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出了神华殿,乔梓领着那人一路狂奔,幸好宫内的人大部分都在神华殿,她对这里非常熟悉,七拐八绕就到了御花园后的一个竹林里。

    乔梓跑得都快脱力了,一下子就瘫坐在了地上,回头一看,那人却气定神闲,连发丝都没乱上一分。

    “不要命了吗?居然青天白日就到皇宫里来。”乔梓没好气地说,“别以为自己本事大,皇宫中侍卫多如牛毛,一人一口唾沫就淹死你。”

    “是你,”那人冷笑了一声,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那晚让你跑了,你居然自己送上门来,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那声音低哑而带着磁性,撞入耳膜,让乔梓不由得忽略了言语中的杀气,晕乎乎地仰起头来,正视着这个男人。

    眼前的脸庞轮廓深邃,剑眉朗目,鼻如悬胆,和那晚的萧杀冷肃相比,此刻的他被正午的阳光镀上了一层浅金,无端端地平添了几分潇洒帅气;他的下巴略尖,饱满的双唇此时微抿着,举手投足间带着一切尽在掌控的气度。

    她闪神了几秒钟,对上了那男人的视线,那双让她印象深刻的黑眸,此时的眼神锐利而森然,带着一股残忍的杀意,仿佛利刃划过她的脸庞。

    乔梓打了个哆嗦,后知后觉地感到了恐惧。

    这个男人是死是活关她什么事?她为什么抽了风似的把人拉了出来?在这个特权社会里这么久了,她怎么还没有学会明哲保身,非要上杆子惹点是非?

    可恐惧的同时,一股委屈也涌上了心头,她霍地一下站了起来,几乎和那人脸贴着脸,只是她的个头太矮,实在没有什么气势。

    她阴阳怪气地笑了笑,憋着嗓子说:“你要杀就杀,我要是皱一皱眉头就不是英雄好汉!”

    那男人出手如电,轻而易举地就掐住了她的咽喉。

    乔梓又气又急,挥手挣扎着,“啪”的一声,正好打在了男人的脸上,男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指尖用力,乔梓顿时觉得喉中一阵痛意袭来,呼吸困难。

    “呸!你这个夭寿的天杀的!”乔梓挣扎着骂道,“亏我还怕你被人抓到救你,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恩将仇报的小人!你等着,我就算死了也要每天晚上站到你床头缠着你,你别想再睡一天安稳觉!”

    骂到最后一句,她的声音已经带了几分哽咽,无尽的恐惧袭上心头,她不会真的要被杀死在这里吧?这世上还有人会记得她的存在吗?或许只有木槿看到她的尸体才会掉上几滴眼泪吧……

    脖子上一松,新鲜的空气顿时钻入咽部,乔梓站立不稳,一头栽倒在那人的肩头,眼泪鼻滴都糊在了那黑色锦袍上。

    那人表情僵硬地瞟了一眼那些闪光的水渍,好一会儿才嘲讽着说:“男子汉大丈夫,哭成这样能有出息?”

    “谁哭了?我那是被风迷了眼睛!”乔梓顺手揪着他的衣袖抹了一把眼泪,“再说了我……本来就不是男子汉大丈夫。”

    “那倒也是,怪不得这么软骨头。”那人意有所指。

    乔梓一甩手:“关你什么事?以后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见了你就当不认识,你也别来招惹我。”

    她怒气冲冲地就朝前走去,心里翻来覆去地把这人咒骂了上百遍。

    身旁一闪,那个男人居然也跟了过来:“你叫什么?上次骗了我,我就不计较了。”

    那语气傲然,好像给了什么天大的恩赐似的,乔梓气乐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那男人轻咳了一声,把玩了一下腰侧的剑柄上。

    好汉不吃眼前亏,乔梓眼珠一转:“我姓木,单名一个……”

    “别再骗我,”那人冷冷地说,“我不会再有耐心听你说谎。”

    乔梓不甘心地撇了撇嘴,几不可闻地吐出了她的名字。

    那人的眼中掠过一丝怅然,良久才道:“你姓乔……从前有个人也姓乔,只可惜他已经不在了。”

    “是你的亲人吗?是被先帝杀了吗?你当刺客是为了报仇吗?你那天杀的人是谁?你怎么逃走的?”乔梓憋了好一会儿,终于没忍住与生俱来的好奇心,连珠炮似的追问起来。

    那人沉默了片刻才开口:“他们杀了我的亲朋,还要对我赶尽杀绝,我忍无可忍。”

    果然是同病相怜,乔梓心头残留的一点火气被浇灭了,同情地劝慰:“你已经报了仇,那个皇帝也死了,你就不要再执着留在这里了,我要是能有你一半本事,早就远走高飞快活去了。”

    “我还有未尽之事,只怕短时间无法离开。”

    “有什么事比性命重要?”乔梓瞪圆了眼睛恐吓道,“我看那继位的皇帝很有些手段,那些新来的侍卫都不是吃素的,这几日他们忙于接手宫廷护卫,等一切停当,你就等着被抓起来砍头吧。”

    那人盯着她好一会儿没说话,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丝笑容:“新皇是个怎么样的?你见过吗?”

    “当然见过。”乔梓吹嘘了起来,“他生得威武高大,身材魁梧,走路虎虎生威,好像一头黑熊,听说他在北地带兵打仗过,横扫千军,这胳膊有这么粗,抵得上你两个,一手就能拔起一颗碗口大的树。”

    她连比带划,最后还摆了一个“鲁智深倒拔垂杨柳”的姿势。

    那人看了她好一会儿,轻哼道:“是吗?我怎么听说他还长得挺斯文的,是京城四杰之首。”

    乔梓的脸一红,狡辩说:“那都是以讹传讹,眼见为实,你不要去相信那些流言……”

    那人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我该走了,你自己小心点,别让人知道和我在一起过。”

    乔梓点了点头,心里有些恋恋不舍,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宫外的人了,很想打听一下外面的世界,可看那人一脸的漠然,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

    “你也小心,对了,你叫什么?”

    那人没有说话,乔梓有点生气了:“我都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懂不懂什么叫礼尚往来,算我看走了眼,还当你是个洒脱快意的侠客。”

    她扭头就走,经过一颗冬青树旁,气鼓鼓地拗下了一截树干,揪着叶子狠狠地踩在了地上。

    “我姓时,名翊萧。”那男人在背后不疾不徐地开了口。

    乔梓停下了脚步,把这三个字在心里念了几遍。

    “原来你姓石,那晚我胡诌的名字居然和你一样,不如这样吧,以后要是我们还能见面,我就叫你小石子好了。”她回头冲着那人粲然一笑,露出了两颗小兔牙,趁着那人还没来得及发火,闪入竹林不见了。

    那人的眉头紧皱了起来,旋即摇头哂然一笑,也快步离开了竹林。

    乔梓一路哼着小调,走到了秀锦宫才发现田昭仪被她拉在神华殿了。

    木槿正在晒菊花干,原本想去讨好李贵妃的,这下没了用处,只好自己用了。乔梓灵机一动,捞了几把分别塞进了几个香袋里,这香袋用的是田昭仪得宠时御赐的贡缎,木槿的手很巧,上面绣的牡丹如意云纹十分精美。

    “你拿这个干什么?”木槿有点纳闷。

    “送人,物尽其用。”乔梓冲着她扬了扬手,飞一样地跑了。

    还没到殿门口,乔梓就被守着的几个禁卫军拦了下来,说是陛下和诸位王公大臣正在为先帝守灵,闲杂人等一律避让。

    禁卫军们一个个身披盔甲手握钢刀,看起来全力戒备的模样,乔梓心里一咯噔,顿时觉得可能里面出了什么事了。

    她退后了几步等在原地,没一会儿果然看见萧铎从里面出来了,她立刻快步迎了上去:“萧大人,你可来了。”

    萧铎有点意外:“你怎么还在这里?你主子已经回去了。”

    “我深怕你有什么闪失,特意回来看看你,”乔梓腼腆地笑了笑,“萧大人,这阵子多谢你对我的照顾,我也没什么东西可以谢你的,这是我晒的菊花香袋,不值几个钱,这阵子秋干物燥的,我看你有些上火,你放在身边可以清火解毒,要是用着好我替你做个菊花枕。”

    萧铎愣了一下,一股暖意涌上心头。这阵子他的神经都紧绷着,偶尔早上起来鼻子都有血丝,喉咙发干老是咳嗽,的确是上火的症状,难得这个小太监放在了心上。“多谢小兄弟了。刚才没什么大事,有人螳臂当车想要对陛下不利,已经被我们收拾了。”

    乔梓小心翼翼地问:“那……都抓到了吗?主谋呢?”

    “主谋暂时被他逃之夭夭了,不过放心,他掀不起什么浪花了。”

    “那就好,那就好。”乔梓放下心来,“萧大人你赶紧歇息去吧。”

    “别萧大人萧大人的,听着别扭,以后叫我萧大哥就好了。”萧铎笑着说,“晚上给你再加个餐。”

    乔梓舔了舔嘴唇:“能加个红豆沙羹吗?”

    萧铎大笑了起来:“小兄弟你可真逗,好,这等小事包在我身上。”

    晚膳时果然配送了四份豆沙羹,一大三小,食盒底下还有烧红的炭加温,红豆沙取出来时还咕嘟咕嘟地吐着泡泡。

    乔梓一边吃一边幸福的地眯着眼睛,耳边絮絮叨叨着桃盈的提点,让他们要记得田蕴秀的好,不然这种时候哪里会有这么好的伙食。

    按照祖制,先帝在神华殿停灵七日,新帝最后一日在灵柩前即位,在出殡大礼后即刻就进行了登基大典,年号建华。

    先帝原本的一些嫔妃都人心惶惶,深怕落到殉葬的下场,建华帝却在出殡前颁发了一道旨意,意为大晋百废待兴,节俭为上,先帝更有好生之德,免除活人殉葬之旧制,未被临幸的宫妃可以自由选择留在宫中或出宫,嫔位以上的则统一安置到慈宁、永寿二宫,奉以太妃、太嫔之礼。一时之间,内宫中人齐声称颂晋武帝仁慈圣明,乃古往今来难得之明君。

    其实大家都心里明白,晋武帝哪有这闲心来操心这些嫔妃的死活,定是新帝以晋武帝之名颁发的旨意。

    田昭仪被贬时并没有被撤封号,反倒是因祸得福,成了田太嫔,有宫闱局的公公来告知让她们搬至永寿宫。

    永寿宫很大,主殿住着从前的李贵妃,田蕴秀则被安排在西北角落一座偏僻的侧殿,她很不高兴,也不去和那些从前的姐妹们闲话家常,只是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偶尔西施捧心般地在庭院里葬花葬叶,自怜自艾,就连抚的古琴也听起来一股凄凉的味道。

    这天用罢晚膳,田蕴秀把乔梓叫进了正厅,她神情凝重,沉声道:“我自被贬后,看尽人情冷暖,原本已经心如死灰,幸而有你们三个不离不弃,从今往后,你们三人就是我的心腹,以后我们主仆四人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大家应了一声,桃盈慨然地道:“这都是奴才们的本分,主子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上刀山下火海就你去吧,我可不伺候了。

    乔梓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那日我在神华殿里……看到了陛下,他还和从前一样,”田蕴秀有些出神,“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

    乔梓恭维道:“奴才虽然听不懂,可田太嫔说得真是好听,好像唱歌一样。”

    田蕴秀怅然一笑:“好听又有什么用,我只愿青灯古佛,以求重修一生。”

    她顿了顿,双眸紧盯着乔梓,神情郑重:“乔梓,你向来机灵,出入也比她们俩自由,我有一事相求。”

    乔梓不由得一哆嗦,直觉不是什么好事:“田太嫔言重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奴才就是了,只是奴才没什么本事……”

    “我想和陛下单独见上一面,自陛下来了之后,他处处照顾我,我想当面表示一下谢意。”田蕴秀也不藏着掖着了。

    乔梓愣了愣:“我……我不认识人啊……”

    田蕴秀的凤眼微微上挑,眼中带着几分冷意:“我才十九岁,就要在这不见天日的永寿宫中孤苦一生,这让我如何甘心?自从我堂妹一事后,我娘家已经靠不住了,李贵妃自身难保,就算陛下对我还有几分旧情,可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下身段先来找我,乔梓,坦白说吧,这是我的最后一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叮当”几声,她拿起放在桌上的一个箱子,把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金光闪烁,乔梓的眼都快花了。

    “只要办成了这件事,这里的东西,都是你的,以后我若飞黄腾达,我宫中掌印大总管的位子,就是你乔梓乔公公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醋并收藏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