少事要和梁萦说的。

    邓不疑出去征战之后,基本上就好像长安里头没他和带出去那些人的消息了。不过就算有她也不知道,军队在草原之上去向如何那都是机密,不是旁人能够随便知道。

    陆陆续续等了三四个月,朝廷接到了来自关外的大捷。这一次邓不疑出征在外对匈奴取得了大捷,端了匈奴人几个部落。

    这一次大捷说起来还真的还有些巧合之处,草原上一望无垠,么有中原那么多可以辨别的标志,邓不疑和郑良两个,原本是要和自己划定好了的匈奴小王作战,结果跑过去的时候都遇上了对方的对手。

    血战过后,几千人匈奴人的性命交到了郑良的手里,而邓不疑也收刮了近万匈奴人的性命,但是这也不是没有代价的,至少邓不疑带出关的一万多骑兵,回来的人不过二千,想来在匈奴人那里还是吃了些许苦头的。

    但这些在皇帝看来不算甚么,这一次到长安内的俘虏比起上回不枉多让,还有那些阏氏和匈奴王子和匈奴小王。在长安里头让那些俘虏游街一回,足够让人山呼万岁。

    宫廷内自然少不了各种祝贺。

    这一次过后,距离下一次出征就要稍微推迟一些。而后宫中也传来了好消息,郑夫人这一回是真的生下了一个皇子,虽然能不能平安长大还不好说,但是天子总算是有个儿子了。

    对于这件事皇帝也高兴的很,又在宫里庆祝大大的庆祝了一回。

    邓不疑回来之后,在外头和平常一模一样,私下里却比以前要沉默许多。梁萦没问,但也能猜出个一二来。

    他没说,这件事也就不好问。

    沉默几日之后,邓不疑倒是看的书多了。

    宫中形势从皇长子的出生之后,就出现的诡异的波动,梁萦进宫的次数比之前少了很多,不过就算邓太后那么偶尔的召她入宫,就要在宫里呆上大半日才能回来。

    这一日梁萦从宫中回来,就听到女儿欣喜的叫声,她看到邓不疑把蓁蓁抱在怀里,然后抛高。小孩子嘻嘻哈哈的笑着,半点都不怕。她还会抱住父亲的脖子,要他抛的再高点。

    她站在那里,身边的侍女垂首而立,邓不疑把女儿抛了几个来回,把蓁蓁抱了个结实,回头一看,瞧见她站在那里,此时夕阳还在,淡淡的光辉照在她周身,连发丝上都带上了一层淡金的光晕。

    “你回来了?”邓不疑抱着女儿过头来看她。

    “嗯,我回来了。”梁萦含笑点头。

    邓不疑大步走过来,走到她跟前来。

    女儿瞧见她立刻伸手要她抱,她抱过来的时候,小女孩还停不住的撒娇。

    “你回来就好,你不在,总觉得哪里少了。”邓不疑道。

    “那么我们一家就一直在一起?”梁萦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些许笑意。

    邓不疑没有半点犹豫,直接点头,“好。”他又抬起头,细碎的阳光落进他的眼眸中。

    梁萦噗嗤笑了一声,点点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梁萦听到这一句,有些好笑的回过头来看着他,“这句不是说同袍之谊的么?”

    “眼下也是一样的。”邓不疑道,他说着就凑过来,“难不成还非得用本意不成?”

    梁萦差点笑出声来,这倒真的不用。

    “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