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颜越白冲他一笑,“哦?真的么?那这里秘境存在的意义何在?”

    老者摇摇头,“这我也不知道了,大概是天道自有它自己的想法吧。”

    颜越白心中疑惑不减,面上却不显露,老者提着酒壶走在前面,颜越白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那村落的事情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一时间颜越白也分不清真真假假,只能格外小心了。

    老者步履悠闲,没过多久竟来到一处山洞,瞧着那黑乎乎的洞口,颜越白有些犹豫不前。

    “难道这秘境就没有什么出口么?”颜越白忍不住开口问道。

    老者笑嘻嘻的,“时候到了,自然会放咱们出去,如今这地方风景也不错,咱们为何要想那么多呢,不如在这边坐坐,喝喝酒谈谈心,岂不乐哉?”

    颜越白有些怀疑这老者是真的没心没肺,还是有意与自己胡诌。

    老者先一步跨入洞口,一点都不担心里面会有什么怪物,犹豫片刻,颜越白也跟着走了进去。那洞口从外往内看黑布隆冬的,煞是可怕,可进去一瞧才发现内里别有洞天。

    四周散发着浅蓝色的幽光,小小的如同萤火虫一般的妖兽摇晃着翅膀,在洞壁上飞来飞去。

    藤蔓错综复杂,巨大的深蓝色花朵安静绽放,若是忘记这儿是一处从未见过的秘境的话,眼前景色真可以称得上美丽非凡。

    老者眯起眼睛,似乎沉浸在这美色之中了。

    “这儿真是人间仙境啊,老头子我真想一直待在这地方不出去了。”

    颜越白却是哼笑道:“前辈难道不知越是美丽的东西,越可能隐藏着杀机么?”

    老者却摸摸鼻子,“就如同鬼面魔尊你一般么?”

    这话说得着实诡异,差点没让颜越白一口气提不出来,但他依然神色淡淡,不与此人计较。

    老者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个毯子,往地上一放,竟就这般大大咧咧地躺倒了毯子上,眯起眼睛一副休息的样子。

    颜越白没他那么闲情逸致,他左右走走,这山洞里地方还算大,洞壁也很冷硬,倒没什么烂泥碎土,若是有的话,颜越白那轻微洁癖估计又要不满了。

    老者半眯着眼睛看着而颜越白走来走去,深蓝色的花朵突然抖了抖,无风却似有风。

    突然一阵叮叮咚咚的脆响传来,颜越白脚步一停,那声音又大了几分。

    “这儿还有其他人?”

    老者手枕在后脑勺上,酒葫芦挂在腰间,“秘境之中古怪事儿躲着呢,魔尊大人大可不必如此大惊小怪。”

    颜越白神色怪异,这老者怎么回事,就算是大能也不该如此轻松啊,毕竟这秘境中会发生什么没人知道。

    他这般模样,倒像是笃定此处不会有危险一般。

    老者摸摸肚子,“我小睡一会儿,享受一翻去了,鬼面魔尊若是不放心,大可到处走走。”

    说罢便闭上眼睛,再无动作。

    颜越白问血印,“可有感到怪异?”

    血印摇头,“一切都很安静,主人,我并未觉得哪里不对。”

    颜越白总算是稍微放松了些,可还没等他学着那老者一般坐下来,脚下却突然一滑,那深蓝色花朵突然泛出奇怪的幽光,颜越白来不及反应,只觉得眼前一黑,面上胎印顿时痛得厉害,天旋地转之间,自己居然落到了一处石屋里。

    说是石屋,不如说是密室,这是个圆形的密室,有桌子有碗,甚至还有一个巨大的花瓶,看上去颇有格调,但无论是凳子,还是其他什么物品,都有种灰蒙蒙年代久远的感觉。

    颜越白试探喊了一声,“前辈!”

    无人回应。

    这一切来得突然,颜越白措手不及,根本没机会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往四周打量一番,却没发现这密室有出口。

    沿着墙壁轻轻敲打墙面,一圈下来之后也未发现任何出口机关。

    颜越白坐在凳子上,脑子里有些犯糊涂了。

    血印不知何时睡了过去,躲在胎印里一动不动,颜越白轻轻摸了摸脸上那处地方,方才的疼痛感已然消失不见。

    然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颜越白总觉得自己似乎有必要探寻下鬼面魔尊年轻时候的遭遇,若是这人身体真有什么毛病,自己也好早作打算。

    他正想着的时候,一声脆响传入耳边,竟是桌上一个瓷碗落到了地上,颜越白扭头,有些不解,好端端的这碗怎么就落到地上了呢。

    他上前欲一探究竟,却被桌上一幅画作吸引去了,那画中人白衣飘飘,眉如远黛,看上去竟有几分熟悉。

    颜越白心中细想,才发现这画作与当时在瀑布上见到的那副如出一辙,只是那画中只画出了半边眉毛,而这幅画不仅画出了眉,鼻子,嘴也都栩栩如生,只是……却独独缺少了一双眼睛。

    颜越白心中颇觉怪异,朝桌后看去,那长长的东西怎么看怎么像……一具棺木。

    他抬脚向前,伸手掀开棺材盖,眼中不免有些讶异。那棺中空空如也,只有一段上好的绸缎铺在底部。

    颜越白赶紧关上棺木,若是这儿真有什么大能,自己怕是惹了他了。桌腿处散落着无数纸张,颜越白随手捡起一张,纸上写着几行字,清新娟秀。

    这上面写的是自己的师弟又偷了师父的酒喝了,被师父好好教训了一顿。

    颜越白随手扔掉,捡起另外一张,写的依旧是那个调皮师弟的故事。

    他感觉有些无趣了,却在瞟到一张纸的时候顿了顿,这张纸上沾着无数的墨,字迹也有些不稳,仿佛与之前不是一个人写的一般。

    “终于不是师弟了?”

    颜越白拧眉,这几行字说得模模糊糊,只说见到一个故人,那人总是待在自己那边不走,久而久之这人和师弟有了矛盾……

    颜越白还想继续看下去,却发现地上其余散乱的纸张竟都是白纸。

    颜越白想唤醒血印,可血印不知怎么回事,死活不起来,万般无奈之下颜越白只得使出个法术,一道巨大的火柱朝密室墙壁飞去,他死死盯着墙壁,等到火柱消失之后,别说墙壁被震开了,那墙上竟然连一点灼烧的痕迹都没有。

    这处地方既没有机遇,也不见大能前来找麻烦,难道这密室只是想将自己困在这里,直到化为枯骨。

    颜越白心下悚然,莫不是这棺木是为自己准备的,这些白纸也是供他在生命中最后一段时间写下一些东西聊以慰藉?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颜越白赶紧压下脑海中的诸多想法,当务之急是找到出去的法子,而不是盲目悲观。

    此时不能指望那不靠谱的老者,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了。

    颜越白自穿越以来总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如今却突然感觉到无力。原来这世上一山更有一山高,他以为自己占到了顶点,而事实却总会给人当头一击。

    待他左思右想,却迟迟无果之后,颜越白有些颓然地坐到地上。

    难道他穿越而来没被主角杀死,却要被困死在这处地方,最终成为一具枯骨么!

    这种结果完全无法接受啊。

    颜越白不禁怀疑起在这一张张白纸下记录从前一切的那个人,当时心情该是如何,一个封闭的密室,永远不见天日的生活,最终孤寂地死去?

    他想到这里,却顿觉奇怪,那人难道是灰飞烟灭了么,为何不见尸骨?

    颜越白根本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他只知道自己在灵力即将耗尽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坐在石凳上,有些昏昏欲睡。

    眼皮子快睁不开了,颜越白脑子里晕乎乎的,他只期盼着若是自己真的陨落在这里,灵魂可以回归原来的世界。

    虽说在那个世界,他无亲无故,却好歹可以活着。

    他只想出去,无论去往哪个世界都好,唯独不想活活老死在这鬼地方。

    ……

    “醒醒。”

    “……”

    一双略微冰凉的手摸上颜越白的脸,颜越白猛地打了个寒颤,他竟然睡了过去,身为一个化神大能居然睡了过去!

    与生俱来的谨慎感让他恶狠狠地瞪向来人,却在看到那人脸的一瞬间没来得及掩饰脸上的诧异。

    “秦司年!”

    颜越白只觉得上天莫不是在开玩笑,自己为何会在这种地方遇到此人?

    秦司年脸色平静,他就这般看着颜越白,“可以出去了。”

    颜越白赶紧站起来,他脑中有太多的不明白之处,更不知为何这密室中会突然多了一个人,这人还是本该消失的秦司年。

    这一站便瞧见了那敞开的大门,颜越白目瞪口呆,“这不是密室么?”

    秦司年面无表情道:“我从外面进来的,那儿确实是一个门,我轻轻一推便开了。”

    颜越白冷眼瞧着秦司年,“你居然没死?你是如何到这秘境之中的?莫不是真的遇上某位大能,不仅看上了你,还愿带你寻机遇。”

    秦司年扯出一个笑来,“恩,是的。”

    颜越白这下倒是无话可说,他闭眼感受,还好,秦司年依旧是个废人。

    他抬脚往门外走去,秦司年却看了眼那棺木,顺手将桌上的画塞到袖子里,也跟着慢步走出。

    颜越白一出去便瞧见蹲坐在毯子上喝酒的老者。原来这密室就在当初休息那地方的隔壁,颜越白看着那道石门,只觉得事情怪异,他在密室里面根本没找到任何机关,更别提这么大一处石门了。

    老者瞧着颜越白与秦司年,笑道:“恭喜恭喜啊。”

    颜越白一听顿时不高兴了,“前辈,秦司年出现在这里,你还说不是你放走他的?”

    老者立刻摇头,“哎呦,这事儿可别放在老头子我身上啊,真不是我带他走的。”

    颜越白回头看着那密室,心中疑惑越来越大。

    老者摇摇头,叹道,那人要你留下,可你却非要走,这以后的路啊,可不是我能管的咯。

    他站起来,拍拍身子,“不知秦小道友在这秘境中可有收获?”

    秦司年看了他一眼,却又把目光转到别处,看得老者直摇头,“老头儿我好歹年纪大了,你们这些个小辈,怎么都不把我当回事儿呢,我真是心有不甘啊。”

    他喝口酒,又道:“这秘境也真是个欺骗人感情的地方,我还以为囚水在此,结果谁知道囚水早就被鬼面魔尊带走了。”

    他瞅一眼颜越白,笑得脸上的面皮都皱起来了。

    颜越白冷哼一声,那把生锈的铁剑,老者不提他都差点忘了。

    “囚水可是厉害之物,魔尊大人竟不随身携带?”

    颜越白懒得与这老者多费唇舌,此时此刻,他只想离开这诡异的秘境,这处地方给他的感觉十分不好,让他没来由的憋闷。

    他这般想道,脚步也匆忙起来,也不管剩下二人,竟是直直地就要往门口去。

    老者在后喊道:“鬼面魔尊这是要往哪里去?你可知这秘境出口什么时候开启?又可知那出口在何处?”

    他这翻话说得颜越白哑口无言,若是当初十三年前那个秘境,颜越白自然对它了如指掌,可如今这境中境却难住他了。

    但他却又不想在此地多待片刻,这可真是个无解之事。

    老者突然叹道:“看来你是不愿在此地久留了,那我便舍命陪君子吧,与你一同出去。”他动了动手脚,又是一句,“我这老胳膊老腿的,也休息够了,咱们就上路吧。”

    说罢瞧了眼秦司年,面上带了些促狭之色,“不知秦小道友是否要与我们一道呢?”

    秦司年瞧着那老者,面上神情不显山露水,他微微点头,却不发一言。

    三人就这么出去了,颜越白还记得落地时遇见的那处村落,他凭着记忆往那处地方走去,一路上灵草无数,不少珍奇妖兽在腿间窜来窜去,颜越白却无暇顾及。

    待到眼前开阔之后,总算是瞧见一处空地了。

    说是空地却又不是,只因为那地上半腿高的灵草丛生,草中隐约有白色小花摇曳,远远望去那便是一片绿地。

    颜越白心下疑惑,他分明记得此处全是黑土,寸草不生。

    老者吸吸鼻子,“这可是个好处啊。”入眼望去,全是翠绿,而不远处小桥流水,亭台错落,格调雅致,竟似仙境一般。

    “这可是鬼面魔尊所说的村落?若老头子我没瞎的话,这可不是村子啊。”

    颜越白踩到地上,心中总有种不踏实感,他明明记得自己来到此处遇见一个安静诡异的村庄,那村庄中有人自称是他的父母,当他离开之时此处一团大火,将这里的一切烧的一干二净。

    可如今,入眼全是华贵的亭台楼阁,仔细瞧瞧,还能看见衣着光鲜亮丽的人们在品尝美酒仙果。

    颜越白身子微微向前,胳膊却突然被人扯住。他回头,有些讶异,秦司年何时这般胆大了。

    秦司年看着颜越白,抓着他的手松了松却又攥紧,他嘴唇动了动,声音低却不容置喙,“别去了,还是找找离开秘境的方法吧。”

    颜越白甩开他的手,哼笑一声,“回去后你可得老实交代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秦司年沉默半晌,低声道:“好。”

    老者瞧见这两人举动,目光转向前方,一时间竟有些恍然。

    颜越白走来走去,趴在地上仔细聆听,“我从那出口出来后便落在此处。”

    老者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独自喝着酒,颜越白冲他喊道:“你是怎么进来的,可知回去的方法?”

    老者却笑道:“鬼面魔尊无须担心,待这秘境主人愿意送咱们出去了,咱们便可离去。”

    这话说得还不如不说,明摆着就是无作为让人安静等死的话,这可不符合颜越白的作风。老者瞧着这人走来走去不停忙活,一边打着酒嗝一边说道:“鬼面魔尊为何要白费力气,你就算再转几个圈,也找不出什么来呀。”

    颜越白一甩袖子,坐在地上,没好气道:“前辈可真是想的开,竟一点都不担心这秘境主人会不会想将我们困在此处。”

    老者笑道:“鬼面魔尊大可放心,这秘境主人可是个好心人,待他想通了,我等便可出去了。”

    说罢之后,他又开始优哉游哉喝起酒来了。

    颜越白心中有太多疑惑,可这老者又明摆着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他也只好听天由命,呆坐在原地。

    也不知过了多久,远处那亭子中竟有个衣抉翩翩的仙子走了出来。

    那女子眉目清秀,虽不是极美,却让人看着有股舒心之感,仿佛泉水流入心间,那女子微微一笑,道:“我瞧着几位坐在原地,莫不是在寻离开此地的法子?”

    老者半眯着眼睛,“仙子所言极是,我们确实想要出去,却苦于没法子。”

    那仙子又笑,“你们可随我来,我送你们出去。”

    老者懒懒起身,怀里夹着酒葫芦,一摇一晃地跟着那仙子走去,颜越白只觉奇怪,心下颇有怀疑,老者回头看他一眼,道:“鬼面魔尊乱想什么呢,跟我来吧。”

    几人跟着那仙子走到亭子中,碧绿的湖水中央盛开着无数白莲,那仙子一挥手,池中莲华均数闭了起来,唯有最中间一株始终绽放。

    仙子微微一笑:“便是它了。”说罢身上白纱轻轻浮起,瞬间竟扑成一条雪白绸纱制成的路,直直通向那莲花中心。

    老者第一个踩上那白纱,那纱虽薄,踩上去却未断,老者缓步走过去,站在莲蓬上。

    颜越白眼睛一眨不眨地瞧着老者,只见那白莲发出一道亮光,老者身影突然模糊起来,瞬间消失不见。

    “这——”颜越白惊疑不定。

    仙子冲他轻笑,“莫要紧张,那位道友只是被我送出去了罢,还请您去那莲上一坐。”

    颜越白心中狐疑颇多,一时间竟怀疑起那老者是否也是幻觉,自己所遇这一切莫不都是大能施法创出的幻境?

    未等他细想,秦司年抓住他的手,颜越白发现这人的手依旧冷得如同冰窟一般。

    “走吧。”秦司年拉着颜越白往前走,颜越白本想甩开他的手,却突然觉得浑身乏力,只能跟着对方的脚步往前。

    待他走到那莲上之后,踩上那莲蓬竟有种虚实不知之感。全身突然暖起来,颜越白只觉得晕乎乎的,一时间眼前竟闪过无数片段,不仅有古时的人,甚至出现了不少现代装束的人。

    他似乎看到了别人的人生,并且是无数个人的人生。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他才感觉全身热意散去,清风扑面而来。

    一睁眼便瞧见两个瞪得圆圆的眼珠子瞅着自己。颜越白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发现是老者那张脸。

    老者摇头晃脑道:“不知道的还以为鬼面魔尊做了什么美梦,不愿醒来了呢。”

    颜越白登时想要还以颜色,还没开口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胳膊被人拽住了,他扭头一看,冷冰冰的眼刀子便丢了过去。

    秦司年非常自然地松开了手,抿唇不语。

    颜越白四处望了望,终于确定这儿已经不是那古怪的秘境了,原因无它,因为他瞧见了不远处的瀑布,以及那熟悉的桌子……这不正是他和弑月魔尊被怪面骚扰的地方么。

    真是冤家路窄啊。

    颜越白瞅见那瀑布中隐约有张丑陋的人脸,正躲在里面看着他们。

    颜越白哼笑道:“这怪异的东西,若是让我知道怎样才能伤及他,我定然要将他劈得四分五裂。”

    这话说得严重了,老者一瞧那怪面,倒是叹道:“它在这方寸之地不愿出去,大概是在守护着什么吧。”

    那怪面似乎听得到老者的话,居然自顾自地点起头来,它从瀑布中窜出来,脸上伸出无数个触手来,往水里捞着什么。

    老者捋捋胡子,“它到底再找什么呢?秦小道友可知道?”

    秦司年默然不语,就在此时,丛中传来人声:“这秘境也太古怪了,这么大处地方居然没什么法器。”

    颜越白赶紧躲到一边,来人正是陵箬仙宗掌门及座下几位弟子。那几个弟子多有抱怨,陵箬仙宗掌门面色也不好看。

    老者呵呵一笑:“秦小道友,那可是你师门,可要前去认亲?”

    秦司年却道:“那不是我师父。”颜越白闻言看了他一眼,眼中带着些许古怪之色。

    陵箬掌门四处看了看,脸上失望之色溢于言表,他此行不免想要得些机遇,结果这秘境中机遇没有,危险倒不少,方才居然遇见好几头元婴修为的妖兽,要不是自己身经百战,加上修为已到元婴后期,估摸着一群人都要折在这里了。

    他几人瞧见眼前瀑布,顿时快步上前,有舀水洗面的,有低头喝水解渴的,却独独没有发现瀑布之中还有一个怪物的。

    那怪物瞧着众人将那桌子上弄得乱糟糟的,已经有些激动了,它嗷嗷怪叫,终于忍不住了。

    陵箬掌门这才意识到事情有不对,他赶紧飞身窜出,却有几个弟子来不及反应,着了那怪面的道。怪面抓着一个弟子,面露嫌弃之色,竟是一爪将他甩出,其余弟子赶紧接住,总算是抱住了他的半条小命。

    “何方妖孽!”陵箬掌门方才与那几头妖兽斗法早已灵力不多,如今也是外强中干,虽大声喝道,气势上却有所不足。

    那怪面可没头脑,二话不说便冲了上来,欲要赶跑这群人。

    陵箬掌门拿出法器,给了对方一击,那力量如同水入海绵一般消失不见,并未给对方造成任何伤害。

    掌门顿时面如菜色,他速度已经有些缓慢了,一时间那怪面冲上来的时候竟未能反应过来。

    老者原本坐看这一切,此时却如同一阵风般冲了出去,速度之快让颜越白完全来不及反应。

    他一手举起边上的琴,毫不犹豫地拨动琴弦,顿时刺耳的声音传来。颜越白顿时头晕目眩,而那几个陵箬仙宗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均是捂着耳朵。

    老者面色不变,继续拨动,那怪面呜咽一声,居然如同众人一般也用触手裹住自己,仿佛它也被这琴音扰到一般。

    “你这孽畜,不走是等着死吗?”老者面色一凛,怪面仿佛听懂了一般,赶紧蹿回瀑布之中,将自己裹得紧紧的。

    颜越白看得清清楚楚,这刀枪不入的怪面居然受不住这琴音么,可这老者又是如何知道的?

    陵箬仙宗几人终于得了空当,掌门看向老者,抱拳道:“多谢道友相救,不知道友尊姓大名?”

    老者却道:“我只是个散修,无名无姓。”

    那边陵箬仙宗几人正在与老者絮絮叨叨,这边颜越白却有些不耐,他素来觉得自己和人修不是一条道上的,更何况那几个人还是陵箬仙宗的。他掳走了对方的得意弟子,怕是双方见面,要拼个你死我活吧。

    “呵,你这小子居然不去与他们相认,我可直说了,错过这次机会你便别再想逃跑了。”

    颜越白想要从秦司年脸上看出变化来,事实却让他失望,秦司年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神情波动。

    那边老者得了众人的感谢,居然就这么跟着陵箬仙宗几人走了,直把颜越白看得目瞪口呆。

    这时候只剩下颜越白与秦司年二人了。

    颜越白冷声道:“你是怎么进秘境的?”他可记得那秘境开启的时候,秦司年与那老者都不在场。

    秦司年低声道:“我也不知道。”

    颜越白满腹狐疑,“你可别再有那些小心思了,等出了秘境,你便给我好好待在屋子里。”

    “好。”

    这几日不少人修妖修甚至是魔修都从这边路过,他们无一不是朝着密室的方向走去,颜越白如今是个白衣翩翩的样子,没人会把他和穷凶极恶的鬼面魔尊联想到一起。

    他带着秦司年混进人修中间,只听其中一个人修道:“听说不远处有个秘境出口,已经有好多大能从那儿出去了。”

    另一人抱怨,“还以为这秘境中有大好处,结果好处没有,危险倒是挺大。”

    “都是那妖修不长脑子,非要进来,不听沈掌门的话。”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竟是把矛头全对准了妖修,颜越白只觉可笑,明明是那秘境将所有人吸进去的,和那妖修又有什么关系?

    那所谓的出口便是颜越白之前带着弑月魔尊来的那处了,面对着那紫色的地面,颜越白却突然有些心慌。

    之前跳进去非但没出得去,反而是进入了那样的鬼地方,如今若是重蹈覆辙那可该怎么办。

    人修一个一个进去,妖修更是不甘落后,秦司年上前,竟也是要将脚踩进去。

    “等等——”颜越白突然开口。

    秦司年回头,颜越白却突然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别过脸去,秦司年复又转身,终于是踏了进去。

    颜越白瞧着此处的修真者越来越少,心中顿觉有些可笑,什么时候自己也开始变得这般患得患失起来,不就是踏进去么,不成功便成仁。

    他终于下定决心,再次进入那泛着紫光的出口。

    与之前有所不同的是,颜越白这次再也没感觉到浑身发热之感,脸上胎印也未作怪。等他再度睁眼的时候,沈郁已经在眼前了。

    “沈掌门?”

    沈郁轻轻一笑,“是我啊,鬼面魔尊大人。”他这一句话声音可不低,周围还有不少人修,一时间大家都朝颜越白那处看来。

    颜越白并未带鬼面,是以整张脸都被在场之人看了进去。

    “这就是鬼面魔尊?!”

    “鬼面魔尊不是形容丑陋之人么?”

    “真是奇了,这人看上去竟如此像个仙家弟子!”

    颜越白目光不善,沈郁是如何知道自己是鬼面魔尊的?要知道他可从未在沈郁面前摘下过面具来。

    沈郁却笑道:“鬼面魔尊大人不会怪我吧,是我暴露了您的身份?可您乃一方霸主,又为何要畏畏缩缩呢,您应当不会惧怕这些人吧。”

    颜越白冷声道:“本尊自然不惧。”

    沈郁拍手,“鬼面魔尊果然霸气。”

    “那么,诸位便请去休息吧。”

    颜越白带着秦司年回到了住处,弑月正躺在地上抱着妖兽肉不放手,庄颜非一身红衣,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颜越白一进门二人便闻声抬头,弑月性子直,直接开口问道:“鬼面魔尊你去哪儿了?”

    颜越白笑道:“我自有奇遇。”

    弑月看不出对方面上表情,庄颜非却总觉得颜越白虽在笑,却有些疲累之感。

    他给颜越白递过一张垫子,颜越白道谢之后话锋一转,“饮血魔尊呢?”此处竟然少了一人。

    弑月摇摇头,“我们在这儿待了好久了,都未见到饮血魔尊。”

    “咦,你那美人儿找回来了?”一直顾着和颜越白说话,弑月竟才发现秦司年,秦司年神色淡淡,无悲无喜。

    “哈哈哈,鬼面魔尊还说不在乎美人儿,这不是千辛万苦找回来了吗?”也不知弑月到底脑补了些什么,竟说出这样的话来。

    庄颜非早就习惯了弑月的胡言乱语,见怪不怪,颜越白也不想在此事上的多费唇舌,便寻了一处地方安静打坐。

    一小童端着一盘子灵果进来,“鬼面魔尊大人,掌门请你明日一聚。”

    他口中的掌门,自然是指沈郁了。颜越白不知道沈郁此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在别人地盘总不能直接拒绝,若这真是场鸿门宴,他也要一去了!

    庄颜非偷偷戳弑月,“我们和鬼面魔尊可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若是鬼面魔尊出事了,那玄羽仙宗也会对我们下手,明日咱们可得好好盯着,如今饮血魔尊不在,全靠我们了。”

    弑月脑子里没这么多弯弯绕绕,当即点头,“全听军师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魔尊总想弄死本主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妄言桔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妄言桔梗并收藏魔尊总想弄死本主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