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瞬间,房间里悄寂无声。

    萧翊时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神情森然地看向乔梓,饶是乔梓已经和他相熟,也被他的眼神唬了一跳,半晌才缩了缩脖子赔笑着道:“你……你这是怎么了?”

    “什么原因?”萧翊时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来,他明知道这小太监没什么好话,却还是忍着想听听底下的人到底能大胆到什么程度。

    乔梓挠了挠头:“我怎么会知道?只是先帝风流倜傥,以前的寿王也妻妾成群,陛下身旁却一个人都没有,你说会不会陛下也是有心那个无力……”

    她冲着萧翊时眨了眨眼,一脸的不可说。

    萧翊时差点没背过气去,心里已经把这小太监拖过来按在地上打了五十大板。他咬了咬牙道:“看来这皇帝是太心善了,居然纵容你们这样胡言乱语。”

    乔梓“嘿嘿”地笑了,拿胳膊肘亲昵地捅了捅萧翊时:“咱俩谁跟谁啊?他怎么会知道我的悄悄话?除非你告诉他,可你是他的仇人,怎么也不会传到他耳朵里去,对吧?”

    气稍稍顺了一些,萧翊时不置可否地冷笑了一声。

    “其实他这样挺好啊,”乔梓敛了笑容正色道,“比他老子好多了,他老子拼了命往后宫收集美人,结果那些美人有的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有的从此要孤寡一生,还有的走火入魔不得善终。陛下这样不愿意糟践别人,一定会被那些皇亲遗老念叨到耳朵生茧子的,不知道他还能一个人逍遥多久。”

    萧翊时定定地看了乔梓片刻,忽然别开眼去看向窗外。

    乔梓说的没错,这阵子朝中的一些重臣明里暗里都开始替萧翊时物色嫔妃,打着充盈后宫、绵延皇嗣的旗号,可他们心里是什么打算,萧翊时明白得很。

    天子身边没有个知冷知热的人,要是自家的人能得了宠爱,家族就有了不一样的靠山,这一朝天子一朝臣,新帝刚立,正是重新划分朝中势力范围的最佳时机。

    他一个都没应,只说是为先帝守孝,三年之后再说。

    其实细细一想,乔梓的话虽然听着碍耳,却有一半的道理,“有心无力”这四个字掉个头,应该是“有力无心”才对。

    在北地的那些年,他为了生存卧薪尝胆,和一些兄弟将士几乎同吃同眠,收服异族,稳固边防,更是为了对抗朝中裁撤北军编制军饷殚精竭虑,根本没有时间去想这些温香软玉的事情。

    等一切尘埃落定登上帝位,不知怎的,一看到那些莺莺燕燕,他脑海里就浮现出母亲那些年过的提心吊胆、忍辱负重的日子,完全提不起什么风花雪月的劲头,选秀纳妃还不如和几个三五好友温上一壶小酒谈古论今,或和几个生死之交在校场上比剑论拳来得痛快。

    现在有为先帝守孝的祖制在,他也不怕那些老臣啰嗦,等过上两年,就挑上几个合心意的女子入宫便是。

    他想着想着心里有些怅然,脑中莫名浮现起那张兔子面具,如果那平南王府的郡主还在,也该是待字闺中的年纪了吧?如果是她,为她破个例,倒也不是什么难以忍受的事情……

    一个手掌在他眼前晃了晃,乔梓的脸出现在他面前:“喂,你怎么一脸怀春的?想到哪家姑娘了?”

    看着她暧昧的笑容,萧翊时定了定神:“干卿底事?”

    乔梓的嘴角僵了僵,悻然道:“你这人*的,只怕没有哪家姑娘会喜欢你,我告诉你,姑娘都是要哄着的,你快来学我这门冰花的技艺,哪天有喜欢的了送上一朵,那姑娘必定会心花怒放。”

    萧翊时不屑一顾:“我用不着。”

    乔梓瞪了他一眼不理他了,这说话的功夫,小盒子的里冰花已经冻住了,她进进出出自个儿忙自个儿的了,把这些小盒小罐都放在了外面的墙角,等着哪天有空了给木槿带过去。

    萧翊时也没走,随手抽了一本书,坐在椅子上慢悠悠地翻看着,抽空看一眼进进出出忙碌的乔梓,阳光正好,心里的烦恼好像渐渐地就被晒得没了。

    没一会儿乔梓又站回了他面前,双手背在后面一脸的得意:“有件东西要送给你。”

    萧翊时连眉头都没抬一下:“不要。”

    “你都没看是什么怎么不要?”乔梓有点恼火,转念一想,算了,不和他计较,这人八成从小没爱,都沦落成杀手了,还是给他点温暖吧。

    她小心翼翼地拎出一个冰花,只见那冰花呈一种比较少见的鱼嘴形,晶莹剔透中嵌着一朵红梅,仿佛一个美人醉卧冰中。红梅中的花蕊纤毫毕现,和旁的不同,那梅花中间还躺着一颗圆溜溜的蜡球,不知道里面裹了什么东西。冰花的一头挂了一根手编的细绳,一头是穗子,和中间的红梅相映成趣,的确漂亮。

    “这是什么?”萧翊时也注意到了那颗蜡丸。

    “悄悄话啊,”乔梓得意地道,“这叫冰花传书,等到春暖花开,冰花化了,你就可以看到此刻我想对你说的话了。你学着点,以后有了心上人,这花招一出保她喜欢。”

    “有什么话现在当面说岂不是更好?”萧翊时很是不屑这种小玩意儿。

    “这个盒子我找了好久,只有这么一个呢,做的时候盒子都被冻裂了,再也没法做了,你要是不收,我可就再也不想理你了。”乔梓硬塞到了他的手上,“挂在窗口,每天看一看,一定心情很不错。”

    萧翊时瞟了一眼,勉为其难地接了过来:“好吧,我该走了。你有这个做冰花的时间不如好好看看书,以后也能有点出息。”

    乔梓追了两步,把他送出了房门:“奇怪了,今天怎么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她有些纳闷,“对了,你到底在四通殿哪里当差?下次我得空了来找你。”

    “不必,我会来找你。”萧翊时摆了摆手,疾步离开了东合室。

    萧锴在外面守着,悄无声息地跟了过来,一路看着萧翊时用食指提溜着那冰花,心里直犯嘀咕:这小太监居然到现在还没发现陛下的身份,到底是装的还是真的不知道?

    他身负萧翊时的安危重责,对身边有这样一个身份不明的人时时警惕,恨不得早日把这不安定的因素剔除。

    萧翊时回了正殿,提起那冰花又看了两眼,把它交给了萧锴:“去,把它挂在朕的寝殿窗棂外。”

    马德正侯在殿外,一见便赞道:“陛下手上的这个好生漂亮。”

    萧翊时的心情不错,拍了拍他的肩头:“你那小友也不错,不过在这里总不是很方便,朕想着给他挪个地儿。”

    马德心中大喜:“小友能得陛下看重,真是他的福气,不知道陛下要把他挪到何处?”

    “哪里职位高做事又比较清闲的?”

    马德抹了一把汗,职位高做事清闲,这……不是混日子吃空饷吗?

    萧翊时也不等他回答,自言自语道:“要么去内侍府吧,你看给个什么职位?”

    马德又抹了一把汗,乔梓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他一时有点摸不透萧翊时的心思,只好小心翼翼地回道:“只怕他没这个资历……”

    萧翊时若有所思地道:“那倒也是,他还小,要多多磨砺,要么就提个内给事吧,在内侍府跑跑腿。”

    内侍府里设正副总管二人,内常侍三人,内给事六人,下辖九局,是内宫所有大小太监挤破头想要进去的地方,而内给事负责内外宫的联络和计算盘点内侍们的各种用度,是炙手可热的职位。乔梓一个小小的下等太监,一跃成为内宫中身居六品的内给事,不知道要羡煞多少人的眼睛。

    “奴才先替小友谢过陛下。”马德即忧又喜,不知道乔梓到了那里能不能站稳脚跟,要是出了什么岔子,他这个引荐的也难辞其咎。

    “你先提点他一阵,过了月再去,还有,不用和他提起我,以后派他的事,也不用和四通殿来往。”萧翊时想了想叮嘱道,自从他坐上这把龙椅,身边的人不是对他毕恭毕敬,便是暗自对他恨之入骨,象乔梓一样当他普通人随性相处的,还真很难见到了。

    -

    乔梓听到这个好消息的时候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这可真是天上掉了馅儿饼的美事。距离月末还有十来日,一连几天,马德一有空就来提点她内侍府的事务和人际关系,特意和她重点提了上次提审她的内常侍之一唐庭礼。

    这个唐庭礼很不简单,小时候因为家贫,十岁时就自己一刀净了身,差点死在宫门口,幸好当时有人救了他,把他送入宫中,入宫之后因为行事稳妥脑子灵活,得了当时的太后的宠幸,一路爬到了太后宫中总管太监的职位,成了当时内宫中首屈一指的人物。

    只可惜后来太后死了,晋武帝有自己的贴身内侍,对他也并不看重,他也不浮躁,并未四处钻营巴结李贵妃,倒是在一个冷门的尚宝局呆了几年,慢慢又到了内侍府常侍的位置。

    萧翊时继位后,清除了一大批李贵妃的心腹,管事的大太监空缺了好几个,唐庭礼处事得体,又从来没有结党营私的劣迹,就被留在了原位。

    “此人你一定要小心提防,你既然和他有过过节,难保他不会记恨在心,万万不可让他抓住你的把柄。”

    乔梓一一应了。

    小路子听说她要去内侍府羡慕极了,这几日也不让她干活了,殷勤得很,乔梓没事做,成天在东合室里晃来晃去很是无聊,幸好这阵子萧翊川来了好几趟,有时候撞见了便让她在旁边伺候。

    乔梓挺喜欢这个和善温柔的安王爷,听他讲北地的风土人情,听他讲大晋的奇闻异事,听他讲新帝曾经如何三入黑土岭收服伯纳族……

    听得出来,萧翊川对他的兄长十分敬仰,可一提起兄长来,眉间却难掩郁郁之色,难免让人纳闷。

    乔梓听着听着,对新帝越发好奇了,她到四通殿也有一个多月了,却一直没有机会得见天颜,这天她终于忍不住了,在四通殿外围绕了一圈,磨磨蹭蹭地停在了南书房那里。

    正值辰时,建华帝还在早朝,正殿里静悄悄的,同住的两名公公正在洒扫,一见到她便打了声招呼。

    “我找马公公。”乔梓解释道。

    那两名公公知道她马上就要高升了,对她分外客气:“马公公跟着陛下上朝去了。”

    “你们忙,我等他一会儿就好。”

    那公公进进出出忙碌了起来,乔梓候在墙角,趁着他们不注意,溜进了正殿西侧的季华阁,从这里的窗棂看出去,刚好可以看到进入正殿的半月门。

    皇帝上朝回来后都会到正殿大厅稍事歇息,随即入内开始批改奏折,季华殿通常都是皇帝召见近臣用的,下朝后如有急事,大臣都会在正殿求见,因此,等瞧见皇帝进来之后,她有充足的时间从旁门离开,就算被人瞧见她也想好了托辞,并不会犯太大的忌讳。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她在窗棂旁猫腰等了将近一个时辰,也没瞧见建华帝的身影,不知不觉便缩在柜子和墙形成的角落里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就听到房间里有人说话的声音。

    “陛下,臣以为容大人之法,万万不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醋并收藏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最新章节