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扶着萧翊川走出了东合室,乔梓一路殷勤地引着朝正殿走去,小书童赶上来好几趟想要夺回自己的位置,却被乔梓一脸诚恳地避开了:“这里的路奴才熟,王爷现在身体不好,得小心着点别摔跤了。”

    小书童气结,可看萧翊川也不甚在意的模样,也只好悻悻地跟在了后面。

    正殿前有两个侍卫守着,其中一个正是萧锴,一见到乔梓顿时一愣,立刻拦在了萧翊川跟前:“安王殿下、何太医有请,其余人等回避。”

    乔梓不甘心地道:“安王殿下需要人伺候……”

    萧锴回头示意,立刻有小太监上前,接替了乔梓的位置。

    何太医也跟着走了过来,拍了拍萧锴的肩膀乐呵呵地道:“萧侍卫,昨晚是谁贪吃结了食,还要劳动你的大驾来要消食丸?”

    萧锴的脸涨红了,幸好他的肤色黑,乍眼也看不出来:“没谁,不打紧的小人物。”

    乔梓一听,奇了,插嘴道:“昨晚我也结食了,腹中好像一块块似的,幸好小路子给我了两粒药丸,可灵了。”

    萧锴不吭声了,只是瞪了她一眼,朝着何太医一拱手:“先生里面请,陛下等了好一阵子了。”

    萧翊川笑道:“你回去吧,我有空了再到东合室听你说故事。”

    乔梓看着那两人入了正殿,忍不住伸长脖子往里张望了两眼,可惜却没瞧见皇帝的身影。

    她只好朝后退了两步,却瞥见萧锴依然虎视眈眈地盯着她,不免有些纳闷,她听四通殿里的好几位公公说过,建华帝还是信王的时候,身旁有四名亲信,无一不是能独当一面的大将,都曾数次立下汗马功劳:萧铎、萧钊善用兵,一个卫戍京师,一个留在北地大本营,萧锴和萧铭善武,一身功夫了得,一个随身护卫,一个则悄无声息,统领着信王府的暗卫。

    很显然,她能感受到,萧锴非常不喜欢她,甚至对她有很大的敌意,她一个小太监,能有什么值得这位在御前炙手可热的一品带刀侍卫敌视的?

    她只好硬着头皮冲着萧锴笑了笑,殷勤地道:“萧侍卫,天冷小心着凉。”

    萧锴瞧着她,就好像瞧着一个傻瓜。

    她看看裹着棉袍臃肿的自己,又看看只着了一件外袍的萧锴,讪讪地再次后退了几步,飞一样地跑了。

    萧锴朝着正殿走去,门口站着一脸忧色的马德,冲着他摇了摇头,示意他站在门口。

    屋里有隐隐的争吵声传来。

    萧翊川正站在萧翊时面前,方才在东和室的温润谦和已经不翼而飞,眼中满含痛楚:“皇兄,算是臣弟求你了,李家已经掀不起什么风浪,你何必对他们赶尽杀绝?留李太妃一命岂不是能显得你帝心仁厚吗?”

    萧翊时从笔架上取下一支笔来:“翊川,有些事情你不懂,你别管了。来看这天仁轩最新出品的狼毫,朕特意让人从惠州替你带来的。”

    萧翊川连看都没看一眼,眼圈微微泛红:“皇兄,我怎么不懂?我知道他们一直想要害我们,我知道你这些年殚精竭虑吃了很多苦,可大皇兄他不是已经不在了吗?昨日秉儿过来找我,哭得和泪人似的,求我饶过他皇祖母,他还是个孩子,却要遭受这样家破人亡的绝境,皇兄,你怎么忍心……”

    “啪”的一声,萧翊时手上笔断了,他森然道:“大胆,是谁把他带过去的?”

    “自家的侄子过来探望叔叔,都需要皇兄批准吗?”萧翊川满眼都是失望,“皇兄,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萧翊时定了定神道:“他和你才见过几面,认识你是他的皇叔吗?从前怎么不见他来探望你?才十岁大的孩子就知道挑你来求情,倒是朕小看了他。”

    萧翊川有些着急了:“从前是从前,你何苦非要耿耿于怀,那孩子冰雪聪明,我看着挺喜欢的,皇兄……”

    他的声音顿了一下,神情震惊地看着萧翊时:“难道你……你……你要对秉儿做什么!”

    一旁默默旁听的何太医出声阻止:“安王爷,你不能太过激动,平复心情小心为上。”

    萧翊时皱着眉头道:“怎么,这两天你的身子不太好吗?有事就让人捎个信过来,朕去看你就是。”

    “臣弟不敢,”萧翊川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下来,“皇兄,臣弟没什么出息,只因身有残疾,平生最希望看到的便是家人和乐安康,秉儿我很喜欢,过阵子我把他接到府中来教养几日,没什么事,臣弟告辞了。”

    还没等萧翊时说话,他便躬身后退了两步,拂袖而去。

    萧翊时呆了半晌,一拳砸在了桌上,脸色铁青。

    何太医忍不住摇头叹息,劝慰道:“陛下息怒,不必着急,安王殿下宅心仁厚,迟早会明白陛下的苦心的。”

    萧翊时沉默良久,苦笑了一声道:“但愿如此。何先生,翊川的病,还请你多多费心了。”

    何太医躬身道:“陛下放心,臣必定倾我所能,今日和一位小兄弟聊了好久,有了些许主意,让臣再琢磨琢磨,看看能否有什么新的法子。”

    送走了何太医,萧翊时批改了会儿奏折,大晋在晋武帝的治下二十余年,沉疴难起,积重难返,南边杀了平定南疆的平南王,以至于南疆各族无人弹压,各自为政,北方虽有定北军镇守,却因为两年多前裁撤军需编制后大大减少了战力,伯纳族虽然已经被他降服,可族中也还有一些蠢蠢欲动的势力,西南边是幅员辽阔的大梁,边境小争端不断,而最棘手的是大晋的腹地这些年灾害不断,不是大旱便是大涝,加上晋武帝不思治理,已经损害了国之根本。

    朝中更是云诡波密,寿王已死,李家一倒,各个世家、皇族重新结党,清流、谏臣轮番登场,用各种礼制、伦理结成一张看不见的网,把他困在其中;朝政千头万绪,万万比不得从前在北地时的简令轻政,他手上虽然有兵权,可治理国家到底也还是要靠这些文臣,总不拿那刀架在他们脖子上让他们干活吧。

    李家和寿王的爪牙若是不趁此机会一网打尽,只怕是后患无穷。

    可是这些事情,他不能也不愿和萧翊川说。

    萧翊川在娘胎时就被人下毒,一生下来心脉缺失,差点就没了命,从此便一直小病不断,一年中有大半时间都缠绵病榻,五岁那年,有人想要毒害萧翊时,却让萧翊川误食了□□,虽然救回了一条命,原本眼看着见好的心疾却从此之后再也不治。

    萧翊川的性情像他母亲,秉性良善,随遇而安,因为身体的缘故,喜文厌武,母亲死后,兄弟俩被迫到了北地,他也一直以为是晋武帝存心要磨练萧翊时,有阵子还对父皇和长兄心存感激。

    萧翊时觉得这样很好,最起码,萧翊川过得很快活,这就是他希望的,他的双手已经染满血腥,他不愿萧翊川也像他一样,从前不愿,将来更不愿。

    只是被萧翊川这样指责,他心里到底还是有些难过,心绪纷乱了起来。

    出了房门,他信步朝外走去,萧锴和马德面面相觑,刚才的争吵声不大,但这两人都是萧翊时的心腹,自然知道安王在萧翊时心中的地位,两兄弟这样红脸几乎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陛下是去哪里?”马德小心翼翼地道。

    “你的那个小友在东合室?”萧翊时随口问道。

    马德有些纳闷,以萧翊时天子之尊,怎么会留意些许小事?

    “是,他的手脚还算利索,做事也勤快。”

    “勤快?”萧翊时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我看不见得。”

    马德的鼻尖有些冒汗:“这……只怕是这几天有些懈怠了,奴才好好去提点他一下。”

    萧翊时摆了摆手:“你让那里的人都回避一下,留下你那小友即可,你也不必跟着了。”

    “是。”马德应了一声,一头雾水地去办事了。

    萧锴心里明白,嘀咕着放慢了脚步,萧翊时一路缓步而行,他下了朝之后便喜欢穿黑色便服,这倒是方便了他随意行走。

    东合室里静悄悄的,前后左右的人都不见了,他推门而入,里面收拾得很是整齐,正靠着窗户的花架上插着两株白梅,散发着一股浅浅的清香,让人心旷神怡。

    他四下瞧了瞧,却不见乔梓的踪影,不由得轻咳了一声,顿时东侧屋里响起了一阵小碎步声,乔梓从里面探出头来,惊喜地叫道:“小石子,你怎么来了?”

    那笑容太过璀璨,萧翊时有一瞬间的失神,原本一片阴霾的心情好像一下子就被阳光笼罩了似的。他定了定神道:“你躲在里面做什么?”

    乔梓冲着他“嘘”了一声,拽着他就进了侧屋:“我做冰梅花呢,替你也做了一朵,快来看。”

    东侧屋里窗户都开着,冷飕飕的,窗台上放着一溜儿的胭脂盒、脂粉罐,一条条细绳垂在外边,萧翊时往里一看,只见一朵朵梅花被放在水里,已经被冻成冰了。

    “这有何用?”萧翊时奇了。

    “好玩好看啊,”乔梓兴致勃勃地说,“我送了木槿一朵,她那里的宫女姐妹们都说好看,央着我替她们做。”

    旁边有个做好的冰花,萧翊时拿起来一瞧,的确晶莹剔透,小女孩应当会喜欢这种小玩意儿。

    萧翊时颇感意外,意味深长地上下打量了她两眼:“看起来你还很有些手段,那个什么木槿的难道是你的心上人?”

    乔梓掩着嘴笑了起来:“你这人真逗,我能有什么心上人,有心无力啊。”

    她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神秘兮兮地凑到了萧翊时的耳边,压低声音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陛下他到现在还后宫虚悬,一个嫔妃都没有,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醋并收藏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