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牡丹花会三年一次,由洛阳大长公主一手发起操办,是京城中文人雅士、王公贵族炙手可热的盛会。

    而举办了十多年的牡丹花会,就属两年多前的那一次最为瞩目,美女才子、文人剑客争相辉映,花会中选出的三美和四杰一直让京城众人津津乐道,为之神往。

    萧翊时那会正从北地回京述职,风尘仆仆赶到宫内,却被晾在宫外两个时辰,最后被告知父皇和宠妃已经去阳安山泡温泉了,住两晚后会直接去洛阳花会,到时候在那里见一面就成了。

    他一个月前就快马加鞭连送了三封函件递给晋武帝,信中详细分析了北地驻军的现状,恳请父皇慎重考虑裁撤北地军营编制、军费粮饷的决定。

    李家一族视他为眼中钉,处处打压,原本他打算终老北地,却因为此事事关大晋北地国土安危,不得不回京面见父皇,却没想到,就算到了京城,要见父皇一面也是难上加难。

    牡丹花会上一派歌舞升平,他激愤之下,引吭一首大漠行,一把青锋剑舞得慷慨激昂,引得满座惊艳,和容昱墨、顾青衣、萧承澜一起被封为洛都四杰。

    可惜,晋武帝并没有采纳他的建议,在李家的撺掇下执意裁撤北军,陈情失败后,他满心愤懑沮丧,一个人跑到了后花园,掏出随身携带的口弦,吹了一首伯纳小调。

    那小调原本是北地伯纳族人打猎劳作完吹奏的,欢快活泼,却被当时的他吹出了几分凄凉。

    “你怎么了?”一个清脆的声音问道。

    他仰头一看,只见一名豆蔻少女坐在一颗老槐树的树杈上,嘴里叼着支含苞待放的牡丹,悠闲地晃动着双脚。

    少女的脸上带着一个兔子面具,看不清容貌,这是牡丹花会的规矩,花会进行到大半才允许把面具摘掉,倍显神秘和趣味。

    “你被人欺负了吗?”少女灵巧地勾了一下脚,在树枝上荡了一荡,跃了下来,只是身手还不够利索,被地上的石块绊了一跤,差点摔倒。

    萧翊时眼疾手快,上前扶了她一把,少女毫不羞涩,落落大方地道了声谢:“你别吹那个东西了,越吹心里越烦,我来教你怎样才能高兴起来。”

    她的双□□错,在鹅卵石铺就的石径上以一种奇怪的步伐行走了起来,嘴里哼着十分奇怪的曲调,一会儿说一会儿唱。

    萧翊时听了好一会儿,才听出几句话来,什么“磨嚓磨嚓,在这光滑的地上磨嚓”,什么“磨嚓,似魔鬼的步伐”……

    尤其是那个“磨嚓”二字,她翻来覆去重复了十几遍,到了最后,她唱得兴起,冲着萧翊时勾了勾手指,拽着他的衣袖,让他跟着一起来学她那“魔鬼的步伐”。

    萧翊时跟着那怪腔怪调学了几步,心情居然莫名舒爽了起来。

    那少女跳得累了,终于停下脚步,眼神专注地落在他身上,从头打量到脚。

    那眼神放肆大胆,和北地伯纳族女子看他的眼神差不多,只是身材娇小柔弱,却和那些女子的高大健硕有天地之别。

    饶是萧翊时并不注重礼教,也觉得她的目光太过肆意,沉下脸来正要教训她几句,她却缩了缩脖子,神神叨叨地双掌合十宣了一声佛号,念念有词:“施主,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

    萧翊时愣在当场,骤然之间,自懂事以来的种种不公和艰险一幕幕闪现,他握紧双拳,几乎就要仰天长啸以抒胸臆。

    “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纵他、暗中恶心他,再待几年,冷不丁送支暗箭给他。”

    “你……这两句话对仗好像有些问题。”萧翊时回味了片刻,这前面一句颇有佛家的谒语风范,后一句却直接峰回路转,嫉恶如仇、针锋相对。

    那少女咯咯笑了起来,朝后退去:“被你发现了,后面一句是我胡诌的,我不喜欢原来的,被欺负了就要狠狠地报复回去,看谁笑到最后。你加油,我走了,谢谢你陪我玩……哎呦——”

    她又打了个趔趄,恼火地踩了一下几近曳地的裙摆,转身飞快地跑了起来,眼看着就要转入长廊。

    萧翊时看着她的背影,一时之间心情激荡,高声叫道:“是我该谢谢你,敢问姑娘尊姓大名?是哪家府上的?”

    少女回过头来冲着他笑了笑,那张无害的兔子面具下,不知道是一张怎样狡黠的脸庞:“你慢慢猜吧,我才不会告诉你呢。”

    其实不用猜,她的衣饰华丽,脖颈上戴着的一串珍珠项链光泽柔润,是极为稀罕的金色,这金珠产自大晋最南边的波鲁海,除了宫中的宠妃,大概只有平南王府的家眷才能拥有。

    牡丹花会之后,他在京城留了一段时日想要斡旋,好友和老师也为之出谋划策,却依然无功而返,回到北地的那一日,他派到平南王府的侍卫回来了,告诉他平南王府因谋反被抄家灭门,他亲手做的一张兔子面具无人可送,重新回到了他的手里。

    站在北地的城墙上,看着脚下那片荒凉贫瘠的土地,从那一刻开始,他终于下定决心,要从晋武帝和李家手中接过这大好河山,万万不能让它沦丧于奸人之手。

    这两年多来,他韬光养晦,一改从前的行事,手上沾满了无数阴谋和血腥,终于从他那好哥哥的手中夺过了这至高之位,只可惜,那个点醒他让他下定决心的少女却再也没法迈着那个“磨嚓磨嚓”的步伐和他同乐了——当年平南王府的惨案没有留下一个活口,包括年仅十二岁的世子和十四岁的郡主。

    耳边仿佛有“磨嚓磨嚓”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曾经困扰了萧翊时很长一段时间,后来才慢慢地沉寂在了记忆中,此时却被眼前的女子唤醒。

    难道说那时候他猜错了?那名女子不是平南王府的小郡主,而是眼前这名女子?

    萧翊时一下子抓住了田蕴秀的肩膀,幽深的黑眸仿佛被什么点燃了:“你……是洛阳花会上的那名女子?”

    田蕴秀负痛,却不敢挣扎,只是颤声道:“是啊,我就是田侍郎之女,当日洛阳花会和陛下一同被誉为三美四杰,和陛下曾有过婚约,陛下难道将我忘了吗?”

    萧翊时的手指缓缓地松开了,沸腾的血液一下子冷却了下来,语声中带着无尽的失望:“原来是你,田太嫔。”

    想想也是,当初他特地派了一队侍卫暗中远下南疆,查了将近两个月都杳无音信,那个纤纤弱质的少女怎么可能从灭府惨案中活下来?

    他也总算想起眼前这名女子是谁了,因为他母嫔早逝,又无外戚,远离京城,年岁渐长却依然无人操心他的婚事,他的老师,时任吏部尚书的程子明忧心不已,春节的时候带着他四处拜访好友。

    萧翊时对这个并不在意,后来听说梁平候家口头应了,要把二房的嫡女嫁给他,梁平候是大晋世家,二房虽然不及大房强势,只是吏部的一个小小侍郎,那田小姐才名远播,配他一个没落不受宠的皇子也不算是辱没。

    后来他见过这位田小姐两次,一次是在鼎丰楼,他和好友容昱墨、顾青衣等人宴客聚会,在门前撞见了田家的大郎领着一群女眷在买胭脂水粉,大家打了个招呼,第二次则是在洛阳花会,田蕴秀以一首咏梅诗艳压群芳。

    他回北地之后,不久就传来田蕴秀被召入宫的消息,他倒没觉得什么,只是老师程子明当即递来一封书信,信中大骂梁平候“不知廉耻”,自责愧疚“未尽所托”,害得他还斟字酌句回了一封信安慰老师。

    现在这位名满京师的才女这是要做什么?难道真的对他深情如此,居然要以死明志吗?还是见他终于得志,想要攀龙附凤呢?

    “陛下……请万万不要叫我那三个字……”田蕴秀神色凄然,“我只愿重修来生,削发代首,将此生的荒唐诸事尽弃前尘……”

    萧翊时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良久才缓缓地道:“那你的意思是想要出家修行?出家修行可不比宫里,青灯古佛,清苦得很。”

    “是,请陛下成全。”田蕴秀豁出去了,背水一战,不成功便成仁,让她在这后宫中郁郁终老一生,她还不如死了。

    “好,”萧翊时随口应了一声,“看在你我那未尽的缘分上,朕便应了你,明日朕便知会礼部的王大人。”

    田蕴秀捋了捋鬓边微乱的发丝,她的眼角还留着一滴泪珠,看起来真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她低声道:“多谢陛下成全,还望陛下保重身体,我……会一直惦念着陛下,替陛下祈福,陛下若能念得我……一丝半点,我便是死了也心甘情愿……”

    她的身子看起来摇摇欲坠,一旁的桃盈颤巍巍地扶住了她,主仆二人躬身朝后退去,眼看着就要转入长廊。

    萧翊时看着她的背影,忽然低声喃喃地叫了一句:“磨嚓磨嚓……”

    田蕴秀的身形一滞,蓦地回转身来,又惊又喜:“陛下是在叫我吗?”

    萧翊时心里一阵难过,即便明白那少女已经不在人世,他却总还存了一线奢望。

    “没什么,你去吧。”他挥了挥手,再也没有兴致去找乔梓,背转身意兴阑珊地出了永寿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醋并收藏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