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翊时果然守信,没过两天,礼部和宗室的文书便到了,太嫔田氏入洛安寺修行,法号圆秀,替先帝祈福,替大晋和天下苍生祈福。

    桃盈被允许跟随修行伺候,而乔梓和木槿自然还是留在宫中。

    出宫的当晚,乔梓和木槿都被叫到了田蕴秀的跟前,田蕴秀一身素装,神色淡然,目光却凌厉地落在乔梓身上。

    乔梓的去处也已经有了着落,马公公替她安排好了,入四通殿的东合室任清理之职,东合室是皇帝午休的所在,偶尔会见大臣,活计很是轻松,上午下午各清扫一次,每十日清洁保养一次屋内的摆件和书籍,如遇皇帝来时会有人提前告知回避,以免冲撞了龙颜。

    即便如此,这职位也是炙手可热,毕竟是天子近身,随时有可能得见天颜,哪日时来运转被皇帝看中了,那不就是飞黄腾达了。

    木槿就没那么幸运了,被退回尚宫府另行分配,前路未卜。

    “小乔子,算我没有看错你,你真是一员福将,”田蕴秀微笑着把一支金钗和两张银票塞进了她的手里,“这第一步总算是成了。”

    乔梓推拒了片刻,顺手就塞入了袖中,不拿白不拿,留着当自己的养老钱。

    “不过你要记得,咱们这桩谋划,才成功了一半,哪日我回到了宫中重新得了圣宠,这才是结局,”田蕴秀的话锋一转,“你在宫中务必要记得这一点,等这风头一过,务必要让想方设法接近陛下,让陛下早日想起我来,召我回宫,你要是胆敢背主,把这桩我们一起想的谋划抛诸脑后的话,我收拾你一个小太监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几句话恩威并施,把人直接绑在了她的这条船上。

    乔梓心里明白,也不着慌,今朝有酒今朝醉,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操心。

    “田太嫔放心,奴才牢牢记在心里,等着你回宫叫上一声……”乔梓凑到她耳边小声说,“田贵妃。”

    田蕴秀的笑靥如花,指尖戳在了乔梓的额头:“就你嘴甜。对了,你知道磨嚓磨嚓是什么意思吗?”

    乔梓愣了一下,骤然之间心如擂鼓,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起来:“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

    田蕴秀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鬼话?平仄不分,粗俗之极。”

    满腹的狂喜烟消云散,乔梓暗笑自己犯傻,怎么可能会有人和她一样倒霉,从另一个世界穿到这里呢。她挠了挠头道:“奴才胡说八道的,这摩擦摩擦听起来好像是一种声音,田太嫔是从哪里听来的?”

    “没什么。”既然想不通,田蕴秀将这个暂时放在了一边,其实她心里也空落落的找不到边,那日和萧翊时重逢,萧翊时并没有像她想象中的热情,这让她对重返后宫没有多大的把握。

    她看向了木槿,嘴角的笑容从未有过得亲切:“以后就留你和小乔子在宫中了,你们俩要互相扶持,等我有朝一日飞黄腾达,短不了你们的好处。”

    木槿眼里含着泪花点了点,垂着头一声不吭。

    出去的时候,木槿一个人走在前面,乔梓在她身后叫了几声,她却充耳不闻,快步朝着自己的后罩房走去。

    乔梓追了上去拦在她面前,笑嘻嘻地道:“我的好木槿,你这是怎么了?”

    木槿默默地抹着眼泪,小声说:“没什么,我们都要分开了,我难过。”

    乔梓奇了:“那不是挺好的吗?田太嫔成天骂你打你,难道你还要舍不得?”

    木槿摇了摇头:“你要去四通殿了,以后见面就要叫你一声乔公公了,我太没用,我知道你看不上我……”

    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又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乔梓心里有点发酸,前阵子她怕惹上这莫名其妙的桃花债,对木槿能躲就躲,冷淡了好多,这下好了,这个小丫头多心了。

    “谁说我看不上你?”她好笑地说,“我去哪里找一个能不顾生死替我求情的人?我又去哪里找一个能冲到火场里救我的人?”

    木槿的脸腾地一下红了。

    那天乔梓被内侍府的人带走后,木槿都快急疯了,求田蕴秀救人未果,结果挨个在永寿宫的太妃太嫔门口求她们救人。

    结果自然没人理她,到了后来永寿宫起火了,她稀里糊涂地跟着跑了出来,许是跪糊涂了,以为乔梓还在里面,急赤白脸地冲进去救人,幸好乔梓及时赶了回来才没出事。

    乔梓掏出帕子替木槿擦了擦眼泪,郑重地叮嘱说:“你千万别胡思乱想,我会找机会替你求个好差事,以后我们就是生死之交,是亲……兄妹,有我一口饭吃,一定不会饿到你。”

    木槿看着她,眼里有掩不住的伤心:“亲兄妹?”

    乔梓尴尬地轻咳了一声,正色说:“很多事情你不知道,以后再和你说,总而言之,听我的没错的。”

    -

    四通殿到底是皇帝理政的地方,和其他宫殿完全不同,巍峨大气,透着一股威严肃穆的味道。

    里面伺候的公公们有老有少,一个个都谨言慎行,说话声都压低了,害得乔梓都有些惴惴了起来,一连好几天都不敢大喘气。

    和她一起在东合室当差的也是个年纪轻的,姓路,大伙儿都叫他小路子,人还不错,知道她是马公公的人,对她很是和气。

    乔梓嘴甜腿勤,没几天就和几个公公混熟了,手上的活简单得很,月例又高,和永寿宫里相比,真是天地之别。唯一不好的是她要和几个公公合住一间,幸好此时正值冬日,她缩在角落里和衣而睡,又盖着厚厚的棉被,看不出什么破绽来。

    说是这东合室是皇帝午休的场所,可她来了好几天都没瞧见皇帝的影子,不免有些纳闷,小路子告诉她,建华帝很是勤勉,中午也都在处理政事、接见大臣,几乎不来这里午休。

    这让盼着一睹皇帝真容的乔梓难免有些失望,不过没多久她便又开心了起来,既然皇帝不会来这里,那她偷点懒也没人知道,这东西每天擦一遍和两天擦一遍没什么区别,谁有那火眼金睛能分辨出来?

    空闲的时候,除了没敢去正殿,她绕着四通殿转了两圈,却没有发现那个时翊萧的身影,倒是碰到了萧铎。

    萧铎他刚刚升任南衙禁军统领,负责整座皇宫和京城的守卫,职责重大,平日里也无法对乔梓多加照拂,此时看到她即意外又高兴,一掌拍在了她的肩头。

    乔梓被拍得一出溜,差点没跪倒在地,呲着牙道:“萧大哥,你的手劲真大。”

    萧铎打量着她,摇头叹息:“小兄弟,你什么都好,就是太柔弱了,得像个男子汉,别婆婆妈妈的。”

    乔梓嘟囔了着道:“本来就不是男子汉……”

    萧铎心下恻然,却又正色道:“你这话就错了,就算身有残缺,也不能妄自菲薄,志向高远比什么都重要,心无残缺便是男子汉大丈夫。”

    乔梓忍不住肃然起敬:“萧大哥说得对,是我短见了。”

    “这就对了,”萧铎笑着道,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油纸包递给乔梓,“刚出炉的迁西野板栗,你尝尝,我还有事要面见陛下,回头咱哥俩再好好聊聊。”

    板栗很是香甜,乔梓剥了一颗放进嘴里,被勾起了馋虫,沿着墙根猫腰躲进了围墙边的一个小树林里。

    她找了个背风面阳的所在,把帕子铺在了地上坐了下来,靠在了围墙上翘起了二郎腿,一边剥着板栗一边晒着太阳。

    正值正午,冬日的暖阳透过树梢落在她身上,光影随着微风飞舞。

    有这么一刹那,她忽然有点感伤了起来。

    要是她还在那个世界,最起码没有性命之忧。

    要是她还是集团的总秘,最起码没有金钱之虑。

    要是她还能逃脱囚笼,最起码还是自由之身。

    可现在,她被困在这座皇宫,连这点阳光都成了一种偷来的享受。

    “咔擦”一声,有树枝折断的声音。

    乔梓慌里慌张地站了起来,眼底的潮湿还没有散去,就见一个黑色锦袍的男子站在她面前,正是那个消失了很久的时翊萧。

    她松了一口气,抹了抹眼角,强笑着道:“你这人怎么神出鬼没的,老是吓人。”

    萧翊时看着她,神情有点奇怪:“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从地上一跃而起,眨眼便神气了起来:“猜不到吧?我高升了,现在在四通殿里当差,管着东合室呢,指不定哪天就成了陛下的心腹了。”

    萧翊时的嘴角抽了抽:“恭喜恭喜,只是这等好事,你怎么躲在这里哭鼻子?”

    乔梓语塞,忿然道:“小石子,你总是这样往人心窝子里捅刀子,人缘一定不好吧?”

    萧翊时沉下脸来:“你叫我什么?”

    “别不好意思,”乔梓嘻嘻一笑,一拳捶在他的胸口,“谁能没个小名小号的,咱俩这都算一起经历过生死了,我也准许你叫我的,你就不吃亏了。”

    萧翊时简直哭笑不得:“那我叫你什么?”

    乔梓愣了一下,想起了久远的从前:“以前我家里人……都叫我兔兔,我还养过一只兔子,可惜它……死了……他们都死了……”

    她的眼圈微微泛红,显然是想到了伤心事,萧翊时的胸口一滞,一种莫名的怜惜涌上了心头,他略为僵硬地想要引开话题:“为什么叫你兔兔?”

    乔梓想了想,凑到他面前呲了呲牙:“看见没?这里有两颗小兔牙。”

    萧翊时猝不及防,乔梓的脸一下子放大映入眼底,那齿如瓠犀,唇如桃花,嘴角略带弧度,和那两颗小兔牙一起,形成了一个俏皮的笑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醋并收藏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