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乔梓回到了宫中,她一路已经琢磨明白了,从现在开始,只怕这后宫就要彻底换主了。

    先帝有五子三女,老大寿王萧翊延是李贵妃所出,最会投先帝所好,时常进献些美女,据说还时常在一起交流房事秘术。老二是鲁淑妃的儿子,听老的宫人感慨,老二长得最是俊秀潇洒,师从舅父振国大将军鲁班年,一身骑术箭术惊人,只可惜天妒英才,十六岁那年围猎时被惊马踩死,鲁淑妃为此发了疯。

    老五才七岁,是虞妃所出,虞妃安分守己,牢牢地巴着李贵妃,言听计从。

    老三信王萧翊时和老四安王萧翊川则都是冯婕妤所生,冯婕妤原是宫女,因为生得貌美被先帝强行宠幸,也不知道是抽了哪门子疯,先帝居然对这个宫女一直不咸不淡地保持了好几年的兴趣,冯婕妤的肚子也是争气,老三和老四相继落地,期间中了几次毒,落了几次水,有惊无险地长大。

    两人快要成年时冯婕妤终于油尽灯枯,临终时求了一道圣旨,让这两兄弟到北地的封地入军营磨砺,镇守边疆。

    先帝还真同意了,这些年这两兄弟几乎就好像隐形人似的,这五年来除了春节、晋武帝的寿辰、成年的封王礼之外,从来没在京城出现过。

    现在看来,这老大是已经凶多吉少,老三咸鱼翻身,马上要成为这后宫的主宰了。

    秀锦宫里,田昭仪正在翘首以盼,她还没从先帝的死讯中恢复过来,整个人看起来还是仄仄的,脸色苍白,有种我见犹怜的韵味。

    乔梓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田昭仪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惨白的脸上诡异地浮起了两朵红云。

    “信王殿下……”旁边的桃盈失声叫了起来。

    田昭仪魂不守舍地想了片刻,脸色重新惨白了起来,她快步走进了卧房,把门紧紧地关上了。

    乔梓和木槿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桃盈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好半天才说:“我家小姐……她以前是有婚约的……”

    站在走廊上,乔梓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了起来。

    桃盈的这句话内涵太丰富,她已经脑补了好几篇年度巨作,无一不是催人泪下、虐恋情深。木槿却还一直在旁边茫然,她理不清思路,小声问:“田昭仪有婚约怎么还会入宫?信王殿下不是陛下的儿子吗?”

    有婚约又怎样?

    一个是远在边疆的失宠王爷,一个是九五之尊,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是儿子又怎样?

    晋武帝那可是生冷不忌,说不定儿媳都能拿来玩玩,更别说只有婚约了。

    只可惜风水轮流转,田昭仪现在不知道是祸是福了。

    没过一会儿,御膳房的人送午膳来了,很让人意外,午膳居然很丰盛,满满两提食盒,乔梓接过来都沉甸甸的。

    送膳的是个胖胖的中年太监,见到乔梓还热情地寒暄了几句:“萧大人特意叮嘱的给你们加几个菜。”

    真是背靠大树好乘凉,乔梓美滋滋地在厅堂里布了菜,三请四请之后,田昭仪被桃盈搀扶出来了。

    一见到满桌的菜,田昭仪愣了愣,一双美眸中渐渐浮起了一层水光。

    也难怪她伤感,以前在永和宫中,她是最得宠的嫔妃,时令瓜果、奇珍异宝都往她宫里送,她向来清高,并不把这些放在眼里;到了秀锦宫后,宫中的奴才都狗眼看人低,吃穿用度上就克扣得越来越厉害,有几日秋老虎太过厉害,桃盈去求了几块冰避暑,结果拎回来的时候都已经化成了水。

    到了最后,她不得不放下了所有的傲骨,挨个去求原本在宫中交好的姐妹,包括原来被她暗自鄙夷的李贵妃。

    “主子你这是怎么了,”桃盈在旁边有些慌了,“这几样不都是你爱吃的菜吗,清蒸鲈鱼、烤小羊肩,趁热吃了,凉了就有股腥味了。”

    田昭仪终于拿起了筷子,美人就连吃饭都那么仪态千芳,小口小口的,吃一下停两秒,乔梓在一旁看得直吞口水,真恨不得拿起那几块羊肩一口气全部啃完。

    终于等到田昭仪吃完,乔梓眼巴巴地等她发话,她却怔怔地坐在桌旁,忧伤地叹了一口气:“时也,命也。没想到,到了最后,还是他成就了大业。”

    “主子你别伤心了,信王爷一定还惦记着你,要不然怎么他一入宫就给小姐送来了好吃的?”桃盈一下子就来了精神。

    乔梓愣了一下,忽然想要抱着肚子躲到角落里去笑上一通。

    “我哪里还有脸去见他?”田昭仪又叹了一口气,只是眼睛里却跳动起别样的光芒来。

    “当初你寻死觅活的不就是为了不想进宫吗?可天子一怒谁能抵挡得住,你这不也是被逼的吗?”桃盈振振有词地劝解着。

    乔梓有点着急了,眼看着羊肉上的汤汁都快结成一道冻了。

    “田昭仪你这就想多了,”她上前一步大义凛然地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从前有个美人成了皇帝的宠妃,后来皇帝死了,她就到寺庙修行,没过几年就被下一任皇帝接回宫了,你猜她后来怎么了?”

    田昭仪目光炯炯地看着她,急切地问:“怎么了?”

    “皇后,她成了她继子的皇后了。”乔梓咽了咽口。

    田昭仪的双眸瞬间亮了起来,却又挣扎着问:“是哪朝哪代的?我只听说过有帝王在继位时娶了兄长的妻子,你这个也太……匪夷所思了……”

    乔梓的肚子终于叽里咕噜地响了起来,她尴尬地捂着胃告了声罪,在宫里,放个屁都要离主子远点,不然就是大不敬之罪。

    田昭仪终于想起下人们还饿着肚子,矜持地示意他们可以开始用这些残羹冷炙了。

    羊肉炖得又软又嫩,乔梓吃得满嘴都是油,终于心满意足,在桃盈和田昭仪期待的目光下开始讲起武则天前半生那跌宕起伏的桃色八卦。

    一连几天,御膳房里送来的饭菜都很丰盛,田昭仪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不再揪着一点小错就大发脾气,她那家已经快蒙了一层灰的古琴也被擦拭一新,每天早晚还在庭院里对着落花吟诗作对,抚上一曲。

    到了第五天,宫禁终于解除了,后宫中人一律换上了孝服,走在路上迎面过来的人都面带哀色,一开口就都带着几分哭音,至于是否真心为晋武帝难过那就不得而知了。

    继位诏书也已经公之于众,如乔梓所料,信王萧翊时登位,这萧翊时也是厉害,只几天功夫,后宫就被他收拾得服服帖帖,秩序如常,李贵妃闹了一天就偃旗息鼓,据说当晚信王就领人入了安粹宫,给李贵妃请安的同时把安粹宫中的太监宫女换了个彻底。

    先帝庙号武帝,停灵在神华殿中,后宫嫔妃和皇室宗亲都需去哭灵三天三夜,田昭仪也不例外。乔梓自然没资格入神华殿,跪在殿外隔三差五地嚎上几声以示哀思。

    她的眼睛也没闲着,眼珠子滴溜溜地乱转,打量着殿里殿外那些出现的新面孔,以前脸熟的一些大太监都不见了,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宫里头已经在大换血了。

    不知道内仆局的彭公公有没有被牵连……不知道她能不能趁机谋个好差事……

    她的眼神骤然一凛,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远处墙角的桂花树后站着一个人,宽肩窄臀,身姿挺拔,一袭黑色锦袍在树荫下忽隐忽现,显然不欲太过引人瞩目。

    乔梓心里咯噔了一下,迅速地低下头来,不着痕迹地往人群里挪了两步。正好有好些个被搀扶着的耄耋老臣哭天抢地地进宫来,乔梓借着这些人的掩护迅速地出了神华殿,靠在宫墙上直喘气。

    这个刺客胆子也太大了,居然青天白日也敢进宫来,就不怕被抓住吗?

    她的脑中掠过那双冷冽漆黑的眸子,心里不免有些惋惜,她摇了摇头,心不在焉地沿着长廊走了几步,迎面碰上了萧铎领着的大内侍卫。

    “咦,小兄弟是你,这是去哪里啊?”萧铎见了她很是热情。

    乔梓也很高兴,这条大腿要抱紧一点:“萧大人,我还没谢谢你呢,这阵子多亏你的照顾,我们的伙食好了很多,你看我都吃得胖了。”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愉快地说。

    “还可以再胖一点,你这样,一阵风都能把你刮走。”萧铎笑着说,“今天我有公务在身,改天我请你吃顿好的。”

    乔梓看他们全副武装的模样,不由得心里咯噔了一下,压低声音问:“这……难道是会有什么变故不成?”

    “有些宵小来捣乱,管教他有去无回。”萧铎按了按腰中的宝剑,气势逼人,大踏步地领着人往前走了。

    乔梓呆了半晌,忽然朝着树丛快步跑去,三下两下就窜到了后门,从后门进去绕过两个长廊,他一下子就看到了站在桂花树下的那个背影,来不及多说什么,萧铎已经领着侍卫从大门进来了,

    她一把抓住了黑衣人的手,急促地说:“跟我来!”

    那人倏地转过身来,果不其然,一双黑眸和那晚的一模一样,乔梓的心里怦怦乱跳,又急急地跟了一句:“有人来抓你了,快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醋并收藏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